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情思> 伴我永行

伴我永行  作者:乡村狂人

发表时间: 2018-01-31 字数:13687字 阅读: 40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谨以这段和着泪水写成的文字,深切缅怀我的父亲。
 

  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就到了一年之中最冷的的数九连天。俗话说: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天气也和季节紧密地配合得严密合缝,冷的出奇,哈气成雾,滴水成冰,点水滴冻,出手不来。这天,外面的太阳又大又红,可却经不起寒风的呼啸。出去太冷,在屋里又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就百无聊赖地打扫起卫生来了。手持鸡毛弹子,将床头桌案,书柜茶台,花架凳椅上的的尘灰,认真地弹扫完毕。就来到了爹爹的遗像前,将像上的灰尘弹扫拂试干净,手捧爹爹地遗像安放在桌案上后,我呆呆地站在爹爹的遗像前,望着爹爹那清瞿慈祥的面容,想起爹爹清辛悲苦的一生,就忍不住内心的伤痛和思念,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泉涌一般流落而下,把我胸前的棉衣滴湿浸透,越洇越大。

  爹爹是个命运非常悲苦的人。人们都说世上最苦的是黄连,可黄连和爹爹的命运相比,不知要强出多少倍。爹爹有一个出身的家和一个长大的家。出身的家在禹县神垕镇的孟村,听我神垕的奶奶说:爹爹的老家原来也很富有,可我的爷爷游手好闲不正干,还喜欢赌博吸大烟,家产被爷爷挥霍一空。爹爹兄妹四个,大姑从小就被爷爷,卖给身垕镇上的姑父家做童养媳,二姑三岁就被卖到荥阳的姑父家了。伯父和奶奶寄宿在村外的破庙中,缺衣少食,忍饥挨饿,靠要饭度生,还得养活不正干的爷爷。                                                    

农历1936年的5月5日,爹爹就出生在奶奶伯伯寄宿的破庙里。爹爹的到来,使这个本来就无吃无穿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靠奶奶和伯父讨要的残汤剩饭养活成人。在爹爹不到5岁的时候,狠心的爷爷背着奶奶伯父,用一块银元和两个烧饼的价钱,就把爹爹卖给了人贩子。得知爹爹被爷爷卖了之后,奶奶和伯父哭得死去活来,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找遍了附近十里八乡的山山洼洼,坡坡岭岭,村村户户。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附近的父老乡亲们,经常看到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女人,一手跨着一个破竹篮,里面放着两个豁子碗,拄着一根棍子,一手拉扯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边走边哭边喊着,三儿(爹爹在神垕老家里排行老三),你在那里,娘找你来,听到了赶紧回来吧。奶奶和伯父就这样,走走哭哭,哭哭喊喊,累了走不动了,就坐在地上歇歇,饿了见人家就讨要一口,晚上就在村里人家的廊前檐下蜷缩一晚,最后奶奶几乎成了魔症。好心的人看着奶奶和伯父母子实在可怜,就劝他们不要再找了:人不知被卖道什么地方了,肯定找不回来了,再这样下去,娘儿俩个恐怕也要出事的。伤心欲绝的奶奶伯父听了好心人的劝说,才停下了到处寻找爹爹的行程。伤透了心的奶奶,决然地和不正干的爷爷离了婚,带着伯父改嫁到了梁桥村的刘家。刘家的爷爷是个老实本分的庄稼人,和奶奶一起,起五更达黄昏,辛苦劳作,省吃俭用,把伯父拉扯长大,娶妻成家,伯父伯母跟前,三男一女四个孩子一大家子。奶奶在忙碌之余,仍然托人到处打听爹爹的消息。老天不负苦心人,在二十多年后,终于通过禹县鸿昌乡的,一个被卖到嵩县田湖镇上,当童养媳的大娘的娘家,打听到了爹爹的下落。奶奶和伯父就立即赶来,和爹爹相认相见,奶奶悲痛地向爹爹和我嵩县的奶奶爷爷,讲述了爹爹当年,被神垕的爷爷卖掉的经过。神垕的奶奶,晚年虽然清贫,可也算幸福,和伯父一家生活在一起,八十五岁,无疾而终。

