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楔子

楔子  作者:万漠

发表时间: 2018-01-12 字数:17599字 阅读: 45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1,我叫阿诺斯 

     

我叫徐风,听上去就像歪风,或是偏风,感觉好土,我一点都不喜欢,不喜欢这个名字。 


后来,外语老师给我取了个英文名,阿诺斯,好像还不错,于是我叫阿诺斯。 


我并不是一个快乐的人,或许是因为不喜欢太过于大喜大悲,虽然有时易怒而缺乏耐心。 


又或许,我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快乐过,这不是无病呻吟,为赋新词而强扯,是真的。可能是天性使然吧,骨子里就是生来不会太快乐的人,至于幸福,那就更不用说,遥遥无期。 


有人说,乐观的人是快乐的,悲观的人是痛苦的,这要看你对生活的态度,乐观的人…… 


这些废话,我不想听,更不必去深思!大道理,谁都会说,白痴也能整出两句,可是,你做到了吗? 


还或许,我是悲伤的,因为悲伤,所以不快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亦不知为何而悲伤,只是感到,好强烈,好强烈,令人快要窒息。为理想,为生活?抑或是亲情、友情、爱情? 


突然间,沉重起来。 


亲情,友情,爱情,只怕没有人能全部背负得起。任其一样,都足以叫你一生追逐,甚至耗尽你一生的心血。这些,本来也是人生最难得、最珍贵的,你是否都拥有呢?完美无瑕,无隙可击?天下本没有绝对完美的东西,也许你要说我太过苛求,那好,你是否已经真正感觉到幸福、温馨和温暖了呢? 


你大概要说,亲情,本来就有,只有另外两样需要追求。 


我笑了,没错,生来就有,可你有的,只是亲人。情,还是要后天培养的。试问一个有出息的乖孩子和一个败家子,谁跟家人的关系好?谁拥有更多的亲情?你要是让家人失望一万次,你的亲情还在吗? 


也许你我都应该相信,还在!那么,请你抓一把给我瞧瞧,比较一家和睦,幸福温馨的那种! 


噢,对了,你要是孤儿呢? 


甚至是,被遗弃的孤儿。 


友情?爱情? 


你是否总能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起喝酒、聊天?与最爱的人有着幸福美满的结局,像童话故事里? 


还有生活、理想? 


生活,就不多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也不再嚼舌。 


可理想呢?你还记得那个年少轻狂的日子和年少轻狂的梦想吗?那个曾令我们热血澎湃,想要腾飞的梦想! 


随着年龄的增长,时间的推移,或许早已改变太多太多,现在我们要想的,恐怕是赚钱、生活、养家糊口。可我相信,在你心中,一定有一个最让你激动,也最让你想要终生追求的梦想。或许她们存在了好长时间,或许已放弃,或许开始淡忘,抑或还未忘记的。 


所有的一切,纠集在一起,慢慢成为我们的生活,我们也渐渐习惯平淡和一成不变,再后来就是理所当然和麻木,或是苦闷、无聊和无所事事。 


因为生活告诉我们不必想那么多,理想会随时间改变,人生还得向现实低头。 


使我们渐渐麻木的,远不止这些。贫穷、饥饿、战争、疾病、死亡、伤害、欺骗,那一样没叫你震惊,呼喊,抗争,到最后的麻木过? 


我的悲伤,未必是为那些各式各样微不足道的情感、理想或生活,也许,是为麻木,为所有人的麻木。 


我想,人们,不应该,就这样的,生活着。 


现在,我唯一感到的,是悲伤,前所未有的悲伤,越来越重,越来越浓,乃至足以弥漫整个天地之间。 


好希望有一天,人们都不再麻木、不再低落、不再彷徨,再没有饥饿、贫穷、战争、仇恨,不再互相欺骗和互相伤害。 


这一天,会来临吗? 


想到这里,我又悲伤起来,是因为想得太远,还是因为希望过于渺茫呢? 


