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随感> 另类谋杀者

另类谋杀者  作者:大肥一郎

发表时间: 2017-12-05 字数:5358字 阅读: 133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小偷,你们自己说,一个最高“无期徒刑”的盗窃罪怎能诛得了你们这间接杀人之心!听过“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吗?你们自作孽如此,哪天良心发现后,还好意思活吗?知道你们为什么为人人所恨了吧,小偷!耻辱啊小偷,因为你们是不折不扣的杀人者!另类谋杀者,就是你们的另一个名字!
 

timg (3)_鍓湰6.jpg



    记不得曾在哪本书中看到一位离群索居的大师感悟了,说是现如今这丛林里的豺狼虎豹少了,可物质又是不灭的,只能相互转化。于是这些“消失”了的豺狼虎豹都转化了身份,一个个的都披上张人皮混迹于人世了,所以人间具有虎狼豺豹吃人之心的人,多了。比如,小偷。

    在我小时候那会儿,小偷很多,就算是在光天化日下的公交车上,也经常能听到那些被掏了钱包之人放大悲声的惊声尖叫:“天呀,我的钱被小偷全给掏没了,那可是给我妈买药救命的钱啊!不得好死的小偷,你丧尽了天良啦,就等着让雷劈吧!”

    但在现如今的公开场所,就很难再听到诸如此类伤心欲绝的嚎啕哭骂了。是做小偷的先生、女士们都金盆洗手从了良了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因为这些小偷又转化了,已然转移了自己行窃的主战场,他们由现实版的公交车升级到虚拟版的网络上了,一个个全换了马甲,成了“网上小偷” —— “网络诈骗犯”!而且一出手也不再是在人家腰包儿里千儿八百地掏,一个诈骗电话连环套儿的忽悠串烧,从受害者银行卡中掏走个千八百万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新闻里常能听到,有的还被他们诈骗致死,比如一个叫徐玉玉的女大学生!

    说到这儿,咱不妨不要把小偷与“网络诈骗犯”区别对待,将他们一视同仁,正言仁心与他们无差别的摆事实讲道理,掏心窝子真诚谈心。先说个熟人吧,住我隔壁有位寡居了十年的刘姓妇人,她是大学老师。要说这妇人,也不是天生的寡妇。不仅她不是,谁又会是天生的寡妇呢?满天下的寡妇曾经也都是有过恩爱夫君的,只是他们死了而已,且不乏有被小偷给偷死的!这撇下十年来以泪洗面的她、死于壮年的刘妇人的丈夫,就是被小偷给偷死的!

    刘老师的老公姓汪,挺斯文的一个人,跟谁都彬彬有礼,博士后学历“海归”资历,十年前在一家上市公司当首席财务官。按说像他这样的精英是不必挤公交车的,尽管他不会开车,可人家有专车接送上下班啊。但事情偏就这么巧,在下班路上他的奔驰专车不再奔驰,当街抛锚了。原本他是想坐出租车回家的,可左等右等不来,一个心急如焚就上了正停在自己面前的公交车了。此刻,他还不知道,这一上,就把自己的命,给丧了!

    咱们长话短说吧。汪先生一上公交车,于拥挤中钱包就被小偷给掏了。可那丧尽天良小偷不知道他是做财务官的,对钱财极其敏感。他立即就知道自己的钱包被掏了,而起他还看见了小偷,且出手如电地将那家伙给抓住了!

    可杯具,也就在这一刻,碎了!被老汪抓住的小偷这时正往车门口退,他见自己被失主抓住了后脖领子,便慌了,本能地自保,他猛然一挣脱,这兔子急了的力道都能蹬倒一只鹰,更何况是一个狗急跳墙的贼呢?

    在那急于逃跑的疯狂小偷的大力挣脱下,汪先生蓦然被贼人从车上给拽了下来,只见他被闪了一个趔趄,身体便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倒栽葱似地跌于车下,一头便撞在了俗称“马路牙子”护路石条上了,当场气绝身亡。事后才知道,当时老汪钱包里就仅仅有五十块钱。五十块钱一条“海归”命啊,国之栋梁就这样丧失了报效祖国的梦想毫无价值的死掉了,无辜的女人就此成了独守十年空房的寡妇。小偷,你不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吗?!

