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三) ——尤二姐之死隐弘皙逆案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三) ——尤二姐之死隐弘皙逆案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11-27 字数:5094字 阅读: 45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


  “颦颦宝玉两情痴,儿女闺房笑语私。三寸柔毫能写尽,欲呼才鬼一中之。”


  “都来眼底复心头,辛苦才人用意搜。混沌一时七窍凿,争教天不赋穷愁。”


  这是康熙皇帝的重孙爱新觉罗·永忠的《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的三首诗。书页上有永忠的堂叔爱新觉罗.弘旿的眉批:此三章诗极妙,第《红楼梦》非传世小说,余闻之久矣,而终不欲一见,恐其中有碍语也。


  爱新觉罗·永忠的祖父是康熙皇帝的第十四子允禵(胤祯)。允禵在与他的亲哥哥胤禛争夺皇位中落败,被胤禛(雍正皇帝)软禁,直到乾隆皇帝继位才得到释放,并复封恂郡王。因《红楼梦》一书写有九子夺嫡和弘皙逆案等关乎爱新觉罗·永忠家族的事,所以永忠看到《红楼梦》这本书后异常悲愤,不顾祖父允禵和父亲弘明要他“远避官场,保全身首”的嘱咐,提笔写下《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这三首诗。而永忠的堂叔爱新觉罗·弘旿,他的父亲胤秘是康熙皇帝的第二十四子,没有参与九子夺嫡事件,他们这一脉不属于“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中的成员,所以弘旿还是决定不看《红楼梦》这本书了,恐其中有违碍朝廷的话语。


  永忠为什么那么容易就能读懂《红楼梦》背后的隐寓呢?


  《清史稿》载永忠:“诗体秀逸,书法遒劲,颇有晋人风味。常不衫不履,散步市衢,遇奇书异籍,必买之,归虽典衣绝食不顾也。”永忠在当时被人们称为“少陵、昌陵之后,惟东坡可与论比”的优秀文人。


  “少陵”指的是诗圣杜甫,杜甫自号少陵野老。


  “昌陵”是笔误,应该是昌黎,韩愈自称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曾被推崇为唐宋八大家之首。


  时人拿少陵(杜甫)、昌黎(韩愈)和苏东坡来比永忠,可见永忠的才学之高。


  《红楼梦》作者在写贾天祥正照风月鉴那一节时,自称风月宝鉴“千万不可照正面,只照他的背面”,《风月宝鉴》正是《红楼梦》这本书的另一书名。


  《红楼梦(风月宝鉴)》这本书只看正面的风花雪月容易,君看古今戏曲,加上如今的电影、电视剧,已将“黛玉葬花”、“宝黛情深”等情节演绎得美轮美奂,但无论那些演员哭的有多凄楚动人,他们也只会演绎《风月宝鉴》的正面,不能照到风月宝鉴的反面。《红楼梦》要看懂其背面的隐寓,如果没有深厚的文化功底作铺垫,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为什么爱新觉罗·永忠和戚蓼生等人能看到《风月宝鉴》的背面,而近代的红学专家,只盯着江南曹家一家,还要勉为其难地到处找资料来将江南曹家的人与书中人物对号入座,这个样子怎么能解开《红楼梦》之谜呢?《红楼梦》不是一部完整的小说,她是用《庄子》和《楚辞·离骚》的笔法写成,所以是诗,是寓言,但不是小说。书中的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袭人、秦可卿等美人,她们只是《红楼梦》作者用香草美人的写作手法托物言志所托的那个物,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人。林黛玉一人,作者就用许多种香草香花来寓她,她既是绛珠仙草,还是芙蓉,也是水仙,又是海棠花,还和袭人同为桃花。


  我常说:“想读懂《红楼梦》背后的隐寓,要熟读康雍乾这三朝的历史,正史要读,野史也要读,还要记住清朝皇室中重要成员的生日和忌日,不仅如此,还要能知道《诗经》、《楚辞·离骚》、《庄子》、张籍的《节妇吟》、朱庆馀的《闺意献张水部》等作品都用了哪些写作手法。”


  看,又会有人说我扯得太远了,但不说这些又不行,如果连这些基本知识都不懂,怎么可能看得到《风月宝鉴》的背面呢?


