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杂记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四)——秦可卿和林如海之死与尤二姐的联系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四)——秦可卿和林如海之死与尤二姐的联系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12-12 字数:6766字 阅读: 162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红楼梦》有许多人物与“淫”字有关联,“秦可卿是情既相逢必主淫”、宝玉是“天下古今第一淫人”、多姑娘是“淫态浪言,压倒娼妓”、鲍二家的、尤二姐、贾瑞都是因“淫”而毙命。

  鲍二家的吊死于王熙凤过生日的第二天,与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都是死于九月初三日,而且,鲍二家的和尤二姐一样,都是同王熙凤的丈夫贾琏有私情而被王熙凤给逼死的。“琏”为宗庙中盛黍稷的器皿。乾隆帝的嫡长子名永琏,永琏之名,是雍正帝所赐,“示以承宗器之意”,意思是让他将来继承弘历(乾隆)的帝位。贾琏的名字“琏”是承宗器之意,也就是当皇帝的意思。鲍二家的和尤二姐与贾琏有私情是影射弘皙暗暗和乾隆争夺皇位。

  我们来看史书上的记载:雍正十三年(1735年)八月二十三日凌晨,雍正帝去世,内侍取出谕旨,宣布爱新觉罗·弘历(乾隆)即位。九月初三日,爱新觉罗·弘历即皇帝位于太和殿,颁登极诏书,大赦天下,以明年为乾隆元年。

  《红楼梦》贾敬(雍正皇帝)死金丹的那个时刻——子时,怡红院里宝玉与众女儿们在吃酒取乐唱曲儿,庆祝宝玉的生日,不亦乐乎。而九月初三日——爱新觉罗·弘历(乾隆)即皇帝位于太和殿的日子,却是两个人的死期——林如海和鲍二家的(宝二家的)的死期。我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格物致知林如海影射太子胤礽和曹寅,至于鲍二家的(宝二爷家的),则是影射太子胤礽(二阿哥保成)的儿子弘皙,这是取自古典诗歌中的以夫妻关系比拟父子关系。鲍二家的和尤二姐都影射弘皙,鲍二家的和尤二姐因和王熙凤争夺贾琏而被王熙凤整死是影射弘皙和弘历(乾隆)争夺皇位而被弘历(乾隆)给整死。

  古往今来,读过《红楼梦》的人何止万千,不知有没有人思量过,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的死期和他生病的日期为什么是相矛盾的?《红楼梦》第十二回写贾瑞病死后,接着写道:“谁知这年冬底,林如海的书信寄来,却为身染重疾,写书特来接林黛玉回去。贾母听了,未免又加忧闷,只得忙忙的打点黛玉起身。宝玉大不自在,争奈父女之情,也不好拦劝。于是贾母定要贾琏送他去,仍叫带回来。一应土仪盘缠,不消烦说,自然要妥贴。作速择了日期,贾琏与林黛玉辞别了贾母等,带领仆从,登舟往扬州去了。”意思是冬底(年底)的时候,林如海身染重疾,寄信来让林黛玉速回,于是贾母让贾琏护送林黛玉往扬州去,因为林如海虽是姑苏人氏,却在扬州任巡盐御史。贾琏送林黛玉去后,紧接着秦可卿去世了,在为秦可卿办丧事期间,跟着贾琏去的昭儿却回来禀告凤姐:“二爷打发回来的。林姑老爷是九月初三日巳时没的。二爷带了林姑娘同送林姑老爷灵到苏州,大约赶年底就回来……”林如海在冬底就已经病重,如何拖得到第二年的九月?而且,凤姐和平儿在屈指算贾琏行程该到何处的时候,秦可卿就去世了,而在办理秦可卿的丧事期间,昭儿回来禀告凤姐林姑老爷(林如海)没了,秦可卿的丧礼并不是从头一年的冬底一直办到第二年的九月,《红楼梦》第十三回已经明确说秦可卿只在宁府停灵七七四十九日。这就证明林如海从身染重疾到去世根本就不会有九个月那么长的时间。还有,《红楼梦》第十三回秦可卿去世那晚描写宝玉的一段话——“闲言少叙,却说宝玉因近日林黛玉回去,剩得自己孤凄,也不和人顽耍,”证明林黛玉是近日才回去的,然后秦可卿去世,在为秦可卿办丧事期间,昭儿回来说林姑老爷(林如海)没了。证明林如海从生病到去世间隔的时间不长。所以林如海在冬底病重和他于九月初三日去世是相矛盾的,这当然是作者故意设下的陷阱,让读者三思,不要将此书当成一般的小说来读。

