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故事传奇> 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

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  作者:大肥一郎

发表时间: 2017-12-04 字数:8102字 阅读: 183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万贵妃死了,但她的名字却从不曾消停过,依旧在众多史书、古戏和现如今的影视剧中出现,且早已下作成了妖妃、雌魔、恶妇、蛇蝎女、人渣的同义词与相关语,被世人唾弃、咒骂、诛心声讨与笔伐着,六百年来,从未停止.但睡在明十三陵里的朱见深,六百年来从未忘记,那一年,他被一个姓万的十九岁女孩所收养,她那怀抱中的处女香不离不弃,永远缭绕、佑护在他的周围,即使他幽闭在暗黑的坟墓里,也一直在心底不断地呼喊着那天使一般的女孩:“贞儿,我爱你!
 

timg_鍓湰.jpg



    有一个男孩名叫朱见深,在他两岁的时候,被一位名叫万贞儿的十九岁女孩抱养了。

    为了将他养大成人,这女孩经历的可不止是千辛万苦那么简单,且不说屋漏偏逢连天雨、缺衣少食更无药那样的生活困境与被诸多来历不明的蒙面者追杀那惊心动魄的凶险,有几次为了呵护他,她甚至直接就跟死神叫板了。但她,赢了,不仅养大了他,还收获了他萌萌哒的爱情。

    十四年之后,也就是女孩三十三岁、男孩十六岁那一年,羞赧的他,用稚嫩的童子声音向她吐露了自己久蕴心底的爱慕之情。一番无限依恋、足令天地动容的爱的纯真告白之后,旋即就是求婚、拜天地,洞房。没有鲜花,更没有钻戒,甚至连张新床都没有,有的,只是为之动容的天与地。

    他与她,跪在满是冻雨一般媚人星斗的苍穹下,虔诚而肃穆,在天与地神圣无言的公证下,以十四年的相濡以沫、生死相依为媒,便两情相悦、自作主张地结成了夫妻,就像金庸先生传奇出来的“杨过与小龙女”那样 —— 一对“神仙眷属”。只不过这一对是真实的,并非作家妙笔生花的虚构。

    若说“祸不单行”,那好事儿,也总是结伴而来的。就在朱见深与万贞儿自己做主配成伉俪的新婚燕尔之时,他,竟然被朝廷派来的“皇太子寻访使”找到。这一次,找他的人不再蒙面,也不再舞刀弄枪,而是虔诚无比的跪拜。跪拜后,那些锦衣秀服的朝廷命官逐用三十二人抬的大轿将他恭送至首都。然后,在神圣的天坛,他被重新册封为“皇太子”,旋即被宣布为大明王朝的第八位皇帝,史称“明宪宗”。

    原来,他 —— 朱见深,竟然是明代第七位皇帝“明英宗”朱祁镇的唯一儿子。当年,由于其父朱祁镇御驾亲征瓦剌,兵败,被蒙古人所俘虏,囚禁在大草原上。做为“婴儿皇太子”的朱见深,被其篡位的叔叔所迫害,生命堪忧。于是,他被一位有良心的正直的宫人由宫里秘密送到了宫外抚养。由于他叔叔不断地派出大内杀手追杀,他便几经辗转,始终隐姓埋名。后来,两岁的他,被收养到了十九岁的万贞儿手里。

    在中国,妻凭夫贵的历史比比皆是,朱见深成了皇帝,万贞儿,也就不再是朱见深私定终身的野路子媳妇了,她摇身一变,成了名正言顺统领大内后宫三千佳丽的“万贵妃”。而此刻她,也用自己争气的肚皮为自己的心上人奉上双“囍”,她为他,华诞了一位龙子。那从自己身体中分娩出的男婴的第一声啼哭,听得万贵妃如醉如痴,心花怒发!且这位龙子,被自己那酷爱其娘的爹在第一时间里就册立为了“皇太子”了,是为大明皇位的合法继承人。

