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文 > 散文> 偶 遇

偶 遇  作者:王海洋

发表时间: 2017-11-06 字数:2790字 阅读: 7084次 评论:5条 推荐星级:5星

有个女孩曾经是我的学生,在此姑且叫她赵君吧。  十年后的今天,我在镇上的医院见到她。我是给两岁半的孩子注射疫苗的,她和我一样,也带着自己的孩子。医院狭窄的过道里,排着长长的队伍,摩肩接踵,你挤我扛,
 

  有个女孩曾经是我的学生,在此姑且叫她赵君吧。

  十年后的今天,我在镇上的医院见到她。我是给两岁半的孩子注射疫苗的,她和我一样,也带着自己的孩子。医院狭窄的过道里,排着长长的队伍,摩肩接踵,你挤我扛,推推搡搡,互不相让,加上小孩的哭声,医生的呵斥声,还有护士那不耐烦的神色,气氛很是紧张。所有排在队伍后面的人,都在向前张望,伸着长颈鹿一样的脖子,当然我也不能免俗,我也在痛苦地等待,焦急地眺望。此刻,所有人最关注的就是前面的队伍还有多长,还有几个人才能轮到自己,前面有没有人恬不知耻地插队。所有人都用两束严厉的目光时时监视着前面的情况。

  就是在这样的时刻,我不经意地回头,发现后面队伍中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孩。她是谁?我一时真的想不起名字,但印象和直觉告诉我,她一定是我曾经的学生。在我和她目光相撞的瞬间,她把头一低,有意回避与我目光的正面交锋。但仅仅那一瞥就够了,我已经看清了她的大概容貌。她的脸瘦且黄,蓬乱的短发脏而乱,身材娇小单薄,衣着陈旧,不合时宜,怀里抱着一岁上下的孩子。她一直低头,抚弄着怀里的小孩,不敢向前看,像是犯了错误的学生怕老师批评一样,面色含羞,神情极不自然。我料想且肯定她早发现了我,只是难为情,不愿相认罢了,于是我也佯装没看见她,目光移向前方杂乱的队伍。

  忽然我的脑海里蹦出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对,就是她,就是赵君的名字——晴鹤。这个名字太有诗情画意了,当年作为我的学生,每当看到她,我总会想起刘禹锡《秋词》里的诗句:“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由此,我美丽的思绪被拉回到十年前的初中校园和教室。

  那时,赵君大概坐在教室第三排靠边的位置上,我是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印象里她的脸庞小而玲珑,眸子清澈如水,双颊绯红如霞,穿着是班上最旧最朴素的,但很干净;头发齐整,老穿一件半新不旧的深红色上衣,深秋季节里每当看到她,真的温暖极了;她腼腆懂事,勤奋好学,性情恬静,较乐观,偶尔也问我问题,很是惹人怜爱。课堂上她总是紧盯着老师的脸和黑板,唯恐遗漏什么知识似的,双眸投射出的总是那求知若渴的纯真的目光。我经常提问她,不是因为偏爱,而是她的思维比同龄人要敏捷得多。那时我推测赵君家庭应该很一般,或者很穷,后来一次与她家长的见面印证了我推测的正确。这的确是来自一个贫苦家庭的农村女孩,从此我更多了对她学习上的关照,世界上哪个老师不器重品学兼优的学生呢?根据她的品行才学,我也十二分地相信踏着学习这一条路,她应该能走向人生成功和幸福的远方。

  有一天突发奇想,我给班里所有学生的姓名都作了诗意的解读。如孙海平:人生的大海,风平浪静;没了浊浪排空的烦恼,没了披荆斩棘的凶险,早日将人生之舟划向成功的彼岸。

  金静培:是金子,总会发光;宁静致远,淡泊明志,在沉默中打磨自己,培育希望的光华。

  侯晓鸽:清晨,放飞一只白鸽,仰首蓝天白云,父母在等候一个成功的佳音。

  刘新峰:空山新雨后,一峰独峥嵘;秀色辉山河,壮志凌太空……

  记得我给赵君(晴鹤)名字的解读是:既然有鸿鹄之志,就绝不甘于在低空飞翔;秋空寥廓,请看我振羽高飞的英姿。我的解读赢得了全班学生的认可和欢呼,这成了激励他们学习上进的一种精神动力。当然看得出,赵君也很欣赏我对她的名字的阐释。她的学习成绩不错,在班上位处上游,我给予她深切的厚望,我也满以为将来的某一天她必能成才,不负师长殷切的嘱托。转眼就是毕业,赵君和所有的孩子们一样像一只羽毛丰满的小鸟远走高飞,从此杳无音信。

