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随笔> 百态人生

百态人生  作者:秦阿

发表时间: 2017-12-05 字数:3247字 阅读: 408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5星

很接地气的文字。
 

  那年我五十五岁,告别职业生涯,赋闲在家,一身轻松,做做家务,看看报纸,下午和几个牌友搓着麻将聊着天,填补了离职后的空虚和失落。不经意间,又欣赏了大千世界的五彩缤纷,领略了芸芸众生的多样生活,给自己单调呆板的生活经历增添了美丽的花絮。

  这是个特殊的棋牌室,设在工厂家属区一家老人空闲着的二层楼上,单间,环境很好。牌友相对固定:通常连我四人,一色女人,倘若有人缺席,老板娘便补上。

  经营棋牌室的这对老人祖藉黑龙江,男的年轻时是部队的教官,退役后到洛阳工作,女的先随军,后参加工作,当了工人。如今老俩口已年过八旬,身体很好,虽有五个子女,但忙于生计平日都不回来,只在大节日才回来一聚。老人有不算多的退休金,除自己简单的生活外,还时不时地要周济一下哪个日子紧巴的孩子。老人很豁达乐观豪爽,尤其勤快。自己生活完全自理,还替孩子招呼着一楼的老年活动室,天天烧水沏茶,打扫卫生,一天收取微薄的服务费都如数交孩子,如若老人参与玩牌输个三五块,就认真地自掏腰包补上。

  逢年过节,老人都要烧起炉子,渚好多肉,特别是做冻肉,买一大堆猪脚,渚烂了盛在一个大盆子里,戴上花镜,弯腰吭哧吭哧地一点一点地赐出猪脚上的粘肉来,再滶成糊出锅凝固成硬块,一干就是大半天。他不说累,只说孩子们稀罕吃这个。做很多,要够五个孩子五家人连吃带拿的。我告诉他用电压力锅很方便,他摇头说文火焖的肉才好吃。冬天,老人买好多白菜涡成酸白菜,分给牌友们偿鲜。平时,他们也经常做点东北风味招待大家,很待见人。

  来这里活动的都是邻居,退休老工友。一屋老年人说说笑笑,玩得很开心。因为我们上下楼都经过一楼活动室,彼此都会友好地打个招呼,也就平添一分快乐。每月的第一天,一楼都关门,一问才知道,这天发退休金,大家都排队领钱去了。我说不是刷卡吗?啥时间去都行。他们说都等着用呢!

  我的牌友中有一大一小俩个很有姿色的女性,人称大小美女。美女这个倬号,是牌友给起的,带有恭维和夸奖的意思。特别是用来称呼中老年女性,别有雅趣。姓名本来就是用来标志各个人的符号,熟人这样称呼,生人也随着称呼,并不计较真实姓名。时间一长,就自然习惯了,呼者亲切,应者高兴,像粘合济似地拉近了彼此的距离,很亲蜜。

  大美女长我两岁,退休前是一家集体单位的财务人员。虽近花甲,仍风韵绰约。高挑身材,白净的脸,高翘的鼻,精心修过的眉,带有烫卷的黑发盘一髻于头顶,发梢从中间散开,恰似一朵墨菊盛开,颇有创意。大美女特别爱打扮自己。一年四季衣服都有个性且时尚。夏天,各色长裙配着外搭,显得格外飘逸;冬天,紧身的马裤裹了修长匀称的双腿,登一双长筒靴,很酷;春秋,长短风衣则装扮出十二分的潇洒。时尚中透着古典,古典中注入了时尚,是她的服饰特色,比如她喜欢戴墨镜,也爱在胸前佩长长的打着结的或珍珠或红珊瑚或玛腦项链。

  大美女十年前得了一场大病做了手术,从死亡线上走过来。正因为如此,她的性情修养的特别好,心态特别平和。她的脸上永远洋溢着微笑,她认为,女人在自己男人面前要永远保持漂亮,温柔,得学会撒娇,学会示弱,会示弱恰巧是占领了主动,以守为攻,以柔克刚。辟如她打牌输了,心情不爽是不可避免的。回家就两手一摊做个鬼脸对她男人说:“又输啦!”男人会马上从兜里摸出一张百元大钞 ,笑着递给她。有时她也会让老公给她捶捶背,揉揉胳膊和腿,这当然主要是撒娇的一种形式。如此一来,那心中的不快便很快被幸福驱散啦。这种作派在我们这些人看来,好像有点儿“不地道”,但仔细琢摩,还真有道理。试想女人在外遇到不高兴的事,回家绷着脸,男人还以为给自己脸色看,能有好心情吗?坏心情对坏心情,二人世界能温馨吗!

