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原来你也在这里

原来你也在这里  作者:陈子怡

发表时间: 2017-10-12 字数:1169字 阅读: 194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秋天里应该有秋月和秋雨。月儿喜人,明明晃晃地悬挂在黑沉沉的天幕里,总让人感觉那是希望之光,所有烦闷的,挣扎的,苦恼的,一下子通透起来了;月儿愁人,望着皎洁的月光,不仅忆起心里某个温暖的地方,思念着远
 

  秋天里应该有秋月和秋雨。月儿喜人,明明晃晃地悬挂在黑沉沉的天幕里,总让人感觉那是希望之光,所有烦闷的,挣扎的,苦恼的,一下子通透起来了;月儿愁人,望着皎洁的月光,不仅忆起心里某个温暖的地方,思念着远方的亲人,“千里共婵娟”只能默默地叨念;“一场秋雨一场凉”,秋雨像心事重重的少女,一遍遍巡游在大地上,迟迟不愿离去,她亲吻着叶片,然后是叶片上胖乎乎滚动的小珠子;她钻进了山里,便是山林间雾气腾腾的神仙境地;她爱抚着大地,把农民最宝贵的墒藏进了厚重的泥土里;不过太多的眷恋,使金黄的玉米穿上了墨绿的外衣,花生长起了芽,棉花耷拉着脑袋,大肥猪掉了膘,小黄狗收起了声响。

  秋天是怎样一个季节,金黄的,热烈的,滚烫的,收获的,喜悦的,憧憬的,美妙的,多雨的,心事重重的……可以想象秋雨过后,天气放晴,走在满是黄叶的路上,静静地走着,踩着松软的叶片,然后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和着风声,然后对面走来一个人,轻轻地说了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秋天里的相遇该是多么美妙的一种体验啊!我被“邂逅”这个词感动着,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心照不宣。我来过,你记得,你忘记了全世界,唯独记得我。科室里住进了一个74岁的老爷子,老年痴呆,患病5年,忘记自己家在哪里,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不知道吃饭,不知道回家,不知道上厕所,念念有词的讲着“自己坐飞机去北京上海”,这应该是他记忆里最自豪的事情吧,他忘记了全世界。每况愈下,他彻底忘记了吃饭睡觉这样的人类本能,他唯一记得,认识的便是他的爱人。起初病的不算太严重,老伴担心老人家走丢了,总是默默的跟着他,然后被老人发现了,总是奇怪地询问着“哦,你也在这里。”多么温暖的一句话。现在的老人只能躺在床上,他几乎没有任何的事情可做,只是躺着,然后念念有词“坐飞机去北京上海”。老伴耐心的讲解着,教育着,描述着,喂着饭菜,像对待襁褓中的婴儿一样。“医生,他不怎么吃饭,你们要给他输液,输液……”,老伴生怕我们忘记了这个颤颤微微的生命需要营养支持,生怕我们忘记了她唯一的念想和希望。老太太总是很有礼貌的,每次总是将我们送出病房,满是感谢,然后再折回去照料。希望药物能发挥神效,希望老伴可以吃饭睡觉,然后再出门走走,在初秋的午后,在公园的小路上,满是金黄的叶片的小路上,转过头,微微一笑,然后默默说一声“哦,原来你还在这里。”

  我们走了很多路,遇见了很多人,来不及说一句话,来不及静静地坐着,我们草率的将一生托付于人,我们匆忙的安排着自己剩下的人生。我们坐着的时候吃着盒饭,吃着面包,我们低头的时候刷着手机,点着外卖。慢下来,静一点,在晴秋的午后,在有风的傍晚,说不定桂花正香,黄叶撒欢,然后遇到一个人,轻轻浅浅地说了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编辑点评:
对《原来你也在这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