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小小说> 春日采花

春日采花  作者:老香

发表时间: 2017-12-13 字数:5659字 阅读: 20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体验一“等等我!等等我!”我刚刚从楼上下来,在屋前的地坪中观看远方,忽然听到小女孩的声音。我一看,屋前公路上两位背着书包的小女孩之前面,后来一位背着书包的小女孩,相距几米。不一会,三位背着书包的小女
 

体验

“等等我!等等我!”我刚刚从楼上下来,在屋前的地坪中观看远方,忽然听到小女孩的声音。

我一看,屋前公路上两位背着书包的小女孩之前面,后来一位背着书包的小女孩,相距几米。

不一会,三位背着书包的小女孩来到了屋前的公路上。

我一看,只见三位小女孩都是十一二岁的年纪,背着书包,在身旁走着。

“小女孩,请等一下!”我忽然叫道。

“你有什么事吗?”前面那我小女孩问。

“是!我有事找你们!”我说。

“你没有搞错吧?”那位小女孩说,“我们又不熟悉,你找我们干什么?”

“虽然我们不熟悉,但是,我们也并不陌生啊!”我说,“你们每天读书都在这里经过啊!”

“你找我们干什么?”另一个小女孩问。

“你们过来,到屋里休息一下再说吧?”我说。

“你首先回答我们——你为什么要找我们?”另一个小女孩说,“如果你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我就走了。”

“我真的有事找你们呢!”我说,“走,你到屋里就再说吧?”

“那好好!”前面那个小女孩对身旁两位小女孩说,“我们到屋里去看看——他找我们干什么?”

三位来到屋里,问:“什么事?”

我没回答他们,反问:“你们会上网吗?”

“现在,谁不会上网呀?”三位小女孩异口同声道。

“你们到楼上去上网,好吗?”我问。

“我要回家!”一个小女孩说。   

“我也要回家呢!”另一个小女孩说。

“我也要回家呢!又一个小女孩说。”

“你们上去上网一会,就一会,好吗?”我说,“我是真的有事找你们呢!”

“到底是什么事呀?”三位小女孩异口同声到。

“三位小女孩,请到楼上上网吧!”我说,“我们一边上网,一边交谈吧!”’

“那好吧!”他们说。

三位小女孩来到楼上。我细细一看,只见她们一个方圆脸蛋,鼻梁高直,头发乌黑浓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一个长远脸型,鼻梁高挺,乌黑的长发,一双水灵应的眼睛,自然迷人。一个鹅蛋脸型,鼻梁高高,头发稠密乌亮,浓眉毛,大眼睛,看上去,很迷人。他们身穿各异。

    “他们口渴吗?首先喝瓶饮料吧?”我一边说,一边拿出几瓶营养快线给她们。

“谢谢你!”三个小女孩说。

“不知怎么称呼你们?”我问。

“我叫阿芳,她叫阿萍,她叫阿玲,我们都是五年级的同班同学。”阿芳说。

“你们热吗?”我问。

“有一点吧?”阿芳。

“我也觉得有一点热。”阿萍说。

“还好吧?”阿玲说。

“我也感觉是有一点热。”我一边说,一边脱去了长裤和短衫。

我上身赤裸,下穿一条超博三角短裤。

身旁是三位小女孩,我的裆部自然而言就挺起了。

“我有事问你们。”我说。

“你们是小女孩,我想体验一下,可以吗?”我问。

“你想怎么‘体验’?”阿芳问。

“是啊!不知你想‘体验’什么呀?”阿萍问。

“你不会想‘体验’那个吧?”阿玲问。

“如果我想‘体验’那个,你们会给我提供机会吗?”我问。

“我这么小,我可不想那个呢!”阿芳说,“听说那个东西很大很长,很痛的呢!”

“阿玲,我想与你玩一个游戏,可以吗?”我问。

“什么游戏?”阿玲问。

“我们首先到沙发上休息吧?”我说。

我们被坐在沙发上。

“你们玩游戏吧?”阿芳说,“我要上网。”

“我也要上网。”阿萍说。

“你要玩什么游戏呀?”阿玲问。

“这个游戏很简单。”我说,“你首先闭眼。我叫你睁开眼睛是,你再睁开眼睛,可以吗?”

“就这么简单吗?”阿玲问。

“就这么简单。”我说。

“那好吧!”阿玲说,“什么时候开始?”

“你休息几分钟吧?”我说,“我让它软下来就开始吧?”

“好!我听你的!”阿玲说。

“有你们三位女孩子,看来,要想软下来,是做不到了!”我说,“我们游戏开始吧?”

“哈哈哈,你们到底玩什么有游戏呀?”阿芳、阿萍说,“我们也看看!”

“游戏可以开始了吗?”我问。

“可以了。”阿玲说。

“你躺到沙发上,闭上眼睛,我叫你睁开眼睛时,你再睁开眼睛,可以吗?”

“可以!”阿玲一边说,一边躺在沙发上。

她闭着眼睛。

阿芳、阿萍在电脑旁边观看。

我起身,将裆部靠近阿玲的嘴辰蹭唇。

这时候,只觉得很难受。

“阿玲,你睁开眼睛吧!”我说。

阿玲睁开眼睛,问:“你想要怎么‘体验’?”

--------------------------------------------------------------------------

“不行!我们要你现在就来。”阿芳说。

“好吧!”我说,“阿萍,你过来吧!”

“你们两个人·······”阿萍说。

阿萍躺在沙发上。我将裆部靠近阿萍。

这时,裆部很软。

阿萍用嘴轻轻地吸吮。

不一会,就恢复精神了。

阿萍轻轻的吸吮着。

我的那个迅速挺起了。

“阿萍,你真好!”我说。

“你是不是很刺激、很舒服?”阿萍问。

“有你这么可爱,能不刺激、不舒服吗?”我笑着说。

阿萍吸允着,吸允着。不一会,我忍不住了。

终于,白色的液体流到了阿萍的口内。

“你‘体验’了。你满足了吗?”阿芳问。

“满足了。”我说。

“你满足了就好!”阿玲说,“我们要走了。”

 

 

 

 

 

 

 

 

 

 

 

 

 

分享: 

 


编辑点评:
对《春日采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