  我们如今来看尤氏姐妹的故事隐寓什么事件。


  贾敬(雍正皇帝)刚宾天,接着尤二姐就正式上台了——废太子胤礽之子爱新觉罗·弘皙(康熙皇帝的嫡孙)与雍正皇帝胤禛之子爱新觉罗·弘历(乾隆皇帝)争夺皇位正式开始了。


  尤氏姐妹第一次在《红楼梦》书中出现,是在第四十三回《闲取乐偶攒金庆寿 不了情暂撮土为香》那一回中,众人凑钱给凤姐过生日,凤姐说还有两位姨奶奶,也问一声看她们出不出钱,贾母遣人去问,那人问了回来说两位姨娘每位也出二两银子,尤氏悄骂凤姐又拉上两个苦瓠子做什么。王熙凤所说的两位姨奶奶指的就是尤氏姐妹。但书中正式写尤氏姐妹,却是在第六十三回贾敬宾天后。


  尤氏姐妹之所以在贾敬宾天之后才正式出场,是因为贾敬(雍正皇帝)在世时,对和他争夺过皇位的兄弟们的铁腕手段,让宗室里的其他成员害怕,所以理亲王弘皙和庄亲王允禄等不敢轻举妄动。雍正宾天之后,二十五岁的爱新觉罗·弘历(乾隆皇帝)继位,根基不稳。于是以庄亲王允禄为中心,逐渐形成了一个以近支宗室王公等组成的政治集团,他们暗中相互串联,行踪十分诡秘,与年轻的新皇帝相对抗,这一集团的核心就是庄亲王允禄以及理亲王弘皙。不过,允禄因被康熙过继给博果铎(顺治帝之兄硕塞的儿子)为嗣子,所以没有争夺皇位的资格,但康熙皇帝的嫡孙爱新觉罗·弘皙却有继承皇位的资格。


  贾蓉撺掇贾琏娶尤二姐,自己好去浑水摸鱼正是影射庄亲王允禄等人为什么要支持弘皙争夺皇位。


  雍正驾崩后,张廷玉宣读遗诏,受命继位的乾隆随即传令内侍宣谕:遵皇考遗旨,令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辅政。随后乾隆还命他们四人组成御前临时机构“总理事务处”。但是,这个“总理事务处”却只存在了几天。居丧期后,乾隆便撤掉了这一机构,恢复了军机处。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等人成为了军机大臣,而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则被排除在外。亲王宗室不入军机处,有效地限制了亲王宗室手中的权力,为稳固皇权提供了有力保障。但却触动了宗族的利益。自即位以来,乾隆屡施仁政,对宗族极为优厚,该赏的赏,该赦的赦,本来已经赢得了皇族的好感,但是,他却突然中断了皇族干政的权力,这又引起了宗室成员的不满。庄亲王允禄即转而支持弘皙夺取皇位。如果弘皙夺取了皇位,庄亲王允禄就成了皇帝的股肱之臣,可以继续参政。《红楼梦》中贾蓉支持贾琏娶尤二姐正是影射宗室中的庄亲王允禄、宁郡王弘皎等人支持弘皙夺取帝位。


  读过《红楼梦》的人很多都认为尤氏姐妹死于自己行为不检点,但有几人想到尤氏姐妹之死是影射废太子胤礽的儿子弘晋和弘皙之死。王熙凤在整死尤二姐一节中她是影射乾隆皇帝,尤二姐是如何被王熙凤整死的,弘皙就是如何被他的堂弟弘历(乾隆皇帝)整死的。贾琏偷娶尤二姐直至尤二姐吞金自杀,都是影射“弘皙逆案”。


  贾迎春的丈夫孙绍祖也是影射乾隆皇帝。绍是接续传承之意。乾隆做皇帝后,处处效仿其祖康熙,康熙平三藩,统一台湾,征战噶尔丹,乾隆征战缅甸和大小金川之战;康熙六次南巡,乾隆也六下江南。孙绍祖指的就是乾隆处处效仿其祖康熙之意。


  《红楼梦》除了提到废太子胤礽的生日五月初三这个日子,还数次提到九月初三这个日子,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于九月初三日病逝扬州城,不仅影射脂砚斋弘皙的父亲(废太子胤礽)之死和《石头记》作者曹頫的嗣父(曹寅)之死,而且,九月初三这个日子还是爱新觉罗·弘历(乾隆皇帝)即皇帝位于太和殿,颁登极诏书,大赦天下的日子。林如海病逝于九月初三日,和贾琏偷情的鲍二家的吊死于王熙凤过生日(九月初二)的第二天,也是九月初三日,鲍二家的与秦可卿都是上吊而死,也是有所隐寓的,而且,鲍二家的和尤二姐情况一致,都是同王熙凤的丈夫贾琏有染,被王熙凤给逼死的。《石头记》中鲍二家的吊死的那一章和尤二姐吞金自杀的那几章都没有脂砚斋弘皙的批语,是因为鲍二家的和尤二姐指的就是弘皙,那几章是写于乾隆七年之后,彼时脂砚斋弘皙早已被乾隆整死,于是作者将弘皙之死隐含在鲍二家的和尤二姐之死的事件中。


  《红楼梦》中的人物和事件往往是一击多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还兼指桑骂槐,所以如果没有格物致知之功,怎能知道他隐寓什么人物和事件?


