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二十三章 风吹雾散心未凉

第二十三章 风吹雾散心未凉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时间: 2017-12-25 字数:7436字 阅读: 56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外面连吵带打一折腾,会议室的人全出来了。吴老太、吴成雄、黄雅婷,杨洋,赵全安,各部门经理,连续出来十好几个。

黄雅婷心里直纳闷:怎么于雨朋会跟老二、老三打起来?他应该是来要钱的,要钱怎么不找阿合或者找我呢?这下糟糕了!杨洋更是被吓傻了,做梦也没想到,于雨朋会这么出现在公司里面,而且正和吴家两兄弟扭打着,她惊得张大嘴巴,神情木然地靠墙站着一动不动,就像触了电。

正所谓事不关己关己则乱,吴老太此时也糊涂了,也不问对方是谁,起因是什么,一个念头就是护犊子!激动地冲着吴成雄喊:“阿雄,快打呀!”

吴成雄领着几个部门经理也是没打招呼就冲上去了,七八个人把于雨朋围在了中间,几乎打乱了。

这时的于雨朋已经恼怒到了极点,今天他是来要账的,却糊里糊涂的被人群殴,身上、头上不时地被打中。边还击还用余光扫视四周,看杨洋傻站在那里,又以为他们欺负杨洋了,气得咬紧牙关不顾一切的挥动着拳头,专照对方面门上狠砸一气……

莫小兰带着季维斯顺楼梯上来,他今天又收拾的漂漂亮亮来找杨洋,准备了一大堆说辞,手里还捧着一大束红玫瑰。

出楼梯口,莫小兰就被吓得缩到旁边,眼看最仰慕的于雨朋被众人围打,动手的人有吴氏三兄弟和各部门经理,赶紧拿出手机电话拨打110。季维斯先是一惊,再看二哥于雨朋已经打红眼了,也不过一切冲上去,用手里的玫瑰花摔打围着于雨朋的人,那边的人大部分不认识他,吴成雄认识没错,可已经急眼了,就把季维斯也围了进去。

这十来个人一阵乱踢乱打,加上吴老太和那些看热闹的员工一惊一乍,两米多宽的通道就乱成了一锅粥……

等公安到场制止了众人,他们每个人都已经变了模样。于雨朋头发蓬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的西服没有了两只袖子,成了开襟背心,还撕烂几条口子,裤腿也被扯烂了。季维斯的西服直接被踩在地上,身上的衬衣被撕烂,成了前后两个布片,蝴蝶结被扭到背后去了,脖子上有两道血痕。吴氏三兄弟衣服倒还完整,老大流着鼻血,左眼眶黑青,右嘴角裂开,流着血丝;老二脸上两三个黑青块,嘴角有血丝,牙也掉了几颗,鼻子流着血;老三成了熊猫眼,额头多了个胞。几个部门经理也不同程度挂了彩,不是鼻子就是眼睛,再不然就是嘴巴。

吴老太还在旁边不停的谩骂,黄雅婷哭成了泪人,也不知是心疼丈夫和小叔子,还是吓得。杨洋站在原地不停抹眼泪,似乎于雨朋所受的疼痛,每一下都撞击在她心坎儿,可在这场合她却不能有任何表示。不少吴氏的员工远远围观者,不敢靠近。

所有人都被带回老城区分局问话,经过公安同志了解详细原因,知道是因为要欠款引起的冲突,就对大家进行了批评教育,大家自行回去疗伤。告诉于雨朋要账也要讲究方式,就算对方赖账也不能用强硬态度对待,遇到困难了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蛮干只会越搞越糟。于雨朋没好气儿地解释,怎么打起来他都没弄明白,是那弟兄两个先动手的。调解员又提醒吴老太和三个儿子打人是违法的,必须尽快还清欠款,以免再发生不必要的纷争。

大家陆续往外走,杨洋向于雨朋走了几步,又退回去,含着泪跟吴老太走了。

梁晓芸匆匆来到老城区分局,下车正好看到于雨朋和季维斯从里面出来。早有人认出了于雨朋,因为他上次进来是梁晓芸处理的,就通知了她。她开车把两人先送去医院检查、拍片,两人都没什么大问题,於伤的地方擦些药,才把他们送回去吴氏取车子,一路上说不少贴心的安慰话。

第二天早上,杨洋正式向矬子吴伟涛提出离婚,离婚协议是由律师交给吴成涛的,他倒是没有太大反应,匆匆的在协议上签字,因为他躺在病床上打点滴,没心情吵闹,何况他也早盼着跟杨洋离。吴家人也没有任何表示,因为他们已经自顾不暇。

一夜之间,昔日风风火火的吴氏集团变成一片废墟,从办公楼到库房再到后面小巷子,包括食堂、车间、门房、杂物间,被砸的可以说连一片完整的纸都找不到。工人倒是一个没伤,就是一问三不知!吴氏三兄弟都是在自己房子被拉出去暴打一顿,住进加护病房,几个参与打架的部门经理也没例外,都住进了医院。

