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散文> 2018的雪

2018的雪  作者:高旭光

发表时间: 2018-01-09 字数:2115字 阅读: 57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2017年的冬季无雪,2018年的第一场雪,却比往年早来了一些。昨天各大资讯,和社交平台都在拿天气预报开涮,像涮串串香样,一遍遍地刷朋友圈,微信,微博,把天气预报都给玩坏了,因为在早几天前,天气预报这个城市
 

  2017年的冬季无雪,2018年的第一场雪,却比往年早来了一些。昨天各大资讯,和社交平台都在拿天气预报开涮,像涮串串香样,一遍遍地刷朋友圈,微信,微博,把天气预报都给玩坏了,因为在早几天前,天气预报这个城市有雪,并且有暴雪,但直到今天,别说暴雪,一颗雪子也没有。城市的上空仍然阴沉着,风刮的很烈,气温直线下降。人们见面说的最多的是,天真冷啊,这雪啥时下?下吧,下吧,下了都美了,人们把雪当情人一样期盼,心生思恋,希望她能早早的到来,好好释然下,自己看到她的那份幸福和开心。

  这个城市的周边都开始下雪了,只有这个城市是个例外。干燥,阴冷,罩着他那抑郁的面容。像一位愁心的老者,把这不开心的脸容挂在穹顶。

  新闻里周边下雪的地方,都在晒雪景,没下雪的开着雪的玩笑,有说郑州的雪,正在赶往郑州的路上,有说郑州的雪,正在办理入市通行证,有说今天郑州限号,雪是双号的,为躲避限号,将于明天到达。但玩笑终归是玩笑,时间变化着空间,也未停止一切的转换,阴暗的天空终于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在车灯的照射中,飘洒着很小,很碎的雪花,像头皮屑样一小片,一小片胡乱的飞扬着,终于在人们的期盼中来到这个世间,准确来说,更像准爸妈们期盼已久的婴儿,此时,终于到来。

  降雪这一现象,在冬季是再平常不过。但却因我们过渡开采,破坏资源,致使大气温度升高,雾霾频发,气象异常,导致一场降雪如老天对我们的恩赐,人们兴奋着,奔跑着,如初生的孩子来到这个世上第一次看到这新奇的景致,网络和社交平台都在显示着下雪的动态,有朋友嬉闹的,有情侣秀恩爱的,有拍雪景的,有抱怨因下雪没挤上公交和地铁的,有政府发布的道路预警的,有赶在下雪前回到家,心里那些许幸运和家人孩子乐意融融幸福的。

  寒风吹着雪花,像麦天里扬起的麦苇子,飞舞着。步行的人们裹紧羽绒服,加紧着步子,骑车的人们把脖子往衣服里缩了些,免得雪花飘进脖子,凉了身体。雪花飘扬着,打湿了地面,但一会功夫已是微白的世界,路边灰尘的土地被雪给掩上,那青绿的绿化带被盖上白雪,显得蜿蜒曲折,曾经灰土土脸的城市,因有雪的到来,被罩上一层茫茫的洁白,很是干净。

  雪花在这个世界,不紧不慢,晃晃悠悠的飞舞着那秀丽的身姿。城市因有雪的到来更加生动起来,但这份生动是闹腾的,骑车前行的人儿,谨慎里带着心急,马路上排气管冒着白烟的汽车,仓促的赶着时间,白茫茫的街道上行进的人们,一切都显得有序,却又有点杂乱。

  但老家村子那份雪的景像,相比城市是安静的,远处起伏的丘陵,近处错落的房屋,虽没有城市高楼的挺拔,但却因丘陵的起伏,多了份层次感,相互交错。白色的世界里,房屋更像一幅油画里的主题,稀落的树木林立,如一束束插花杵在广袤的大地上,田间那高出或低于田地的乡路,在雪的掩盖下依稀模糊,或直,或弯,或崎岖于坡间,没有规则迂回着,只有村人们知道哪条路该去向何处,房屋,树木,模糊的乡路,偶尔窜门的人们,村庄里的一切显得那么的安逸与肃静。只有飘雪的动态,火盆里柴火炸开的噼啪,伴着农人们在这个季节闲下来的聊天声,热闹着冬天的百无聊赖。

  城里的第一场雪还没来得及融化,今天又簌簌飘起了雪花。18年的这两场雪间隔很短,大片的雪花飞扬着,比第一场看着更大了,很久没看到这样大的雪花,人们很是激动。路面上已经半化的雪水再次接受雪花的叠加,车子在夜里低温结冰的路上小心的前行,坡道地段的车子在打滑,不能前行。路灯在飞舞的雪夜里焕散着柔和的光,城市里的一切没因雪的到来停止,相反,人们更加紧张和忙碌起来。

  第二天醒来雪已停,整个城市带着那份纯洁的白。曾经早起开门的商铺在今天这个雪的季节,延迟了许多,店里的生意如这寒冷的天气一样冷清,店员们拿着铁锨在门前铲雪,旁边人行道上积厚的雪,在行人的踩踏下,夯实许多,走在上面嘎嘣,嘎嘣作响,这种声音很是享受,一个人双手插进口袋,裹紧上衣慢慢的走着,这样的景致,可以独自,孑然一身,可以是情侣,互相的挽着,这样的天气里,什么都可以想,什么也可以不想,一直就这样走下去。

  人们追赶着公交,踩过被车轮辗化的雪水,稀如泥浆,环卫和清洁工极力清除着路上的积雪,他们忙碌紧张的无心看这雪景。而对于辛苦忙碌的清洁人,是他们在清理着道路的通畅,才有人们出行的方便,冬季的寒冷里他们紧张忙碌着,用扫帚铁锨把雪拢到路边,他们更是这个冬季里最美丽的风景。

  走过门前挂着一对灯笼的商店,圆型的灯笼上口落下一层匀称的薄雪,虽是白天,但那份洁白在红的衬托下,格外显眼。突然想起电影《甲方乙方》里最后的一个场景,春节的夜里,屋内四位好友喝酒调侃,屋外雪花飞舞,屋内的热闹压过外面的寒冷,屋子过道下挂着几个大红的灯笼,灯笼的光朦胧着雪夜的那份素净。

  电影里那个雪花飞舞的季节,他们用飞舞的激情,送走一年里最后的时光,迎接春天的到来,突然想套用句电影里的台词,2017年过去了,我很想念他,你好,2018。

  2018年1月


编辑点评:
对《2018的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