  林如海在冬底(年底)病重,指的是《石头记》的批语作者脂砚斋弘皙的父亲——废太子胤礽于冬底(阴历十二月)生病去世。我们来看历史上胤礽的资料:雍正二年(1724年)十二月十三日,因胤礽病重,雍正谕大臣安排后事;十四日,胤礽病逝于禁锢地紫禁城咸安宫,终年五十一岁。

  林如海是巡盐御史,病逝扬州城,指的是《石头记》作者曹頫的嗣父——曹寅病逝扬州城。我们来看历史上曹寅的资料: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曹寅与李煦奉旨十年轮管两淮盐课。次年七月,钦点曹寅巡视淮鹾,十月就任两淮巡盐御史。为了更好地昭示自己的文治武功,爱新觉罗·玄烨(康熙)于康熙五十一年(1702年)三月,命江宁织造曹寅、苏州织造李煦、杭州织造孙文成等,于扬州开刻《佩文韵府》。之所以把刊刻地定在扬州,与曹寅曾在扬州校刻《全唐诗》,所刻书令康熙十分满意有关。但曹寅却在那一年(康熙五十一年)的七月在扬州身染重病,不久病故。李煦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七月十八日禀奏康熙曰:“江宁织造曹寅于六月十六日自江宁来扬州书局料理刻工,于七月初一日感受风寒,卧病数日,转而成癯,虽服药调理,日渐虚弱。”七月二十三日又上奏:“曹寅七月初一日感受风寒,辗转成癯,竞成不起之症,于七月二十三日辰时身故。”

  林如海本贯姑苏人氏,被钦点为巡盐御史,到扬州上任,是影射曹寅奉康熙皇帝之命从江宁(金陵)到扬州开刻《佩文韵府》。

  《红楼梦》贾琏带林黛玉去扬州奔丧,也影射曹寅病逝扬州城后,曹寅之子曹顒带着十七岁的曹頫去扬州奔丧,安排曹寅的后事。八十回本《红楼梦》自始至终,贾琏和宝玉都没有生过儿子,何来红学专家所说的曹寅之孙曹雪芹?这个曹雪芹分明就是曹寅的嗣子曹頫,《红楼梦》一书中林黛玉、史湘云、赖尚荣、贾蓉、贾芹、贾芸等人物,有时候影射的就是作者曹頫。

  《红楼梦》第六十四回贾敬死了之后宝玉去探黛玉,说黛玉在七月私祭父母。请看原文——

  宝玉这里不由的低头心内细想道:“据雪雁说来,必有原故。若是同那一位姊妹们闲坐,亦不必如此先设馔具。或者是姑爹姑妈的忌辰,但我记得每年到此日期老太太都吩咐另外整理肴馔送去与林妹妹私祭,此时已过。大约必是七月因为瓜果之节,家家都上秋祭的坟,林妹妹有感于心,所以在私室自己奠祭,取《礼记》‘春秋荐其时食’之意,也未可定……”

