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时评> 农合当举辟谣剑

农合当举辟谣剑  作者:张松寿

发表时间: 2017-11-23 字数:2973字 阅读: 489次 评论:3条 推荐星级:4星

凡事晦暗不明则生疑,疑则生猜测,猜测则生谣言,谣言盛则众口铄金。
 


赶个星期天,我慌忙卸下晾晒的玉米棒子给脱粒。马达轰鸣,玉米棒子疾速旋转,金灿灿的籽粒四溅。

村组会计左手握着收据本、右手执着笔进来了,要收缴一八年的农村合作医疗参合费。“我正忙着,等忙罢我准备妥当送去。”他没有落坐,扭头就走了。

前些时,我就纳闷:“今年的合作医疗咋迟迟不行动呢?合着以前,早已画上了句号——或许适逢十九大,人们等待新精神?”

为有效破解广大农村大病救治难并不使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瓶颈,农村合作医疗于2006年应运而生。十年来,它在保障农民获得基本卫生服务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它走过的路确实比较曲折。

先是保费逐年攀升。新农合实行的第一年,人均上缴 10元,中央财政补贴10元;接着上升到三十元;又上升到六十元;再上升到一百五十元时人均可支配仅有九十元(可能有记错的,反正去年和今年的确定无疑)。纷繁芜杂的生活逼得我不得不忘掉钱目来瘦身,但凡有所要,必有一缴。总巴望着医疗证上的钱少花,最好不花,这说明健康指数高。就像消费险一样,没有人希望用得上;但一旦有事,它便是鼎足的保障。

近年来,上到医疗证款额总要比实际上缴的少一些。为此,人们街谈巷议,炮制出许多版本来:有的说地方政府得投入一部分,可政府一分没拿,全由参保人自己买单;有的说是五保户不交,独生子女户少交,贫困户先缴后退还。这个亏空全部由其它参保人填补;有的说是大凡年轻人健康,花费少。年老的体弱多病,花费大。是年轻人给年老的做奉献;有的说各村卫生所两名医生。他们不仅得日常值班,有时还得走村串户给老年人体检,还得上传下达。偶尔乡镇卫生院医生也得下乡提供医疗服务。“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突然爆出的埋怨,就像一块大石头扔进湖水里,激起千层浪。

“我们急死急活,几乎揭不开锅,哪能、谁愿去周济别人?难道是拿着猪头找不着庙门!”

“一年比一年高,交不起。干脆不交算了。”

“贫户困算是‘辣椒面捏娃娃——红透顶了’,住着政府盖的房,娃子上学享受这样那样的优惠,医保也搞特殊……占尽了便宜。”

“精准扶贫扶个啥子结果?扶得多是懒汉,懒上加懒,反而不知斤。”

“一点也不假!有的承诺扒了家里的破房入住扶贫房,后来考虑到后继生活无保障,恐被端了老窝,断了后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所以,中途变卦,许多人退房。”

“扶贫房闲置了,被征了地的农民恼羞成怒,聚众问责政府,搞得政府里外不是人!”

“贫困户真地都贫困吗?我看未必!”

“贫困户的评选也是胡球弄!”

你一言,我一语,东拉西扯,争得面红耳赤。

近几天,有所耳闻,每人一百八十元,人均可支配额没人知晓。于是,质疑声骤然鹊起,甚至被编辑成短信,凭借手机,四处散播。没有回音,人们莫衷一是,不少人差额参保。据说,有的人料想自己没有大碍,凭侥幸只对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孙子、孙女投保,人为地规避损失。其实,和大多村民一样,我也心生芥蒂。权且以为上述妄言妄听属实,但凡事都应该换位思考,有谁长生不老?又有谁头上没老父老母?如果人人都自私自利,投机钻营,那么合作医疗的基金何以充盈?就像住房公积金那样,就算你不买房,照样得交纳,给有需要者铺路。合作医疗是一种互助共济的医疗保障制度。只有人人捧柴,火焰才会越焰越高,才能最大限度地惠及他人。管住自己,心系别人方为“儒”。 所以,不考虑他人的撺掇,我毅然如数把钱上缴了去。

精准扶贫着实给原本平静的山乡激起了轩然大波:选为贫困户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有之;扬扬得意、心花怒放,甚至飘飘然的有之;趾高气扬、睥睨一切的有之。落选的“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有之,郁郁寡欢的有之,散布某某与某某干部有染等流言蜚语并写在墙上宣泄的有之,大肆诋毁政府的有之……

的确,合作医疗肥了地方医院。许多医生昧着良心,广开大处方,刮起输液的飓风。惯常的感冒发烧也得输液灌肠。输液立竿见影,疗效确切,附加值也高。县医院扒了垒,垒了扒,十年内住院部飙升至九层。与此同时,国人的输液量也蹿至世界首位,人均年输液量是发达国家的三倍多。“是药三分毒”,尤其是西药。输惯液的人犯病时非输液不可,口服用药是根本不起效的。岳母连年输液,及至老去,粗略算来,十七年中超过二千瓶,产生了严重的抗药性,三百多一支的消炎药用药三天后就失效。茶水不下,却一味呕吐,连胆汁都呕吐出来。手脚僵直,伸蜷不得。精神恍惚,不认得人。行为怪异,疯疯癫癫。多科室会诊也没诊个究竟。大规模输液非但治病,反而致病。有位老中医忠告:宁可多吃中药,缓慢调理,也不吃西药;宁可多吃口服药,也不打小针,要么中西结合;宁可打小针,决不打点滴。这位老中医并非是偏袒中草药,其实事实本来如此!

农村合作医疗发展到今天不合理的地方的确不少。比如你要整包的板蓝根不行;想要“江中”的健胃消食片没有;中途不参保的,节余的钱就被冻结。明明是自己的钱,自己却不能支配,受制于人,岂不气哉;如果儿子不参保,年迈的父母便不能享受医保(可能是农村的歪嘴和尚念歪了经吧,其目的是及时圆满完成任务吧)等等。

  社保局有责任有义务对政策公开,及时给予解释,做到公开透明;而不该闪烁其辞,让人心生狐疑,滋生瓜田李下之虞。同时,农合参保人有权推选出代表,参与监督基金的流向,并有权提出合理化建议,使农村合作医疗健康发展下去。面对种种质疑,社保局是时候亮出辟谣之剑,澄清事实,还农合以清白。凡事晦暗不明则生疑,疑则生猜测,猜测则生谣言,谣言盛则众口铄金。所以,农村合作医疗陷入此尴尬境地,不是乡亲们的错,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小农思想在作祟。客观地说,农村合作医疗不愧是农民的福祉。但愿它能开枝散叶,一路走好,为迈步奔小康、顺利实现中国梦而保驾护航!


编辑点评:
对《农合当举辟谣剑》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