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随笔> 我为什么非要结婚

我为什么非要结婚  作者:何美鸿

发表时间: 2018-01-22 字数:3808字 阅读: 663次 评论:2条 推荐星级:0星

  “我感到非常惊讶,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子,为什么会不想结婚抱定独身?”  见到朋友的朋友姜丽萍,我开门见山提出了自己从朋友那获悉的疑问。——美丽的女子有很多种,有种是孤标傲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有种则
 

  “我感到非常惊讶,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子,为什么会不想结婚抱定独身?”

  见到朋友的朋友姜丽萍,我开门见山提出了自己从朋友那获悉的疑问。——美丽的女子有很多种,有种是孤标傲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有种则是看上去让同性也心生欢喜的。姜丽萍无疑属于后者。阳光、健康、开朗,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而且,她出奇地娇巧和年轻,脸上的皮肤是不用怎么化妆也特别白皙细腻的那种。粗看外表,你会以为她才二十出头,决然想不到她是个快要奔四的女人。

  “呵呵,你这个问题也让我感到惊讶,漂亮和想要结婚有因果关联吗?按这个理论,是不是不漂亮的就应该都是想要结婚的?”姜丽萍笑道。

  “我的意思是,像你这么漂亮又富于亲和力的女子,身边应该不乏追求者。而且,你所在的集团公司也应不乏精英级别的未婚男士吧。”

  “嗯,我身边的确有不少优秀的男士,有已婚的,也有像我这样年龄一大把了至今未婚的——呵呵,平常我只肯在女性面前透露自己的年龄。那些未婚的男性之中有不少我对他们都颇具好感。当然,他们年龄大都比我小两三岁。”姜丽萍的嗓音柔曼甜美,和她的笑一样富于感染力。

  “那些你对他们颇具好感的男士当中一定有人曾向你有所表示吧?”

  “是的。”姜丽萍也毫不掩饰这份小小的荣耀,“说实话,直到现在每年的情人节甚至七夕节我都会收到不少玫瑰花呢。有时出现在我办公室桌上,有时由快递员直接送到我家楼下。那些玫瑰花多般没具落款,但我差不多能猜到他们都是谁。”

  “那你收到这些玫瑰花的反应如何?会不会暗自把他们在心中作比较谁更优秀?”

  “呵呵,那倒也没有。收到玫瑰花只是让我小小的虚荣一下。我对他们有好感,但不代表来电。”

  “你是说你对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产生不了来电的感觉?”

  “也没这么绝对。有时,某个人可能会让我产生瞬息的来电感觉——短时可能是那么几分钟,长则好几天,但最终会莫名其妙消逝。也可能,在不久后的某种场合里再次循环体验。这种感觉就像一盏灯因电压不稳而时明时灭。”

  “你与他们的交往,换用一个成语的话,是不是可以用‘若即若离’来形容?”

  “也可以这么认为吧。或许你会认为这种状态纯属‘暧昧’,但我不认为我有意在跟他们谁玩暧昧游戏。有些情绪的起落都是自然的。”

  “你没有想过把那种时明时灭的状态变成灯火通明吗?我是指,与他们之中某个把那种来电的感觉发展成正常的恋爱?”

  “早年也恋爱过,但都无疾而终。现在,周边没有人能让我产生恋爱的感觉,更不用说结婚了。也许你会觉得,像我这样快奔四的女子,还玩什么感觉,找个差不多的好人就嫁了吧。再浪漫的爱情一旦走进婚姻不都得发酵成平淡的亲情吗?这是大部分人惯常的想法。但她们就从未想过,为什么自己非得结婚?”

  “呵呵,女子到了年龄就得考虑结婚,这是几千年来的传统习俗。”

  “传统习俗,很对。传统习俗导致了我们绝大部分女子的惯性思维。她们投入一桩婚姻也许未必完全是为了获得安稳,为了得到某种保障——否则结婚后的男女又哪来那么多的离婚现象?迷信婚姻很大程度上是思维定势在作祟。她们不过是为了一种伦理而嫁,为了一种千百年来大家不约而同遵循的乡风习俗而嫁,甚至为了人们的眼光、人们的舆论而嫁,为了嫁而嫁。可这些都不是我所考虑的——我为什么非要结婚?”姜丽萍在言谈的时候,时不时辅以适当的手势以增强某种语言效果。

  “呵呵,你不至于是想为现代女性竖立一种新的标杆,有意对社会的这种常规做出某种反叛抗拒吧?”

  “那倒不是。为了叛逆而叛逆,就跟为了结婚而结婚一样荒唐。”

  “你说早年也恋爱过,那时想到过结婚吗?”

  “一株秧苗刚插进水田,你会省却灌溉施肥待它长成稻谷的过程,而立马去想着怎样把它收割吗?我那时的恋爱远未走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那时你没想过以后要抱定独身吧。”

  “独身的观念也是在之后的生活中逐渐形成的。当然,这种观念的形成跟我无疾而终的恋爱毫无关系。我不否认,如果现在或以后遇到让我心动的男士,恰巧他也心仪于我,我还是会给自己来一场浪漫的恋爱。但是,只关乎恋爱,结婚免谈。”

  “这个你敢肯定吗?如果再次遇到彼此都赏心悦目的人,并且恋爱持续了很长时间,就好比一株秧苗已经历了灌溉施肥的过程成长为一株成熟的稻谷了,你还不想着顺理成章地来收割吗?”

