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人生散记 > 散文> 一席之地

一席之地  作者:美丽的雪

发表时间: 2017-10-22 字数:4084字 阅读: 6905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5星

我1985年毕业被分配到县防疫站工作,因此而拥有了一间十几平米的混砖结构房。一张小铁床,一档花布帘,正是我独立人生的开端。三年后,缘于结婚、生子,我搬进了单位的福利房,一室一厅,内含厕所,外连厨房。这是
 


我1985年卫校毕业被直接分配到县防疫站工作,因此而拥有了一间十几平米的混砖结构房。一张小铁床,一档花布帘,正是我独立人生的开端。

三年后,缘于结婚、生子,我搬进了单位的福利房,一室一厅,内含厕所,外连厨房,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搬家。三层小楼的顶端,最南头,所谓成家主厨“烧火燎灶”的生涯,由此开始。

进入九十年代,随着国家改革开放地逐步深化,商品经济迅猛发展,基建拉动内需,建设遍地开花。故而,在我身边,各式各样的集资建房,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我虽然迟钝无力,并没有投身社会建设中去,却也被自己单位的集资建房,推着、拉着,卷进了忙忙碌碌地筹款之中。

我和丈夫,在彼此两个单位间地扒房扩建中,穿梭奔波,循环往返,马不停蹄。先是从防疫站家属院,搬到教育局家属楼;然后,再由教育局家属楼,搬回防疫站家属院。才过几年,又一轮,从防疫站搬到教育局;再一次,由教育局重新搬回防疫站。所不同的,教育局改成了教委,集资单位变成实验一小;防疫站也更名疾控中心,原有机构改制,我被调往另一个新的岗位。至此,我们的集资建房行动,乃至整个集资建房时代,被宣告结束。

回顾这期间的两个来回,五次挪窝,三十年光阴,全浪费在来来去去地折腾里。而我们这种不作为炒房地腾腾挪挪,“蚂蚁搬家”,说来说去还不是够住就行。多余房屋,或给亲朋好友;或做它用,没有一处实现过上市增值。此间过程,我和老公不挣还赔!如今,对镜梳妆,已是满头银发,我俩每个人的身体,都大不如从前。

又要搬家啦,忽而追忆起自个儿当年开创业绩之初曾使用过的那张不足一米横宽的小床,找无踪影。早不知什么时候,什么情况,去了哪里?算算这些年,我曾因有了自己的工资,去购买过一张一米二的软床;到结婚时,换成一米五的“席梦思”;以及再后来,追赶时髦,更新为一米八的“榻榻米”。伴之,四乘七,五乘七,六乘七,到七乘七,我亦不断地翻新着,各种式样的床上用品。

到了一定年龄,瞌睡少了。早上醒来,天还不亮,躺在宽大的床上,想着年轻时孩子挤在中间的那个疲乏劳顿,忽然很有点怀念那种想找个地儿一个人舒舒服服伸展懒腰时的疲惫感。当今,床倒是宽了,也大了,偌大一张床,占去房间地面的绝大部分,可心里却是空空荡荡地失落,回忆起来,好像从未获得过那种愿望实现后的心满意足。

说到我现在睡的这张床,买的时候,老公并没能看上,不太情愿我出钱。在家具店里,他啰里啰嗦地罗列出许多不同意见。当时,我因太喜欢这张床,觉得它正符合了我很久以来地寻觅与企盼,所以,在拉老公看床以前,我其实已多次踩点。为能顺利购买,我甚而不惜和商家同道,诱导、哄骗,扬长避短,急急地付款出库,安装成功。

但到了家里,还真印证了老公的预言。床太低,相对于他高大的身躯,和平素往日里爱坐床边的习惯,原本灵活的腿脚,突然显得笨拙不堪。几番严词抱怨过后,他干脆跟随那张本已退役的婚床,搬到次卧去了。


webwxgetmsgimg.jpg


可山不转水转,没想到,这张不被我们当家人相中的大床,在闺女结婚,外孙、外孙女相继出世后,渐渐排上了用场。它的宽裕、低矮,给了我和孩子们许许多多安全的保障与便利。从闺女的两次满月住娘家,到每一个周末、节假日、星期天,两个小家伙多少次在其上,或横、或竖地侧卧仰放,他们由不会动弹,到会翻跟头,一周一个模样地变化着。稍会玩耍,便更多时候,吱吱溜溜地床上、床下打闹着,蹒蹒跚跚地追赶、嬉戏,一次次攀上床头,从顶上蹦到床面,再从床面,滚到地下;有时,他们甚至毫无缘由地围坐床间,仰起小脸,摊开双手,无厘头就放声哈哈大笑,搞得你莫名其妙,一头雾水。再大一点,此床就更成为了他们最重要的活动场所,不管是唱歌跳舞、运动表演,还是堆积木、做游戏,他们似乎更嗜好于床上进行。两个傻小孩儿,常常趁你一不注意,就穿着鞋子,踮起脚尖,如履平地似的,沿床边儿,转来转去,专躲你地追赶,逗你来玩。总之,每次上床睡觉前,他们都要各种理由,不厌其烦地爬上、跳下,做出各种奇怪动作,直到累得沉沉睡去。

那段时间 ,为了看护方便,每天晚上,当打发完闺女及外孙、外孙女睡下,生怕他们一家人掉床脱被,我特意一个人睡在床帮上。久而久之,我惊喜地发现,一尺多宽的这么个床帮,这真是一个特别适合睡觉的好地方!硬硬朗朗的木板,垫上厚厚的褥子,一个人卡于其内,睡着比床上还舒服咧!有几回,孩子们走了,我撤回正床入睡,夜里翻来覆去,老感觉床软,睡得腰酸背疼,怪不自在。

时间飞快飞快,现在,连小家伙们也一个个长大,上了早教及幼儿园。放学后,他们又是轮滑,又是读书。学学这个,学学那个,便越来越没得闲工夫回来了。宽宽一张床,软软两棉被,平平展展的床面上没人居住,我却更醉心于一个人睡在这只有尺余宽的床帮上。大被子也不用了,不如小被子更贴身。每晚一个人伸直懒腰,轻手轻脚,慢慢躺下,安安静静地翻翻书,看看手机,熄灭昏黄的床灯,于万籁俱寂的夜晚,我还占据不到一席之地。

被老公吆喝着:“好好一张大床,你不睡,一个人躺那么点个壑旯,我还以为床上没人,你未在家休息呢”。

我告诉老公,正因在这么个小地儿睡,我悟出了一条大道理,那就是:睡得好,不在于你拥有多大一张床,一席之地足矣!

实际上,之前我每次给老公和儿子换洗被套、床单,早发觉,别看他们恁高的个儿,也只是占取了床的一边,因为汗渍明显只脏到被褥的某固定部位。

确确实实,睡得香甜,还真不在于你拥有多大一张床,一席之地,足矣!

几十年劳碌奔忙,转眼已是年过半百,快要退休了,马上最后一次搬家,我和老公商量着,准备搬到新区高层去养老。这次,我俩终于达成一致,都认为,还是买张小点的床,放在屋里更合适。没有了吵闹、争斗,我暗暗心中取笑自己,这辈子,总算熬出头了,终归还是能够顺顺利利地拥有着这么个结局的“一席之地”。


编辑点评:
对《一席之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