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随感> 门

  作者:在下无言

发表时间: 2017-10-23 字数:3602字 阅读: 118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中国的男人大多是可做圣贤的”,结果,就是因为入错了行,进错了门,以致大多没能做成圣贤。
 

  我常想,在人的一生中,恐怕要说经过的最多的就是门了。每天都要进门出门、出门进门,经历无数个回合,末了,洗漱,再一次进门,爬上床铺,躺着,睡觉,休息。仔细地想来,即便是吃喝拉撒也都没有它的多。——吃喝,只经过上面那道门进去,从无旁门左道;拉撒,只经过下面的门,也顶多只两道门,要么走旱路的肛门出来,又要么从水路的尿道出来,且方向性好,周而复始,进去出来,酣畅淋漓,始终如一。


  然而尽管是如此熟稔的一个门,倘若是有人会突然问你,门是个什么东西呀?你不一定就能即刻回答得出来。你或许答道,门就是个门嘛,谁个不知晓呀?你或许答道,门就是人们走进又走出的一个洞嘛,或者是一个过道嘛,这还不简单呀!其实,这样的回答是不对的,至少不全面,也不准确,没有能从门的本质上作出科学的解答——因为门毕竟不是洞,即或它是个洞,那它也只是洞的最外边的那个入口或出口,是个关卡。——因为它也不是“道”,不是专门用于人们之交通的。从其本质上看,它的主要作用就是 “阻挡”和“防护”。譬如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我想,倘若是嘴上有个把门儿的,尽职尽责,严格其进出入制度,该阻止的阻止,能进才让进,认真地做好防护工作,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准保会少生病或不生病,准保会少招灾祸或不招灾祸。我仔细地想过,这门其实就是一个开关,对,就是一个开关!人的一生,若是能把握好这个开关,那实在是有着重要的意义。


  说到门啊,它的故事还实在挺多的,什么“水门”,“玄武门”,“狗门”,“艳照门”……而且个个儿生动,十分精彩。事不过三,在这儿,艳照门的事就暂且不说了。


  上世纪的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为了连任,为了能取得民主党内竞选策略的情报,6月17日,以共和党尼克松竞选班子的首席安全问题顾问詹姆斯·麦考德为首的一伙人,竟闯入位于华盛顿水门大厦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办公室,去安装窃听器并偷拍有关文件,结果一伙人当场被捕!这就是当年震惊世界的“水门事件”。


  事情败露后,尼克松再三发表声明,表示事先并不知晓事情之原委,事后也没有任何阻挠调查之行为,为其劣行竭力辩护。然而究竟没能挽回局面,就在1974年8月8日的晚上,尼克松不得不向全国发表电视演说,宣布辞去总统职务,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也是讫当年为止,唯一一位因窃听丑闻而在连任的中途下台的总统。


  我以为,尼克松原本是美国历史上一位颇有作为的总统,就因为一着不慎,误入歧途,撞进了“水门”,最终酿成大错,没差点儿被淹死;也于他人生的履历表上,抹上了一块很大的、也极不光彩的污痕。


  公历626年7月,为争太子位,秦王李世民率长孙无忌等人经玄武门入皇宫,埋伏在临湖殿附近,突然射杀了准备入朝的太子李建成和二哥李元吉。尔后声称“秦王以(因为)太子、齐王(元吉)作乱,举兵诛之”,并密派亲信“宿卫”高祖,逼宫高祖接受了既成事实。三天后,高祖李渊立老四李世民(老三为公主)为皇太子,并诏令军国庶事,一切委太子之处决。8月,高祖传位于太子李世民,自称太上皇。李世民即位,是为唐太宗。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玄武门之变”。


  身为太子的李建成,着实为平庸无能之辈,在整个唐帝国的建国大业中,实在没有立下半点之功劳。他倘若是真的做了皇上后,恐怕也是国运不济、帝祚不永;历史将会肯定地说,唐朝绝不会有“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了。中国的历史最终选择了李世民,算是走对了路、选对了“门”,终为当年世界上最强大的唐王帝国的崛起,抉择了一位明君。


  晏子,名婴,是春秋后期的著名政治家、思想家和外交家,也是中国历史上最赋盛名的智者之一。有一年他出使楚国。楚人想侮辱他,因为他身材矮小,楚国人就在城门旁边特意开了一隧小门,请晏子从小门中进去。晏子说:“只有出使狗国的人,才从狗洞中进去。今天我出使的是楚国,应该不是从此门中入城吧。”楚国人只好改道请晏子从大门中进去。


  晏子拜见了楚王。楚王说:“齐国恐怕是没有人了吧?”晏子回答说:“齐国首都临淄有七千多户人家,人挨着人,肩并着肩,展开衣袖可以遮天蔽日,挥洒汗水就像天下雨一样,怎么能说齐国没有人呢?”楚王说:‘’既然人多,又为何要派你这样一个人来作使臣呢?”晏子回答说:“齐国派遣使臣是有讲究的,各有各的出使对象,贤明的人就派他出使贤明的国家,无能的人就派他出使无能的国家;我是最无能的人,所以就只好出使你们楚国了。”


  好一个晏子,面对对手的险恶用心,不亢不卑,处之泰然,洞察秋毫,就凭自己的机智,迫使“傧者更道,从大门入”,为自己、为国家,争取了正门,保持了尊严!也让始作俑者,反受其辱。快哉!