  《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贾二舍偷娶尤二姨》那一节中,有这样一段原文——那贾琏越看越爱,越瞧越喜,不知怎生奉承这二姐,乃命鲍二等人不许提三说二的,直以奶奶称之,自己也称奶奶,竟将凤姐一笔勾倒。有时回家中,只说在东府有事羁绊,凤姐辈因知他和贾珍相得,自然是或有事商议,也不疑心。再家下人虽多,都不管这些事。便有那游手好闲专打听小事的人,也都去奉承贾琏,乘机讨些便宜,谁肯去露风。于是贾琏深感贾珍不尽。贾琏一月出五两银子做天天的供给。若不来时,他母女三人一处吃饭;若贾琏来了,他夫妻二人一处吃,他母女便回房自吃。贾琏又将自己积年所有的梯己,一并搬了与二姐收着,又将凤姐素日之为人行事,枕边衾内尽情告诉了他,只等一死,便接他进去。二姐听了,自是愿意。当下十来个人,倒也过起日子来,十分丰足。


  我们用史书中记载的“弘皙逆案”来格物致知这段原文。


  “那贾琏越看越爱,越瞧越喜,不知怎生奉承这二姐,乃命鲍二等人不许提三说二的,直以奶奶称之,自己也称奶奶,竟将凤姐一笔勾倒。”


  据史料记载:弘晳曾“仿照国制”,在府中擅自设立内务府下属机构会议、掌仪等司,这种做法俨然含有以己为圣尊,与朝廷相抗之意。《红楼梦》贾琏与尤二姐在外面成立家庭,将凤姐一笔勾倒正是影射弘皙以己为圣尊,无视乾隆皇帝的存在。


  “有时回家中,只说在东府有事羁绊,凤姐辈因知他和贾珍相得,自然是或有事商议,也不疑心。再家下人虽多,都不管这些事。便有那游手好闲专打听小事的人,也都去奉承贾琏,乘机讨些便宜,谁肯去露风。”


  文中写贾琏是素服坐轿过来与尤二姐拜天地的,可见弘皙是在雍正皇帝死后还未满三年就已经开始酝酿争夺皇位了。弘皙“仿照国制”,在府中设立内务府下属机构会议、掌仪等司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而乾隆皇帝直到乾隆四年九月才发现弘皙与庄亲子允禄、弘升、弘昌、弘晈等人“结党营弘,往来诡秘”。那么,从弘皙另设内务府与朝廷相抗到乾隆四年九月乾隆发现弘皙有不臣之心,这中间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就是像《红楼梦》书中所说的瞒着王熙凤(乾隆皇帝)一人那样——“家下人虽多,都不管这些事。便有那游手好闲专打听小事的人,也都去奉承贾琏,乘机讨些便宜,谁肯去露风。”


  “贾琏又将自己积年所有的梯己,一并搬了与二姐收着,又将凤姐素日之为人行事,枕边衾内尽情告诉了他,只等一死,便接他进去。”


  乾隆三年十月,乾隆秘密立储的永琏病死,乾隆第一次建储就受到严重的打击。


  乾隆四年十月,乾隆皇帝首次披露,弘晳“自以为旧日东宫之嫡子,居心甚不可问。”“本年遇朕诞辰,乃制鹅黄肩舆一乘以进,朕若不受,伊即将留以自用矣。”不久,从事邪术活动的巫师安泰在受审中供出,弘晳曾向他问询“准噶尔能否到京,天下太平与否,皇上寿算如何,将来我还升腾与否等语”。种种现象表明,弘皙欲待乾隆驾崩后,钻乾隆没有立太子的空子一举拿得天下。


  贾琏说的只等王熙凤一死,便将尤二姐接进去扶为正室,是影射庄亲王允禄等宗室成员想等乾隆一驾崩,就将弘皙扶上皇位。


  《红楼梦》书中贾琏还曾将自己带的一个汉玉九龙珮拴在手绢上撂给尤二姐,这是隐射“弘皙逆案”是康熙末年九子夺嫡的余波 。(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三) ——尤二姐之死隐弘皙逆案》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