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明争暗斗 6

明争暗斗 6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12-03 字数:4488字 阅读: 69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6

 

从上海刚回到北京的陆一心,没想到等待他的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坏消息。

跟随地方巡回医疗队刚回来的月梅告诉他,去年在河北省农村见到的那个张玉花,已经重病卧床不起了。

吃过饭,收拾好家务活儿,月梅说:

“那个河北省的张玉花,要是当时听我的话,来北京照个透视,就会明白她不单只是腰痛,而且还有结核性脊椎炎。更严重的是,结核杆菌已经侵入到了肺部。可是,那之后,他们照样让她下地干活。身体终于彻底地垮了。现在,站都站不起来了,成天卧病在炕。这事儿,还是那个王老大娘告诉我的。我去看她时,老太婆、丈夫,还有孩子都下地去了。扔下她一个人留在黑不溜秋的屋子里,裹着一床千苍百洞的破棉絮被子,发着低烧和干咳,不时,还吐出几口血痰。惨不忍睹!”

接着,月梅详细地诉说了一下玉花的近况。

尽管张玉花有病在身,可仍然被无理地驱赶下地干活。直到她再也爬不起来,人也一天天地见瘦,低烧,干咳不上。谁见了谁都知道,这是长年累月劳动过度所致,再加上长期营养失调,她的身心已经完全垮掉了。有人见她可怜,偷偷地送煮鸡蛋给她吃,算是最好的营养品了。张玉花一家的主食是玉米和小米粥,小菜只有大白菜、萝卜和芋头。饮用水要到很远的公共水井去挑。张家每天只给她两杯水喝。卧病这么久,一次也没给她擦洗过身子。可怜见天的。

自从去年听说了张玉花的事儿之后,陆一心就将此事一直放在了心头。

五、六岁时,被人从长春领过来的三十九岁的日本女人,日本人特有的种痘后留下的疤痕,还有右手肘及手腕上被火烧后留下的疤痕,特别惧怕火炎——所有这些细节一直萦绕于心。

经历过战火的众多残留孤儿中,有着同样经历的人也不是没有可能。仅凭以上几点,很难断定她就是自己的亲妹妹。

月梅阴着脸,继续说道:

“经医生同意后,我给她注射了青霉素,又给了她一些退烧药和镇咳剂。当好接过药时,大眼睛一个劲地掉泪。揪住我哭了起来,哭和好伤心。从来没有亲近过她,给过她温暖。我问过玉花,还记不记得小时候的事,她只是摇头,什么也不记得了。我又问她,小时候都玩些什么?吃的是什么东西?还有身边发生过什么令人难忘的事?突然,她嘴巴开始动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事。”

“她说什么了?”

“说的是我一点儿也听不懂的话……,也许是日本语吧?于是便用中文将这几句话的发音记录了下来。我想回家问问你,你一定知道的。”

说着,掏出记录在药袋子上的纸条,照着音读了起来:

“打马(大妈)——”

一心摇头。

“细罗(小白)——”

一心还是摇头。

“卡江(小胜子)——”

一心仍然没有听明白。不知道日本话是什么意思。中文里,大妈的意思是上了年纪的妇女。可细罗、卡江只是读音而已,根本猜不出这话的意思。对了,莫不是根本不懂日语的月梅记错了?要不,就是玉花她长年不说日语,将日语的基本发音也给忘记了?

“喂,想明白没有?”

“听你反复说了几遍,可还是听不出这话的意思。”

一心跟着反复不停地念叨着这几句话。念着念着,就有了一种感觉,仿佛真的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想起来了点儿什么没有?哪怕是一丁点儿。我看呀,你还是去看看她吧。万一,真是你妹妹,我们也好将她接来家中养病。我是个护士,我会精心照料好她的。再说,她病得那么厉害,恐怕也没多少日子可活的了。”

最后这句话,深深地刺在了一心的心里。

可是,自己是个党员。入党时,向党宣过誓,要将自己的一切全部无私地奉献给党!就这样,因为自己日本人的出身问题,不是还有人写小报告,密告他“里通外国”的么?想到这些,对于要不要去一趟河北省,一心又开始有些犹疑起来了。

“妈妈,妈妈——”

寝室里传来了燕燕的哭声。月梅赶紧跑到了燕燕的小床跟前:

“怎么啦?燕燕,妈妈在这儿呢。”

“妈,我做了恶梦。我怕,您别走。”

孩子做了个恶梦,吓醒了。

“没事儿,别怕。梦怕什么。妈妈就坐在这儿,哪儿也不去。乖,放心睡吧。”

月梅轻轻地有节奏地拍打着被子,一心看在眼里,心里却想得是,那时候敦子和现在的燕燕的年龄差不多大,在寒冷的冬天别说被子,恐怕连鞋子也穿不上,正又冻又饿地哭着呢。这想法扎在他脑子里,怎么也赶不走。

等燕燕睡熟之后,月梅才走出来:

“噢,对不起,差点儿把这事给忘了。爹来信了。”

说着,递给他一封用毛笔写的信。

平时,一心每个月总要写一封信回家,父亲也必定按时回信。可这次,差不多有两个多月没有收到父亲的回信了。正担心着呢。

一心匆匆忙忙地拆开信封:

 

迟复为歉。

这段日子,你一直忙于往返于上海与北京之间,却仍按时给我们写信,真是难为你了。

你寄来的小乖乖燕燕的照片也收到了。拿给你妈看时,她高兴得不得了。看了一遍又一遍,总看不够似的。

你上次的来信,让我想起了许多的事情。尤其是听了河北省农村那个日本妇女的事儿后,内心里十分吃惊。记得那个时候,日本人成群结队地赶往大连和北京,途中也有走散的。但从来没有听说过,有日本人流落到了河北省的农村。如果不是月梅她们的巡回医疗队,这事儿恐怕至今也不会有人知道的。在我的记忆里,至今仍忘不了在长春车站附近你遭人贩子贩卖的情景。还有后来,八路军包围长春围城作战的时候,当我们决定离开长春时,你手里拿着那天从黑市上拾来的红色守护袋对我们说,你要去找妹妹!让爸爸妈妈先走。可是,当我和你妈脚步踉跄地走到关卡时,你还是跟了上来。由此可见,你是多么地思念妹妹!为了寻找妹妹,小小年纪的你竟然敢冒死留在一座饥饿的死城。不管怎么说,月梅所见到的张玉花肯定是日本人。至于是不是你的亲妹妹,还望慎重确认。老天爷一定会保佑你们兄妹团聚的,温暖的阳光总是要普照大地的。

代问月梅好。

父字。

 

父亲深思熟虑的观点深深地打动了一心,同时,也让他感受到父亲身上那充满了温暖的人间之爱。

一心将月梅写在药袋空白处的文字,一字一句地重新抄写到了自己的笔记本上时,妹妹当年被人抢走时的情景,突然在脑子里复苏了。

被一个高大的男人背在背上的妹妹,扭转身子伸胳膊伸腿地哭喊着。

“大叔,求求您了。妹妹只有五岁,把我也给一起带走吧!”

胜男扑上去,哀求那人。

可是,另外一个男人一把揪住了他,粗暴地扒开他的手。

最后,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人将妹妹带走了。

回想着妹妹渐行渐远的背景,悲哀之情一下子从心底涌了上来。

“去看看她吧!带着那个红色的守护神袋……”

陆一心心中暗自下定了决心。

 


编辑点评:
对《明争暗斗 6》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