  大美女善于自误自乐美化生活。她有很高的音乐天赋,我们的小活动室便时常飘荡着她攸扬欢快的歌声,或有板有眼的戏曲唱腔,引得一楼牌友也跟着唱,气氛很活跃。大美女爱打扮,惯撒骄,擅说唱,但绝不是那种惹人厌的“浪"的一类。她的打扮美丽大方,娇也撒的幽默自然,说得风趣,唱得好听。她同时兼备勤劳,热情,善解人意的一面。她手巧,会用毛线编织各种衣服和物件。牌友们拿出自家闲置的毛线给她,很快她都能根据要求编织出漂亮的帽子、围脖、手套、座垫、茶杯套等物件送给大家,废物利用,很得人心。她会玩,同时家务做得更好,打理男人的生活也周到,教男人怎么穿衣服,怎么讲卫生,怎么保健,很有一套。她把这些揽为女人份内的事,至于嘘寒问暖体贴男人更不在话下。可以说,作为女人,她近乎完美。

  小美女也会打扮。她小我五岁,但看上去很年轻。若单个看她的五官,也并非十分完美,但组合起来,却恰到好处地搭配成一副俊俏的迷人图案。小美女崇尚自然美,并不施粉黛,见人不笑不说话,笑的满脸都是灿烂,细迷着双眼,深深的酒涡,薄唇浩齿,给人舒舒服服的美的享受。小美女的亮点当首推头发造型。她自暴从小喜欢到理发店看设计发型,想必是千挑万选为自已设计这款独特漂亮的发型吧。那一根根精心烫焗的留海,呈喷雾状反卷蓬松在白晰的额头上,扮靓了整个脸庞。当街上流行紧身裤,肥女也赶潮把肉乎乎的臀和粗壮的腿暴露无遗,使人大跌眼镜时,她着一条烫着笔直裤线的筒裤,彰显着她端装的个性。合体的上衣鲜而不艳,庄而避俗,或低领,或开襟,或挽袖,露出雪白细腻的皮肤,大大方方地表现着丰满与滋润。

  小美女虽然下岗,但丈夫很能干,从工厂退休后凭技术经营一家小印刷厂,收入颇丰。

  小美女先天心脏不好,结婚后医生不允许她生孩子,丈夫也不让她生。在这个问题上她一反性格中的温柔,她说她宁愿搭一条命,也要为男人生孩子。结果他们有了女儿,取名娇娇,完美了他们的人生。人的美,其实主要是内在的美,外表居其次。小美女谦逊平和,乖巧贤惠。闲聊中,她最多的话题是夸男人,话讲得很得体,很艺术。

  “俺那客可逗,女儿要带我出去春游,他说那可不行,你妈只有跟着我才安全”。

  “俺那客可爱干净,老嫌我地拖不好,衣服洗不净,不让我干,我就趁他不在时偷着干。”

  “俺那客可倒包(洛阳话,意为机灵可爱)有一次我下夜班被人跟踪到楼下,危急中他从阳台上扔下花盆,砸跑了那货。你说他咋知道我有危险了?”轻描淡写中,隐含着一个男人拖着疲倦,或冒严寒或抗酷署,在黑暗中守候夜归妻子的场景。听后不知要使多少女人忌妒,或令多少男人汗颜!

  自然,凡事都有前后的关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天小美女说上个月她弟弟家过事,她拿了两千元贺礼,下个月小姑子家过事,她预备了三千元贺礼。问其何故有差别,答曰:“得给俺那客撑面子。”

  四人垒长城,除了俩美女,还有一个和我差不多的庸者,老听别人说话,不多插嘴,想是生活较平淡吧。有一天,我心血来潮,想调动她一下,就对她说,看人家俩人多会讨男人喜欢,要不我们也学习学习?她欣然答应。第二天她苦笑着向我汇报了实习过程,差点没把我笑背过气!原来那天回家后她便对男人喊:“今天又输了,快发钱吧!”男人没理她。“哎呀,腰酸背痛,快给我揉揉”。“滚过去!神经啦?”男人不配合,她没撒,不知下来咋办,干脆就势门前一躺,想让男人拉一把,好下台阶,谁知男人一个剪步从她身上跨过,扬长而去。

  这就是生活,千姿百态。

  老人,孩子,女人,男人,穷人,富人,构成大千世界中的百味人生。我又想起小时候读的一篇课文,作者在写完蜜蜂后笔峰一转感叹“远处农民正在劳动,难道他们不正是酿造生活的蜜蜂吗?”是的,眼下这些普普通通的人,包括我们,都是辛勤的蜜蜂,大家在短暂的有生之年,辛勤地釀造生活之蜜一一物质和精神的。甘甜了别人也甘甜了自已。

  于是我采下这些带着甘甜的花絮,分享给与之有缘的你。


编辑点评:
对《百态人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