  爹爹被人贩子几经周折,卖到了我们现在的家,嵩县田湖镇上的一个偏远山村,我嵩县的爷爷,原来随着我们村的一个国民党的团长当兵,在安徽驻扎时认识了我的奶奶,便向老乡团长告假,带着奶奶返乡回家,务农为民。爷爷奶奶跟前没有儿女,便从人贩子手里买下了爹爹,当作亲生儿子养活。听嵩县的奶奶讲:爹爹才从人贩子手里来到俺家,已是秋深冬初的时候了。头发乱蓬蓬的,脸上脏儿巴几,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的。鼻涕多长,身材廋小,衣不蔽体。光脚踢拉着一双烂鞋,前露脚趾头后露脚后跟。只有俩只眼睛大而又圆,怯生生的看着生人,吓得瑟瑟发抖,让人看着十分心疼。人贩子拿到钱后,爹爹从人贩子的手里挣脱出来,谁的跟前也不敢去,一个人跑到院墙根,从搭在院墙上的红薯根上,拽下几个半干不湿的小红薯娃儿,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奶奶从屋里拿出馍给爹爹吃,爹爹接着馍独自靠在墙根,边吃边用肩膀在墙上蹭,谁喊叫也不朝跟前也不敢去。到了吃饭的时候,爹爹一个人端着碗,圪蹴在墙角起吃,奶奶爷爷谁喊也不应声。晚上,奶奶爷爷哄他上床睡觉,爹爹一个人蹲在屋圪角儿,任凭奶奶爷爷咋哄,只是两眼满含泪水,葡挞葡挞地直往下滴,把胸前膝盖地上流湿了多大一片子,也不敢哭出声。看得奶奶爷爷也是心疼地眼泪直流。爷爷叹气说:这娃子真是可怜,肯定是让人贩子打怕吓怕了。直到爹爹在墙圪角睡着,奶奶爷爷才把爹爹抱到床上睡了。第二天起来,奶奶连哄带劝,把爹爹从头到脚洗了一遍,换上新衣服新鞋,爹爹立马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虽然廋弱,可长得白白净净,高鼻梁,浓眉毛,两只大眼睛,虽然看人有点胆怯,却水灵灵的,十分惹人喜爱,可把奶奶爷爷喜欢得不得了。吃过早饭,爷爷就喊来左邻右舍的孩子们跟爹爹玩,孩子们在一起,一会儿就熟了,爹爹和孩子们玩得可开心了。奶奶爷爷待爹爹,比其他家的亲生孩子还亲。从此爹爹就在奶奶爷爷的精心呵护下长大成人,也就把根扎在了这里,成了地地道道的嵩县人。

  从我记事起,爹爹就是我心中唯一的靠山。一米八多的个头,身材挺拔,英俊潇洒,疏眉朗目,声音洪亮,行如迅风,动作利索。在我的记忆里就没有妈妈的一点印象,听我奶奶说:在我不到两岁的时候,我的妈妈就因害败血病去世。在上世纪的六十年代,人们的生活极为贫穷,缺医少药。为了给妈妈治病,家里借了许多的债务,却还是没有治好妈妈的病。在妈妈病重的几个月里,爹爹在妈妈的床前寸步不离,端汤喂药,洗脸擦身,捏腿洗脚,两个人相互宽慰,终日以泪洗面。妈妈最放心不下的自然是我太小,担心我能不能长大成人,担心她去世后,爹爹给我找个后妈虐待我。爹爹向妈妈承诺:决不给我找后妈,就一心养活我。可不管奶奶爷爷爹爹怎么向妈妈保证,一定会把我养大成人,妈妈还是在担心中撒手人寰,临终也没有闭上双眼。在埋葬妈妈的当天,为了怕妈妈把我带走,按照俺老家的风俗,用红麻绳把我栓在石磨的磨环上,我不停地哭喊着要妈妈,爹爹一个三十岁不到的七尺汉子,抱着我跪在地上,望着被乡亲们抬着远去的妈妈灵柩,放大悲声,长跪不起。人们怎么劝也劝不住,在场的人无不唉声叹气,伤心落泪。

  妈妈过世后,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看爹爹年轻力壮,不到三十,实在可怜。就纷纷给爹爹提亲说媒,但都被爹爹谢绝。奶奶爷爷也多次劝说,爹爹的伙伴们也经常开导,可爹爹为了我,都一口回绝,执意不娶。在我四岁多的时候,我的爷爷因年老辞世。在我不到九岁的时候,待我比妈妈还亲的奶奶,也因操劳过度,抱病离开了我们。在我们的家里,就只剩下爹爹和我父子俩人相依为命。从此,我和爹爹的吃喝穿戴,衣食住行,我们家里的缝补浆洗,刷锅做饭,司鸡喂猪。地里的犁耙耕种,间苗锄草,收打凉晒,就全部落在爹爹一个人的肩上了。

