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第一章 芶繀刺纣王

第一章 芶繀刺纣王  作者:九变

发表时间: 2017-11-06 字数:6404字 阅读: 881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黄帝大败蚩尤,统一所有部落,画野一方,号为华夏。经尧、舜、相传皆为禅让,至禹,传其子夏启,改为世袭。由公天下为私天下,传至桀,夏桀无道,宠幸妹喜。其言皆从——兴土木,掘酒池,民不聊生。

  黄帝后裔商汤王姓子名履,契十四代孙,兴兵伐之,而得天下,都西毫,国号商,以水德王,地统丑正。释囚夏台,改年曰祀。太丁未立。外丙二年,仲壬四年。太甲承嗣,尹放于桐,三年悔过。沃丁任贤。太庚、小甲,衰于雍己。太戊修德,商道复兴。仲丁迁嚣,位传于外壬。子弟争立,乱延九世。河憻甲立,复迁于相。祖乙迁耿,可谓贤君。经祖辛、沃甲、祖丁、南庚,无功过可考。至于阳甲,诸侯不庭。盘庚迁毫,改国号曰“殷”,商道又兴。小辛、小乙商道复衰。乃启武丁,商之贤君。祖庚、祖甲、廪辛、康丁,相断而立。武乙射天,震死渭滨。经太丁传至帝乙。乙有三子,长子微子启,次子微子衍,三子叫寿王。

  寿王从小聪敏过人,力大无比酷好习武、狩猎。拜闻仲为师少年时已剑术冠于朝野,无人能敌。

  乙尊照先例,始立微子启为太子,太子有近臣,叫费仲,为人乖巧,喜迎奉、好投机。他见微子启年岁渐长,而帝乙却龙体康健,心下不悦。心忖:自己得微子启宠幸,一旦让他早登帝位,自己自然可加官进爵,起码也是个大夫。

  于是,自作主张,趁帝乙游玩御花园之际,将飞云阁一梁锯断。帝正自领众文武观赏袁隆氏用绛草与琼花、芍药等仙卉杂交而成新贡品种牡丹奇卉,却见巨梁自上压下......

  寿王眼尖,挺身撑住大梁,遣退众人,让工匠换去梁柱。

  事后,寿王细虑,回想当时费仲慌张,心里便有些猜疑,背去众人,私下追问费仲,费仲始矢口否认,后被寿王威逼,只得承认:欲刺帝。寿王也不声张,暗中又质问微子启,微子启一向敦厚,见是下臣所为,一切罪责应当由己承担,便自请罪于帝。帝见他请罪,又寿王、比干等极力求情,故一切皆免了。也免了他的太子,改立寿王。

  帝乙驾崩,寿王继为天子,定都朝歌,就是历史上的纣王。

  当时,文有太师闻仲,武有镇国武城王王飞虎,足可以定国安邦,纣王坐享太平。一时是天下升平,河海晏清,万民乐业,国富民安。

  由于过份安逸,便滋生了淫邪的念头,一回纣王去女娲宫进香,见女娲像生得天生丽质,美貌绝伦,顿起淫意心想:我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虽三宫六院,佳丽千万,又有哪位及彼?如此国色天香的仙子姐姐,不为我所有,夫侍何人?嗨,若得一度云雨,就算城破国丧,又何憾之有?不免兴起,便题淫诗一首于女娲宫粉墙之上。

  诗之大意是:睹仙容而生念想,有了念想我的魂都开始飘荡,魂儿开始飘荡那以后的日子该费去多少思量,思量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能和你朝夕相伴......相伴相伴,就让我亲手为你解脱裙裳,解脱裙带是因为真心爱你,既然是真心相爱,事又何妨?

  又题数小字:彼物甚尤,欲倾国求。求之难得,不冥不休!望复怜此,予梦绸缪。

  后落帝号,方依依而去。

  诗曰:“何妨”。可见纣王荒淫,而由此引来祸恙——

  朝歌南门外三十里处有轩辕坟,有一侠女,名曰:芶繀,自封为:淫神,筑坟而居,自立为教,广收弟子。加之貌美如仙,常诱负心男儿,以采补之。但常能扶贫济困、惩罚恶徒,人们时以侠女称之。

  这日芶繀引门上二护教,教女武嬉、与武媚姐妹二人,游女娲宫,忽见粉墙上淫诗不由心里暗骂,又见帝号,知是纣王所题,因道:“成汤六百年江山今亡于此子矣,这等无赖天子,留之何用,何不代为刃之。”