    小说演绎推进传奇到此处,必须得“呜呼”感叹一下了,因为这真可谓是千载难逢的“喜上加喜、月圆花好”啊,绝对是可以写进唱本里的!在童话中,从坎坷逆境中挣扎出来

的王子与公主的生活总是结局在这样曼妙美好的生活里 —— “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的日子”。可现实却是残酷的,就像战场中那些淋漓的鲜血必须被正视一样,乐极总是生悲的,你可以说这是规律使然,也可以说是命中注定。总之,狂喜后的结果是万贵妃的儿子,不幸夭折了。那一年,她三十八岁。

    由于丧子之痛的过度悲伤,万贵妃竟然绝经了。绝经,对于女人来说便意味着她再也不能生育了,而这个女人却必须得再生育,因为她的老公是皇帝,皇帝,是绝对不可以无子的,因为其若无子,就意味着帝位将失去继承人,这不仅是对祖宗的不孝,更是对皇权政治毁灭性的致命一击。—— 没儿子,还江山万代传个鸟呀!

    于是,在得知自己绝经了的那一刻,万贵妃便紧张地思想着:皇帝要生儿子,自己却不能生,而他又非得有儿子不可,宫中从不缺女人,所以他一定会去找自己之外的女人为他生。若有别的女人为他生了儿子,其子,便是皇太子,而那女人定然就是未来皇帝的妈,其地位就凌驾于自己之上,而自己所面临的便不仅是失去皇帝的专宠了,还有可能导致贵妃的地位不保,甚至遭皇帝厌嫌,被打入传说中生不如死的“冷宫”也说不定。

    但是,这一切还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朱见深,是我的男人!我们彼此深爱,别的女人凭什么为他生孩子?她们配吗?!万贵妃自问自答的答案是:不配!不配!不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这个道理她在六百年前就知道。爱情深,嫉妒切!嫉妒,令万贵妃抓狂,她基本上是个病人 —— 疯魔了!万贞儿在血流心海的心底悲痛欲绝地哀号:朱见深,我的爱,我挡不住你和别的女人结合,但我一定挡住别的女人为你生孩子!为你生孩子的权力,始终属于深爱你的我!

    将对朱见深的深爱化为熊熊燃烧的嫉火的万贵妃,最终想明白了,她得出的结论是:我,决不能让他有儿子再生出来,必须的!他无子,宫中便无女人“母凭子贵”敢与我比肩敢与我横刀夺爱,我后宫之主的地位保住了,我的爱,也就保住了。至于别的什么,诸如什么皇位继承人啦,千秋大业啦,国泰民安啦,那就与我无关了。因为我只知道:朱见深,我永远爱你!要非得给这份永远的爱加一个期限不可,我愿是,一万年!

    万贵妃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因为这是一个打定主意后出行动果断的女人。就像她当年决定收养朱见深一样!在随后的十年里,她在宫中布下了众多耳目,只要打探到哪个被皇帝宠幸过的女人怀孕了,她立即便差人送去打胎药,以保胎为名,在其分娩之前必须将胎儿给打

下来。十年来,被其打下来的“龙女”不算,光胎形“龙子”的,就有十二胎之多。

    这骇人听闻的惨烈之事,在宫里其实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除了在嫔妃身体上辛勤耕作却一直颗粒无收的皇帝本人被蒙在鼓里之外,大内任谁都知道万贵妃这一令人发指的恶行。但虽说人人皆知,可却人人不敢对皇帝言!何故?这万贵妃在后宫的权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人人自危,谈虎色变,必须缄默自保!

    正如当年那句流行语所说,万贵妃不经意间伸出一只手来,就能把大明的天给遮了。宫里人任谁都不会忘记,还是在万贵妃刚入宫才一个月那会儿,母仪天下的皇后,仅仅是因为一件小事儿一不留神错怪了万贵妃,她那枕头风儿仅仅是轻轻在皇帝耳边一吹,结果就是皇后被废,且其居住在宫外那无辜的九族,皆被下旨发配到边疆与“披甲人”为奴了。那,可是皇帝他老爸朱祁镇亲自指定的皇后,而且皇后的老爹也不是什么寻常之辈,而是兵部尚书,是朝廷握有实权的正一品大员,

    就连后台如此庞然大物的皇后都惹不起万贵妃,那蝼蚁在后宫的芸芸众生还有谁惹得起她?于是,后宫中的太监宫女们为了自保,人人都紧紧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吧,一个个跟瞎了眼的避猫鼠似的,在暴行面前熟视无睹,全都成为了“沉默的人”。