  古人云:疾风知劲草,苦难见坚毅。试想一下,一个从小被至亲卖掉,青壮之年又失去妻子,刚入中年又一个人,带着一个八九岁的孩子生活,里里外外就靠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来操心打理,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啊!可在我的记忆里,从没有见爹爹蹙过一下眉,叹过一口气。我和爹爹的衣服虽然破旧,经常是补丁摞补丁,可爹爹总是把我们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穿得整整齐齐。我们一天的三顿饭,只要爹爹在家,总是应应时时的。虽然我们的院里也喂着猪鸡,可我们的屋内院里门前,总是被爹爹打扫的光光年年,齐齐速速的。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爹爹做饭的时候,我就帮爹爹烧火洗菜,在爹爹缝洗补衣服的时候,我就在傍边帮着拽线认针。因为耳濡目染,我从小就学会了做饭洗补衣服。记得我头一次补衣服,是我在学校和同学玩耍,把衣服拽破了,爹爹没有在家,我就学着爹爹的样子,自己补好穿上。爹爹回来看到后,摸着我的头笑的很开心,夸我补得好。我听了可高兴了,觉得我自己长大了,能替爹爹一点了。可在第二天我穿上衣服去上学的时候,发现爹爹在夜里把我的衣服重新补了一遍,我才知道我补的不好,爹爹是怕打击我的自尊心才夸我的,我就在心里告诉自己,下一回我一定还要自己补,并且一定补好,不让爹爹再费事。当我的衣服又破的时候,我就不让爹爹补,而是问爹爹怎么补。爹爹就认真地指导我一针一线地补好。看着我补好的衣服,爹爹把我搂在怀里笑得合不拢嘴。记得我头一次做饭,是割麦农忙的时候,生产队里放工太晚,我放学回家,爹爹还没有下工,我就自己生火烧水,学着和面擀面条,等爹爹回来,我已经把饭做好了。爹爹洗了手脸,要进灶伙做饭,我已经把饭盛好放在锅台上了。爹爹看到后,笑着说了一句让我至今都记忆犹新的话:昌娃长大了,我的事没有白费。吃过饭刷了锅,爹爹才笑着给我说:面条擀得透好,以后和面的时候,应该多咂几次水,最后手光面光盆光,面就算和成了,面条吃着就会很有劲道,在锅里也不会滚浓,饭就会很好吃。有一次我放学回家有点早,爹爹正在和面要擀面条,见我回来,爹爹就让我和面,手把手地教我咂水和面揉面擀面,切面条下面条和在锅里拨面条。经过爹爹的指导,做出来的面条吃着就是好吃。吃着饭爹爹笑着给我说:人要实心火要虚,以后不管干啥,只要虚心认真踏实,就没有干不成干不好的。爹爹的这句话成了我一生的座右铭,让我受用不尽。爹爹对我疼爱有加,无微不至,但在我犯错的时候,也是非常严厉的。有一次,我和同学打架,把人家的头打破了,老师让我给他道歉,我的倔劲上来,就是不道歉。老师把我送到了俺家,向爹爹说了事由,爹爹把我狠狠地打了一顿,爹爹在打我的时候也掉了眼泪,这是我第一次见爹爹掉泪,是爹爹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打我。打我后,爹爹严肃地给我说:当一个男人,要有骨气但不能有傲气,以后咱不能寻别人的事,有错了要敢于承认敢于改正。别人谁横咱也不行,也不怕,如果谁是横咱来,要敢和他拼命。我的这一生,就是按照爹爹教给我的这句话来安身立命,为人处世的。

  爹爹在家里对我关心倍至,在邻里乡亲之间,也是与人为善,帮亲帮邻。在上世纪的八十年代以前,农村的人们还是过着吃不饱穿不暖日子,生产生活生方式和现在截然不同。村里评价一个人,是看他庄稼活是否精通和全面,有没有谋生的手艺等。爹爹在庄稼行里,是俺队的一个行家里手。那时候实行的是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集体所有制度。爹爹在生产队里当队长,庄稼活是犁耧锄耙,碾麦杨场,聚垛铡草,无一不精。俺队的一帮小伙子们,在爹爹的带领下,年年收麦收秋,在俺村二十四个生产队里,都是第一名。在大队各生产队的农活评比中,回回都是其他生产队学习的样板。大队革委会,实行先进模范生产队流动红旗评比,流动红旗在俺队一住就是十几年,直到改革开放,包产到户后,这面流动红旗还在俺队的场房屋里挂着,弄得大队开会,其他生产队很有意见:流动红旗以后就叫住扎第一队的红旗算了。可大队一评比,谁也没有话说了,后来造成俺队的小伙子只要不憨不孞,都能说下媳妇,因为跟俺队的人不仅有饭吃,而且还光荣,使得爹爹在队里威信很高,一呼百应。爹爹在干队长的十几年里,还给俺大队争得了许多荣誉,县社检查,俺队都是样板队,次次必看,连县里公社的好些干部,提起爹爹也都直竖大拇指称赞。爹爹虽然是俺大队生产的一面旗帜,可也让社队的干部闹心过,记得那是文革的后期,有一年秋季,蜀黍还不熟,县里就要求,为了早种小麦,蜀黍不熟也得薅了,爹爹就是顶着不薅,公社大队干部做爹爹的工作,强令叫薅,爹爹理直气壮地给顶了回去:忙了一季,眼看都吃到嘴里了,薅了多可惜,俺可都是庄稼人,靠庄稼吃饭呢,现在薅了让俺们一冬一春吃啥来?麦子是仨月种一月收,你们有些当干部的,不懂农活瞎指挥,要薅你们去薅,俺队里的人不薅。气得公社干部暴跳如雷,要撤了爹爹的队长,爹爹气愤地和他们大吵起来:撤了去球,反正不薅,谁要是敢薅谁就走不了,不信试试。气得公社大队干部懊恼而去。那一年秋天,其它村,其它队的蜀黍都薅了,到了冬春,老百姓们都饿的倒处逃荒要饭,只有俺队的秋天收了不少的蜀黍,老百姓得以吃喝有余,平稳度日。在那个时期,种地是农民的唯一活路,粮食是农民的命根子。爹爹除了农活精通外,还会砌墙基,那时候砌墙基是用石头干垒的,要用大小形状不一的石头往一起搁摸,是和李春营造的赵州桥十分相似的。爹爹还缮的一手好房子,因为那时候,农村人住的都是草房子,两三年都要到西大山或九皋山割些黄贝草,将房子修缮一次。要不修就会沤成大坑,遇到刮风下雨,就会外面大下,屋里小下,住不成人。爹爹几乎给俺村的每一家都修缮过房子。爹爹还做得一手好饭,全村不管哪家有了红白喜事,婚丧嫁娶,生孩子过满月,都是爹爹的头把勺子,也就是现在的大厨,爹爹的厨艺在方圆左近是很出名的,也是谁叫都去帮忙的老好人。                   

