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历史> 嵩县那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女人

嵩县那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女人  作者:罗飞

发表时间: 2017-12-07 字数:2086字 阅读: 203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4星

那个女人叫刘秋花,原本是民国时期一个很普通的农妇。家是何村乡阴坡村的,现在那地方成了嵩县有名的小杂果基地。每年春天,都要开出繁繁茂茂的花朵,吸引得蜜蜂蝴蝶在花丛间翩翩的穿梭。如果刘秋花生于这个时代,
 

那个女人叫刘秋花,原本是民国时期一个很普通的农妇。家是何村乡阴坡村的,现在那地方成了嵩县有名的小杂果基地。每年春天,都要开出繁繁茂茂的花朵,吸引得蜜蜂蝴蝶在花丛间翩翩的穿梭。如果刘秋花生于这个时代,她的人生,会不会是另外一个样子?

十字架刑罚是罗马人发明的,它只在人类的历史上出现过很短的时间,而且只局限在很小的范围内。这是一种异常残酷的处绝方式,因为它是在几天时间内把人慢慢折磨死。当罗马人把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这种死亡方式被视为是最屈辱的。罗马人认为:只有奴隶和最坏的罪犯才可以被这样处死,对一般的罪人则采用别的方法处死,而不必承受这种侮辱下的痛苦。

而刘秋花,受到的正是这样的刑罚。她在1945年8月的某一天,被当时的国民政府判绝钉死在县城外城隍庙前大街。那街上有一根电线杆,正好可以用来悬挂十字架。当时前来围观的群众人山人海,人们对她又打又骂,显示出无比痛恨。或许这万千愤怒的声音,阻断了她的痛感。在铁钉在锤子的狠狠敲击下,穿透她的手心、脚心时,她始终没有叫喊,也没有眼泪和言语。也不知这样在线杆上挂了多久,在烈日的暴晒下,她没忍住口渴,开始嚎叫着要水喝。执法队一士兵用剌刀刺了块西瓜,象喂狗一样捅到她嘴边,她狼吞虎咽地吞下去,仍叫喊着喝水,这次士兵送过来的却是一颗结束她生命的子弹。

那年,刘秋花51岁。

刘秋花是一个汉奸,一个女汉奸。

日本鬼子进嵩县那年,刘秋花50岁,在旧社会,到这个年龄的女人,早做了奶奶,该被称为“老婆儿”了。刘秋花,却是个不甘于平庸的“老婆儿”,并且为此,她可以出卖一切的道德和廉耻。

当鬼子踏进阴坡村时,她不像别的村民一样惊慌失措地逃难躲避,而是点头哈腰的迎上去,对鬼子兵百般讨好,献尽殷勤,带着鬼子兵走东串西,为其鸣锣开道,并动员村民返家。又为鬼子兵送吃送喝、筹措粮饷,帮鬼子兵抓伕派差。因献媚有功,她得到了日军官佐梅津一太郎的赏识和信任,调她到城内负责女警工作,并兼任桃园保保长,成为鬼子的鹰犬和走狗,从此横行乡里,把守城门,盘查良民,监视人民抗日活动,为鬼子通风报信,开设专为日军服务的妓院,还常四处给鬼子物色“花姑娘”。刘秋花的所作所为,让梅津一太郎十分满意,拜刘秋花为“干娘”。自此,刘秋花更加有恃无恐。

嵩县城中街住的一个年仅12岁的幼女,走在街上被鬼子兵发现后抓走。后该女寻机翻墙逃走,并逃出城外。伪保长刘秋花亲自带着一干伪女警四处觅寻。闹得嵩县城内大街小巷跑断人稀,家家封门闭户,人人惶恐不安。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当刘秋花死心踏地、丧心病狂的为她的“干儿子”服务,做着她的荣华大梦时,她却不知道,她的“干儿子”们的末日已来了,而她的末日也要到了。

1945年8月15日,日本鬼子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20日,驻嵩县城的鬼子开始撤军,当他们垂头丧气的走出县城东门时,刘秋花看到了自己末日的来临。她柱着杖,紧跟鬼子兵的屁股后,象丧家之犬一样,嘴里喘着精气苦苦哀求:“大太君!大太君!叫我跟着你们走吧!”此时此刻,大小“太君”统统成了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败兵败卒,便大声吆喝:“开路的,那能顾得上你这个婊子。”刘秋花仍是象狗一样紧跟在鬼子兵后面,但她那小脚怎赶得上鬼子兵的脚步,没走几里,便被甩下了。

刘秋花自知臭名远扬,罪孽深重,被鬼子兵丢下后也不敢回家,潜逃到温泉乡(今库区乡)和店村,隐藏没几天便被游击队抓获。女保长被抓获的消息,刹那间成了“爆炸性新闻”,传遍了县城内外,万人汹汹到政府门前嚷着要求将狗汉奸刘秋花处最残酷、最耻辱的刑罚,以平民愤。于是国民政府就决定将其活钉示众正法。刘秋花,也成了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受十字架刑罚的犯人。


编辑点评:
对《嵩县那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女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