  历史上康熙朝名臣曹寅正是七月逝世,而“春秋荐其时食”则是皇家春秋的祭礼。

  林如海身染重疾,将不久于人世的冬底(年底),是历史上废太子胤礽病逝的时间;秦可卿过世后,贾琏的小厮昭儿回来所说的林如海病逝的日期九月初三,却是爱新觉罗·弘历(雍正之子)即皇帝位的日子,也是太子胤礽和其子弘皙以及支持他们父子做皇帝的人的死期。不过,太子胤礽其实早在雍正二年就已经去世,但如果其子弘皙能登上皇位,则其死后哀荣,如果弘历(雍正胤禛之子)做皇帝,则是太子胤礽在争夺皇位(九子夺嫡)中彻底落败。所以乾隆即皇帝位的日子,是太子胤礽父子俩的死期。胤礽死了十多年后,乾隆四年,他的儿子理亲王弘皙因“弘皙逆案”被乾隆皇帝圈禁,乾隆七年,弘皙于禁所去世(正史上说他是病死)。太子胤礽和其第二子弘皙在政治上的失败,直接影响到支持他们父子俩做皇帝的江南曹家。弘皙死后,《石头记》作者曹頫(曹寅嗣子)也恢复家业无望,只能穷愁潦倒,落魄江湖。然而,正是因为曹頫的人生不得意,我们后人才能读到《红楼梦》这部巨著。

  在我漂泊无依的生涯中,我曾一度以为,生活如果太艰辛,一个人连活下去都成问题,他是不可能有心情去舞文弄墨的,现在我才终于明白,“作诗作文,非多历贫愁者,决不入圣处。”写《石头记》一书如此,解《红楼梦》一书同样如此。

  历史上,写下“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的徐文长、写下“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的黄景仁、还有写下“亡家剩一身、吐气在何年?”的张宜泉,他们都带着对人世的失望走入了坟墓。而我的《红楼梦》是用香草美人的笔法写成的观点,不知何时才能得到人们的认可?

  我在前面的章节中说过:《红楼梦》作者最初写《石头记》这本书的目的,除了记述自己的江南曹家被抄家的原因和过程以及皇太子胤礽在九子夺嫡中落败的原因和过程,还是为废太子胤礽第二子弘皙争夺皇位壮行,以赢得宗室其他成员的同情和支持。八十回的手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只有不到一半的章节是写于乾隆四年(脂砚斋弘皙被圈禁)之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读到的合成本八十回《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中许多章节都没有甲戌(脂砚斋弘皙)的批语的原因,因为《石头记》有许多章节都是写于乾隆四年之后,彼时弘皙已经被圈禁,他不是从石头中蹦出来的能翻筋斗的孙悟空,所以不能再为《石头记》这本书作批语了。但弘皙的堂弟和同父异母的弟弟接替了他为《石头记》作了批语。为《石头记》作批语的代号为“庚辰”的,就是怡贤亲王胤祥的长子弘昌,代号为“蒙”的,就是废太子胤礽第七子弘晁(柒爷王爷),乾隆皇帝也深知这几人对他抱有敌意,因此弘昌和弘晁的后半辈子处处遭受打击。乾隆皇帝特别讨厌弘昌,他称弘昌“秉性愚蠢,向来不知率教,伊父怡亲王奏请圈禁在家”,怡贤亲王允祥死后,雍正皇帝将弘昌释放,乾隆皇帝继位后晋封弘昌为贝勒。乾隆四年,弘昌因卷入“弘皙逆案”,被乾隆革去贝勒,弘昌于乾隆三十六年四月二十一日戌时去世,他是被卷入弘晳逆案的四位同辈参与者中,惟一一位身后未得赐谥者,可见乾隆皇帝特别憎恶弘昌。而弘皙同父异母的弟弟弘晁,则是被乾隆皇帝革去辅国公,原因和时间不得而知。