爹爹还下得一手好粉条。每年秋罢,村庄里的家家户户,都会把分到的红薯均出一部分,在河里洗净,擦成红薯粉面晒干。等到了冬天上大冻,爹爹就带领俺村里的八九个人,在离水井不远的地方,垒起吸灶锅头,放上一口大杀猪锅,在锅头边放一口半截缸,用俩个石磙凳上一个石牛槽。吸灶伙火苗蹿的多高,呼呼生风,一会儿就把一大杀猪锅水烧滚了。然后根据家家户户红薯面粉的多少,称白矾,扩芡糊,和面子。面子和好醒好后,用葫芦做成的粉瓢,套在一个有力气人的手脖儿上,这个人用另一只手蘸上盆里的一些粉芡,在和好的面子上摸光抹平,用力挖出一块放在另一只手托着的粉瓢中,双脚站在锅台上,手确瓢把,面子顺着瓢眼流下,落在翻滚的杀猪锅里。另一个人用俩根细竹棍,将滚起来的粉条搅起,盛进一个小竹篮里,由另一个人快步到进盛满冷水的牛槽里。把粉条在水里泡一会儿,由另一个人盘起挂在粉杆儿上。停一会儿擎着后,再由另一个人托起架在粉架上,一杆儿粉条就算下成完工了。只等夜里泼水冻实,第二天拿到河里浴开,架在朝阳的地方晒干,下粉的工序才算全部结束。下粉的地方,是我们这些孩子们玩得最开心的地方,一是可以烤火取暖,二是能偷偷地捞一些粉末吃。要知道那个时候是忍饥挨饿的年代,现在想起来吃粉末的感觉还直想流口水。

  爹爹最叫我怀想的一门手艺是打坡(打坡是俺家乡的土话,就是现在说的打猎)。一到秋罢,爹爹只要抽出空儿,就会背上俺家的线炮(也是俺家乡的土语,即自制的土炮)挎跨上黄帆布包,翻山越岭,沿着地圪磷,沟沿起,荒草坡,寻找狐狸兔子,野猪土獾。爹爹一出去打坡就是一天,一天能跑上几十里地,中午很少吃午饭。爹爹的枪法很好,不管是卧窝跑个,还是空中的飞禽,树上的落鸟,只要被爹爹发现,就逃不出爹爹的枪口。爹爹只要出去打猎,就没有空手回来过。有的一天能打上好几只猎物。只要爹爹打回猎物,也就是我和村里的伙伴们最高兴地时候,因为我们都有肉吃了。在那个少吃缺穿的年代,能吃上肉是啥样的感觉就可想而知了。爹爹把打回来的猎物剥皮洗净,或煮熟用蒜水调调,分盛到几个瓦盆里,喊来老人孩子们,围住瓦盆都吃得有滋有味的。或是将肉用蜀黍面,红白萝卜丝 ,野小蒜,盐粒,搅拌均匀,放在笼上蒸熟,盛上几大盆,让房前屋后的老少爷们,娘婶姐妹都来享用。老少爷们来的时候,还会带上自家的蜀黍面给俺家。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吃蒸肉的味道,比现在在五星级饭店里,吃的燕窝鲍鱼鱼翅还要美上十分。直到我成家立业,娶妻生子,都一直享用着爹爹打回来的猎肉。最近我的几个发小同学在一起吃饭闲聊,说起我们小时候,在俺家吃猎肉的情景,还是无比的憧憬怀念。爹爹打坡是极讲规矩的,打猎只在冬天打,只要一开春,立即封枪高挂,不论什么情况,不论什么猎物一只不打,爹爹说:因为它们都要孕育生殖繁延生长的。爹爹学会打坡的几十年间,从没有破过一次规矩。                                                  