吴老太又气又急,还接到了两个通知:一个是因为殴打甲方高级行政人员季维斯,被东江集团冻结所有往来账目,等待处理;另一个是杨洋提出的正式离婚协议书,吴伟涛已经签过了大名。

受刺激的吴老太也病倒了!偌大的吴氏集团一毁殆尽。

这件事还上了次日的洛城晚报头版。

春节要到了,蔚蓝天空项目工地放假了,于雨朋公司的员工也放假了。他结清完所有工人工资,又让秦婉玲包了近两百个红包,每个红包是两百元,并附上一句祝福的话,让四弟王宏先给车间工人每人发一个,又让大哥牛永成带着小郑拿去分发给工地每个工人。几个人回来后告诉他工人们反应很大,都兴高采烈的回家了,并表示来年准时上班。

为了表示对林满贵在蔚蓝天空项目的照顾,于雨朋又去了趟市区的烟酒行,买了十箱法国灰雁伏特加,送到林满贵的办公室,恰巧林满贵出去办事没在,他把酒卸下回公司了。

于雨朋的车子刚到院子,王宏快步走过来低声说:“二哥,你们村上来人了!”

“哦?是谁呀?”于雨朋说着开门下车。

“呵呵呵,我不认识,上面呢。”王宏纵纵肩。

“那好。”于雨朋往楼梯口走着,回头问,“小宏,工人都走了吗?你跟大哥东西收拾咋样?”

“差不多了,二哥你上去,我去把封条写了!”王宏说着往门外走去。

秦婉玲正在办公室陪着两个人说话,见于雨朋回来了就站起来说:“雨朋,你看谁来了?”

于雨朋一看认识,正是于家村村长于富贵,支书赵树才,两人见于雨朋进门也笑着站起来了。

“富贵哥,赵叔,你们咋闲了?”于雨朋热情地近前打招呼。

“雨朋兄弟啊,我们是专门来看你的!”于富贵热诚地说着眼光上下打量于雨朋。

“是啊,小朋——不,于总,听说你在城里混的不赖。”赵树才说了一半又改口,“我们俩代表村支部来的。”

于雨朋一听村支部就知道他们准是有事,笑着把他们让回到沙发上。

“赵叔,富贵哥,你们先坐。”于雨朋笑着也坐下,“你们还像以前那样叫我小朋就行了,都不是外人,就别客气啦!”

“那咋好,你现在可是咱村大人物了!”赵树才又客气。

“赵叔你要再客气,我可就往外送你们了?”于雨朋依然满脸的笑容。

“雨朋。”于富贵到底和于雨朋一族的,说话语气显得近些,“你这几年在城里混的好了,相亲们商量着也想让你带带,给咱村的年轻小伙找个活计,不是说你做了很多大生意吗?让他们去打个零工,干个杂活也行!”

这一说,于雨朋明白了。仔细一想,还真不能答应他们,那帮乡里乡亲的,来了就是活祖宗,但也不方便一口就回绝。

“富贵哥,兄弟这几年是比先前好那么一点儿,要说帮忙我也很乐意帮!”于雨朋笑着说,“不过,工地的事不说你们不知道,每个工地都牵扯各方面的人,事情都复杂的很,不是兄弟我说啥就是啥!”

这时牛永成和小郑回来了,和王宏三个在办公室门口。于雨朋就对于富贵、赵树才说:“富贵哥,你跟赵叔先坐会儿,工人都放假回家呢,我过去说几句话就过来!”两个人客气地欠身笑着点点头。

于雨朋到办公室外面压低声音说:“走咱到大哥办公室,小宏,叫你也嫂子过来。”

三人到了牛永成办公室坐下,秦婉玲和王宏也随着进来了。

于雨朋先看着小郑说:“小郑,你是不是今天回家?你嫂子把工资都给你了吧?”

“都给了,于哥,也买过车票了,今晚八点的!”小郑想到要回家了,不免有点小兴奋。

“老弟,你跟着哥哥也辛苦了一年了,回去好好过个年,这点儿钱当孝敬你爸妈吧,翻过年回来接着好好干!回去吧!”于雨朋从提包里取出两沓钱递给小郑。

“啊,谢谢于哥,谢谢嫂子,过了年回来我一定努力干活!谢谢!”小郑眼泪瞬间就上来了,围着眼眶直转悠,本想着可能会有个比工人大一点儿的红包,却没想到是红灿灿的两万块,幸福确实来得有些意外。

小郑走了。于雨朋拿出钱包递给秦婉玲说:“婉玲,赶紧去趟银行,看能不能取五十万现金出来,一个银行不行就分两个银行取。”又转头看着牛永成和王宏笑笑,“呵呵呵,大哥,小宏,看来你们只能明天再回家了,大哥开车先跟婉玲取钱去,办完回来到院子喊我,咱陪那两个一起吃顿饭!”

