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记事> 南漂记

南漂记  作者:沙洲

发表时间: 2018-01-28 字数:4514字 阅读: 330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1二零零零年秋天,我面临着人生一个重要节点。步入弱冠之年的我,即将告别校园生活,踏入社会,走上工作岗位,不禁有些踌躇满志。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这个被称为千禧年的特殊年份,一开始我们的家庭便迎来了祖父去
 

1

 二零零零年秋天,我面临着人生一个重要节点。步入弱冠之年的我,即将告别校园生活,踏入社会,走上工作岗位,不禁有些踌躇满志。这时候,我忽然想起了这个被称为千禧年的特殊年份,一开始我们的家庭便迎来了祖父去世的噩耗。熬过艰难的春夏,父亲的一场吐血的疾病吓得我脸色巨变,我们一家在惶恐中熬到了秋的来临。这一年秋天,我信心满满地走上学校欢送优秀毕业生的操场检阅台。我将告别故乡,告别土墙瓦房共同营造的简陋蜗居,告别含辛茹苦供养我读书成才的父母双亲,告别悉心教导我的老师,告别风景如画的校园。我对人生的美好憧憬将从这一年秋天徐徐打开。

 我所就读的长城工业学校是一所老字号国营企业旗下的职业技术学校。我所修习的机电专业,在市场经济浪潮汹涌澎湃的大背景下,并不是很难就业的专业学科。这所老字号的学校在我心目中有着不俗的底蕴,而几年的求学也让我满怀信心。我们一行十余人在学校荣誉的舞台接受校友们的欢呼和送别,我们以第一批被学校推荐就业的优秀毕业生身份踏上向南追梦的征程。我们将去广东一家网络公司实习和上班。网络一词,在我身处的内地县乡那是一个时髦的新名词。去网络公司上班更是让我充满好奇和期待。

 母亲和哥哥一同为我送行。母亲抚养了我和哥哥长大成人,供我们读书成才。哥哥一直是我们老家令人羡慕的学子,他以中考全县前三名的成绩考进了省属中专成为一名统招生。可是,毕业后,我的哥哥没有顺利迎来一个中等专业技术毕业生的上岗机会,更别说当所谓的国家干部了。曾经在老百姓眼中看起来顺理成章的事情,在我哥哥身上落了空。到处碰壁的哥哥回到了农村,像一只失落的燕子在浅丘中蛰伏。相比之下,我似乎比哥哥更加幸运一些,我没有哥哥那样优秀的学业,但是一毕业就能走上不错的工作岗位。

 我的思绪在阳光荏苒的秋天里翻飞。怀揣着母亲送来的血汗钱,随着火车咯噔咯噔的歌鸣一路向南方奔去,我的眼角不禁湿润起来。我想我一定要在南方闯出一些名堂,混个衣锦还乡的模样。我想我也是父母引以为豪的一部分,对于我们那个被苦难折磨多年的贫寒农家来说,太需要一些振奋人心的事情了。

2

 过了绵阳就是成都。过了繁华的省会成都,我这种从没出过这么远的家门的农家子弟的眼界不断开阔。我正向更加繁华的广州而去。风驰电挚的列车正引领我奔向二零零零年秋天的纵深,划开冰雪对季节的束缚,奔向阳光温馨的春天。

 两天后,我已身在广州人才市场。我们一行人在广州人才市场等待。命运似乎跟我们开了一个玩笑。我们的带队老师领着我们一起在广州人才市场彷徨。说好的网络公司呢?只有两个人被选走了,剩下大部分人被散放在广州人才市场。在南方最大的城市一角,我们等待着命运的安排。

 带队老师越来越心浮气躁,我身上的盘缠越来越少。我想我得尽快找一份工作,先找到一个落脚点,再考虑后续的事情。带队老师在每一个走向我们的公司来临时,并不为我们做更多的交涉考虑,总是说这个公司不错,你们去不去?至于公司所提供的的岗位辛不辛苦,我们是否能够承受那些与专业无关的体力劳动,那是他们不考虑的事情,去不去和能不能去都是我们这样第一次出远门的学生自己拿主意。他们考虑的是把我们全部打发出去,然后会学校交差。我心中的愤怒无从发泄,可是我更加不能如此偃旗息鼓地回到家乡。

 逗留了两天,我被一家加工企业要走了。这个加工企业叫中茂,我进去做的工作是打磨,每一天都做打磨。粉尘很大的工作环境里上班,我每天都带着口罩,压抑的气氛可想而知。在这样落差巨大的工作环境中苦苦挣扎,我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方?难道我要一直这样打磨下去……

 写信回家,我不敢说我做的工作内容,家里人会担心的,父母的牵肠挂肚本来在我远离家乡的时候已经油然而生并且越来越浓郁了。我说我在广州过的不错,已经顺利上班了,工资也还可以。干了两个月,我领到第一份工资,给自己买了一部传呼机,我想以这样的方式告诉父母家人我过的不错。我的眼泪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地汹涌澎湃,在我的被窝里放纵一个人的懦弱。