爹爹一生勤奋,劳作不息,不知疲倦苦累。除在地里耕耘,为了生活奔波外,还为了俺家居住条件的改善,不知出了多少力,流了多少汗,吃了多少苦。在爹爹才来到嵩县奶奶爷爷身边的时候,奶奶爷爷只住了两间草房。到妈妈来俺家之前,奶奶爷爷都年事已高,爹爹东拼西借又盖了两间草房,砌起了三间上屋的根基,圈起了院墙,盖了一座小门楼,在门前打了一口水井。妈妈来到俺家后,爹爹原打算干上几年,把上屋盖起。谁知在我出生以后,妈妈的身体就一直不好,直至染病身亡。后来爷爷,奶奶又相继故去,可谓灾祸不断。在我上初中的时候,爹爹看我已经不小了,就扒掉了俺家原来的院墙,改变了俺家原来宅子的方向。夏天河滩发一次洪水,爹爹看洪水稍微小一些,就赶紧下河滩挛石头。一场洪水过后,爹爹就能挛十几堆石头,然后把大的一个一个地往家里搬,小的一担但地往家里挑。一个夏天的几次洪水过后,在俺家的院里周围,堆起了一堆堆小山一样的石跺。然后爹爹又一个人挖根基槽,一个人夯实根基槽底,一个人慢慢地砌根基。期间,乡里乡亲的许多人都纷纷过来帮忙,可都被爹爹婉言谢绝了:俺盖房子时间不紧,我干干歇歇,不会累着,一个人能干了的活,不用麻烦乡亲们了。足足用了两年的时间,爹爹硬是一个人把三间上屋和周围院墙的根基砌成。根基砌成以后,爹爹又一个人从后崖头上一镢一锨地往下泻土。把土泻下来后,爹爹又是一个人用萝筐挑,用架子车推,在上屋院墙的根基周围,堆了很高的土堆。然后又在土堆上及周围挖成土坑土槽,爹爹又一担一担地挑水洇土。以上这些活说着容易,写成文字也不难,可要一个人干完,所付出的艰辛和汗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根基砌成后,爹爹请来了一些乡亲们帮忙,用了十几天的时间,打起了上屋和院墙的柏板墙。然后爹爹又在河滩边和泥托坯,翻晒晾干,又一车一车拉到上屋墙周围跺起。最后爹爹卖了俺房前屋后的一些树木,买来了石灰,爹爹又一个人在院墙外面,挖上一个大土坑,先用水把石灰淌碎,然后用大量的水把石灰冲淋到土坑内,用土封上。然后又买来了蓝砖蓝瓦,请来匠人做成了木材的门口窗户,梁檩椽子,择吉日砌门口垒窗户上梁檩,漫耙佤瓦起脊合陇口。经过六七天的紧张劳动,在大家的帮助下,俺家盖起了三间宽敞明亮的土瓦房,圈起了高大结实的柏板院墙,盖起了一个小瓦门楼。俺家的居住条件和生活环境得到了根本的改变,而爹爹也因劳累过度,落下来腰疼腿疼的毛病。

