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妹妹 2

妹妹 2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12-14 字数:3992字 阅读: 86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2

 

上午八时,松本所长与工程管理的副总指挥当面交涉之后,立即赶回了现场。他没能阻止将建设工地的钢筋搬往上海市修建高层住宅,只是与中方达成了严守作业时间的口头协议。

广阔的建设工地一遍狼藉。纵横交错的临时排水沟早已灌满了雨水,淹没了所有的明渠暗沟。工人们正在将堆放在露天里的设备和资材不停地往仓库里搬,然后再小心翼翼地盖上塑料布。盛夏时节,狂风裹着细沙满天飞舞,温度超过四十度,温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这些堆放在仓库里的设备和器材即便是用塑料薄膜包裹好了,时间长了,同样难免生锈和变质。尤其是炉内所用的特殊耐火砖,特别害怕湿气。花费这么大的人力和财力做这些无用功,看来中国的领导人的确是只关心政治而漠视建设。

小车继续朝着高炉建设工地开去。

高炉最忌惮的就是强风。松本赶到工地时,工人们正在用三根巨大的钢丝绳将高二十三米的高炉固定在四角的水泥桩子上。

“怎么样,还顺利吗?”

松本向正在干活的技术员大声问道。

“我办事,你放心!保证是模范工程……!”

其中一人气喘吁吁地回答道。

“有问题,别找我!”

这些技术工人都是松本亲自从东洋制铁各下属工厂挑选出来的,对他们的技术水平当然放心。

“注意,左边的那根钢缆,再拉紧点儿!”

三根钢缆必须受力完全均等。稍有不慎就有被强风刮倒的危险。

“松本先生,您怎么亲自上工地监督来了……”

身后突然响起了女性问候的声音。是工程设计院的工程师赵丹青。头上戴着的安全帽丝毫遮挡不了她那张俊俏的脸蛋。父亲赵大烈失脚之后,她的身影并没有从宝钢的建设工地上即刻消失。依旧是那么的活泼,那么的光彩照人。

“好久不见,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啊?”

“听说今天高炉要进行加固,所以过来看看这些钢丝绳有没有生锈。”

“放心吧,这可是我们直接从日本运过来的,保证没问题!”

松本笑着答道。

“这就好,这我可就放心了。可是,如何保护炉心,你们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

丹青靠前一步,又提出了另一个更棘手的问题。

按照图纸,上百米的高炉必须从底座的炉心开始组装,稍有偏差,前功尽弃。炉心的位置上刻有一道明显的十字符。

“千万别让这块钢板生锈,十字架要是不见了,那可就麻烦了。大大的麻烦!所以,我们将整块钢板都涂上了防锈漆。并且将四周都拉上了防护网,严禁入内!这件事,我会盯着的,出不了差错。”

有一名日本技术员主动回答了丹青提出的问题。

都说眼前的这位漂亮的工程师,依仗父亲的权势特别难缠。有了这次短暂的接触,松本对她的印象大有改观。

“好了,那就拜托各位了。走了,我还要到原料场去看看。”

说完,松本登上等候他的小车,朝着原料场去了。

原料场,沿着黄色的江岸延绵有一公里长。装载着铁矿石和煤炭的大型船舶停靠在深水区,码头上巨大的龙门吊直接将原料吊放在离岸五十米开外的地方。

松本下了车,沿着岸边信步而行。

四周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与人海战术的建筑工地大相径庭,只有这儿是一块安静的地方。眺望着远处停泊的船舶以及在船头翱翔的海鸥,松本竟然产生了一种身在船上的错觉。

松本点上一根香烟,刚吸两口突然心有所思地车转身朝着龙门吊走去。

龙门吊的关键部位是驾驶室。驾驶室里全都是一些高精密的电气仪表和仪器,长时间停放不用,一旦生锈可就坏菜了。

松本打开驾驶室的门,刚想迈腿进去,抬头看见有三个人正弯着腰从梯子上下来。他们穿的是中国的工作服。三人脚刚着地,松本便认出了其中一人是陆一心。

几乎是同时一心也认出了松本:

“这两个人是电气高级工程师,我的同事。要想保护好停放在长江口的吊车,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主动招呼他道。

“我也是不放心这个,才跑来看的。”

松本接着用中国话说了一大堆有关龙门吊的养护常识,至于面前的这二位电气工程师能不能完全听懂他的话,心里全没把握。

“不好意思,陆先生能给我翻译一下吗?”

早在外事司工作的时候,松本就已经认识了陆一心并领教了他那流畅的日语。

有了一心从中搭桥,双方当场就达成了协议,让日本的制造商五井造船的工程师与中方的专家就龙门吊的养护工作,尽快召开协商会议。

二位高级电气工程师接着钻进地沟,检查铺设在地下的电缆线去了。

“陆先生,多谢了。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

松本答谢道。

“哪里,哪里。我的日本话全都是照搬教科书上的东西。专业用语还得跟您学呀。”

陆一心谦虚应答。

“松本先生的中国话说得这么好,而且还带着东北口音,您的中国话是从哪儿学的呀?”

陆一心说话的语调非常柔和,不像是在谈判桌和宴会席上当着那么多人面,语气生硬。

松本的心一下子就像是要融化了似的,刚想要和盘托出在旧满洲国开垦团的事,话到嘴边又生生地咽了回去。

“战前,我在东北呆过一段日子。日常用语就是在那疙瘩学的。不过,那可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

“噢,怪不得呢。”

陆一心简短地应了一声。

“你能听出我的东北口音来,这么说陆先生也在东北生活过,是吗?”

“唉,是的。龙门吊的事,就拜托您了。”

陆一心的语调在一瞬间又变得生硬了。这时,那二位电气工程师从地沟里爬了上来,陆一心跟随着他俩很快便离去了。

望着他渐行渐远身影,松本真后悔刚才没有向一心坦白自己是跟着日本侵略中国的军队才来到东北的事情。

 


编辑点评:
对《妹妹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