    对这一切浑然不知的朱见深,实在是烦啊,他日夜为自己无子而心烦、苦恼,无时无刻不忧心如焚,时不时就哀叹道:“孤家好好的,怎么就患上了不孕不育症呢?这深宫大内的,连秘密找个卖治疗不孕不育药的野郎中都难!”这忧心如焚的紧迫感,更增加了他播种欲望的强烈,他就像个勤于耕种的农夫,随时都处于翻地下种状态。

    一天,为生不了儿子心烦意乱的朱见深独自在宫里漫无目的地闲逛着,一不留神,竟与一个小姑娘撞了个满怀。此刻,那小姑娘正捧着一瓶法兰西进贡来的香奈儿香水,经此一撞,香水瓶儿落地而碎,醉魂的香气破瓶而出,久久不散的萦绕在两个人的周围。

    这一撞,实在是太美了,香水香气醉魂,小姑娘鲜活撩人,朱见深春心荡漾,其龙心大悦,罗曼蒂克意起,立马就以压倒一切的霸王硬上弓精神,毫无怜香惜玉的皇牌播种机气概,心满意足地饕餮了自己身下的那道可餐秀色。

    事后,朱见深像他这十年来无数次做过这种事儿后的行为一样,他从她身上下来,提起裤子,将自己的头枕在小姑娘大腿上歇了一会儿,然后就起身走人了,留下衣衫凌乱的小姑娘一个人空对自己两腿间的血迹发呆。她不知道刚刚在自己身上凌虐过的那疾风暴雨般的入侵意味着什么,但时间,让她明白了一切。十个月后,她分娩下一个男婴。

    这个小姑娘,姓纪。这位纪姑娘是宫里一个不起眼的小仓库的物品运送员,就是一般的杂役,其地位极低微,连有伺候皇帝资格的宫女都算不上。宫女是有权被皇帝临幸等级最低的女人,而她,则连远远地看一眼皇帝的资格都没有,就更甭说与皇帝有肌肤之亲了。可事情就是这般物极必反,她不但在送香水的路上被皇帝雨露滋润了,而且还怀上了龙种!

    就算是如此卑微的一个女人被突然性起的皇帝给那个了,万贵妃也还是知道了,由此可见说她在后宫“一手遮天”那决不是乱盖的。在纪姑娘被皇帝结合了身体后六个月,万贵妃终于派出了自己的心腹、一位申姓宫女去查验其怀孕与否。那位申宫女摸着纪姑娘隆起的肚子、感觉着里面的胎动,然后回去一本正经地报告万贵妃说:“主子,她没有怀孕,肚子大,仅仅是患了胃胀气而已。”四个月后,纪姑娘生产了,她生下了一位健康的皇子,九斤五两重,是由一位叫张敏的太监为其接的生。

    那天午夜,一道新生婴儿嘹亮的啼哭划开死水一般的宫中空气,打破了大内的寂静。睡梦中的万贵妃被蓦然惊醒,她大骇道:“哪儿来孩子的哭声?”并立即将伺候自己的贴身宫女全部派出去寻找这哭声的来源。等待中,她心里还是觉得不踏实,又传令让宫中负责监察的太监们也都去做这件“找哭声”的事儿。

    这男女两路“哭声寻找团”都找到了“哭声之源”,都见到了抱在张敏怀中的婴儿。他们也都知道这婴儿的来源 —— 那是苦苦盼子、却被万贵妃连胎杀十二子的皇帝的唯一根苗!很快,万贵妃就得到了两路“婴儿探访使”的联袂上报:我等千余人尽巡大内各殿与犄角旮旯儿,均无婴儿之啼源也,小的们斗胆疑贵妃是否幻听?

    就这样,那婴儿,逃过了万贵妃的魔爪,存活了下来,然后满月了,接着又过了百天、周岁,在后宫中一天天长大,直到五岁,已经可以爬树、翻墙,到处乱跑了。明史载:宫人对此熟视无睹,唯万贵妃遭蔽。

    在这些乌云蔽日压顶的暗黑时光里,宫中的十万太监与宫女,人人都知道有这样一个孩子存在,他,就是皇帝的儿子,但人人不言。宫中之众,在这件事儿上,心境趋同,他们甘冒杀头风险集体封口只有一个信念支撑,那就是不昧良心!他们彼此心照不宣,所隐瞒者,唯万贵妃一人而已!这,是一股闪耀怎样着人性光辉的力量,就算隔着几百年的遥远时空,亦令人肃然起敬!