  《石头记》有很大一部分写于乾隆四年之后,有许多还写于乾隆十一年之后,大老爷贾赦莫名其妙的有贾琏和贾琮两个儿子,而乾隆皇帝一辈子就只有爱新觉罗·永琏和爱新觉罗·永琮这两个嫡子,这两个儿子也是乾隆皇帝的巨大创伤。二阿哥永琏在乾隆元年就被密定为皇位继承人。未想两年多以后,永琏竟病死了,年仅九岁。乾隆帝极为伤感,他赠给永琏的谥号为“端慧皇太子”。永琏死后,乾隆十一年,乾隆皇帝又得另一嫡子永琮,乾隆帝本想立嫡出的永琮为皇位继承人。未想永琮只活了二十个月,乾隆十二年十二月廿九,永琮就病死了。乾隆帝赠给永琮的谥号为悼敏皇子。永琏和永琮的生母富察皇后在永琮死后不久也去世了。写下《题红楼梦》组诗二十首的富察·明义就是乾隆的富察皇后的侄儿,富察·明义的《题红楼梦》诗中有一首“莫问金姻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总使能言亦枉然。”一边是朋友曹雪芹,一边是亲人富察皇后一家,富察·明义夹在其中也颇为难。他的《题红楼梦》诗远没有爱新觉罗·永忠的《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有研究价值。

  《红楼梦》鸳鸯不肯做贾赦(贾琏和贾琮的父亲)的小老婆其实就是影射弘皙不甘心做乾隆皇帝的臣子。

  其实,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后四十回也值得一读,虽然那是乾隆皇帝故意让人写来混淆是非,让人们误以为《红楼梦》就是一部风月小说而已的,但读后四十回却更能帮助我们破解前八十回之谜。比如赖尚荣、贾芸、贾芹等人在后四十回被写得很坏,我们就可以推测出他们在《石头记》中到底影射的是谁。

  戚蓼生他老人家大言不惭,他在《戚蓼生序本石头记》的序言末尾写道:“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者,其与开卷而寤者几希!”

  “沾沾”是执着的意思。

  “刻楮叶”是典故,《韩非子·喻老》:“ 宋人有为其君以象为楮叶者,三年而成。丰杀茎柯,毫芒繁泽,乱之楮叶之中而不可别也。”象,指象牙。意思是有人用象牙雕刻楮叶,刻了三年才刻好,放在真的楮叶中能以假乱真。后因以“刻楮”喻技艺工巧或治学刻苦。

  “几希”是相差甚微,极少的意思。

  戚蓼生的这段话的意思是:那些孜孜不倦地研读《石头记》想领悟此书宗旨的人,与一打开此书就能明白作者意图的人,所取得的成就没有什么差别。

  戚蓼生自己一眼就能看懂《石头记》,是因为他博学多识,而且他年满三十岁时,《石头记》作者曹頫尚在世。但《石头记》一书对于我们后来者来说,想领悟作者的用意却是一件难事,如果没有“刻楮叶”的精神,如何能解?

  戚蓼生的“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者,其与开卷而寤者几希!”这段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让人们只看一百二十回《红楼梦》的前八十回就可以了,不用琢磨那狗尾貂续的后四十回。

  我们现在读到的合成本八十回《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由甲戌本、庚辰本、己卯本、王府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等几个版本合成的。我们之所以能够读到接近完整的手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得益于我们的前辈对《红楼梦》这本书的真相的孜孜不倦的追寻!

  鲍二家的(宝二家的)和王熙凤的丈夫贾琏勾搭,还咒王熙凤死了,好把平儿扶正,被王熙凤听见,抓着打骂了一顿,第二天就吊死了。王熙凤是九月初二过生日,鲍二家的和林如海一样死于九月初三日。鲍二家的出场很少,这个人只是起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鲍二家的是和贾琏偷情被王熙凤发现后整死的,尤二姐是因贾琏偷偷地在外面停妻再娶,被王熙凤发现后赚入大观园整死的。这两个人都是因和王熙凤的丈夫贾琏有情而被王熙凤整死的。而且,鲍二家的是上吊自杀,与《红楼梦》第五回秦可卿在薄命司中的谶语“后面又画着高楼大厦,有一美人悬梁自缢”相照应,是将尤二姐和秦可卿连在一起。我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格物致知秦可卿之死是影射废太子胤礽之死,秦可卿所说的“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是影射雍正三年雍正除掉权臣年羹尧和隆科多之后在家族内部掀起的腥风血雨。红学界还有人认为“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写的是乾隆四年的“弘皙逆案”,其实不是,因为描写秦可卿的那几章都有脂砚斋弘皙的批语,证明当时“弘皙逆案”还尚未发生。秦可卿和宝玉在梦中有云雨之事,袭人在现实中与宝玉有云雨之事,我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分析出秦可卿影射太子胤礽,袭人影射胤礽之子弘皙,他们父子俩的命运是相关联的,胤礽在一岁半就被康熙封为了太子,如果不出差错,康熙的皇位应该传给太子胤礽,再由胤礽传给弘皙,胤礽被废去太子之位,直接影响到弘皙不能继承皇位,从而也就有了乾隆四年的“弘皙逆案”,废太子父子俩都以悲剧收场。

