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一)——宝玉是绛洞花王,也是总花神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一)——宝玉是绛洞花王,也是总花神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11-08 字数:4397字 阅读: 84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自《楚辞·离骚》以后,我国历代都有用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写的诗作。

  

  在《红楼梦》里被薛蟠说成“庚黄”的那个风流才子唐寅,也曾写有一首《菊花》诗,唐寅在诗中以菊花自寓。

  

  菊花

  

  (唐寅)

  

  故园三径吐幽丛,一夜玄霜坠碧空。

  

  多少天涯未归客,尽借篱落看秋风。

  

  这首诗的前两句“故园三径吐幽丛,一夜玄霜坠碧空。”是写菊花幽然地开放,好像是一夜之间随着浓霜从天空中坠落一般。

  

  后两句“多少天涯未归客,尽借篱落看秋风。”是诗人托物起兴,以篱落里开放的秋菊自寓,意思是多少沦落天涯的文人骚客,都从我身上,勾起了思乡归隐之意。

  

  这首诗里的“秋风”是一个典故,写的是晋朝的张翰在洛阳做官,见秋风起,因思念故乡的菰菜羹、鲈鱼脍,于是辞官归隐。

  

  自陶渊明以来,菊花就是隐士的象征,菊花既可以代表陶渊明,也可以代表朱淑真,还可以代表唐寅等人。而在《红楼梦》里,一种花也可以同时代表几个人,比如秦可卿是海棠花,宝玉是海棠花,林黛玉和史湘云也是海棠花;林黛玉既是海棠花,还是芙蓉花。

  

  林黛玉、宝玉和秦可卿等人,他们也不是作者所要塑造的一个小说人物,而是和海棠花、芙蓉花、桃花一样,只是作者托物言志所托的那个物。

  

  《红楼梦》第八回写薛宝钗有冷香丸,宝玉闻见她身上有一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红楼梦》第十九回写宝玉闻见林黛玉的袖子里有一股幽香,闻之令人醉魂酥骨;《红楼梦》第五回写宝玉刚进入秦可卿房中,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宝玉便觉得眼饧骨软。

  

  林黛玉,秦可卿和薛宝钗,她们都是香的,《红楼梦》是用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写成。

  

  我们来看看《红楼梦》作者到底用了几种香草香花来寓林黛玉。

  

  《红楼梦》第一回,甄士隐在梦中听到一僧一道所讲的那则故事里,林黛玉是绛珠仙草。

  

  《红楼梦》第二十三回,林黛玉住进了大观园里面的潇湘馆,这又与湘妃竹有关。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大观园起诗社的时候,林黛玉被探春封了个“潇湘妃子”的雅号,林黛玉又与水仙有关。《红楼梦》第五十二回,薛宝琴将一盆水仙花送给了林黛玉。林黛玉又是水仙花。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众人占花名儿时林黛玉抽到的是芙蓉花签。作者又用芙蓉花来寓林黛玉。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史湘云抽到海棠花,酒归宝玉和林黛玉饮,《红楼梦》第三十七回,林黛玉作咏白海棠的诗,在诗中以白海棠自寓,那么,林黛玉又是海棠花。

  

  《红楼梦》第七十回,林黛玉写了《桃花行》这首诗,林黛玉就任“桃花社”社主。林黛玉又是桃花。

  

  林黛玉是那么多种花花草草,那么,她是宝玉在《红楼梦》第七十八回所说的那个“总花神”吗?当然不是,“总花神”是宝玉,宝玉是“绛洞花王”。《红楼梦》第五回宝玉进入太虚幻境,“诸名山胜境内初生异卉之精,合各种宝林珠树之油所制”的“群芳髓”,是宝玉闻到的;“出在放春山遣香洞,又以仙花灵叶上所带之宿露而烹”的茶“千红一窟”,是宝玉品尝了的;“乃以百花之蕊,万木之汁,加以麟髓之醅,凤乳之麯酿成的酒“万艳同杯”,是宝玉饮了的。宝玉住的是“怡红院”,匾额上题的字是“红香绿玉”,后改作“怡红快绿”,里面种有数本芭蕉和一棵西府海棠。贾政说那棵西府海棠出自“女儿国”中,后来宝玉又补充说那棵西府海棠:“大约骚人咏士,以花之色红晕若施脂,轻弱似扶病,大近乎闺阁风度,所以以‘女儿’命名。”宝玉是“怡红院”的主人,当然也是有女儿之态的那棵西府海棠的主人。宝玉就是女儿之主,也就是那个“总花神”,《红楼梦》书中的所有香草美人,她们变来变去,总是与宝玉所影射的几个人脱不了干系。