  “我觉得吧,依照我的个性,我的爱情大概至多只能成长为一株茁壮的稗子,到最后只有等着被刈除的命运。——即便以后碰着再优秀的人,我也不再有涉入婚姻的打算了。而况,爱情也不过这么回事。爱来爱去也逃不了电视里上演的那些老套剧情。我本不迷信恋爱,更不会迷信婚姻。”

  “你是否想过,在你的潜意识里对婚姻可能怀着某种恐惧?”

  “我曾经思考过这个问题,但最后被自己否定掉了。我不认为自己对婚姻怀有某种恐惧。事实我觉得自己看淡看透了婚姻,这种看淡看透不必非得亲身经历才能感受。你说我们周边婚姻不幸、枯燥、乏味的案例还少吗?”

  “那你的独身观念是否某种程度上来自周边亲戚朋友同事婚姻质量的影响?”

  “有一定程度吧,但不全是。”姜丽萍对这个提问还是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我周边也有很多同事朋友婚姻过得比较美满的。”

  “那些婚姻过得比较美满的家庭没有给你的独身主义带来过冲击吗?”

  “我已经过了一十二十几岁的年龄,有些思想一旦形成就没有那么容易被撼动了。我觉得这是个人生活取向问题。她们大部分愿意从婚姻里寻求归宿,而我觉得自己更适合一个人单过。即便碰上心仪的人,我也要与他保持距离感。”

  “你周边有没有对你奔四还未嫁抱有异样眼光的人?”

  “不瞒你说,在三十出头那几年,还偶尔听到这样那样的闲言碎语,到我快奔四了,人们的这种不解反而少了。”

  “这跟你所处的生活环境是不是有关系,比如你的朋友圈都是一批较高素质的人士,他们对于女人的独身保持着开放宽容的态度?”

  “这也是整个社会的发展趋势吧。时代在剧变,尽管本质上我们国家还是个男权社会,但女性在社会上的地位仍可谓蒸蒸日上,整个社会对女性独身的主张其实越来越抱宽容的态度了。女性的自我意识已日趋觉醒,我觉得我们这个时代也有必要对我们的婚姻制度进行一番重新审视了。”

  “社会本就是以无数婚姻家庭为基本单位的聚合,要如何进行重新审视呢?完全否定婚姻吗?”

  “这个不好说,也没那么绝对。”姜丽萍用手拢了拢她的好看的鬈发,耸耸肩说,“我也不可能洞明出一种比婚姻更好的契约形式,但我知道我们的婚姻制度肯定是存在问题的。你说婚姻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它是爱的派生物吗?是爱的护身符吗?事实往往是婚姻将爱情葬送进坟墓。如果爱能够由一纸婚姻来进行保护,那直接将爱情修进法律加以保护不就行了?”

  “爱和婚姻是两码事。这是被许多人体验并明证了的。”我附议说。

  “对,爱情是人一种自由的意志,永远不可能被强行加以保障,修进婚姻也不能。”

  “但婚姻因为融进了义务、责任等诸多东西,在形式上起到了对爱情加以约束的作用。这或许是中国绝大部分女性对于婚姻向往的真正诱因。”

  “不,婚姻真正是约束不了爱情的。真正受到约束的还是义务和责任那些东西。婚姻负担这些东西,但爱情不,爱情和责任义务没有关系,它甚至和道德也没有关系。它只是一种自由的意志,是人们强加不了也夺不走的意志。”

  “以你这个推论,岂不是为那些对爱泛滥的人找到变心背叛的借口了?”

  “如果他(她)真心爱过,后来不再爱了,就不叫变心,只是不再爱了。用道德舆论来干涉爱不同样不道德吗?”

  “那你的不想步入婚姻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因为婚姻保障不了爱情?还或者不想承担婚姻里的义务和责任?”

  “也许兼而有之吧。总之,不喜欢婚姻这种形式。我宁可去用在婚姻里必须履行的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替换成一个人在外面去打打羽毛球,去健身房做瑜伽,爱多晚就多晚回来。”

  “你的父母不念叨你的婚姻大事吗?”

  “早年也念叨,知道说服不了我,也不多讲什么了。怎么不都是活吗?自己过得开心就是,何必拘泥在一场充满变数的婚姻里?”

  姜丽萍的话让我似懂非懂。告别姜丽萍,心里总有点莫名的怅然,纠结着这么一个美貌的女子不肯走进婚姻。也许,对她而言,爱情婚姻远没有自在地活着更重要吧?——可,我们能将爱情和婚姻看得过于透彻,却往往看不清生活在红尘之中那个肉身的自己。沉浸于爱情之中固然是喜悦的,但谁也不能保证爱情的稳固不变。没有婚姻的维系,那些爱过的人最终只能是曾经的路遇。当韶华不再,美丽已成明日黄花,周边的同事,昔日的恋人一个个都有了各自的家,除了孤独,那个陪你爱到老的人又能到哪里继续寻觅?


编辑点评:
对《我为什么非要结婚》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