  回到轩辕坟,拜告女娲神位,芶繀越想越忿,便传令散教三日,三日后再听教令。当日谓武氏曰:“我去去就来,你们守在这里若三日不回,你们可于三日后另选教主,或由你们姐妹执掌,另择圣女两位为护教,承天意,启地义,循阴阳,定乾坤,敬三光,达四维,守五常、尊五伦,禀六德、习六艺,教中弟子须相亲相爱,师训谨记,教规勿违。”

  武氏姐妹不解道:“教主功尚未成何以自毁前程?须再加修炼,也好教导我们姐妹一同登仙,又何必为此浊物一时之邪念,而气忿,教主若放弃这段功德,只怕要后悔的。”

  芶繀道:“我平生所爱一人鸿钧,始背德训,与其乱,后竟负誓而去,至今不归。我无望以生,虽与众男交媾,仍难破此情关,洗清自身之罪孽,自知已难达前程,而我最敬之神女娲——当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怪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神乃炼五色之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功莫大焉!今日又见她金身受此侮辱,其人虽为天子,我也照样取他首级来祭,方消我心头之忿。”

  武嬉道:“弟子愿同往!”

  芶繀笑道:“宫中戒备森严,我有可能丢掉性命,又不是去采补,你跟着做什么?你的修为甚浅,以后须勤加练习,照我的话去做。”

  然后又交待了一些新的教规、教条及采补之心得——乾坤未判,天地未开之初,名混沌之世,无有日月、阴阳,盘固断肋为斧,劈之,始有天地,混沌乃无极取昏蒙之意,天地开,太极生,始分阴阳,太极之元气动者属阳,静者属阴,轻清之气上浮为天,重浊之气下凝为地。天承地载,始生万物,乾乃天,乾道生男,主阳;坤为地,坤道生女,主阴,立天之道曰阴阳,而立人之道为刚柔。古有云:‘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气之清轻上浮得为天,地之重浊下凝者为地。’故男子之性轻浮,女子之性重浊。男身是阳,主其清,而女性为阴是为浊,虽表面性清,那非是物象,乃虚假幻象,却有看不见的罪孽,为了消除祸障必须与男子不断交合,借男子纯阳以解阴苦。此乃阴阳调和,到时功自成,妄自消,心性明,大释大开,大受其用,可长生于天地之间,而不再沦为地狱之鬼。唯一要记住的是:采补不同于交媾,自家的心性不可乱,否则,不但不能以男之纯阳来解我阴苦,反受其祸,便成了以他之阳浊来污我清洁。而所采之料,以修炼之士为最佳,但要谨防‘反采’,次之乃帝、王、侯、相,因其美食补益,元阳大盛。须选其眉目清秀、书儒气浓者为上品,士、商为中品、农、丐为下品。相貌奇伟、心性高尚之士勿碰,因其定性极好,虽泄,亦是几滴清露,反耗自家功夫。丑怪卑劣之人亦不可交,而其龄为小于自家为上,太大者伤其阴、损其气。个中妙趣和道理还得自己日后慢慢参悟,切记!切记!轩辕圣教就全仗妹妹了。”

  说罢影已不见,声音犹绕。

  纣王自进香之后,便对女娲朝思暮想,终日郁郁闷闷......

  这夜,纣王正在寿仙宫发呆,却忽然墙上一动,女娲从墙里钻了出来。

  纣王惊喜非常,猛扑过去道:“美人呀美人,你可知我思量多苦,终于把你感动了......”一面合手相抱,却发现那不知是谁在墙上挂了一幅女娲烙像。

  烙像以竹烙而成,先以光油浸泡,再加漆涂,过后便翩翩如生。纣王因过份思念,加之半醉,一时误为女娲降临。看实之后,又摇头叹息道:“美人呀,原以为你感我一片苦心,显身一幸,却原来——”

  “咯咯,你转过身来,这不就来了吗?”

  一个女子轻柔的声音飘了过来,在宫中还没如此清脆、温柔之音。便想也未想立转过身去。

  只听“嗽”的一剑齐颈削来,纣王一惊将头一昂,脚下也跟着后退一步。稍一定睛,晃忽间却又见果然是女娲娘娘。

  纣王的酒虽惊醒一半,由于色心淫意,一下竟忘了险境,跟着跨前一步道:“美人呀,原来你真的有灵验。”

  来人冷哼一声:“无道昏君,女娲遣我来取你性命,还望不吝锡予!”