  

  皇太子胤礽的生母是康熙的第一任皇后赫舍里氏,在赫舍里皇后去世后,康熙赐谥号仁孝皇后。中国儒家思想的核心是:仁、义、礼、智、信、恕、忠、孝、悌。赫舍里皇后的谥号就是取自于其中。而《红楼梦》第十三回所说的“义忠亲王老千岁”,就是指的废太子胤礽,胤礽在康熙十四年被立为皇太子,到康熙五十一年被复废太子之位,当了近四十年的皇太子,胤礽被废太子之位后,囚禁于紫禁城西华门内的咸安宫,于雍正二年死于咸安宫,被追封为理密亲王,所以胤礽是亲王老千岁。“义忠”二字是和胤礽的生母赫舍里皇后的谥号“仁孝”一样,取自于儒家思想。秦可卿死后躺在了义忠亲王老千岁所要的樯木制成的棺材里,是因为秦可卿与义忠亲王老千岁一样,都是影射太子胤礽。

  

  林黛玉在大观园的住处“潇湘馆”,我在《冷眼观<红楼梦>》(十二)那一章中,已经分析得出潇湘馆为皇太子胤礽小时候的读书处——畅春园西路的无逸斋。紧邻着林黛玉的住处“潇湘馆(有凤来仪)”的是李纨住的“稻香村(杏帘在望)”,“稻香村”实为畅春园里紧邻着无逸斋的菜田和稻田,康熙皇帝意欲教育皇太子胤礽知稼穑之艰难,不贪图安逸,所以令人在紧邻无逸斋的地方修建了菜田和稻田。既然“潇湘馆(无逸斋)”分给林黛玉住,那么林黛玉就是无逸斋的主人太子胤礽。

  

  《红楼梦》第四十回,凤姐将一盘子菊花横三竖四的给刘姥姥插了一头,众人让刘姥姥把花拔下来摔到凤姐脸上,刘姥姥却说:“我虽老了,年轻时也风流,爱个花儿粉儿的,今儿老风流才好。”菊花插在了刘姥姥头上,而《红楼梦》第三十八回,众人作菊花诗,林黛玉作《咏菊》、《问菊》、《菊梦》,就曾以菊花自寓。《红楼梦》第四十一回,林黛玉取笑刘姥姥:“当日圣乐一奏,百兽率舞,如今才一牛耳。”这段话出自《尚书·益稷》“箫韶九成,凤凰来仪。击石拊石,百兽率舞。”林黛玉用这句话又将刘姥姥和自己的住处“有凤来仪”连在了一起。林黛玉的其中一个原型是太子胤礽,刘姥姥是狗儿(弘皙)的长辈,刘姥姥就是弘皙的父亲太子胤礽。《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十一回的回前批语,那首题《红楼梦》的诗中有一句“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这个脂砚先生就指的是弘皙(狗儿),“脂砚先生恨几多”,弘皙当然恨的是他的父亲胤礽被废去太子之位。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探春作诗《簪菊》,刘姥姥就戴了一头的菊花;林黛玉讥讽刘姥姥是“母蝗虫(虫草)”,探春房里的纱帐就是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的纱帐。板儿说纱帐上绣的:“这是蝈蝈,这是蚂蚱。”蝈蝈蚂蚱指的就是“母蝗虫”刘姥姥,于是刘姥姥一巴掌就把板儿打哭了。这就将刘姥姥和探春也扯上了关系。

  

