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中短小说 > 短篇小说> 教授的时间

教授的时间  作者:秋女子

发表时间: 2018-01-16 字数:3964字 阅读: 109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教授的时间太少了,教授仿佛一直处在一种被逼迫的状态里,那逼迫他的便是时间。教授在他的时间里被时间逼迫着,他甚至不能细细地去读一部长篇小说。他不能在他的时间里去缓慢地品尝一个词一个句子所蕴藏着的快乐,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他的时间真的是太少了,越来越少了。
 

有一些日子里,我会看见教授。

教授总是穿了一件云灰色的衣衫,那衣衫的质地看上去很像一种细密的棉布,也许教授的衣衫便是棉布制作而成的。上衣的领子狭窄而有圆角,圆角下方是一排盘扣,如同一根根对接的火柴棒似的排列下去。

我的眼睛有时便会望着教授的衣扣,仿佛是要从那工整地列着的衣扣中间看到一些什么,但是究竟想看到什么,我不知道。也许那只是一种错觉,其实我并不想要从中看到些什么,也许仅只是那样的。

教授立在一张小而窄的桌子后面,脸色有些幽暗,让人会联想到一种陈年的烟。

教授说到了他自己。

教授在说他的生活,教授又在说他的读书。我看小说很快,二十分钟一部长篇。教授微含了笑意地说。

我的目光凝在教授的脸上,仿佛在一瞬间便望向了教授的后面。我看见教授在时间里。

教授在时间里。

我出神地观看着身在时间中的教授,教授的整个身心便活动在其中。教授是时间的产物,教授是时间的一个结果。溯着教授的时间向后望去,便能看到教授的出生。教授出生在时间里,他就生在时间的远处,然后又在时间中慢慢地壮大,直至形成了现在的样子。时间就是教授之所以成为教授的原因,时间就是教授的主宰,但又好像并不那么单纯,因为教授好像也在主宰时间。教授也许同样在培育着世界,时间也许同样只是教授的一个结果。

我清晰地望见了教授的清晨。那个清晨,太阳从东方的天空上沉默地升起来时,教授的耳鼓里便灌满了一种脆亮的铃声,那铃声来自桌上的一只灰黑色的表,那表里有教授的时间。教授主宰着他的时间,他将他的时间全都安排在那只表里或者别的表里。教授很爱惜那些表,自从他知道时间的存在以来,他便特别地爱惜着自己的表,教授知道他的时间就存在于那些表里。所有人的时间也都是存在于他们的表里,自从有人将时间捕捉到表里之后。教授微微地睁开一双略带浮肿的眼,他斜歪着头看了看桌子上的表。他的时间已经从那里开始了,这新的一天的时间已经被那脆亮的铃声叫开了。教授惺忪着眼爬起身来,他要开始切碎时间。教授每一天都会将他的时间切碎,或者那也不能说是他,这世上的事都不能只是属于一个人,一个人无法切碎时间,所有人在一起才能将时间切碎,教授只不过是和别人联手在切碎一天的时间。时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不完整了,或许时间从来就没有完整过,时间总是一种会碎裂的东西,但是教授来不及想那些无意义的事,教授要做有意义的事。教授的有意义的事便是他的工作。教授在工作,他开始在那一格一格的时间里工作着,时间就在那些格子里。说那些格子其实是懒惰的,其实那些格子是可数的。教授记得他是数过的,自从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就被安排在表中的时候,教授便数过那些格子,只是现在教授已经好久没有数了。教授没有时间,教授的时间很少,教授觉得他的时间好像越来越少了。

黄昏的时候,太阳便从西方沉默地落下去了。教授坐在昏暗的光线里,他坐在他的时间中。他的目光迷惑地盯住桌子上的那只灰黑色脸庞的表,他忽然感觉到了时间的缩小。

时间仿佛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是越长越大,越累积便会越多,为什么时间却不是那样呢?时间在教授的身上长长了的时候,教授手里的时间便好像变短了。时间的生长换来了时间的收缩,时间的累积换来了时间的单薄,为什么时间是这样的呢?

我的目光离开了凝坐着的教授,仿佛飞翔的鸟一样掠向了时间的长空。我想去寻访教授之外的时间。我想看到很久以前的时间。很久以前的时间是什么样子?在那时间的出生之地,时间会是什么样子呢?在那不存在教授的地方,时间是否也是短而小的呢?