  纣王想都未想道:“人生百年何其短暂,春宵一刻才是金贵,只要娘娘能与我一席云雨同乐,愿以性命相许。或以江山相托!不过你既是女娲娘娘,拿我江山又有何用,取我性命又置何处?”

  来人一声娇叱,将身腾起,一面抹去易容面谱道:“昏君,你连神灵都敢侮辱,还有甚么事你不敢为?我拿你江山无用,取你性命自有好处。”

  纣王往旁一闪避开一剑,眼前又变出一个人来,虽然不是女娲,却更显得面目清丽,且眉宇间透出无限风情,眼里含意,体态带骚。其阴柔之气自乳胯放荡开去,更撩人魂魄、动人心际。

  纣王亦喜道:“你说得对,世上没有我不敢做的事,今夜就让你留在寿仙宫陪我同寝,以消我近日妄思之苦。只是你不是女娲娘娘,到底是谁?”

  “我乃女娲宫侍女,天下第一淫神,要我陪你不难,你得先问问我的剑,赢了我再说。”

  纣王大笑:“这有何难!”说着已拔剑在手,使了开来。

  芶繀见他剑法入神,硬是中用,十招下来竟无破绽可寻,再过五招,已将她逼出了寿仙宫。不由暗暗称奇。心下佩服道:“想不到如此荒淫之君,也会将剑法练至这等境地。”

  芶繀边战边退已到分宫楼前,早已惊动宫中卫士,只是纣王一面出剑,一面阻止他们道:“你们速速退下,可远观之,我与美人有约,逗剑作戏,你们不必当真。”

  芶繀六百招使完,早已香汗精精,便以语分其心曰:“看你剑法玄妙化极,真不忍就此诛你,若是圣明之君,该有多好!”

  纣王也觉不轻松,于是更喜道:“美人不必多言,再过两百招,你就得换剑法,今天到要看看你平生所学有几!”

  芶繀稍惊道:“你知道我所使什么剑法?”

  “如果没有说错的话,美人所使乃是轩辕氏的青铜魔女八百式,这剑法相传为女娲所创,其实不然,八百式剑法,其姿各异,被铸成八百青铜魔女以授后人,女娲当年,并无铜铁,可见此剑法乃后人所创,假借以女娲之名,你下一招‘天魔劲舞’虽然厉害,但与前所有招式并不贯联,更可见此八百式,非一人所创。”

  芶繀道:“但你所使的神农剑法三百招首先每招独立,然后分式,那不就是三百个人所创,拼凑在一起的,简直一派胡言。”

  纣王不怒道:“差矣,神农剑法三百招招招独立,但每招皆可变化成二式,以衍后招,若是哪招击败对手,便至那招而止,也可越招而用,可谓变化无穷,玄幻莫测。就如第一招,‘混沌初开’,可不接‘乾坤始奠’而复用‘开天劈地’再换成‘地动山摇’接衍‘石破天惊’亦可再化成‘海枯石烂’。”

  说着不知不觉已越至九间殿,此已是四鼓天了,满朝文武正待早朝,见这阵式都吓得躲避。武城王王飞虎,几次想上前相助,都被纣王喝止。皇叔比干、臣相商容、上大夫梅伯等人直是摇头,只道:乱了朝纲——朝堂之上,乃君臣朝议之所,男女相戏、操戈而舞,自古未有,这成何体统!

  却谁也不知是芶繀刺杀纣王,而看纣王的样子更象是作戏。芶繀为了不被众人瞧破,也已换上笑颜。

  纣王一面厮杀,一面称赞:“美人真是好剑法,若入宫侍我,岂不大快,你我剑法相当,如此下去要拼一天,天黑以后,我必胜你,到时你累了,正好到寿仙宫安寝,只是云雨起来怕要乏力了。”

  芶繀笑骂:“无耻,看招,先赢了我再说。”

  再说陈塘关总兵李靖,接诏来朝听封。当赶至殿外时,已见殿里厮杀激烈,他定睛一看乃是一女子刺帝。于是急从弃弓门奔至解剑殿。领了“乾坤弓”,也不顾众人阻止,站在九间殿外瞧准芶繀搭上“震天箭”,“嗖”的便是一箭......

