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随笔> 冬雾

冬雾  作者:花农

发表时间: 2018-01-09 字数:1554字 阅读: 25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无论南方北方,到了冬天,一样还是有了季节特有的性格。我裹着厚厚的棉睡衣从窗户向外张望,先看到山林,朦朦胧胧,然后是一条弯弯的公路,主要是灯光,却也是模糊不清的,准确的说应该是光带,从我眼前走过去,有
 

  无论南方北方,到了冬天,一样还是有了季节特有的性格。我裹着厚厚的棉睡衣从窗户向外张望,先看到山林,朦朦胧胧,然后是一条弯弯的公路,主要是灯光,却也是模糊不清的,准确的说应该是光带,从我眼前走过去,有一些抽象画一般的意味。冬至过了,阴霾的天气最容易生出浓密的雾气,重重叠叠,层次不是很分明的想掩盖着什么,时而近时而远,冷漠的有些精美,但又幻生出说不出的茫然。

  周末该是补充睡眠的大好时候,但是生物钟依然故我,早上七点多按时醒来,再也没有睡意。当然也可以懒散着,静静的点燃第一支香烟,不再理会时间,任头发如风凌乱,于某个时段比较着室内外的温度,顿时满脸轻松幸福。又到了年底了,偶尔会多了感慨,不为别的,每到这时候好像才会觉得突兀,时间的脚步,不容你迟疑,每一分每一秒可以忽略不计,可等你回过神来,它依然始终就在前面,再怎么赶脚,也无法逾越。

  我庆幸我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名义上的单身男人,有许多闲暇可以自由支配,尽管以我如今的年纪本该是更喜欢家庭的欢愉,可是没有这般的热闹温暖,日子毕竟还得辗转腾挪的一页页经过。当然就得自己打算,给爱好给必要的交际给独处合理的安排,也包括发呆或者是茫然无措。天边的云霞、古今历史、沉长乏味的电视剧,就不再会那么仔细的挑拣出来,可能最后是大杂烩一锅,热气腾腾的炖起来,烟气眯了眼,让自己和别人看不出酒杯里浑浊的心事。

  大杂烩也没有什么不好,近来就自创了这样的案例。天冷,炒菜就显得不那么切合实际,还没品尝着菜的精义,那颜色滋味就僵硬了。某一天就索性把一堆剩菜倒在一起加热,荤的素的,辣的咸的,炒勺一搅,倒也喷香可口。于是就有了后边的创意:荤菜爆锅,葱姜蒜大料翻炒,炒出肉的香味,然后佐以高汤,电池炉汤锅煨好,然后一盘盘洗摘干净的诸如大白菜、蘑菇、豆腐、火腿肠、番茄、青菜头等等,顺序下锅,煮到汤浓菜香,给碗里放上蒜苗香菜味精,滚烫着配以枸杞泡酒,就可以热热火火的吃喝起来。冬天可能是最需要朋友的时候,从生活还是字面上,暖和这个词似乎让我们都很期待,吃饭理所当然也应该归纳其中,这么品种繁杂的一锅大杂烩,某种意义上也是有了熙熙攘攘的韵律,肚子暖起来,酒上了脸,亮晃晃的灯光,这个家,也就有了真实的内容。

  吃着喝着,窗户那玻璃上也会起了雾,那就是暖与寒的交界。从里面看不到外面所有繁复缛节,外面也看不到屋内的苦乐纷纭,就像是印象里再也回不去的乡下篱笆,可闻其声,却不解其意了。如此仿佛甚好,轻松自如的吃饱喝足收拾利落,把一些更轻松的音乐点燃,自己真的就温暖了,透明琉璃长瓶里面的富贵竹、金鱼缸里随意丢下的大蒜坨坨,许多时候它们的生机勃勃,都使房间里有了有别于冰凉的东西。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些随意的思想,就像是饭后给自己泡一壶正宗的铁观音,入喉的淡淡兰花香味比酒更能醉人,只是我说不出它的好。

  这个年就快过去了,应该有很多话很多感慨自发的站出来,不用我细细诉说,可是没有,许多事情是无可替代的,就像这世界上只有一个自己,混迹于人群再久,也不能为别人所覆盖。我们是那样的普通,却又是那么的不可或缺,每一声自哀自恋,不经意间就会收到众多的巨大回响。亲人、朋友,爱恨交织的群体,这个冬天,都是这温暖里无法缺失的组成,离了谁地球都会转,这话自然没错,可是离了你,就会生出诸般不开心不如意不自在,相对于自己的各种熟识的面孔,个人的重要,绝不可以自暴自弃。

  文字也有温度,越来越不掌握华丽的辞藻,最喜欢就是这样,一五一十的写下来,然后随心所欲的翻看,偶尔抬起头来,惊讶还是说了那么多的话了。就会满足的点支香烟,打住,明天还有故事,别累着自己。

  


编辑点评:
对《冬雾》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