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情思> 母亲,母亲

母亲,母亲  作者:云洁

发表时间: 2018-01-28 字数:1276字 阅读: 36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母亲,在那边。她是四年前的今天,去了。  我,在这边。四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那边的母亲。  那边与这边,中间隔着万丈深渊,音迅不能通,我信感无奈、无助又无边地伤心。  天,冷极了。今年的两场
 

  母亲,在那边。她是四年前的今天,去了。


  我,在这边。四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那边的母亲。


  那边与这边,中间隔着万丈深渊,音迅不能通,我信感无奈、无助又无边地伤心。


  天,冷极了。今年的两场雪,都很大,很大。山上的雪,春节后也不会融化。


  冰冻三尺的天气,这边的我,用羽绒服、围巾和手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还是冷。


  那边的母亲,你在这边的时候极力反对我们给你买羽绒服,到那边更不舍得穿了,母亲,你肯定比女儿更冷。


  六年前,父亲走了。四年前,你走了。你们是在受尽了病痛的无情折磨后走了。你们还那么年轻,你们还要看着儿女们幸福地生活,但是残酷的现实都不给你们这个愿望。生命就这么脆弱,任是何人也无力掌控,何况你平凡的儿女们。儿女们唯有在你们的病床前尽心服侍,唯有把一把把泪水背过你们偷偷擦去,唯有尽最大努力让你们用上最好的药,盖上最暖的被。如今,儿女们喊你们一声“爸妈”,听你们应一声,都无法做到。我想到此,不仅泪流满面。


  母亲,今天是你去世四周年的日子,我看着门外的雪,想着那边的你,想着当年健在的你,伤心一会儿又一会儿。昨夜又梦见你了,你还是在厨房里忙活着,脸上洋溢着爱的微笑,好看极了。你烙好了香软的葱油饼,你煮好了香喷喷的玉米粥,你温柔地喊着儿女们的乳名,儿女们的心里温暖极了,蹦蹦跳跳地在你身边说着笑着。然而,母亲,梦醒后,我很快又想起了家里的小楼,楼顶上成堆的雪,是不是把房屋浸透、压坏了。虽然,梦中,你没有交待我,天晴化雪化了回去看看,但我是知道你的心的,你的心思细腻,儿女们的一切,家里的一切,你都操着心、挂念着。上次雪后,我们打电话给小叔,让他帮着把雪除掉;这次雪后,天晴了,就要过春节了,春节前儿女们一定会回到家,把空无一人的家园打扫干净,然后到堂屋里你和父亲的遗像前告诉你们。


  母亲,你生前总是为儿女着想,说,我们工作忙,孩子小,太忙太紧,就是你生病了,你也忍着不让我们知道。你去世的日子是周末,三年守孝期间,为你过的每一个怀念日,基本上都在周末和假期,当时儿女们一看到这些日子都失声痛哭。这就是母亲,无论生前还是身后,都在为儿女们着想,今天,你已经走了四年,儿女们怎会忘记母亲对我们点点滴滴的爱,即使再过40年也不会忘记。


  母亲,母亲,在你的祭日里,女儿要和你说的话很多很多,女儿的想念你的心情根本不能用语言来形容。女儿有很多话要说,有很多泪在眼眶,然而女儿知道你一定会对我说,云,你太忙,身体也不好,不要太伤心了,好好生活吧。


  母亲,好吧,我去忙了,中午女儿给你端好吃的,你在那边要好好的。


编辑点评:
对《母亲,母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