     

2,小美 


小美是我的同学,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娇巧可爱,靓丽迷人,连我都愈来愈喜欢她。 


你别误会,我的喜欢可跟别人不同,我跟她是哥们,是死党,是无话不谈的兄弟,我们之间可不带半点男女关系和色彩。 


如前所述,小美是个美女,所以喜欢她的人很多,可我有点不大喜欢,因为她有时太聪明,又不够安静,这让我很晕,像我这种死相的人,应该是喜欢比较安静一点的女性,我这样想。 


所以,我们常常高谈阔论,欣喜若狂或大声叫喊,有时又指着彼此的鼻尖,大笑着吵得天翻地覆…… 


然而,小美也有安静的时候,这时候她真的很美,如此千伶百俐的女孩,一旦安静下来,那是有一种晶莹剔透的美在闪耀,仿佛她的眼睛。 


唉,当真是动如脱兔,静如处子啊,我叹息着,很欣赏的看着她。 


她见到我崇拜的眼神,有时会小脸微红,稍作忸怩状。更多时候会冲我眨眨眼,然后做出一个很挑逗的动作,或是骄傲地昂起头,拽得不行。 


然后,我就倒。 


小美是个天使,快乐的天使,我一直相信。 


直到那一天,这个天使忽然陨落。而我也陷入悲伤中,极度的悲伤。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 


那一天,我跟小美到她家去玩,反正不是第一回,我简直比她还要轻车熟路。 


小美本来是要上课的,可她突然间想逃课,就跑出来,正好遇上无所事事的我,而上课对我来说,更是个没有的概念。 


她父亲出差外地,母亲回到外婆家,所以她愈加可以肆无忌惮,花样百出的玩乐,反正连天都管不到她。 


推开家门的那一刻,我完全怔住:一对半裸的男女正在沙发上热烈的相拥相吻。 


她只叫一声,爸!便木然呆住。 


那位女子慌忙起身,七手八脚地穿上衣服,夺门而出。 


她父亲无地自容,讷讷的说,美美…… 


小美的目光空空洞洞,茫然地注视着前方,一瞬不瞬。 


过上一会,她突然喃喃低语,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瞧见。说完转身便走。 


她……她已经走了……她父亲嚅嚅说。


你不会打电话叫她回来?小美忽然咆哮。


她父亲固然目瞪口呆,愣在那里,连我也傻掉,不知她是幽默,还是悲伤,忙追上去。 


我们去找小虎吧!走过一段很长的路后,她突然抬头浅笑。 


我见到她眼里的泪花,知道她心里的伤痛和委屈,陡然间热血上涌,湿了眼眶,点头说,好。 


小虎老早就说,要带我们去看海豚的,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实现?她笑着问我。 


哎呀,门票很贵的!我笑着说,故作夸张惊讶状。 


他跟那儿的人熟,可带我们走后门啦,哪要你掏钱?呆子。她抿嘴轻笑。 


小虎家的门没关,她想也不想便带我进去。 


里面没人,她便像到自己家一样带我四下去找小虎。 


小虎的父母此刻应该都在上班,家里乱糟糟的,肯定又是小虎在搞怪。 


有一扇门虚掩着,我们径直走过去。 


我突然听到里面传出阵阵男女交欢的缠绵呻吟声,不由一怔,待反应过来,想要阻止她,已然不及。 


小美平时心细如发,绝不是粗心大意之人,她今天……是被气糊涂气迟钝了吧? 


推开门的刹那,小美全身一震,仿佛灵魂出窍,脸色死灰。 


我见到她那绝望的神情,不禁吓一跳,往里一张,两个赤裸裸的男女正手忙脚乱地拉被子遮住身子。 


那女的颤声说,美美,你……你怎么来啦? 


那男的则故作镇定,小美,你是来找小虎的吧?他刚出去,我叫他去接他妈妈。 


小美咬着牙,全身发抖,尖叫起来:我怎么来了?就只你能来,我不能来么?妈,你比我早到啦。 


小美,你听我说……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泪珠,终于顺着她光洁的脸颊滚落。 


看着小美,我忽有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一团火从脚底窜上,刹时间直冲脑门,双拳死命握紧。 


小美举手拭去眼泪,于片刻间恢复平静,她微微躬身说,对不起,打扰你们很抱歉。竟是仪态万千,彬彬有礼。 


她母亲愕然,只叫,美美…… 


小美已转身,淡淡的问,阁下有何指教? 


她母亲一怔,叱斥,怎么说话的,你这孩子! 


小美忽然冷笑,闭嘴! 


她母亲尴尬之余,老羞成怒,你给我回来,你这死孩子,越来越不像话。 


起身想追过来打人,被子却掉了,忙又缩回身拉被子遮体。 


小美不再理她,拉着我转身下楼。 


转入街道,她便放开我的手,独自向前飞奔。 


有水花溅到我的脸上,咸的,涩的,是她的泪。 


风中,仿佛有她呜咽的声音。 


她的身形好快,瞬息间已闪过三十七条街。 


商贸大厦,八十七层,市中心最高的建筑。 


倏忽之间,小美已在第八十七层楼顶,天台。而我在她身旁。 


小美静静的望着前方,一动不动。 


她的绝望渐渐淡去,余下一份沉痛的悲伤,对人性,对世俗的悲伤。 


她回过头来,凄美绝伦,阿诺斯,我要先走,我决定从这儿跳下去。 


我心头大震,你决定? 


