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别鸪

别鸪  作者:龚敏迪

发表时间: 2018-01-10 字数:1855字 阅读: 31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别鸪那时闹了饥荒,但祖父说什么时候都不能荒废了读书,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要坚持。好读书乡里的传统,所以开蒙以后祖父就开始教我读《诗经》了。于是自然中学习自然,比如学了“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
 

    那时闹了饥荒,但祖父说什么时候都不能荒废了读书,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要坚持。好读书乡里的传统,所以开蒙以后祖父就开始教我读《诗经》了。于是自然中学习自然,比如学了“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见到白茅花柔荑;钻入杨树中的天牛幼虫蝤蛴之类就趣味盎然了。大家认为《诗经》是“万代永耽”的书,后来才知道那是《文心雕龙》中的话。

     草木鸟兽中映像最深的还是斑鸠,又称勃鸪。“维雀有巢,维鸠居上。”演化出来的成语“鸠占鹊巢”,其实说的是鸤鸠,与斑鸠无关。苏东坡调侃王安石时说,鸠可作九鸟解,因为“鸣鸠在桑,其子七兮。”鸠有七子,加上父母两个不就是九个吗?斑鸠不会产七子,一窝只产二个鸟蛋,鸤鸠则不仅占鹊巢,还将卵产于其它鸟的巢中。所以“鸤鸠在桑,其子在梅,鸤鸠在桑,其子在棘,鸤鸠在桑,其子在榛”。只要是有关斑鸠的故事,似乎没有祖父不知道的。他的话当然是不错的,因为斑鸠窝里确实只有二个蛋,把它们掏走了,斑鸠还会再下二个,孵了十七八天,如果还没孵出来,它也会再下蛋重孵。

    那时还没有保护野生动物的概念,邻居舜花家有把气枪,称为“别鸪枪”,我不知道为什么把斑鸠称作“别鸪”,还以为是“勃鸪”的讹误。每天以芋艿、红薯为粮,打几只斑鸠开开荤也可以补充一下营养,可是不要说斑鸠,似乎连麻雀也很少出现了。一天祖父从集市上买回一只很漂亮的珠颈斑鸠,因为我想验证一下《诗经》说的:“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斑鸠吃了桑葚究竟会不会醉?可是桑葚还没有熟透,就把翅膀羽毛绑了,养在院子里过几天再说。

    闲暇的时候,大家会聚在村头的大树下摆龙门阵,也为人释疑解惑,甚至有点乡村稷下学宫的意味。我也去提出了疑惑,为什么称斑鸠为别鸪?有人讲起了欧阳修的《鸣鸠》诗:“天将阴,鸣鸠逐妇鸣中林,鸠妇怒啼无好音。天雨止,鸠呼妇归鸣且喜,妇不亟归呼不已。逐之其去恨不早,呼不肯来固其理......众鸟笑鸣鸠,尔拙固无匹。不能娶巧妇,以共营家室。寄巢生子四散飞,一身有妇长相失......"都说斑鸠巢简陋而小,下雨前雄鸟会把雌鸟赶走,天晴了又要把雌鸟呼唤回来。于是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称为“别鸪”的原因。后来又读到纳兰性德词:“自那番摧折,无衫不泪;几年恩爱,有梦何妨。最后啼鹃,频催别鸪,赢得更阑哭一场”。但马上有人说,这是欧阳修的误解,因为宋人章甫的《闻鹁鸪》就说了鹁鸪的伉俪情深:“阴云欲暗江头树,屋角先闻鹁鸪语。潇潇渐作打窗声,谁道巢居不知雨。雨晴唤妇却同飞,须知此物心无机。岂比人间情义变,衔冤誓死不相见。”这话不错,斑鸠的无心机,还在于它们成双成对的斑鸠飞到哪里,都会仔细观察远近情况,一旦确定安全了,就很少去看较远的地方,它们哪里知道人会事先隐蔽起来,等斑鸠观察完了,安心觅食的时候,才向它们开枪!你一句我一句地谈论着斑鸠,果然过了午饭时间都没在意,怪不得孔子能够听韶乐而三月不知肉味。最后舜花爹说舜花娘得了呃逆之症,不知道有没有可治的偏方?有人说《本草纲目》中有用斑鸠治这病症的。我还不信,赶紧找来《本草纲目》一查,居然证明没有说瞎话。

     远远的就能听到院子里斑鸠的啼鸣声,那天我终于采到了红得发紫的桑葚,兴冲冲地往回跑着,看见一对斑鸠也落在了我家院中。可是柴堆后面躲了个人正端着枪在瞄准,好没等我发声制止,子弹已经飞了出去!那人正是舜花她爹,走近一看,我的珠颈斑鸠已经中弹而亡......

    农谚道:“斑鸠叫,春雨到。”特别是春夏间的晨昏二时,在老家的农舍里,总能听到远处朦胧的野地里传来斑鸠深沉而穿透力极强的啼鸣声,雨后温润而清新的空气里,连续不断“勃咕咕--咕--咕”的啼鸣,似乎至今都没有在我的耳边散去。    

                                      原载《金张掖周刊》 2017年12月1日      


编辑点评:
对《别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