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清官第一”徐士讷

“清官第一”徐士讷  作者:乡音

发表时间: 2018-01-10 字数:2657字 阅读: 14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翻开《嵩县志》和浙江省《淳安县志》,都能看到对徐士讷的记载。说他曾任嵩县知县,为官清廉,宽厚爱民,称他为“第一廉吏”“清官第一”。  徐士讷,字恂若,浙江省淳西威坪黄金里人。康熙十五年1676中
 

  

  翻开《嵩县志》和浙江省《淳安县志》,都能看到对徐士讷的记载。说他曾任嵩县知县,为官清廉,宽厚爱民,称他为“第一廉吏”“清官第一”。

  徐士讷,字恂若,浙江省淳西威坪黄金里人。康熙十五年(1676)中进士,授河南省嵩县知县。后升为山东济宁知州。

  徐士讷自幼好学,熟读经书,康熙十五年进京赶考,金榜题名。黄金里村徐氏族长认为这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准备开祠堂大摆筵席,予以庆贺‘。徐士讷得知此事,立即上族长家恳求,请族长不要大摆宴席,把钱用在村里的公益事业上。徐氏族长认为徐士讷言之有理,取消了开祠设宴的打算。徐士讷父亲为了感谢亲友的支助,在家摆了几桌酒席,请亲朋好友来家一聚。当地官员、绅士、财主趁机带着钱财礼品上门恭贺。徐士讷要管事的家人把送来的礼品一一登记在册。次日,∵写好感谢柬条,把柬条和钱财礼品挨家挨户送了回去。村里百姓都说徐士讷升官不发财,为官不收礼,年轻有作为,前途无量。

  康熙二十五年(1686),徐士讷任嵩县知县。初上任时,人地两生,不知民情。一安顿下来,就下乡巡回察看,了解当地风俗习惯、社会治安、百姓呼声、官员执政状况,很快熟悉县情,采取对策。

  徐士讷首先发现,嵩县苛捐杂税多如牛毛:一种是“火耗”费:就是农民缴税的碎银子,官府收后要先熔化再铸成银锭,这个过程中会有折耗。这个折耗就叫火耗;一种是“滴珠”费,就是把碎银子铸成用作货币的圆形小银锭时的费用;一种是“解费”,就是押送财物或犯人时的旅差费之类;还有“册费”,就是各种事项登记注册的费用;还有修公署费、制伞扇费、考试试纸费等等等等,这些巧立名目、本来应该由官府承担的各项费用,样样都要派到村里,让乡民按超过实际费用的数倍来缴纳。还常常要求“日事日清”,要是缴不上来,就要受训斥、挨鞭子。徐士讷大笔一挥,把这些不合理的各项苛捐杂费全部免除。

  嵩县地处豫西山区,境内山深林密,层峦叠嶂,官府认为,嵩县多有野兽,便向县里索要虎、豹、狐皮和鹿茸之类,年年索取,形成惯例。然而山高沟险,森林无边,这些东西很难得到。官府便用重价收购,再按其价格向百姓摊派费用,百姓难以承受,苦不堪言。徐士讷到任后,了解到这一情况,忿忿地说:“这是谁定的规矩?这不是要百姓的命吗?”从此以后,上级再索要时,一一推辞,不再向百姓摊派。

  徐士讷在公务之余,常常沿着田间小道,走进乡村农家,和乡民促膝倾谈,劝乡民安心农事,向乡民传授蚕桑技术,从没有把自己当作县官看待。时间长了,乡下百姓都成了他的熟人、朋友。田间地头,他看到有个老乡在河边开荒,就走过去坐下攀谈:“老李,你开这块小片地,撒上麦籽,明年能打五升麦子吧?”

  老李乐哈哈地掏出烟袋,装上烟丝,点着火,递过去:“县太爷真内行,打五升没说的!”徐士讷接过烟袋吸两口又递过去,接着说:“你看这河边,坡根儿一片一片的,老乡们都把它开成地,种上麦,就不会饿肚子啦!”说着,掏出随身带的酒壶,拧开盖儿当酒杯,倾壶满上:”这盅酒,奖励!”