    那一年,朱见深四十一岁了。有一天,太监张敏伺候他梳头,他看着自己在铜镜里稀疏的头发有许多都已经花白了,不仅黯然伤神,又自言自语地哀叹,就像他在五年前临行纪姑娘前所哀叹的那般语气一样:“唉,朕都老成这副样子了,也点灯熬油、殚精竭力地在女人身上也忙活十多年啦,可怎么就连儿子都没有一个呢。”

    剩下的事儿,就令他匪夷所思了。

    只见那位名唤张敏的梳头太监蓦然丢了梳子,猛地失色,伏地痛哭,嚎哭着大叫:“陛下呀,您有儿子啊!”于是,他竟然变魔术似的给朱见深抱出一个儿子来。在皇帝惊呼“他长得太像我了的”狂喜中,那孩子就被册立为皇太子了。他,就是后来史称“明孝宗”的朱祐樘先生,一位为人宽厚仁德的皇帝。

    人心似水,心动如烟,尽管流向、飘向皆难测也,但人的良心是有的,在一定条件下也能形成共鸣,比如上述充数小说的那些码字儿,便可援为一例。

    活人,别把路都堵绝了,至少留下一条路给别人也走走。自作孽多了,就算垂青过你的上天,也不会再眷顾于你了。高高在上的天心,总是要靠“零落成泥”的民心来得以体现的,十万人众口一词、信誓旦旦皆曰“宫里无孩子”,这不是老天睁眼了是什么?岂不闻人间私语天若雷乎?你姓万的搞出这么大动静来,上天能听不见吗?在人生上半场的万贞儿,是多么完美的一个人啊,可进入下半场的万贵妃,就十恶不赦了。一个人,两幅模样,从慈眉善目的天使到青面獠牙的恶魔,只需一个转身。人世间,天使的面孔只有一个,可魔鬼的脸,却不止一张。

    可良心,终归是有力量的,这力量足以令苍天动容!天老爷都出面了,还有什么人间奇迹是不可创造的!在此,有情提醒普天之下的昧良心者注意,切记打雷天下雨你们最好在家猫着千万别出门,但被晴天霹雳所劈,那就自认恶贯满盈吧。

    在朱见深儿子得见天日的那一天,万贵妃死了,其死于一道突如其来的白光闪过。

    那天,万贵妃一口气连下懿旨诛杀了三个人:申宫女、张敏与纪姑娘。待她看到三颗滚落在自己脚下的血淋淋人头后,仰天大笑,直笑得花枝乱颤,容光焕发。笑毕,便起驾回了寝宫。在她走进自己的卧室,钻入了松软舒适的金丝被窝欲回味那三颗人头落地的愉悦时,天空蓦然亮起一道白光,利刃似的明晃晃一闪,伴随着这把从天而降的刀光而来的是一串晴天霹雳,这霹雳在她寝宫四周旋转着轰鸣,一个接一个地闷声炸响!

    闷雷过后,寝宫里传出了服侍她的太监宫女们的惊声尖叫,那叫声极其恐怖,恐怖得不似人声,因为他们看见了血葫芦一般的万贵妃,她遍身刀口,头、体两分,已经七窍流血,绝气身亡。

    万贵妃死了,但她的名字却从不曾消停过,依旧在众多史书、古戏和现如今的影视剧中出现,且早已下作成了妖妃、雌魔、恶妇、蛇蝎女、人渣的同义词与相关语,被世人唾弃、咒骂、诛心声讨与笔伐着,六百年来,从未停止。

    但睡在明十三陵里的朱见深,六百年来从未忘记,那一年,他被一个姓万的十九岁女孩所收养,她那怀抱中的处女香不离不弃,永远缭绕、佑护在他的周围,即使他幽闭在暗黑的坟墓里,也一直在心底不断地呼喊着那天使一般的女孩:“贞儿,我爱你!



编辑点评:
对《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