  《红楼梦》里经常出现纺线,结络子等词语,“网络”一词也曾出现在《红楼梦》一书中,是暗寓《红楼梦》里的每个人都是有牵连的,如果不整体来看,就不会明白《红楼梦》作者所要表达的意思了。

  

  林黛玉、秦可卿、巧姐、刘姥姥、香菱都曾隐射胤礽,宝玉的其中一个原型也是胤礽。

  

  前人已经考证出宝玉爱吃胭脂的原因就是玉玺吸印泥。 宝玉衔玉而生,蔡元培先生已经推定:“是胤礽生而有为皇太子之资格,故曰衔玉而生”。

  

  蔡元培先生还说:“胤礽曾被喇嘛施法魔魇,宝玉同样也遭此魔魇。施魔人为马道婆,马、嘛同音。”蔡元培先生认为,《红楼梦》第三十三回和第九十五回,分别叙宝玉神思失常之事。如“失玉以后,宝玉一日呆似一日,也不发烧,也不疼痛,只是吃不像吃,睡不像睡,甚至说话都无头绪。”宝玉的失常表现,正如康熙上谕中对胤礽的“居处失常,语言颠倒,竟类狂易之疾,似有鬼物凭之者”的论断如出一辙。至如镇魇之事,亦可与《红楼梦》中马道婆镇魇宝玉之事相呼应。

  

  蔡元培先生得出的这个结论非常有价值。只是《红楼梦》第二十五回,王熙凤(琏二奶奶)也影射的是二爷胤礽,宝玉的干娘马道婆的原型就是荣妃马佳氏,赵姨娘的原型是康熙的布贵人兆佳氏。荣妃和布贵人当然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镇魇胤礽,但她们可以向康熙吹枕边风,数落胤礽的罪状,离间他们父子俩。荣妃、兆佳氏这两个人都曾得到康熙的宠爱,但看一下她们是如何对待宝玉和凤姐的,就知道被康熙宠爱的皇太子胤礽因为没有娘亲的庇护,日子过得也挺凄惶的。皇位只有一个,康熙的妃子们都希望自己的亲生儿子能当皇帝,于是皇太子成了众矢之的。

  

  《红楼梦》里面宝玉和凤姐是真的发疯,而历史上,太子胤礽却是自己装疯,以致康熙认为发生“帐殿夜警”之事,是因为胤礽真的被人镇魇。

  

  无论什么高明的巫术,都不可能让一个人发疯的,胤礽被废去太子之位后发疯,当然是装的。至于装疯,《红楼梦》第二十二回借林黛玉的口作了伏笔。请看原文——

  

  宝玉听了,喜的拍膝画圈,称赏不已,又赞宝钗无书不知,林黛玉道:“安静看戏罢,还没唱《山门》,你倒《妆疯》了。”

  

  凤姐和宝玉疯了数日后,是癞头僧和跛足道人来救的,而且就是用通灵宝玉救好的。通灵宝玉是玉玺,胤礽最怕的就是将来失去皇位继承权,也就是失去玉玺,康熙复立胤礽为皇太子,使他放下心来,他也就不用再装疯了。

  

  宝玉的外号有:混世魔王、遮天大王、富贵闲人、无事忙、绛洞花王等等,这些外号各有用意。

  

  “混世魔王”是指胤礽生而丧母,而其母亲赫舍里氏一家又曾助康熙除掉权臣鳌拜,可以说是康熙的救命恩人,所以赫舍里皇后的早逝,令康熙很悲痛,因而康熙十分宠爱胤礽这个唯一的嫡子。结果胤礽让惯坏了,由此脾气变得暴躁,性格叛逆,喜怒无常。就像个“混世魔王”。

  

  “遮天大王”用在书中只是《红楼梦》作者想借他来让人能推算出宝玉的真实生日就是太子胤礽的生日。

  

  “富贵闲人”和“无事忙”是说胤礽被废去太子之位被圈禁后,皇宫里所有的事情他都没法参与,是个名副其实的闲人。(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 冷眼觀《紅樓夢》(三十一)——宝玉是绛洞花王,也是总花神》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