    还有一件与小偷有关事儿那就更惨烈了,这,是我亲眼所见,往事并不如烟。记得那是“文革”最后一年。那,是一个注定不会被历史遗忘的龙年,可谓“天崩地裂”,吉林陨石雨,唐山大地震,三个我们亲人一般的领袖人物,也相继撒手人寰。那一年,我七岁。但小偷作孽的那一天,这一切,还都没有发生。

    记得那一天是那一年的腊月二十三,农历小年,天上飘着零星小雪,大街小巷一片雾气迷蒙。我拿着姥姥给我的一角钱到大商店去买“小人书”,于是就看到了这样一对农村父子。那做父亲的,大概有三十三、四岁,儿子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听他们说话得知这爷俩是进城来卖年猪的。他俩刚刚卖了一头大肥猪,似乎是价钱卖得相当的不错,他们都高兴得溢于言表。于是爸爸带着儿子到大商店去买了一尊主席的小石膏塑像,准备过年摆在家里向他老人家祝福。

    这时,一脸稚气的儿子趁爸爸高兴,便向父亲提出了自己想吃饼干的请求。此刻父亲的心情极佳,大好,立即就痛快地答应了儿子。父子俩快步来到了糕点柜台,父亲让营业员给称一斤饼干,女营业员麻利地将饼干称完并包装好。该付钱了,可这时,那当爹的伸进裤兜里掏钱的手,插兜里,就再也拔不出来了!

    何故?原来是那装在自己兜里那些卖猪的钱,一分都不见了,全让小偷给掏了,让贼人给偷走了,就给他剩下了兜底与空空荡荡!

    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令那父亲大惊失色,只见他浑身一颤,一失手,竟将主席像摔碎在了地上!要知道在那时候,摔碎了主席像可不是什么小事儿啊,事关政治,兹事体大!

    钱,没了,主席像,也碎了。此刻,那做父亲的心如死灰,欲哭无泪,他不禁悲从中来,将一腔无名火竟全发泄在了自己那要吃饼干的儿子身上。只见怒火攻心的他一转身,抬腿就是一个窝心脚。那可是庄稼汉的一脚,力大无穷,正踢在了儿子的小胸口上!可怜那五六岁的孩子,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儿,就悄无声息地被他亲爹给踢死了。

    接下来,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那一脚踢死自己儿子的爹,竟然没事人似的,一脸的从容无戚,淡定无泪,也无任何悲伤的表情,只是客气地冲着给他称饼干的女营业员说:“劳驾,同志,有破麻袋片儿、草席子什么的麻烦您给我找一片儿,我把他卷走!”

    女营业员都吓傻了。她忙不迭地给他找了一个装过苹果的草袋子。只见他将儿子装进草袋子夹在了腋下,快步出了商店的大门,然后就一路向西,一溜烟似的,直奔城西的铁道而去。待人们反应过来追出商店时,就听远处有人在喊:“快来人啊,有人卧轨自杀啦!”

    当我随着大商店里的人们跑到铁道边一看,那惨烈,令我至今一闭眼就毛骨悚然的呈现在我的眼前,久久的挥之不去。       

    但惨烈,并未就此戛然而止,还在继续着。当这不幸的噩耗传到城郊公社那父子俩的居住所在,那丈夫的妻子儿子的妈闻之,立马就疯了!她魔症了似的不歇气地长嚎着,一抓起熟睡在炕上仅有三岁的二儿子,就像自己那卧轨的丈夫一样,将孩子夹在了腋下,狂奔出家门。无论身后那来报丧的人们怎么追,也撵不上,直到那娘俩与迎面而来的一架五匹马拉的大马车相撞!可怜啊,那被马踏死去了不止是那当娘的与两岁的孩子,那丧夫的女人肚子里,还揣有一个已然显怀了的胎儿,其还出世,就随自己的娘亲与这个生有孽贼的世界永远诀别了。

    小偷,你们自己说,一个最高“无期徒刑”的盗窃罪怎能诛得了你们这间接杀人之心!听过“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吗?你们自作孽如此,哪天良心发现后,还好意思活吗?

    知道你们为什么为人人所恨了吧,小偷!耻辱啊小偷,因为你们是不折不扣的杀人者!另类谋杀者,就是你们的另一个名字!

    圣人有云“知耻而后勇”。知道错了,那就改吧,迷途知返重新做人方为知耻后的大勇者!否则圣人还有一句“君以此始必以此终”的诛心话在等着报应你们呢!当你们开始害人时,最终必将被自己所害!

    天,已经怒了!喊话那些将天良丧尽的小偷,无论你们叫梁上君子、爬手、佛爷、贼人、三只手、妙手空空、文盗、技匪、手活儿劫还是别的什么小名儿,都逃不出一个间接索命、另类谋杀者的盖棺定论!直面这桩桩件件惨烈的血的事实,若再不肯良心发现幡然悔改,天,终会收了你们的,让你们永远不齿于人类!


timg (4)_鍓湰.jpg

timg (2)_鍓湰2.jpg

编辑点评:
对《另类谋杀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