  芶繀与纣王都已瞅见,芶繀只以为自己身穿玄天宝衣,不碍事。纣王稍侧,正要阻止,已来不及,便惊呼一声挺身替其遮挡。

  只听“扑”的一声,震天箭自纣王肩侧飞过,窜入芶繀胸膛,贯穿后背。

  乾坤弓和震天箭相传乃皇帝当年射杀蚩尤的宝弓神箭。势猛而轻捷,所以纣王来不及遮挡,玄天宝衣也被戳穿。

  纣王大呼一声美人,便伸手抄住。只见芶繀嘴角泛血、脸色苍白,轻柔遗憾地一笑道:“你乃天地间一美好情物,却非一个好的人君。不能将你一同带走,实乃天意!”

  说罢气绝身亡。

  纣王大怒:“大胆李靖,先王遗诏,念你世代忠臣,欲加封号‘天王’,却谁料想你竟敢挽弓上殿,射杀我爱姬。是想造反吗?”

  李靖道:“臣有罪,臣不敢,臣见她招招含杀,欲刺陛下,臣一急之下,才至解剑殿取来弓箭的,并非是事先擅自挽弓上殿。”

  “好了,本王与美人决戏,岂会由你援手,若是那一箭不准,射杀本王,那又该如何呀?何况你已于殿上伤了人命,来人啦,给我拖下去金瓜击顶。”

  这时,微子、箕子、比干、微子启、微子衍、商容、梅伯、胶鬲、麦云、麦智、黄飞虎等一干大臣一齐跪下求情。

  比干道:“先王遗训,不可滥杀臣民,何况李靖乃是救驾心切。也不知陛下为戏斗。宝弓乃先王所赐,为神灵之物,李将军武艺超群,自然不差毫厘,又岂会伤及陛下。望陛下莫要为一莫名女子而诛杀有功臣将。”

  纣王见众人求情,况比干又是王叔,知道自己不能太过份,但自己好不容易得一色剑双绝的佳人,竟被这个李靖冒然射杀,气仍难平。故道:“就如王叔所说,但杀人偿命,念他三代忠良,死罪可免,梅伯、商容,你们说本王该如何处罚他呀,但我想至少也得砍下他一条手臂来,令他日后不可再挽弓,方才解恨。”

  商容还想为李靖开脱、辩解,但纣王不听,并挥手让他退下。

  上大夫梅伯见是如此稍一思量,面带微笑道:“李靖被诏入朝,原是听封,不料反成祸事,陛下圣明,已饶他不死,若再罚他难免使人不满。陛下何不再赏他,但这赏即是罚......”

  纣王不解,众臣也自迷惑。

  梅伯道:“三年前,鬼邦国进贡玲珑宝塔一座,陛下不如赐于他,让他端至左掌之上,除了睡觉不准弃下,既废了他一条手臂,又显陛下恩德,这岂不两全其美。”

  纣王甚觉有趣,当即准奏,并笑道:“就按梅大夫的意思,再遵照先王遗诏,本王封你为托塔天王,替本王继续镇守陈塘关。”

  

  李靖谢过恩仍回陈塘关待命听诏,可纣王对女娲之思,转移到了芶繀身上,常常想起,只骂李靖可恨。思念之情愈来愈烈,以至茶饭不思,早朝也懒得上了。佞臣费仲,见他如此,便献媚讨好道:“陛下莫要忧心,若真思念前日里那仙女,再要见他也不难矣!”

  纣王怒道:“她已仙去,除非本王也随她死,费仲你这话何意?是不是诅咒本王!”

  费仲低媚道:“微臣哪敢,陛下乃一国之君,下有四大诸侯,八百小诸侯,如此大的天下,岂会没一两个与仙子相酷的。只是......”

  纣王忙问:“只是什么?还不快说——”

  费仲道:“有其貌未必有其超人的剑法。”

  纣王也摇头叹息。

  费仲又道:“陛下不必叹息,武功可以在宫中慢慢教,只是难寻其师。”

  纣王大喜道:“这有何难,闻太师闻仲博习天下武学,轩辕剑、盘古剑、伏羲刀,哪样不会,肯定也会青铜魔女剑,待我把他诏回朝歌就是。”

  闻仲身为太师,性刚直,费仲忌怕,因此口虽称是,却还是道:“太师正在征伐犬戎,若是急于召回,群臣又会匪议陛下,那岂不是微臣之罪,因此先不必召回,眼下是尽快找到貌若之女,相信犬戎不日可破,太师不召便可告捷回朝。”

  纣王大喜,急草诏,命每个诸侯选貌似芶繀的女子十名入宫,并将芶繀生前之貌烙刻成竹像随诏分发给各个诸侯国。


编辑点评:
对《第一章 芶繀刺纣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