  没想到,十年后的今天能在这里相见,也绝没想到当初我美好的期望顿时化为淡淡的失望和悠长的惆怅。注射疫苗时,大多小孩哭声夸张,涕泗横流;也有的在家长和医生的强迫下拒不配合,表现出宁死不屈的姿态;还有约三四岁的孩子,医生的针头未及临身,就先是哇哇大哭,吓得便溺了一裤子。空气中充斥着药水、便溺等难闻的气味。我的心沉甸甸的,感到憋闷和压抑。

  等了一小时左右,终于轮到我家小孩了。心中不由感叹,排队还真是生活中一件颇费气力的事,你得随时接应前后袭来的强大的冲击力,我身体单薄,身量较轻,能在这样的阵势中稳如磐石,始终保持岿然不动的身姿,还的确是难于上青天啊。

  当我的小孩注射了疫苗后,我抱着且安抚着我哇哇乱哭的小孩转身向外走去,这时我不得不从赵君身边走过,因为这是通向室外的唯一通道。在我与赵君目光又一次交锋的瞬间,她来不及躲避,无奈之下一声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老师”,清晰地传入我的耳鼓。我故作轻松地向她微笑颔首,除此之外,我实在无话可说。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我发现赵君的脸已经红的像一块烙铁,那分明是一种羞赧,一种自卑,一种寒碜,一种自惭形秽的尴尬。那一刻我仿佛听见她说:“老师,我是您十年前优秀的学生,但我……没能成才,让你失望了……”顿时,我的心一阵痉挛,难受极了。

  以往我只知道,学生毕业走出校门已经与我无关,完全无关。但今天我哪会想到,一个早已走向社会的学生还会触动我悲悯的情感,让我的心湖掀起拍案的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静。走出医院的大门,我在心里自言自语:“孩子,没能继续上学,没能成才,或许不是你的错,老师不怪你,也许这真的不要紧。关键是只要你能幸福地生活就好,无论穷富,无论尊卑。”转念一想,我觉得我的愿望未必能够成真,因为一想起赵君那蜡黄的脸庞,憔悴的神色,褪色的衣裳,自卑的神态,恐惧的眼神,至少目前哪会有幸福可言呢?

  我本不富裕,生活一般,日子平常。现实世界里当见到生活比我好的,优裕富足的,我也曾自卑和羡慕,也曾自惭形秽,我想这应属正常,人之常情嘛;但不知为什么,见到生活不如我者,尤其窘困可怜的,我反而也觉痛苦,痛苦至极啊。天底下老师的心情也许都一样,都希望学生成才,尤其是有希望成才的。当然我并不认为没考上学的就没有希望,但在我的想象和期盼里,我总认为赵君即使没能在求学的路上走出光明的大道,至少她应该比现在过得好,不那么寒酸和辛苦,不那么落魄和潦倒。尤其是女学生,若干年后再见到时,在我的想象中我都愿她们像花朵一样,花枝招展,幸福地像公主,有如意称心的工作,有美满幸福的家庭,有比蜜甜的无忧无虑的生活。

  我不知道,赵君究竟是因为家庭条件有限而耽搁了求学,还是由于其它什么,这是不是成了我心中永久的谜?据推算,赵君今年应该在二十五岁上下,我想她是不是不到婚嫁年龄,随便就嫁了,她现在是不是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她是不是一年四季经受风霜雨雪的侵蚀,在田间地头辛苦劳碌呢?我不敢也不愿再往下想,因为这已经令我异常痛苦,痛苦异常。

  


编辑点评:
对《偶 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