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红袖与书香

红袖与书香  作者:龚敏迪

发表时间: 2018-01-10 字数:2451字 阅读: 11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鲁迅在《忆刘半农君》中说:「从上海带来的才子必有『红袖添香夜读书』的艳福的思想,好容易才给我们骂掉了。」所谓:「漂亮的女人是数字上的零,虽然本身无所建树,但加在男人身上,就能使他从个位数上升到十位数
 


鲁迅在《忆刘半农君》中说:「从上海带来的才子必有『红袖添香夜读书』的艳福的思想,好容易才给我们骂掉了。」所谓:「漂亮的女人是数字上的零,虽然本身无所建树,但加在男人身上,就能使他从个位数上升到十位数,无论他是正数还是负数。」英雄美人,才子佳人,即便不是项羽那洋的豪杰,甚至也连最小的个位数也算跟不上,但有了不同一般的艳福,似乎多少也算是有所慰籍了,许多读书人也概莫能外。

红颜知己毕竟太少,于是清末民初的叶德辉说:「 书如妻妾,恕不外借。」这句话的不同版本有「妻与臧书概不出借。」或者「书与老婆概不外借」,按照左舜生《中国现代名人轶事》的说法,则是「老婆不借书不借。」袁枚也说过「我言藏书如藏娇」,但书与妻妾毕竟不同,所以他又说:「书非借不能读也。」而叶德辉归后臧书、刻书,写下了著名的《书林清话》,还收《素女经》等房中术的书,编成《双梅影闇丛书》,最后在湖南农民运动中被杀。其子叶尚农给人的信中说是「所犯刑律『帝制嫌疑』。四时遂往浏阳门外识字岭枪抉。」周作人的《饭后随笔》中说他:「为皇帝选秀女,皮包不住胆,捷足先登,所辱秀女后来当了农会干部,叶自然不免一死。」连给皇帝选的秀女,他也要乘机染指!足见其狂非同一般。

清著名藏书家吴翌凤讲过一个故事:「嘉靖中,华亭朱吉士大韶性好藏书,尤爱宋时镂版,访得吴门故家有宋椠袁宏《后汉纪》,系六放翁、刘须溪、谢叠山三先生手评,饰以古锦玉签。遂以一美婢易之,盖非此不能得也。婢临行题诗于壁曰:无端割爱出深闺,犹胜前人换马时。」究竟是婢还是妾有些讲不清楚,不过此美婢为自己为书而做出牺牲可怜的强自宽解,也算是书林佳话了,毕竟她的价值胜过了《异闻集》中的酒徒鲍生,拿美人与外弟换骏马。

「红袖添香夜读书」这句话究竟出于何人之口似乎很难讲清楚。比较早的出处是清乾隆六十年赴北京惨加科举考试不第,遂绝意仕途的郭频伽有《清平乐.红袖添香夜读书图》,词中还说:「劝君书卷须抛。只有一支红烛,休教负了春宵!」比他年长二十岁的藏书家赵怀玉在《题双鬟伴读图》中说:「万卷驱贫,尽读君能否?更红袖添香销永昼。」到了清末民初,《题查履光〈红袖添香夜读书图〉》;《题胡兰痴〈红袖添香夜读书图〉》等等诗文、书画频频出现,更显示了身处文化断裂层,一些读书人对于出路的迷茫。

原载《人间福报》2017年11月27日


编辑点评:
对《红袖与书香》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