  我平生经历过无数的门,也经历过各种式样的门。清楚地记得,我小时候家里甚是贫穷,每常饔飧不继,口粮无余,住着茅草房,也所以就不可能去奢望有一扇像模像样的所谓门了。我总以为,一个家庭或一处机关的门,则往往是其兴衰和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志或名片。那时我家的大门是这样的:在茅草房的正面墙中,开了一方和一般人家的大门同样大小的洞,祖父亲手用钢凿凿了几块儿长短宽窄都很合适的青石条做门枋,中间的门叶就是两块大的摇摇晃晃的杉木板;既不“严丝”也不“合缝”,你即便是把门关上了,人待在屋里,却仍可见它日光灿烂,俨然为真正的“门带窗”。虽说是如此之门,也确有它的好处,一是采光好,即便是关着门,也仍然亮堂;再是通透凉爽空气好,纵然是六月天里,人住在里面,根本用不着开空调,也无需用电风扇,特环保,是真正的“低碳生活”,颇利于人的身体健康。


  冥冥之中,我在人生之开端,辄毫无知觉地踏进了如此之门,进入了如此之家,成了如此家庭中的重要一员,当然,也是吃尽了各样的苦头。譬如说,好多年没吃过一顿白米饭,几乎一年上头都以洋芋红苕为主食;孔老夫子说,“三月不知肉味”,可我却至少是三年不知肉味!好多年没穿过一双鞋,也哪怕是数九寒天,我都是光着一双大脚板;好多年没穿过一件棉袄,也哪怕是冰天雪地的早晨,我总是穿着一身破烂的单衣。然而这些,正是我于冥冥之中,走错了门,进了寒门。


  说到穿衣,我在《衣服》一文中也有过一段描述——那穿裤子的姿势也十分有意思:无需系裤腰带,只需揪住裤腰的上端努力向前绷,把它多余的部分全用一只手握紧,另一只手帮忙,且不住地拧,拧得约一拃长后,再向左转或是向右转,顺势往肚皮和裤腰的夹缝间使劲一掖,就行了;也准管放心,绝无有垮掉裤子之虞。


  我生长在这样的家庭,为我人生之幸乎?之不幸乎?记得英国有一位哲学老师曾对他的学生讲:“天下只有两种人。譬如一串葡萄到手,一种人最先挑好的吃,另一种人却总把好的留在后头吃。照例第一种人应该乐观,因为他每吃一颗都是吃剩的里面最好的;第二种人应该悲观,因为他每吃的一颗都是剩下的里面最坏的。然而事实却适得其反,缘故是第二种人还有希望,第一种人却只有回忆。”所以我们过日子还是最好选择先吃苦,留着许多好日子的念想在后头,因为那样你就总会在希望中活着。当前虽然苦点,而一想起往后,便总会很乐观。我虽然不是主动的选择,是误打误撞地做了一回第二种吃葡萄的人,然而也可算是我人生中的大幸了。


  我也正是因为有了童年时代的“第二种吃葡萄”的经历,使得我在几十年的学习和工作中,从未感到过有多么的劳累与艰苦,也从未惧怕过任何困难和挫折。我还从小就练就出了一副好身体,曾考取过飞行员;也哪怕是现在,我也愣是腰不弓、背不驼,腰杆挺得嘣儿直;也很少生病,依稀记得,我在好几十年的时间里,也极少去进医院的门。


  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中国的男人大多是可做圣贤的”,结果,就是因为入错了行,进错了门,以致大多没能做成圣贤。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就完全有做圣贤的素质和禀赋,他也能好好念圣贤之书,也尚能时刻固守君子之道德,且具有濠濮间想之气度;可就因为他投错了胎,入错了门,没投生于一个官宦之家,无有一个显赫的身世,再加上他又好喝懒做,结果乃恶性循环,就连一个秀才的名分也未捞着,犹惨遭丁举人家之毒打,真惨!——唉,这都是走错门的结果!


  ——散文集《市井闲话》


编辑点评:
对《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