  爹爹的这一代人,基本上都没有多少文化。爹爹完小毕业,在俺村里也算是个识文断字的人了。爹爹会经常看一些小说传奇故事,只要有空儿,我们一帮小孩子,就会围坐在爹爹的周围,听爹爹讲一些天地鬼神,太阳月亮,英雄豪杰的传说故事。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别说电视,就是收音机也没有,只有有线的小喇叭广播可以听广播听戏,能听大人讲故事,就是最大的文化享受了。爹爹还会唱得一口曲子好戏,那时候唱戏既没有戏本,也没有曲谱,爱好唱戏的十几个人一分工,到唱戏的地方去看戏,一个人记一个演员的戏词唱腔曲调,回来往一起一对,配上锣鼓弦子,就在村子里唱起了大戏。爹爹的红脸须生演技和高亢嘹亮的唱腔,常常赢得台下阵阵的掌声喝彩,台下的观众都看得如痴如迷。爹爹的文化不深,但对我的学习要求是非常严的。每天放学回来,都要让我把在学校读的书,给他再读一遍。把我写的作业认真地进行检查一遍,一丝一点的毛病都不会放过。由于爹爹从小对我的严格要求,也就养成了我认真学习,一丝不苟的习惯,一直到现在我都不敢有丝毫的放松。那时候的经济条件普遍的很差,俺家更是不如其他人家,可为了我能好好上学,爹爹再累再忙,农活和家务活再紧,也不让我插手,在俺家盖房子的那段时间里也是一样。俺家里的条件差,吃了上顿愁下顿是经常的现象,可爹爹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从没耽误过给我交书钱学费和卖笔本的钱。在我上高中的时候,刚刚开始改革开放,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多打的粮食还得退给生产队。爹爹一个人在家里喂了一头猪,一大锅水下一捧蜀黍丝,煮一锅红薯,爹爹只喝俩稀碗红薯汤,不舍得吃馍,剩下的全喂了猪。在高中学习的时候,我的学习总是名列前茅,没有下过前十名,我也是一心一意准备考大学的。我有一个要好的发小,因为他的父亲在县城里上班,他初中毕业就到了县城上班,有一回来学校找我,问我有什么打算,我想都没想就说:考大学,我除了考大学没有别的路可走。他说:考大学可是很难的,还不一定能考得上。我说;再难我也要考,非考上不可。考大学是我的梦想,为了考大学,我夜以继日地努力学习,认认真真地读书做题。可是天不遂人愿,不久无情的现实,就将我的梦想打得粉碎。就在我读高二的那个夏天里,我正在教室里学习,忽然外面有人喊我,说有人在学校门口等我。我跑到门口一看,原来是爹爹在等我,高大健壮的爹爹此时腰弯着,脸上充满着痛苦的样子说:咱的麦子熟透了,村里人都在割麦,再不割就要落在地里了,这几天我的腰老是疼,你给老师请个假,回去帮我割两天麦,好再回来学习。我急忙问爹爹啥样,要不咱直接去医院看看?爹爹勉强地笑笑说:没事,不用应记,停两天就好了,你去给老师请假吧,请准假了好再回去,我先走了。爹爹说完,转身就走。望着爹爹慢慢远去的背影,我忽然间发现爹爹老了,头发花白,满目疲惫,满脸沧桑,背已微驮,步子不稳,走路摇晃,显得非常吃力。我两眼盈满了泪水,也从此彻底打消了要考大学的念头。我要是考上大学走了,留下爹爹一个人在老家怎么办,我爹爹费尽千辛万苦的养我有什么用处?收完麦子返校后,我就改变了学习的方式,放松了其他学科的学习,只学习语文和看小说了。我的表现让任课老师非常的不满和失望,找我谈了几次话,我都不作解释,默不作声。老师们没有办法,只是摇头叹息,连连说:可惜了,可惜了。在毕业典礼的当天,其他同学都在搞联谊活动,我给谁一句话也没有说,就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流着泪水,悄悄地离开了我热爱的校园,返回了家乡,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山村农民。

  刚回到家园,爹爹几次动员我,让我重回学校复习:你情去学校学习考学了,只要考上,砸锅卖铁,爹也要把你攻成,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还找来了村里的干部做我的工作,老师也两次到俺家找我,但我决心已定,谁也改变不了,爹爹没有办法只好作罢。看我决心不再去学,爹爹就又操心起我的婚事来。那时候的农村,只要不上学,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就该谈婚论嫁了。常言说:家中无女不成家,俺家的特殊情况,急需一个烧火做饭,缝衣缝被的女人来操持家务。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爹爹就给我定了一个娃娃亲,后来女的嫌俺家穷,追求她一个村里头,我的一个同学。我知道后毅然先向她提出了分手,惹爹爹很生了一阵子的气,最后还是同意了我的意见。然后就四处托人给我提亲,在爹爹的张罗下,我就经人介绍,遇到了我现在的伴侣,我们两家就住在邻邦村,相距不远。都是本分的庄稼人,经人介绍一见面,都没有意见,一来二往,就订婚成亲了。在我成家后,是爹爹最高兴开心的一段时光,妻子很贤惠,待爹爹也很孝顺,又从娘家牵回了一头小牛犊,还在院里养了一群鸡,养了两头猪。洗菜做饭,缝补浆洗,把家里拾掇得头头是道,井然有绪,把俺一家人的穿戴都收拾的干净整齐。我们家的生活,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自种的青菜,四季能连着吃,天天早上还有鸡蛋茶喝,爹爹会打坡,到了冬天,俺家的猎肉也基本没有断过。一年后,我的儿子降生到俺家,可把爹爹他老人家欢喜得不得了,地里的一切农活不让俺俩沾手,回到家里,把小孙子抱在怀里,顶在头上,就没有俺夫妻两个抱的份。村里的人都羡慕爹爹的苦没有白吃,终于苦尽甘来了。