秦婉玲点点头,接过钱包出去,对于雨朋的安排从不问原因,牛永成也没说话,跟着往外走。

“小宏,回你办公室在附近的酒店订桌饭,等大哥他们回来咱就去,吃完饭你再陪大哥去把这俩人送回于家村。”于雨朋说完又站起身回办公室。

“哦。”王宏答应着,出门把牛永成办公室门顺手带上。

“富贵哥,真不好意思。”于雨朋一进门笑着说话,“刚才说到工地的事,现在工地难做啊,这不刚才过来的兄弟还说,因为外面来的工人抢了附近地面儿上人的活,在工地打起来了,好几个受伤刚进医院,派出所还抓走几个!”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笑着,说话的语气却是想起来就后怕的寒颤。

“啊,现在人都咋啦?还抢活干嘞!”赵树才说着倒吸一口冷气,和于富贵对视一眼都瞪大眼睛看着于雨朋。

“要不然——咱也跟村上那些人商量商量,让少来几个先试试?能行的话再接着叫。”于雨朋笑着试探。

“别,别,先别急!”赵树才连忙接话,“万一有人来了再弄出个事儿,咱就光在村上挨骂了!”一转头又看着于富贵,“富贵,你说嘞?”

“这活还真不好干,没事儿刚好,真出事儿了,谁来背?”于富贵附和着。

“赵叔,富贵哥,喝茶——”于雨朋一看差不多了,话锋一转,“其实我也想给乡亲们办点好事儿呀!”于雨朋看两人只是点点头,就接着说:“我有个小想法儿,跟赵叔,富贵哥商量商量?”

“兄弟,啥事?”于富贵疑惑地看着于雨朋,心还悬着没定。

“哦?小朋,你说。”赵树才此时却又怕于雨朋是变着法让村民进城,目不转睛盯着他的脸。

“我想把这几年攒的几个钱,交到你们二位手里。”于雨朋脸上始终带着笑,“赶明儿都买成米面油,分发给全村的父老,省的有些人老惦记着兄弟在外面挣俩钱儿眼红!其实大家哪知道,我攒点儿钱也不容易,富贵哥你说,我是不是连院里的老房子都没有翻腾呢!”

“就是,就是,外面混口饭确实不容易啊!”于富贵语重心长地看于雨朋。

“是啊,是啊——”

“是啊,可不是!”

于雨朋也随着赵树才一起附和。

又喝了一会儿茶,秦婉玲他们回来了,于雨朋领着两人下楼:“富贵哥,赵叔,走咱先去外面儿饭店吃点饭。”

四个人下楼上了车,又把他们与牛永成、王宏简单地做了介绍。

到了开发二路路口一家恒悦酒店,点了一桌丰富又不奢华的酒菜,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吃喝起来,因为要回去就没让他们喝太多酒,以吃饭聊天为主。

饭吃的差不多时,于雨朋让秦婉玲拿来装钱的手提袋,把钱取出来点放在于富贵和赵树才的面前,整整五十万,点完装进袋子交给他们。两人还真没一次见过这么多现金摆在面前,满口答应,全部买成米面油发给乡亲们,还彼此说了不少的拜年话。于雨朋让牛永成和王宏一定要送他们进家门,还嘱咐把家里的父母接到城里来过年,让他们把证件都带上。

于雨朋两口子回到家收拾了个房间给父母住,等牛永成他们回来,把两位老人都安排好,牛永成才和王宏回去休息。

夜深了,于雨朋和秦婉玲坐在房间聊天,他送给她一个新型翻盖女式手机当过年礼物。告诉她,翻过年就不要给人家上班了,到公司帮助打理自家的生意,还说跟朋友合开的公司已经基本筹备妥当,如无意外明年可能会更忙。最后,他又告诉她为家人报了旅游团,让全家人出国玩几天,并让她通知岳父母,小舅子,小姨子几家,还给她了一张国际Visa银行卡,里面有三十万美金。

秦婉玲性格虽然含蓄,当听到于雨朋一连串的安排,还是难免一阵阵激动,欣喜地看着丈夫。

“雨朋,想不想有个孩子?”见于雨朋要关灯睡觉了,秦婉玲背过脸轻声问他。

“当然想——有了?”于雨朋高兴地跳上床,笑着扳回她身子,“咱爸咱妈肯定早几年都想抱孙子了!”

“嗯——像!”秦婉玲害羞的低下头,斜着偎依在于雨朋怀里,“那不上班了,我就给咱带孩子。”

“呵呵,好,好,女的像你漂亮贤惠,男的像我高大帅气!”于雨朋咧着嘴笑,以前真没想过晋升为父亲的事情。

“不害臊,你哪高大帅气了?”秦婉玲抬起头看着于雨朋,“人家Akins那才叫高大帅气嘞!”

“哟,你喜欢老三啊?我赶明儿告诉他!”于雨朋表情里渗透着一种男人该有的坏。

秦婉玲脸上早现出两团红霞,含蓄地低头撒娇:“成天净瞎说,才不是嘞,人家喜欢你这种——唔唔——”

正说着嘴巴已经被于雨朋用嘴堵住,只剩下扭动的娇躯,头顶的大灯还没关,隔壁的公婆睡没睡也不在乎了,温柔地抱紧他的腰……任凭心跳恣意加快,任凭气息怎样急促,任凭情绪逐渐灼热,膨胀……


编辑点评:
对《第二十三章 风吹雾散心未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