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记事> 第一部电话

第一部电话  作者:秋天洁云

发表时间: 2018-01-08 字数:1894字 阅读: 16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星期天,从县城回到老家,就急于放飞被高楼禁锢的心。坐在挪嫂家的人场,津津有味地听亲邻绘声绘色的家长里短地闲聊,说于尽兴处,也常常被口袋中手机的音乐或叮呤声突然打断,掏出手机,让人耳目—新,不得不
 

  星期天,从县城回到老家,就急于放飞被高楼禁锢的心。坐在挪嫂家的人场,津津有味地听亲邻绘声绘色的家长里短地闲聊,说于尽兴处,也常常被口袋中手机的音乐或叮呤声突然打断,掏出手机,让人耳目—新,不得不刮目相看!嗬,不说年轻人,光是那满头银霜的老头老太,都赶上时髦了:每人兜里一般都揣着一部老年或智能手机。无意间和爱人兴致勃勃地谈论此事,爱人微笑着打趣道,如果当兵那会儿不用说一人一部手机,就是装部电话,也不用一次次趴在床头应记着写信,更不用一天天眼巴巴盼你回音,啥时想你咱都能说话也透美(当然,话说回来,正是那时没有电话而“鸿雁”传书,才使那厚厚的两沓见证我们纯真初恋的情书得以完整地保留至今)。他的话,竟让我不胜感慨,思绪翻涌,突然想起家里装第一部电话的一幕幕……

  

  结婚几年后,爱人参加了工作。由于工作性质的缘由,常年累月爬坡翻岭,在大山之间奔波。交通闭塞,通信不便,一去就是半月,甚至一月有余。我在老家,带着年幼的孩子,担水,下地,辛苦劳累不说,内心的酸楚却无处诉说。

  

  爱人虽身在外,不仅无时无刻牵挂着家中年老体弱的老人与幼小的儿子,每到农忙季节还得匆匆往家里赶。但当时二千多人的大村子里,家中有电话者却寥寥无几。每次的电话总要打到街上的小卖部,或村东头开办专瓦厂的表叔家,再由人家转告或在电话机旁等着再回,非常不便。于是,家中也准备装一部程控固定电话。

  

  某日,在长途站工作的哥哥,听说我们要装部电话,也大力支持。他吃过午饭,立即骑自行车送来一盘他们从电线杆上撤换下来的黑色旧电话线,让乡里的一个装电话的熟人来,没收安装费,只掏了几十元的电话机钱。我抚摸着桌子这部黑红锃亮的电话机,看着这个与天南地北的人可以直接说话的神奇的高科技的东西,欣喜之情溢于言表,甚至走起路来腰板也挺得直直的,仿佛自豪地拥有了全世界——再也不用黑灯瞎火地麻烦人家。

  

  家里有了电话,着实让人兴奋了好久,也方便了许多。有要紧事或老人孩子有病,一打电话,在那头何时他都牵挂掂念着,想方设法往回赶。有次,漫天大雪,路上,车少人稀,天寒路滑,等他提心吊胆焦急地坐车趁了段路,又翻坡顶风冒雪不知走了多久,跌了多少跤,风尘仆仆地赶回家时,已夜半人静,只见他满身上下都是雪,并且湿漉漉,硬邦邦的,成了呵着热气的“雪人”,见此情景,我鼻子一酸,泪奔……

  

  虽说自已方便了,但事情也接踵而至。左邻右舍有很多在外地打工子女的父母,也有急于与亲朋好友联系的乡邻,听说又有人家装了电话,纷纷前来问电话号码,我们也都一一热情地相告。于是,不论白天,还是半夜随时有电话打来,不是外村的亲戚朋友让为乡邻捎口信,就是外地打工的子女想念父母要求他们来说说话。见我去叫,正吃着饭的一家人撂下饭碗匆匆赶来,于是,怕冷落了人,就陪着他们守候在电话机旁,为了打破沉闷尴尬的气氛,一边找着话题唠嗑,一边等,谁知,等啊,等啊,等得人焦灼难奈,却再也没有了动静。眼看无望,来人只得悻悻地走了。他们刚走,电话却响了,第二次跑去再叫。这样的事,不知有多少回。跑腿磨嘴没啥,乡邻之间,谁没有做难用着谁的时候,况且,自己以前不也常常有求于人吗?但有时实在让人感到无语:寒冬睡得早,一觉醒来,还有电话响,一接,就有那种猴急猴急火上房的主,说第二天就要一块外出干活或者什么什么特别要紧的事,让连夜捎信。心里蓦然升起一股无名的火,早干吗去啦?抱怨归抱怨,怕误事,也得去。摸黑到人家门前,大门紧闭,到处黑乎乎的,拍拍门,没动静,打着寒颤,急得在门前抓耳挠腮地转着圈,一吋竟不知道咋办好……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悄然过去。

  

  家乡人们的衣食住行也在改革开放富国强民的政策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手头宽余了,一些亲邻也渐渐感到没有电话所给自己给他人带来的不便,于是,也都先后安上了电话或买了手机(当时的都是老式手机),电冰箱、洗衣机与名种交通工具也逐渐进入千家万户。“电灯电话楼上楼下”已不再是乡村遥远的“梦”。后来,手机开始以体型小、携帶方便的特点而代替了大多家庭的程控电话。至今,更新换代后的智能手机,微信、视频聊天、拍摄、导航、上网查资料、阅读……功能应有尽有,更使人们享受着新时代新科技的诸多便利。

  

  每当想到这些,不禁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我为自己生活在好的时代而知足、感恩!


编辑点评:
对《第一部电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