  爹爹的坚强和伟大,在他老人家患病期间最能体现出来。才开始,爹爹出现了胃疼,村里的医生,开点药吃吃就好了,停一段时间疼了,再找医生开点药一吃就又好了,谁也没想到会有什么大病。直到一年后,才发现爹爹明显地消廋了,并且胃疼犯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疼的也越来越厉害了,才发觉不对头。和村里的医生商量后,到县医院一检查,已经到了晚期。当时就把我吓懵了,托熟人找到了县医院里,著名的医生李岳方大夫进行确诊,李医生看过后,把我叫到一边,悄悄地给我说:你们回去吧,已经太晚了,手术不能做了,在医院也没有啥意思,回去后想吃啥就买啥,让老人家高兴就行了。我吓得哭了起来,李医生赶紧告诫我:可不能让你爹知道他的病情,你也不敢让他看到你难受,要不对他的病情不好。我只得在爹爹的面前强颜欢笑,安慰爹爹说:不是什么大病,回去吃点药就好了。爹爹是经过世面的人,自然心知肚明,可为了减轻我的压力,还是乐呵呵地笑着说:没事就好,我的身体结实着来,把医院开的药一吃肯定就好了。回到家后,爹爹还是和以前一样,该吃吃,该喝喝,该吃药就按时吃药,该干啥干啥,在人前依旧笑呵呵的,像没事人一样。我每次给他老人家买啥好吃的东西,他总是先喂小孙子吃好后,自己再吃。只是吃饭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单独在一个地方,不让我们近前。有一次,我发现爹爹一个人在屋里疼的满头大汗,两眼淌泪,就去到爹爹跟前,爹爹马上就笑逐言开,擦去泪水:没事,我想起你妈了。我给爹爹商量去大医院做手术,爹爹坚决不去:凡是得癌症的人,有一个好的吗?人们,有生就有死,早晚都得死,没有什么可怕的。咱也没有钱,做手术只会死得快一些,不起作用。我听了在一旁流泪,爹爹瞪了瞪我说:哭啥来,男子有泪不轻弹,男儿流血不流泪,万一那一天我真的死了。这个家就要靠你撑着,记住,咱家的男人不能当孬种,不能让家人受气,我有病了,以后家里的事你要多操些心,我没事,你该做啥去做啥吧。我只得眼里噙着泪水低头出来了。

  爹爹在患病期间,不管自己再痛苦难受,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流露过。还是家里地里忙个不停,就是在去世的当天还照样去放牛割草。只跟我交代过一回后事,那是在1987年清明节上坟祭祖的路上,爹爹扛着铁锨走在前面,我㧟着装有祭品的篮子跟着后面,爹爹边走边跟我说:咱家的事,以后你要学会操持,不要怕吃苦,你也恁大了,要知道应记人。仍(我爱人的小名叫仍)待我不瞎,一天三顿,给我端茶端饭,端汤送药,比你孝顺应记我。她现在怀着孕,身子不方便,活你要多干点。阳娃还太小,要照看好,不管再费事,也要叫娃子把学上成,将来要走出咱的村子生活。你的大学没有上成,是你爹没本事,对不住你。你一定要把媳妇娃子照顾好,仍马上又要生了,不管是男是女,都是咱家的根,你都要对得起他们,不能娇惯他们,也不能让他们跟着你吃太多太大的苦,你一定做一个有出息的人。家里有事拿不准,要和仍家的人多商量,有事还是亲戚算事。一定要和咱一个村的人阁适好,记住出门三分小,要学会尊重别人,谁家有事需要帮忙,要勤起些,跑的快一点,远亲赶不上近邻。谁要是横咱,老天爷也不中,都不要吃他那一壶,不管啥时候咱都不能横别人,但谁要是敢横咱,特别是横你的媳妇娃子,要敢给他们破命,保护好媳妇娃子是一个男人的本分。我不会跟着你们一辈子,你也不憨不孞,一只鸡都带有两只爪儿,你们以后的日子,只要好好干没有事。至于我要是那一天真的不在了,把你妈和我都埋在你爷爷的脚头起,也不枉他们收拾我一场。爹爹和我说话的时候都是笑呵呵的,没有一点伤感的表示。一个好好的人,对自己的后事向儿子交代,内心的痛苦该有多大啊!我听着爹爹的话,眼泪就没有断过,也不知道怎样回答爹爹,只会给爹爹说:爹,没事,你的病一定会好的。

  从那次上坟回来后,爹爹再也没有提过这样的话题,依然家里地里不停地忙活,只是日渐消廋了,可谁也没想到会突然亡故。农历四月二十六的晚上,我给爹爹端去晚饭,爹爹还吃了一个馍,喝了一碗汤。喝了晚饭,看着爹爹把药吃了,我给爹爹说;村里还有事,会忙来很晚,晚上我就住在村部,明天早上再回来。爹爹笑着说:好,你去吧,我好好的,你不用应记。我晚上在村里忙到快一点,就浑身合衣在村里睡了。天刚透明,突然听到媳妇在村部门外哭着喊我:快起来回家吧,咱爹不行了。我一听,什么也没想,咕噜起身就往家里跑,村里住的其他人,也起来跟着往俺家跑。我跑到爹爹的床前,爹爹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眼睛睁着一动不动,我扑到爹爹身上拼命地摇晃喊叫,爹爹没有一点反应。村里的医生随后赶到,一检查说:不行了,身上已经凉了,准备后事吧。我一听脑子嗡的一下,就是一片空白,瘫坐在爹爹床前的地上,直到别人把我从地上捞起来,我才意识到眼前发生的事,爬在爹爹的身上嚎啕大哭,哭喊着爹爹,可爹爹大睁着两只眼睛,再也听不到我的呼喊,再也不搭理我,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听到爹爹离世的消息,全村的人都赶来帮忙。几个和爹爹要好的人,问我爹爹的后事准备怎么办?我哭着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就看着办吧,爹爹只说过把他和妈妈,一起埋在爷爷奶奶的脚头起,就满足爹爹的愿望吧。到了中午前,爹爹才穿上寿衣,躺在了俺家堂屋中央的草铺上。望着爹爹的遗体,看着爹爹的遗像和燃烧在遗像前的香箔,我怎么也不相信爹爹已经离开了我们。看着一群群的亲朋好友,乡里乡亲,来到爹爹的遗体前默哀致礼,看见不到两岁的小儿子,站在爷爷的身边,拉着爷爷的衣裳喊爷爷,我是五内俱焚,肝肠寸断。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不要我了,我从此再也没有爹爹了,我的儿子再也没有爷爷了,在爹爹的庇护下,我对家里的事从没有操过心,今后我们的日子可咋过啊!

