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杂记 > 杂记> 不亦乐乎(续)

不亦乐乎(续)  作者:在下无言

发表时间: 2017-10-31 字数:3479字 阅读: 137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我还清晰地记得,我们那小镇上有一小的屠宰场,每当猪们遭受屠戮之际,也会如此凄绝地嚎叫;但在板壁外轮班睡大觉的几个屠夫,却能照样地磨牙、放屁、打呼噜。 ——倘若我也能从此修得那屠夫们的定力,不管是那人嚎还是猪叫,也照常能磨牙、放屁、打呼噜,不亦乐乎?
 

                 

    我在北方生活的时间长了,颇熟悉了这儿的掌故。我老家湖北建始是小地方,人们把撒尿叫“解小手”,就如此一点小事,也总离不开一个“小”字,然而甚是文雅;如若实施,犹须得寻个僻静之所去。这北方人把撒尿叫“溺尿(念niào cuī)”,很粗俗,我以为;然而极其方便,只消把头一埋,无论何时何地,悉可尊便。正应了我们那儿一句很俗的话:“屙尿莫看人,看人屙不成。”我常见得此景:要么一位精神矍铄的大爷,要么一位衣冠楚楚的小伙,但见他们或是瞄准大树,或是面对着墙壁,低着头,宽衣解带,捧着家伙,从容镇定,洋洋洒洒,酣畅淋漓,飞流直下二三尺,疑似猴尿(suī)落道边。

    ——不曾想,我北来之后,竟能有幸欣赏到有如这座城市一样古老的好景致,与这传统的民风民俗,不亦乐乎?

    现如今,日子过得红火,天天像过年,时不时会有“铺筵席,陈樽俎”的饕餮盛宴降临。你如有幸亲临其境,那将实在是你的福分:你不仅能乘享朵颐之快,还能领教一回后生小辈们的旺盛生机或是蓬勃朝气。只要那大宴一开,便会有人说学逗唱全用,抓抢翻捞齐来,一个个极像是当年吕奉先勇猛战三英,从横捭阖,挡者披靡,仿佛入无人之境,不可向迩!现如今,有一句很流行的口头禅,叫做“贵在参与”。譬如说这赴宴吧,不一定你非得吃饱喝足才行,关键是要看你是否参与了。——你怀着一颗火热的心去,亲身经历了事情的全过程,并切身感受到了年青一代的体魄之茁壮,办事之利落,辄仿佛自身也强健了几许,不亦乐乎?

    记得在老家时,我家楼下的周边,全都是店铺商家。为了招揽生意,他们会隔三差五地要搭起高台唱大戏。他们会架起高音大喇叭,把声音弄得响彻云霄,那是要让全国人民都能清楚地听到;并请来派头十足而又油腔滑调的节目主持人,拉长了脖子,声嘶力竭地说出一口口使人起鸡皮疙瘩的普通话,而且,一弄就是一整天!每次幸会到这样的好日子,我便六神无主,心仪惶惶!也会突然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赶快把屋子卖了,去寻方原始森林住下吧!

    然而,我也没过多久就习惯了。我还清晰地记得,我们那小镇上有一小的屠宰场,每当猪们遭受屠戮之际,也会如此凄绝地嚎叫;但在板壁外轮班睡大觉的几个屠夫,却能照样地磨牙、放屁、打呼噜。

    ——倘若我也能从此修得那屠夫们的定力,不管是那人嚎还是猪叫,也照常能磨牙、放屁、打呼噜,不亦乐乎?

    近些年,各级政府都十分重视民生问题,尤其加大了政府投入的力度,使得各项关乎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建设有了日新月异的发展。我们有些尊敬的官员们,愣是凭着他对事业的极大热忱和满腔热血,只需头脑一发热,或是心血一来潮,便充分展示着他特有的知识才华和创新精神:从来就不用论证和远景规划,今天在这儿刨个坑,明天在那儿挖条沟;今天在这儿埋根管,明天在那儿拉条线,甚至后天又在那儿还盖幢摩天楼。拆了建,建了拆,城市面貌真的是一天一个样儿,旧貌换新颜。就为此,我常想起大诗人苏东坡的美好诗句来:“罗浮山下四时春,芦橘杨梅次第新。”我看到的虽不是美味的芦橘杨梅,而是满眼的建筑场面,然而确有“次第新”的鲜明特色和感受。往往一个原本古老而整洁的城市,却要不了多长之时日,准保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真可谓“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但见得,尘土飞扬,遍地狼藉,伤痕累累,极大的浪费了有限的资源,影响了环境,尽管情何以堪,然而情有可原!有学者说,欧洲国家的房屋建筑,其平均寿命是一百多年,而我国房屋的平均寿命却不到二十年!

    ——可是往开里想,有失必有得,这样甚好,它能促使大批的农村人进城务工,给无数的失业者创造出了无数的就业机会,能让很多的人安居乐业,甚至走上致富的道路,保证了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为此,不亦乐乎?

    我们知道,现如今啊,世界上最不稳定的地方就是中东!据说那地方天天都会出事故,不是这儿遭受了自杀式恐怖袭击,就是那儿的输油管道又被炸;不是这儿几号公路被封锁,就是那加沙地带又出了状况。然而我们最不稳定的却是物价——它就跟人们爬楼梯似的,一会儿蹭蹭蹭上去了,一会儿又咚咚咚下来了。昨天的白菜还只卖八毛,今天早晨就卖上了一块;昨天一壶调和油还只卖九十,今天早晨就卖成了一百元;昨天还“蒜你狠”、“姜你军”、“豆你玩儿”,今天就“算甩卖”、“将赔本儿”、“都跳楼”。然而这样甚好,菜价上涨,囊槖有余,饔飧有继,农家乐了;菜价跳楼,市民舒坦,眼见得钱包也瘪得慢些了。此为互利双赢,不亦乐乎?

    要说涨价,那又莫过于各种燃油了。它就像是得道的神仙,能够平地飞升,还能在半天云里忽上忽下地玩儿几回折跟斗!结果硬是弄得那些玩儿汽车的司机们云里雾里,只好“望油兴叹”了,并自叹弗如:“莫说我是玩儿的汽车,就是玩儿的飞机火箭,也玩儿不过那油料的上涨啊,永远也甭想有它跑得快、爬得那么高了!”

    不过我们看问题,也还是应该用辩证的观点去看,任何事物都是相对的,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鱼和熊掌”虽不可兼得,但总能得其一。燃油价格过高,我可以不开汽车,或者走路,或者骑自行车,从而减轻了经济负担,又加强了身体锻炼;这样出行又安全,又随便。——倘若照此办理,长此以往,还说不定会身体强壮,能够长命百岁,不亦乐乎?

    燃油价格过高,可以让想买车的人望而却步,让有车的人,大大减少开车的次数,有效地缓解交通拥堵现象,有效地降低有毒气体的排放量,有利于环境保护,切实改善我们的生存空间,真正实行可持续发展战略;还能让我们再不会整天都待在烟筒里过日子了,真正呼吸到清洁卫生的新鲜空气,不亦乐乎?

    燃油价格过高,可以让有钱人多掏腰包,促进市场的繁荣,分多润寡,有利于缩小贫富之差距;还可以加快货币的周转与回笼,有利于国家的融资和建设。还可以使少数经营石油生意的人从中获润,使他们早日成为百万富翁、千万富翁或是亿万富翁,真正“让少数人先富起来”。——若是有朝一日,能在福布斯的排行榜上高居榜首,为国家赢得了荣耀,不亦乐乎?         

                                         ——散文集《市井闲话》

编辑点评:
对《不亦乐乎(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