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中短小说 > 短篇小说> 老罗

老罗  作者:漆平

发表时间: 2017-12-16 字数:4249字 阅读: 94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老罗的女人和四个娃艰难地生存。尕花儿十五岁的儿子一个人艰难地生存。庄里人说,老罗和尕花儿的良心都叫狗吃了,吃剩下的,天良丧尽。 人间的政策就像天上的云彩,说变就变了。老罗又什么都不是了。但老罗和尕花儿对唱的野花儿,在月光明亮的夜晚,还是会清晰地飘进尕花儿儿子的耳朵里,老罗女人的耳朵里,老罗孩子的耳朵里,庄子里所有人的耳朵里。
 

                           一

老罗死的时候九十三岁了。虽然九十三了,但大家都叫他老罗,三岁毛孩子也这样叫。这是庄里人对他的官称,没有人叫他罗爷或者罗叔。可要是迎面碰上了呢?不打招呼总是很尴尬的嘛,这时老罗就低了头,干咳几声,脚下生风,加速通过,或者侧过身,声音很响地擤出两团鼻涕来,来人只好先加速通过。

老罗是个单面子人,用庄子老先生的话说,正好达到了“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的境界。

那么,老罗是光棍汉吗?不是!不光不是,老罗还娶了两房女人,并且,两房女人都活得健康!那么,老罗有儿女吗?有!不光有,还三男三女!那么儿女们怎么称呼他呢?不会不称呼或者直呼其名吧?确实也称呼,但除了后来出生的两个女子外,其他四个都在人前人后叫他老不死的。儿媳妇叫的更亲切,老不死的老怂!这一句诅咒外加一个和性器官有关的词,确实让我大开眼界。

好一个老罗!

老罗怎么啦?老罗是谁?

老罗曾经是我们的民兵队队长。出身好,绝对的贫下中农;觉悟高,积极参与斗地主运动;身体好,一米八几的个子,力大无比;有原则,他曾将一个偷了农业社一颗洋芋准备充饥的8岁孩子捏了个半死。又红又专的老罗队长于是成了队里铁面无私的英雄。实现共产主义不正要这样舍私为公六亲不认的人嘛!

老罗队长常常挎着抢盒子训练队伍,扎着红袖章批斗地主,批斗富农。让他们开飞机,拷问他们的银子都藏到哪里去了。老罗队长很威风。

老罗队长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分到了地主王有财的大厅房,王有财分到了老罗队长的破窑洞。老罗队长高兴地一天到黑唱着样板戏,表达对党的忠心与感激,我老罗也有住上大厅房的这一天!王有财倒也看得开,写了首诗表明心志,“虎落平川遭犬欺,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有朝一日毛长起,凤凰是凤凰鸡是鸡”。现在,王有财的后人果然个个毛长起,还威风凛凛。这自然是后话。

                      三

老罗队长越风光了。饱暖思淫欲。

老罗队长就瞅上了新寡的邻居尕花儿。尕花儿的男人三代单传,到尕花儿这里,又只留下一根独苗。尕花儿的男人春上的肺痨死了,尕花儿就一个人守着独苗清苦地过活。没有本家,没有公婆,也就没人参与尕花儿的事。

惦记尕花儿的男人多着呢。老罗队长怕手边的鸭子飞了,就加快了节奏。他代表组织时常去嘘寒问暖,给尕花儿少安排劳动,给尕花儿偷偷多划几个工分,隔三差五偷自己的女人给尕花儿送碗白面......尕花儿就羞羞答答地接过去。老罗就顺势上了尕花儿的炕。老罗就不想再下来,不想再回去。

惦记尕花儿的男人们就只好都死了心,谁敢惹老罗队长呢。尕花儿也就不用夜夜担惊受怕,怕突然被推开的门和摸到他炕上的黑影。尕花儿就安心了。随便哪个男人不是男人呢,更何况,尕花儿也欢喜老罗这样夜里能一遍又一遍折腾的男人!就欢喜,怎么啦!

                               四

老罗的女人提着一把老切刀,悲戚地坐在水泉边。她把切刀搭在脖子里割了一下,疼,很疼。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眼泪流了下来。

忍着疼,她又割了一下,她叫出声来,啊,啊啊!她又忍住了。她想死,她要死,安静地死。血水和泪水就肆无忌惮的淌,她就忍着不喊出声来。后来就不疼了,一点都不疼。隐隐中,迷糊中,她似乎听到了声音,似乎是8岁的小儿子,声嘶力竭地哭“妈,妈妈,啊啊啊啊啊......妈妈妈妈妈妈妈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睁开眼睛,儿子满脸抹的都是自己的血,和着两股清澈的鼻涕,血也浸湿了自己的大襟衣裳。血好像停了,她趴在泉边,头很晕,她给儿子洗脸,洗自己的脖子,整个泉里的水都被染成了红色。血又淌出来了,儿子又啊啊啊地哭起来。她一把一把地扯下半个衣襟子,缠在脖子里。回家!死什么,我死了我的娃谁管!后来,母子五人哭成了一团。但不管后来怎么艰难,她再也没想到过死。

                                  五

老罗带着尕花儿走了。

在另一个山头,独庄独户。老罗和尕花儿都快活。

老罗的女人和四个娃艰难地生存。尕花儿十五岁的儿子一个人艰难地生存。庄里人说,老罗和尕花儿的良心都叫狗吃了,吃剩下的,天良丧尽。

人间的政策就像天上的云彩,说变就变了。老罗又什么都不是了。但老罗和尕花儿对唱的野花儿,在月光明亮的夜晚,还是会清晰地飘进尕花儿儿子的耳朵里,老罗女人的耳朵里,老罗孩子的耳朵里,庄子里所有人的耳朵里。

                                六

老罗开始给自己准备后事。老了,自己的事还得自己张罗。他不指望谁,他知道谁也指望不住。老衣是尕花儿一针一针缝出来的,针脚细密。坟地是他请来的远方的先生看的,那人说是块风水宝地。最重要的是,他得给自己准备一副活寿,我们这里把给活人准备的棺材叫活寿。庄子上的木匠远近有名,但老罗知道自己请不动,那掌持正是差点被他捏死的那娃。他去外村请来了匠人,虽然心上不满意,但也只好如此了。

活寿做好那天,他特意买了两挂子鞭炮,噼里啪啦地放了一阵子。他穿了老衣,安安静静地在活寿里躺了老半天。大小合适,一切都正好。可躺着躺着,眼里就涌出来许多浑浊的老泪来,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老罗给尕花儿说,我死了,你把毛主席语录还给我供着。说你就守着这家业。说房顶大梁上有十个白元。说你带话让娃娃们看一下我来。说我没给你准备好的后事你自己准备,我来不及了。说你把狗喂好,有人来就有个声响。说......

老罗到死,也没等到他的三个儿子来瞅一眼他,老罗就死了。

                           七

春种时节,我们都放下手里的农活,高高兴兴地去给老罗送葬。庄间老人给掘墓的人说,坟一定要挖深,高抬深埋嘛,让老罗爷离阎王更近一些。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叫他老罗爷。老罗的坟当然挖得很深。我们高高兴兴地埋葬了老罗。

春天来了,大地逐渐解冻,我们的耕牛播种了整个原野,老罗的坟头上也渐渐生出了绿意。


编辑点评:
对《老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