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随笔> 残雪

残雪  作者:那山那水

发表时间: 2018-01-19 字数:1227字 阅读: 28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早上去小区附近的学校操场锻炼,路过一处绿化带,女贞子树披着陈旧的绿叶,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四季长青的树木,枝头的叶子也是暗淡没有生机,这是北方的冬季惯常的景致。不经意间看到一株腊梅,怀着惊喜的心情走
 

  早上去小区附近的学校操场锻炼,路过一处绿化带,女贞子树披着陈旧的绿叶,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四季长青的树木,枝头的叶子也是暗淡没有生机,这是北方的冬季惯常的景致。不经意间看到一株腊梅,怀着惊喜的心情走过去仔细看,淡淡的灰黄色小花铃铛一样缀满枝头,花瓣没有想象中的晶莹娇嫩,细嗅有暗香。树根附近围了一堆混合了灰尘的残雪。此情此景,有梅,有雪,却了无诗意。不过这也许正是生活的本来面目,平淡而真实。操场的南面,在围墙的阴影下有一小片白雪,把跑道遮盖了,几个慢跑的人走到这儿只好绕道中间的人工草坪。冬季活动量少,学生们也懒得到这儿清扫,这些雪就让它自生自灭吧。想起刚飘雪那几天,人们好像服用了兴奋剂,处于轻度亢奋状态,拿了各种自制的滑雪工具,带上小孩子,或者就是几个大人,三五成群一路熙熙攘攘去森林公园滑雪。大人像回到了童年,和孩子们一起,扔雪球,打雪仗,拍雪景,从又长又陡的坡道下滑下去,伴随着一路的尖叫和嘻笑。我一边走一边想,十几天没有去,公园的雪也都化完了吧,这两天有时间去森林公园转转。

  

  距离那场大雪已经过去半个月时间,小城现在几乎看不到雪的影子。大街上行色匆匆的人们大概早忘了关于那场雪的记忆。只在那些偏僻的小街,背阴的地方还残留一些雪的痕迹。说是雪,其实早看不出雪的颜色,黑乎乎的,也没了雪的质感,变成了透明的肮脏的冰块,顽固地残留在地面上。来往的行人每每经过,都要小心翼翼,车辆也放慢了速度。骑车的人一不小心就滑倒了,人倒在当地,车已滑出老远,引得过路人掩嘴窃笑。环卫工人拿了电钻、铁锤去钻去捶,费了好大的劲,只溅起一些细碎的白冰渣。

  

  事物都有两面性,雪也不例外。在城里给人们带来诸多不便的残雪,在田间却是个宝。

  

  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中说:“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城里与乡间真的是有季节差。前几天回老家,一走上两边都是庄稼地的乡村公路,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到,漫山遍野的白雪,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哪里是十几天前那场雪的残留,分明又下了一场雪!白雪与过冬的麦苗向来是绝配。近处地里的麦苗完全被雪覆盖了,看不到一丝绿。只有微微凸起的一条条地垄,露出一点点土地的颜色。远处山坡上雾蒙蒙的一片白,一眼能望到很远的地方,天地开阔了许多,四周干净素洁,偶尔一辆车经过,更突显了旷野的宁静。那场雪后没怎么刮风,雪安静地停留在庄稼地里。乡村人烟少地温低,再者田地里没有人为践踏,雪融化的慢,停留的时间自然长。耳畔仿佛响起邓丽君的《北国之春》“城里不知季节变换,不知季节已变换。妈妈犹在寄来包裹,送来寒衣御严寒……残雪消融,溪流淙淙,独木桥自横……”

  

  望着白雪覆盖下松软的土地,眼前恍惚出现一大片郁郁葱葱喜人的庄稼……

  

  2018年1月18日


编辑点评:
对《残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