  有时下乡察看中,徐士讷也会碰上不愉快的事儿。一天下午,他沐着夕阳的余辉,独自一人到伊河边的田间散步。一望无际的良田中,蜀黍苗绿油油的,没过膝盖儿。走在这绿色的海洋里,心中十分惬意。看这秋苗的长势,秋天收成一定不错。他一边和锄地的老乡打着招乎,一边慢慢地往前走。突然,眼前的一片地让他楞住了:满地是草,又黄又瘦的蜀黍苗,可怜巴巴地埋在杂草里,象是在向他求救似的。徐士讷心中腾起一股怒火:这不是糟蹋地嘛!

  “哎,老张,这块地儿是谁家的?”他急不可耐地向正在锄地的老张问道。

  “那是狗蛋家的!”老张一边擦汗,一边回答。

  徐士讷让人把到河里抓鱼的狗蛋叫过来。十七八岁的狗蛋好逸恶劳,家里只有老母和他娘儿俩。老母有病不能干活,他又怕出力,不愿干活,所以地已荒得不像样儿了。

  狗蛋不憨不傻,就是懒。见了县太爷,不好意思地笑着,挠着头。

  “跪下!看看你种的庄稼!你这是作孽呀!”把狗蛋狠狠地训了一顿。

  狗蛋没想到一向和善的县太爷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跪在地边儿低着头,直到县太爷走远了才起来。从此,狗蛋再也不敢偷懒,地里的草拾缀得干干净净。

  徐士讷不光重视农耕,还十分重视发展教育。建在鸣皋的伊川书院,在朝代更替中,几盛几衰,徐士讷到嵩任知县后,对书院大加修缮,使书院再度兴盛。邵雍是北宋著名教育家和理学家,与程颢程颐过从甚密,对后世教育影响很大。徐士讷对邵康节(邵雍的谥号)祠修葺一新。徐士讷在嵩县各地倡设义学,亲自到学堂向生众讲课。经过三年的治理和教化,百姓安居乐业,争讼基本绝迹。

  徐士讷生活十分俭朴,从上任到任嵩届满,一直主仆4人,穿着布衣麻葛。一日三餐,总是粗茶淡饭。他自己开了个小菜园,种上多种瓜果蔬菜。一有闲空,就象菜农一样,给菜园浇水、上粪,松土、锄草。收获的蔬菜自己吃不完,见有从菜园旁路过的行人,总是热情招呼,慷慨相送。

  有一年秋天,徐士讷菜园的南瓜喜获丰收,个个滚瓜溜圆,大得喜人。他挑选了4个个儿最大的南瓜,派两个差役用箩筐抬着送给洛阳的知府大人。

  二差役天刚亮就起身上路,重重的南瓜足有一百多斤。他们翻山越岭,百里迢迢,往洛阳走去。两个人累得满头大汗,走走歇歇,歇歇走走。他们一定要把老爷这点心意送到洛阳。在他们的印象里,老爷从来还没有给自己的上级知府大人送过礼呢!

  太阳已经西斜,他们终于登上了龙门山,向北望去,洛阳城尽收眼底,天黑前赶到不成问题。他们放下箩筐,直起腰,擦了把汗,打算坐下歇会儿再往前走。不料绊到抬杠,箩筐倒在地上,四个南瓜争前恐后地滚了出来,骨碌碌滚得好远。等他们跑过去一看,四个南瓜都摔烂了。差役只好把摔破的南瓜送到洛阳。知府和府中官员深为徐士讷的清廉和正直所感动。

  徐士讷在嵩县任职三年,和嵩县百姓结下了鱼水深情。嵩县百姓象尊敬父母一样尊敬他。有一位叫作汤斌的老先生深情地称他:“冰清玉洁,实心爱民,第一廉吏也。”

  因政绩卓著,三年后徐士讷升任济宁知州。嵩县百姓怀念他,把他的事迹编成歌谣,刻在碑上,还为他建了生祠堂,称其为嵩县“清官第一”。

  


编辑点评:
对《“清官第一”徐士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