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北戴河 3

北戴河 3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10-13 字数:3104字 阅读: 17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3

 

赵大烈心中忿忿言道:

“黎元他既没有工作能力,也没有调动他人的指挥能力!可他就是会见风使舵,步步都走在了自己的前面。妈的,这年头会办事的就是不如会想事的!”

去贵州虽感屈辱,可李先念是他赵大烈唯一的靠山。如果抗命不遵,到头来,恐怕这辈子这别想从穷山沟里钻出来。

“既然,是您的交待,保证完成任务,把铝厂轰轰烈烈地搞起来!不过,您打算让我在那儿干多久呢?”

这点如没保障,他是很难下决心退这一步的。

“真要干出点名堂,最少也得三年吧。待遇嘛,升一级,正部级。你就好好地干吧!”

“好吧,三年就三年。蛰伏以待!”

赵大烈极不情愿地允诺了下来。

当天夜里,丹青怒形于色地对父亲大喊大叫道:

“什么?!您不是开玩笑吧!”

赵大烈呷了一口酒:

“这种事情,也是能拿来开玩笑的?好歹也是一个正部级。”

“您就这么接受了?”

“不然,咋的?明天乌纱帽就没了。别忘了,我们共产党人不是要作官,而是要革命。官要是没了,如何革命?如何还能东山再起?”

赵大烈将一连串的疑问号扔回给了自己的女儿。

说完,还想再喝一杯。

丹青一把夺过酒杯:

“级别虽是一样,可一个地方,一个中央,根本就没有可比性。在别人眼里,还是同被下放了是一个样?文革中,咱们全家已经被‘下放’过一回了。上次是云南,这次是贵州。都是穷的鸟不拉尿的地方。”

丹青越说越来气。

女婿冯长幸说话了:

“是呀,我也有同感。谁不知道爸是重工业部的实权派,不是部长的部长。没理由给弄到贵州去呀?”

唯恐天下不乱。

“够了!你们还想胡说八道些什么?老子自己不晓得想么?开工典礼搞得要多气派有多气派。开工后,老子留在12月末的上海吹凉风。起早贪黑,没日没夜地干。住在小学校的教室里,晚上睡觉连暖气都没有。早上起床时,胡子有时都冻白了。谁又能想到,华国锋他就是个草包!蠢得猪一样,我倒成了他的替罪羊!”

赵大烈终于竭斯底里地爆发了。

“怪只怪自己,站错了线。他姥姥的,打国民党,老子一次也没失过手。没想到如今倒栽倒在了宝钢上,活该!”

赵感觉到了在儿女面前的失态,自嘲地补充道。

“爸,您不是信誓旦旦地说过,一定会坐上重工业部的第一把椅子的么?您说的话,我可是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冯长幸继续火上浇油。

“你恨我有什么用,你又做了些什么呢?”

赵大烈酒气上来了。

“多着呢。我可是一直反对他们从国外进口铁矿石,就算是我的顶头上司发了话,我也照样反对。难道我们不会改良自己的铁矿?干嘛总要依赖人家外国的东西?!”

说的理直气壮。

“哼,铁女是这么说的么?女人懂得什么钢铁?”

原材料局局长“铁女”的绰号,最早还是赵大烈给取的。今天心情不好,连她也给骂上了。

“爸,您喝醉了。怎么能这么乱说话呢。”

丹青制止道。

“干嘛非得去贵州?难道不可以走点儿门子,变通一下么?再说,象爸这样的人,在北京哪个机关找不到位子呀?”

冯长幸仍心有不甘。

赵大烈心里明白,要不是那篇该死的论文,用得着你来教训老子。可是,在女婿面前到底没敢将真相说出来。

 “眼时,只能按照李先念副总理的指示办。你和丹青不在一个单位工作,不会因为我的调动而受影响。不过,今后你们可得自食其力,凭自己的真本事去混了。”

任期三年的约定,到底没敢说出来给自己这位口没遮拦又没真本事的女婿听。

“妈,您老可是要留北京的,对不?”

冯看了一眼坐在赵大烈身边的小个头岳母,试探性地打听道。

“如果是其他地方,则另当别论。可贵州那个地方,办啥事都不方便,我自然要跟老爷子一起去!你怎么会想起问这个问题?”

岳母人虽娇小,意志力却十分坚强。

“那个……,我和丹青去美国的事,也该泡汤了吧?您俩都走了,今后叫我俩找谁去?”

冯不无遗憾地言道。


编辑点评:
对《北戴河 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