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散文> 酒 入 琴 韵

酒 入 琴 韵  作者:陈胜展

发表时间: 2018-01-26 字数:3131字 阅读: 7235次 评论:2条 推荐星级:5星

    很多年前,曾于冯梦龙《警世通言》中品读到一则佳话:“俞伯牙摔琴谢知音。”  时光逆转到春秋战国时的一个中秋之夜。  楚国之郡的汉阳江口。  风刚住,雨初歇,波平浪静。晈皎明月斜挂于船桅之上。
 

  

mmexport1516972917875_1516979520516.jpg


  很多年前,曾于冯梦龙《警世通言》中品读到一则佳话:“俞伯牙摔琴谢知音。”

  时光逆转到春秋战国时的一个中秋之夜。

  楚国之郡的汉阳江口。

  风刚住,雨初歇,波平浪静。晈皎明月斜挂于船桅之上。

  俞伯牙焚香抚琴。婉弦悠悠,漾荡于微澜之间。

  “巍巍乎志在高山”、“洋洋乎意在流水”,于山崖之下暂避风雨的樵夫钟子期,两句惊叹之后,被俞伯牙请上船头,品茶论琴……

  冯梦龙颇为渲染,却又情理恰入地还原了一段,俞伯牙和钟子期的琴道之论,让我们似乎听到二人知琴而遇,互为知音,且人去琴亡的千古绝唱!


mmexport1516972914438_1516979539645.jpg


  今于酒祖杜康之乡,有缘与几位酿酒大师接触探讨,深感中华酒文化之精深博大,且脉象互里。

  一个偶然的机会,竟然发现,琴音琴道与酒品酒术竟是如此的道契神合。

  眼前,也是清风明月,石几上,茶点、果品,几个好友,正与当地的杜康传统酿酒大师符公春生品茗闲聊。

  符公拿出私藏佳酿,让我们几个依次品饮。

  当一个朋友说“此酒醇厚绵长,润喉沁心”时,符公击案而起,躬身举怀道:“你是真懂酒,道出了酿酒所追求的品性和境界!”

  见众人兴致,符公娓娓而道:酿酒之术,自先祖杜康至今,已逾四千多年,沿袭之法虽多有良变,然不变之法,无非以天时、地利,取材和选料。

  要酿好酒,必取好材,酿酒之材二要:即好水、好粮!

  先祖杜康当年酿“秫酒”,所取之水,便是当地的甘泉,今人称“杜康泉”。

  吾以曾见,此泉自涌成溪,溪水清洌、甘甜。更为神奇的是,溪流之处,奇花异香,溪水之中,奇有五彩鸳鸯对虾,禽啄溪草,更奇有双黄鸭蛋……

  所用主粮,便是本土当时广种的红高粱,称为“红秫”,“红秫”去杂透蒸之液,清香甘洌,是其他黍谷之类不可相匹的。

  后人称“红秫”为五谷之精,百谷之长。在药圣李时珍于《本草纲目》中载记此物“性味平,微寒,具凉血解毒之功,能补中益气,健脾和胃之时,此谷酿酒之用已四千来年!”

  蒸酿之要,承袭古法,蒸接之酒必“掐头去尾”!何要掐头?因前需去杂,如同“洗茶”,且前酒过于轻飘以弃之!而去尾,则是后尾之酒,其已“乏力”而不用!取中,便是让头酒达“中正、厚和”之境!

  入池入窑,皆要观天时,取吉日,封坛列藏, 久年之后,方可称之为“陈酿佳品”……


mmexport1516972906331_1516979584548.jpg


  符公还在给大家讲着酒道,而此时,我己思接千载,恍若钟子期在跟俞伯牙谈琴论道:

  抚琴之法,全看操琴之人技法情志!而琴曲琴音,却全凭制琴之人技法心境!

  如大人所用之琴,乃为伏羲氏见凤栖梧桐而起意!因凤非竹实不饮,非良材不栖!故取良材制雅乐也!

  梧桐高三丈三尺,伐之,分三段九节,是谓天、地、人三才、九品。

  制琴先声,叩上三段之木,其声太清;下三段其声太浊;遂取中段中节现其声:清浊相济,轻重相兼!

  精琴之法,更是讲究天人合一。

  择高人良匠,选黄道于始,按天历之数制材成型,依星象列宿,“五行”对“五音”,另加文、武二弦,成此七弦之琴……

  制琴之道与酿酒之法,虽有几分幻化和玄秘,却也如此:形同一出!情至一理!神于一合!


mmexport1516972901476_1516979598986.jpg


  文至此,似意犹未尽,还是在冯梦龙笔下,苏东坡和王安石的江水论道,萦脑而出:

  堪称天下大才的苏东坡,因诗文“得罪”了大家王安石,被“派去行万里路”历练了。

  返程时,苏东坡依王安石嘱托取了长江“中峡之水”,直奔呈敬王安石。

  王安石即煮水入茶,然不容置疑道:你所取为“下峡之水”!苏东坡大惊!确因其大意,船至下峡后才取此水,不过此水连久居江边之民和行船一生的船工皆说其“绝无二般”!

  苏东坡惊诧之时,王安石遂以“师长”身份,对苏东坡解惑答疑,情不赘述,吾之以简:

  长江三峡相连,江水似无二别,但细究可辨:上峡之水,水性太急;下峡之水,水性过缓;唯中峡之水,缓急相半!

  以入茶之证:上峡之水成茶,味浓,且茶全部下沉;下峡之水成茶,味淡,而茶全浮;唯中峡之水成茶,浓淡相宜,且茶不沉不浮……

  且不论王安石与苏东坡孰是孰非,孰高孰低!但“江水之道”,不正契制琴之道、酿酒之道吗?!

  万事万物,天设地造!皆有物象和意象,而从物象升华为意象的轨迹即为道!

  而诸如此,不偏不倚,不澥不滞的道法,不也正合影响了我们二千多年的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阴阳合则万物生,阴阳衡则万物平的“中庸之道”吗?!


mmexport1516972890391_1516979621294.jpg


编辑点评:
对《酒 入 琴 韵》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