是。 


我默然,我太了解她,她平日虽然嘻哈,却是极为认真,极为沉静的人,她决定的事,不会更改,从不,绝不!没有人可以改变她。 


这一点,也是我们最相似的地方,固执而任性。 


我声音沙哑,要是我求你,可以留下来吗? 


要是兄弟,就别拦我。 


可是,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跳下去啊?我开始慌乱。 


真的么?那好办,你闭上眼睛就好。她轻轻的说。 


我呆住。 


我也喜欢过人,你知道的,可是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的么?她喃喃低语。 


我想到她的父母,只说,咳,这个……咳,咳,小美,你要想开点。 


她轻轻摇头,忽又回头说,我们是好朋友,来生也一定还是,对么? 


我见到她的笑容,果然美得像天使。我知道,一切已经无可挽回,然而,我怒斥说,如果你跳下去,我们就再也不是朋友!


她微笑摇头说,不会的!


绝对!我怒吼。然后朝她狂冲过去。


她凄然一笑,有泪花飞散开来,然后她在空中一个优美的转身,一跃而下。 


我狂冲到天台边,歇斯底里,痛哭失声。哭着哭着,悲极反笑。 


我惨笑,大笑,我知道,一个天使已陨落。泪已流下,悲伤却随着笑声从身体漫延出去,绵绵不断,凝固了空气。


转身走下大厦,乌云开始在空中渐渐聚拢,为悲伤而聚拢。 


天地,开始昏暗。 


 

3,苏菲雅 

      

苏菲雅是我的恋人,绝美。 


她也是一个忧伤的人,甚至比我更忧伤,相处之后我便发觉,虽然她时常强颜欢笑。 


这里,要申明一下,如此情况,并非我强迫她或是什么的。我保证我是清白的,什么都没做过,只是跟她好过。她本来就如此,至于为何,我不明白。 


有一点可以确定,她强作开心,那是为了哄我,让我不要太担心,而她却从来没有真正的快乐过。 


她很辛苦。 


有时候觉得太委屈她,有时却又觉得太委屈了我。 


叫我觉得真正委屈的就是,有时会隐隐约约感到她在利用我,可又说不上来,实在是太委屈。 


然而,不管怎样,每当我接触到她伤心欲绝的眼神和娇美易碎的容颜,我便无言以对,就算再大的委屈也没关系,那怕是死。 


有时候,不禁怀疑,我对她的爱,到底是同情还是怜悯?或者只是同情和怜悯,其实并没有爱。 


她心里的伤比谁都重,她的痛比谁都深,她一定经历过不一样的人生,曾经沧海,甚至是不堪回首的事情。虽然她从来不说,我也从来不问,可从她的眼神和笑容中,我已确定。 


或许,这才是我丢不开她的原因,满心以为,自己可以拯救她,那知道越陷越深。 


曾听说,忧郁的男人吸引女人,原来,忧郁的女人,同样吸引男人。 


那一天,是我们第七次接吻。 


吻到激情处,正如火如荼时,她突然推开我。 


我一怔,却见到她泪流满面的脸,仿佛痛不欲生。 


刚想说什么,她已奔出去。 


想追,却听到她的哭声。 


往风中传来。 


那么撕心裂肺,那么惨绝人寰。 


我的胸口突然间剧烈疼痛,如果只是被一个怀里的女人拒绝和推开,那平常得很,大不了火冒三丈,可现在却不一样。 


我没有生气,更没有半点火冒三丈,只有痛。 


痛,心底里的痛,骨子里的痛,痛得令我全身颤抖,微微抽搐。 


哭声,那哭声? 


由痛凝聚的哭声。 


本来以为可以帮助她、拯救她,可如今才发现自己多么幼稚,多么渺小,连她的哭声都无法承受,又如何承受她心里的伤呢? 


我无法想像她心里的伤痛。 


收缩的心,使我渐渐晕眩,更别说去追她。 


突然间吐出几口鲜血,望着她的身影在风中飞逝,我慢慢倒了下去……

编辑点评:
对《楔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