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雅

  作者:秦阿

发表时间: 2017-12-18 字数:2528字 阅读: 532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女人不能窝囊,但也不可太精明,不可太完美。“盈则亏,满则溢”这一铁定规则也适用于女人。

  雅便是中了这个魔咒的女人。

  我是在工作中认识雅的。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是市商业局一个科室的一般工作人员。也是缘分,改革的浪潮硬把商业和教育两个本不相干的行业冲撞到了一起。于是,我有幸结识并欣赏一个近似完美的女性。写雅,不得不写影响她的一位老人。

  雅的上司是位资深人事科长,准老人,临近退休年龄。老科长长得慈眉善目。衣着很讲究,不穿制服西装,穿老式服装,宽大的长衫,熨得平平展展,前襟两排手制的扣子标志着古朴。宽而垂的裤子,平底尖口鞋。老科长不蓄发,很亮的光头,夏天白色窄沿遮阳帽,冬天黑色礼帽。这个时代,这种装束,别说在机关,就满大街也很难找见!老科长开口说话前先开启厚厚的嘴唇嘿嘿笑两声,再慢条斯理一句一顿地简要地表达,决不急燥,决不多说,也决不凌人。

  我的同事暗地里提醒我说,此人诚府很深,资格很老,是正儿把经的商人,早年干过“这个”,说着做了个摇拨浪鼓的动作。我的眼中,老科长有着商人的精明,更有江湖人的义气和厚道。

  那时我们学校与社会联合办班,学校负责教学,企业负责接收安置。学生入学等于直接安排工作,一下提升了学校的知名度,各专业学生爆满。商业专业的对口管理部门是商业局人事科。我们就经常与人事科有关人员交涉工作方面的事,或协商,或调研,或教学管理,或做招生和毕业生分配等具体事,有时一起吃饭,偶尔也饮几杯酒。

  雅是必定在场的,其身份有时是秘书,有时是副手。因为对方的工作老科长只定调,下来的事都是雅具体操作。一老一小,配合很默契,与其说他们是上下级,倒不如说是父女。老科长一边放手让雅工作,一边象慈父般严格要求,一点都不迁就,关键地方会点拨一下,很简单,几个字,雅就心领神会。

  同为女性, 我对雅的佩服不仅是五体投地,而是渗入骨子。

  雅那时三十多岁,正当年,女人的最佳年龄段。青春的美艳尚没退去,成熟的风韵已经充分地彰现出来了。她端庄秀丽,沉稳典雅,标准的职业女性。

  因为 合作涉及到双方的利益和权限,我们有时会就某个问题或条款谈条件。每到这时,老科长则合了厚厚的两扇嘴唇,眯起眼,一言不发。雅就施展她的才华。雅口齿玲利,讲话既有外交家的严谨,又有艺术家的委婉,讲条件能进能退,能屈能伸,有时会在人不易察觉的时候看老科长一眼,科长并不理会。当双方互不相让,协商进行不下去时,老科长就开启厚唇,嘿嘿一笑,对雅说“就照他们的意见办,小事。吃饭,我请客”。雅便说,这怎么行呢?领导通不过的。科长也完全以长者的口气威而不严地说:

  “你不用管!”嘿嘿两声笑,尽显老者风范。

  下来雅就收拾文件,安排饭局,一切都那样熟练,麻利。

  有时开会,有双方领导听汇报,雅便坐在科长身边,默契地及时递上各种文件,资料,数据等等。

  有一次,老科长到学校来,恰逢学生做课间操,老科长眯着眼看了一会,对身边的雅嘟嚷了一句,经直进会议室了。雅快捷地给我示了个眼色。我会意。那时我们合作办学,学生定向分配商业系统,要求条件很高,其中面试很严格。有一个教师子女身体条件有点缺陷,被我们照顾进来了,不想老科长眼里揉不得沙子,恰巧就逮着了。

  我如实禀告,求科长放学生一马。科长不松口,坚持退掉。我正为可怜的学生惋惜,不想雅这时在一旁说:听说有个孩子写一手好字,文章也写得很漂亮,真的吗?我恍然大悟,连说对对对,就是这孩子。片刻,老科长若有所思,伸出食指在空中点了两下对雅说:你记住,将来不能站柜台,就在办公室做文书或打杂。我松了口气,替学生说了声谢谢。。

  每年教师节的前一天,我就盼着雅陪科长来学校。因为,他们会为清贫的教师办点福利。一箱肥皂,一箱洗衣粉,或者毛巾被,床单……甚至是成捆的花花绿綠的布头,都极得老师们的欢心。

  后来,因为两个单位的合作中止,我们再也没有往来。听说,老科长很快就退休了,雅理所当然地升了职,做了科长。再后来,又听说雅做到副局级。再后来,国家体制改革,市场经济大潮起来,淹没了计划经济模式下商业系统这艘曾经豪华的大船。大批管理人员和职工转岗或下岗了。

  然而,雅没“遇难”,她跳上了岸。就在这次大洗牌中,雅却脱颖而出,被提拔到市政府一个旱涝保收的局委,坐上了第一把交椅。

  必竟打过交道,而且是偶像, 有时我会想象着雅此时的情景:她身上一定既有老科长的智慧和风范,也有女人特有的优雅,政坛上她会像女神一样挥洒自如。

  以后的日子里, 每听到或看到“成功"这个词,我脑海立马会浮现雅的身影。因为在这个改革的年代,鱼目混珠,泥沙俱下,几个老鼠屎染得满锅脏,女人首当其害,成功的特别是做官的女人会被戴上“色情"的帽子的。雅决不是,尽管她非常有姿色,我了解她,她的人格尤如她的名子。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我成了老人。有一天,我和几个人到市政府行政大厅办私事,被人刁难。事不大,有人稍一协调就成。找谁呢?我想起了官至县处级的雅,而且她就在附近办公。我把想法给同行者说了。

  “你说她?还没出来呢!正在服刑。"

  “啊?”

  原来,雅凭着天资和敬业,青云直上,可谓一帆风顺。别人嫉妒也能理解,谁让她么完美呢!但,最终摧毁自己的不是别人,还是自己。她登上人生制高点后,只看到风景,忽略了风险。

  雅落马了。她接受了下属单位某县送的三十万贿赂而锒铛入狱。而且,和无数人一样,那笔钱又被担保公司吞没了。

  这时的我,除了婉惜还有同情。

  该去看看她。

  终没去成:因为我怕她难堪,也怕我无话可说。

  想到 一个美丽绝伦的女人,一个精明透赐的女人,中了魔咒,晚节不保,我有些悲哀。


编辑点评:
对《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