 几个月之后,我在中茂打磨的日子就要结束了。一个熟悉的主管看中了我的学习精神和踏实,他想给我换个质检员的岗位。我就要做质检员的消息在车间内迅速传开,车间里管事的那个“娘娘腔”胖子迅速浇灭了我的希望。他是湖南人,这个公司湖南人说了算,而我是四川人,质检员换湖南人来当。我的愤怒和咆哮激怒了那个湖南“娘娘腔”胖子,我们发生了肢体冲突。很快,孤立无援的我便从车间主任也就是另一个湖南人那里得到了下岗走人的消息。面临下岗走人的结局,我忽然又坦然了许多。我扔下一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然后,故作潇洒地离开了……

3

 从中贸出来,温暖的广州便迎来了崭新的春天。在外过完第一个孤单的春节,我将迎来全新的开始。过去经历的种种不愉快,我想在新的起点迅速忘得干干净净。离开广州,离开人生第一份工作开始的地方,离开几个月打磨的糟糕环境,我是一只跃跃欲试的小鸟,展开有力的翅膀,寻觅属于自己的天空。

 我的下一份工作,我自己的定位是做质量检验员。我看到一个招聘启事,南海市有一个名叫华捷的电子公司招聘质检员。于是,我追到了南海,准备一场隆重的应聘。我到了南海,这可是我初中课文中提到的那个南海吗?或许不是。但这个地方名字叫南海。我走到这里,走到南海,或许也是一种缘分。

 我给自己认真打扮了一番,穿上西装,打好领带,擦亮皮鞋,准备去华捷公司人事部迎接新的考验。

 一切出乎我的意料,或许,天无绝人之路就是这样理解。来到华捷公司应聘的早晨,我发现两三百人一同竞争两个质检员岗位。这样的阵势,我并不担心和害怕。纵然这一次失败了,我还会勇敢地面对下一次机会。我没有足够的质检员工作经验,我的底气从何而来?或许,来自于内心的渴望。

 我从两三百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两个幸运者之一。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引以为豪的胜出。我想,我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加快速度学习和补强,做一名合格的质检员。随之而来的几个月工作,我在干净舒适的环境中度过,一切顺风顺水。

 二零零一年是龙年,也是二十一世纪开局之年。我在这一年春天迎来全新的人生局面,我想我将在感兴趣的新岗位上迅速成长,一步步走上管理岗位。我想很多人都是这样过来的,从普通员工到主管到经理。我从两三百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再用几个月的时间成为一名主管,这个过程似乎都是按照我的想象发展。公司领导也对我印象不错,我的未来不是梦。

 我唱着那首《我的未来不是梦》,徜徉于二零零一年的夏天。然而,风云变幻总是突如其来。我在南海的美好时光戛然而止,我的顶头上司换了,新来的领导用他的亲信。我被无情地替换了下来,重新陷入彷徨的境地。连招我入职的人也换了,公司老大易主,我以痛苦的方式领会了一句古话:一朝天子一朝臣!

4

 从南海出来,我辗转去了深圳。

 深圳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地方,我去深圳寻找新的机会。

 我在深圳某个低端小区租了房子,并且认识了满族姑娘小雪。我以为我的春天就要在秋天结束的时候提早来临,一步跨越冬季。甚至,我感觉就要迎来一场爱情。小雪在一个公司做文员,美丽漂亮,善解人意。我在深圳找工作的日子过的并不顺利,低学历,工作经验不多,让我很难找到理想的工作岗位。

 小雪说,你回家去吧!家乡也有不错的机会,成都、绵阳等城市正在蓬勃崛起。回家乡可以在学业上给自己再充充电。我也认同小雪的看法,而处于困顿中的我是不适合谈一场爱情的,幸福是一个高飞的泡影。

 二零零一年秋天,我在深圳的街头偶然仰望天空,一只鸿雁画出美丽的弧线,指向我的故乡。离家一年了,一卷乡愁吸引我强烈地想念父母,想念家乡。

 我似乎已经感到一种漂泊异乡的疲惫,而且,积攒不多的存余不用需我继续彷徨于无奈的深圳大街小巷。返回家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我有了一些经历和一些成长,这些东西给予未来无形的力量。

 告别人潮汹涌的深圳,我藏好小雪身着漂亮白裙仪态温婉的短发天使般的照片,踏上了回家乡的列车。在另一种激越的钢铁轰鸣声中,我向成都靠近,向绵阳靠近,向故土靠近……

 越来越浓郁的亲切感再一次湿润了我的眼眶。回到家乡,结束了南漂的我想要参加自考历练自己,学习企业管理专业知识提升自己。放眼拥有长虹、九州等电子龙头企业的绵阳,众多公司林立,虽不比广州、深圳,但日渐繁华的现实告诉我,一定有我的用武之地……

 

 


编辑点评:
对《南漂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