  《红楼梦》中和贾琏有情的多姑娘后来嫁给了鲍二家的,多姑娘成为了鲍二家的,多姑娘是“美貌异常,轻浮无比”,与秦可卿的谶语“擅风情,秉月貌”相照应。而且,《红楼梦》第六十四回作者在写贾琏偷娶尤二姐那一节时,还故意重提鲍二家的和多姑娘,指引人们把她们与尤二姐联系在一起。

  贾珍和贾蓉在宁荣街后的巷子里买房子给尤二姐住,影射弘皙在紫禁城北面的平西府仿照国制,在府中擅自设立内务府下属机构会议、掌仪等司,以己为圣尊,与朝廷相抗。

  《红楼梦》第六十五回,尤三姐说了这样一段话:“姐姐糊涂。咱们金玉一般的人,白叫这两个现世宝沾污了去,也算无能。而且他家有一个极利害的女人,如今瞒着他不知,咱们方安。倘或一日他知道了,岂有干休之理,势必有一场大闹,不知谁生谁死。趁如今我不拿他们取乐作践准折,到那时白落个臭名,后悔不及。”

  尤三姐的这段话影射的意思是:乾隆当时还不知道弘皙他们的勾当,如果知道了,就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

  后来,贾琏和尤二姐欲将尤三姐嫁出去,但不知她想嫁给何人,贾琏说尤三姐一定是想嫁给宝玉,尤三姐笑道:“别只在眼前想,姐姐只在五年前想就是了。”

  尤三姐思嫁柳湘莲,然后在那一年的八月饮剑自刎。历史上,废太子胤礽第三子弘晋死于康熙五十六年,五年前的康熙五十一年,就正好是弘晋的父亲胤礽被复废皇太子之位的时间。尤三姐欲嫁之人为柳湘莲(香怜),宝玉是史湘云口中的“爱哥哥”,也就是玉爱,秦钟、宝玉与闹学堂那一节的香怜玉爱有时候指的是同一人。尤三姐思嫁柳湘莲,后来饮剑自刎影射弘晋死于废太子事件。

  柳湘莲后来跟着疯跛道人出家,与《红楼梦》开篇中的石头上所记故事中首位出场的人物甄士隐(真事隐)的结局相同。甄士隐和柳湘莲有时候指的是同一个人。甄士隐是香菱之父,也是他引出了宝玉、黛玉、袭人等众多风流冤家。甄士隐和柳湘莲的其中一个原型都是《石头记》作者曹頫,尤三姐的原型是弘晋,尤三姐思嫁柳湘莲是影射弘晋和曹頫是好朋友。这是取自古典诗歌中的以男女爱情关系比拟朋友关系。

  “以夫妻或男女爱情关系比拟君臣以及朋友、师生等其他社会关系,乃是中国古典诗歌中从《楚辞》就开始出现并在其后得到发展的一种传统表现手法。”

  尤二姐死了之后,凤姐让她不得葬入祖坟,贾琏只得将尤二姐与尤三姐埋在一处,是因为历史上弘晋(尤三姐)和弘皙(尤二姐)都是埋在北京郊外的黄土南店村。(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四)——秦可卿和林如海之死与尤二姐的联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