  爹爹的一生凄凉可怜。少小被至亲远卖异乡,还没有步入中年,妈妈就抱病而去,随后爷爷奶奶又相继离世,爹爹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把我养大,省吃俭用供我上学,为我成家立业,又不辞劳苦地整天抱着小孙孙,使小孙孙见他老人家就不要我们。现在,我们的家刚有了一点起色,爹爹就又身染重病,在患病当中也没有舍得歇过一天。爹爹一生吃了一辈子的苦,受了一辈子的症,出来一辈子的力,没有享过一天的福。爹爹辞世的时间是农历1987年的4月27日,离五月初五还有八天,还不到五十一岁,是正值英年啊!可怜爹爹的离世,让俺全村的人嘁嘘不已,让大地悲伤,苍天垂泪,山河呜咽。爹爹离世的当天午时,老天就伤痛地下起了雨来,渐渐地越下越大,到了晚上,雨流如注。守在爹爹的身旁,望着爹爹的遗容,看着爹爹遗像前袅袅飘升的香烟和昏暗的灯光,我泪流不干。我望着爹爹的遗体,在心里暗暗发誓:爹爹,你放心地走吧,我一定记住你的话,撑起咱的家,照顾好你的儿媳孙子,一定给你挣气,就是吃再大的苦,也要把咱的家过好,让你放心!

  爹爹出殡的那天,小雨飘洒,云雾低垂,道路泥泞。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来为爹爹送行,小儿子被他舅舅抱着,为爷爷打着招魂幡,我手捧爹爹的遗像,走在爹爹的灵柩前边,悲伤难止,悲痛欲绝。媳妇挺着大肚子,被人搀扶着紧跟在爹爹的后边,一路哭声不止。亲朋好友和全村的父老乡亲,紧随后边无不伤心痛哭。爹爹下葬后,雨慢慢地停了,云也慢慢地散了。父老乡亲们,有的已经很大年纪了,都挣着给爹爹的坟上添土。有一个爷爷已经七十多岁了,边给爹爹的坟上添土,边流着泪说:有啊(爹爹的名字叫万有),你活着的时候,谁家有事都少不了你,今天,我们都来为你的坟上添一锨土,以后你家的事我们都会管的,你就安息吧!

  爹爹的坟莹很快就被封起了,比一般的坟墓高大了许多。我跪在满是泥泞的地上,给来帮忙的父老乡亲们叩头,感谢他们来给爹爹送行,来跟爹爹的坟上添土。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乡亲们在我危难的时候对我的恩情。我跪在爹爹的坟前,望着爹爹的坟莹,悲情无限:爹爹呀!就是这七尺黄土,从此将我们父子俩个阴阳两隔,今后我再也见不到为我受苦受难,没有享过一天福的爹爹了!最后我在乡亲们的劝说和搀扶下,哭泣着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爹爹的坟茔。

  如今爹爹离开我们已经三十年了。但在我的心里,爹爹从没有离开过我们半步,爹爹的遗像就永远安放在俺家的桌案上,我们永远在爹爹的庇护下生活着。爹爹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在世上仅仅度过了五十个春秋。可爹爹那不怕苦难,勇于拼搏的精神,那与人为善,乐于助人的思想,那克勤克俭,孜孜不倦的风尚,那不畏豪强,敢于抗争的情操,那奉献一生,不求回报的人性光辉,足可以昭日月,感天地,憾山河,泣鬼神!

  在这三十年里,爹爹永远是我前进的航标,奋进的动力。在这三十年里,我有点困了累了,只要抬头望见爹爹的遗像,我就不敢懈怠,困累全消,精力充沛,精神抖擞地勇往直前。在这三十年里,只要我遇到了苦事难事,只要抬头看到爹爹的遗像,我就信心倍增,好无畏惧地攻坚克难,无往不胜。在这三十年里和今后,每年到清明节的时候,我都要带上儿女孙辈,来给爹爹的坟上添土挂纸,给他们讲述他们爷爷老爷爷的往事,让他们记住他们爷爷老爷爷的功德,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美好生活,把他们爷爷老爷爷的功德和精神,一辈一辈永不止息地传承下去,直到永远!


编辑点评:
对《伴我永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