我迷离恍惚地望向了时间的深处。我想找到那没有时间的地方。在那个地方,时间尚未诞生,但是那仿佛并不可能,时间存在于一切之中,时间好像已经湮灭了它的出生。我看不到那个不存在时间的地方,一切的空间中似乎都存在着时间,时间与空间也许是同一的东西,时间和空间也许只是同一种东西。我看不到时间还没有出生的地方,我能看见的只是时间出生之后。时间出生了,时间和空间一起出生了,世界开始形成,天与地开始分裂。时间飘飞在天地之间,时间一大片一大片地摇曳在阳光与月色之中。黑夜与白昼是一体的,日出与日落是完整的,时间长长地行在自己的完整与富足中,那么任性,那么散漫。时间就那么自由自在地行走了很久,然后人便出来了。人走在了时间的上面。时间造出了人,或许人便是时间造出来的,时间在它的幽长缓慢的行走中,必然地造出了人这种生命。人开始行进在幽长的时间上。人走在日出与日落之间,人生活在时间之中,只是人还不知道时间的存在。那时候人不认识时间,人以为他和时间并不是一体的,人根本就触摸不到时间的存在,然而后来人还是发现了时间。人终于将时间捕捉到了。他看见了时间,他看见时间行走在天空中,行走在阳光与阴影里,行走在生与死之间。人感觉到了忧愁与欢喜,那来自时间的忧愁与欢喜。人想要抓住时间,人将时间放在沙漏与日晷之中。时间仿佛变短了,自从时间被人抓住的时候起,时间就好像开始收缩了,但那收缩并不称其为收缩,因为它只是变的微小了。时间依旧很长,时间依旧像一条一条整齐的彩色丝线那样绷在一个个日落与日出之间。有许多的东西垂挂在时间的丝线上,那是落花是月色是鸟鸣是雨响。我久久地注视着那些东西,它们仿佛在一种泛黄的风中轻柔地摇曳着摇曳着,一种古老的幽香于是便散了过来。

我看了看教授。坐在时间中的教授忽然站了起来,教授开始下楼,一边走一边看着腕上的表。他瞅着那表中的时间来到一个地方。教授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全是书。教授站在书的边缘,就如同是站在了一片汪洋大海的前面。教授微有些发胖的身躯走进了那片海洋里时,立刻幻化成了一粒芥子。一粒芥子浮动在浩瀚的海上,他想要渡海,渡那书的海。可是书是什么呢?书不也是时间吗?书就是时间。时间就在书里,那是无数的人想到的同一个办法,他们想把时间留住,他们费尽了心血想要留住那从不肯停留的时间,于是时间终于仿佛是被留住了。时间也许真的已经被留住了。书里有时间,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在书中,你可以看到古老的时间,你可以从书中找到年轻时的时间的样子。时间曾经是很年轻的,当时间年轻的时候,它是那么幽长那么丰满,它一点也不贫瘠,而现在的时间是苍老了,也许现在的时间才是真正的古老的时间,说从前的时间是古老的,应该只是一种错误,一种自以为是的错误。

我看着教授那微小如芥子的身影穿行在书的海洋里,他想要渡过那片广大的时间,他要从那些过去的时间上跨过去,他要变得更像一个教授。教授从来都是个野心勃勃的人,我知道他想要跨越无数时间的野心。我能看出来。教授开始翻书。教授快速地翻阅着手上的一本书,同时不时地去瞄手上的表。时间在教授的表里一刻不停地向前走着,教授感觉到他的时间在流逝。他的时间又少了,他的时间会更少了。为了使他的时间变长,他必须更快速地看书。他要在那本书所占有的时间的长度里缩短它。他要从那本书中抢回他的一点时间,于是教授做到了。他目瞅着自己所花掉的那二十分钟,很满意地笑了。教授觉得他赢了,在和时间的比赛中,他又赢了一次。

教授满足地步出那片海,他走进黑夜里。他在幽暗的灯光下走着,他觉得他的时间又多了一些。在二十分钟里看了一部长篇小说,他的时间就增加了不短的一截。照这样算下去,教授的一年里将不只是十二个月,教授的一年里应该有二十四个月。

我看着教授的身影渐渐地融进了黑暗之中,心中的疑惑渐渐地扩大了。教授的一年里有二十四个月,那代表他的时间更多了?还是他的时间更少了?我分不清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仿佛很难去分清,但是我的感觉上教授的时间并没有增加,教授的时间应该是更短了。一想到教授在二十分钟里读一部长篇小说的样子,便好像看到他在狼吞虎咽似的,那样子甚至有点可怜了。教授的时间太少了,教授仿佛一直处在一种被逼迫的状态里,那逼迫他的便是时间。教授在他的时间里被时间逼迫着,他甚至不能细细地去读一部长篇小说。他不能在他的时间里去缓慢地品尝一个词一个句子所蕴藏着的快乐,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他的时间真的是太少了,越来越少了。

我的目光从飘渺的想象中拉回来,眼前的教师依旧穿了那件云灰色的衣衫,双手撑着窄而小的桌面,幽暗的脸上渗着一些幽暗的笑意。

 


编辑点评:
对《教授的时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