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明争暗斗 3

明争暗斗 3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11-15 字数:3248字 阅读: 97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3

 

“二年内完工,当初是中国方面要求这么的。人家急着要搞现代化,‘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怎好直言不讳:‘你们根本不具备这方面的技术能力。’呢?要知道中国是一个要面子可以不要里子的国家。好在当时我们就留了一手,在协议书上将两年完工改写成了争取两年完工。”

“何必搞这种形式主义的文字游戏呢?做不到就说做不到。实事求是,面对现实。这才是真正的日中友好,不是吗?再说,当初价格谈判的时候,建设工程的价格怎么能象对待‘高级酒店的结帐单一样地粗枝大叶地估算呢?”

“高级酒店的结帐单?什么意思?”

齐木社长紧盯着说这话的《朝日新闻》社记者新田幸三郎。

“就象是你们大企业招待客人,酒店决不会开出饭菜多少钱、酒水多少钱,以及陪席的女招待多少钱这样的帐单。只不过是简单地写着‘多少人、共多少钱。’这样的收据而已。宝华钢铁厂不就是这样的吗?真正负责任的价格谈判,少说也得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

新田幸三郎老实不客气地指了出来。

这时,坐在齐木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柿田专务开始插话道:

“我们公司是决不会以这种态度对待工作的!实事求是地说,以高炉、转炉、炼钢炉为主,我们将整个项目分为二十九个大项。每一个项目我们都派出了顶级的工程技术人员前往上海,与中国方面面对面地逐一逐项地反复商谈。谈到一定的时候才交给营业部的人去办。价格谈判是一件非常严肃认真的事情。这也是我们公司的一贯作风。”

不愧为是专业技术人员出身,有条不紊地加以了说明。

分管业务的副本部长补充说明道:

“技术和价格谈判,每一个项目我们公司都派出了五、六十人,前后共派出了将近二百多人。从一九七八年的十一月到第二年的三月,长期驻扎上海。中国方面派出了比我们多三倍的人奉陪。这是一场艰巨的持久战。中国方面无法保证长期使用固定的会场,我们只好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且还经常放空枪。从上海工业展览馆到上海体育馆,我们无处不去。用胶合板简单地隔离成一个一个的小方块,便是我们的‘超现代化’的办公室。只是没有空调、没有地毯。那个时候,中国方面提供的设备规格书、合同书,差不多从地板上堆放到了天花板上。借用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呢。你们这些摇笔杆子的记者,怎么能如此冤枉人呢。”

“既然进行了如此周密的技术谈判,那么后来的工程预算怎么还会一个劲地疯涨呢?并且,中国人的报纸还经常报道:‘被日本人给耍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后排,马上响起了另外一位记者的发问声。

副本部长不慌不忙地:

“这个问题,正如社长刚才所说过的那样,是由中国的社会体制的特殊性所决定的。虽然我们对所有设备都进行了仔细的核算,谁曾想中国方面又格外地加上了工作人员的住宅、道路、学校以及托儿所的开支。这哪儿是建钢铁厂,简直就是建造一座新的城市。您说资金能不涨吗?最后,这些打包到了工程预算里,伸手找国务院要就是了。由于我们不熟悉中国方面办事的惯例,工程预算难免会出现漏洞。”

在钢铁厂的建设费用中还要加上职工宿舍、道路、学校甚至幼儿园的建设开支,资本主义国家的记者的确很难理解社会主义国家的这一突出的优越性。这种事,有的记者恐怕连听都没听说过。

接下来,记者们的笔杆子忙乱了好一阵子。

“请问,中国方面派出的代表团,什么时候能到日本?”

有记者发问道。

“当然是双方都认为是适当的时候。不过,我们会邀请对方尽快访日的。”

“关心时间,不如多关心一些底下厂家的利益。您能保证为这些厂家争取多一点的利益吗?”

“保证?”

“由于工程下马,相当单位要求赔偿损失,难道不是正当权益吗?”

《产经新闻》社记者当头一炮,其他记者紧随其后:

“工程下马,遭受损失最大的并不是你们东洋制铁这样的大企业。是下面的承包商即中小型企业。当初就被你们以‘日中友好’的名义在价格上是一压再压。动作稍微慢一点,就会被你们追着屁股打。没办法,只好从银行想办法。说得好听一点是‘融资’,说得不好听就是‘高利贷’。购买生产必须的原材料和配件,还要以高薪聘请专业的技术人员。哪样都得花钱。工程说下马就下马,以前投进去的钱不是就么泡汤了么?你好东洋制铁打个喷嚏,都能把这些中小企业吹到半空中去。工程下马,宝钢破产。中国方面说是‘资金不足’,不过是托词而已。目的自然是不想对这些中小企业的损失负责。到了这种地步,请问齐木社长,你们对中方的电报,将作何回应呢?”

齐木态度生硬地回应记者道:

“记者大人,什么‘宝钢破产’?多难听的字眼呀。亏你们说的出来。如果你们是带着先决条件来写新闻报道,请恕我不能作答!”

广告部的室长赶紧出来打圆场:

“今后的问题,我看还是等中国方面派出的代表团到日本之后再谈吧。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草草刚想要收场。

年龄最大的记者,赶紧站了起来:

“最后再问一个问题。请问稻村会长对这封电报,有何见解?作何解答?”

“眼下,美国的通商代表团已经到了日本。会长他正忙着呢。对于此事,我俩还没有正式性地交换意见。”

说完,齐木起身拍拍屁股,简直走出了会议室。

 


编辑点评:
对《明争暗斗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