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小小说> 芦花飘

芦花飘  作者:澧之123

发表时间: 2017-10-11 字数:2454字 阅读: 1090次 评论:1条 推荐星级:5星

金秋十月,遍布沟河湖汊的长三角平原,大片的芦苇漾起层层波浪。深秋未至,芦苇将黄未黄,但苇顶的芦花已经花白,秋风吹过,婆娑多姿。
 

  金秋十月,遍布沟河湖汊的长三角平原,大片的芦苇漾起层层波浪。深秋未至,芦苇将黄未黄,但苇顶的芦花已经花白,秋风吹过,婆娑多姿。

  天蒙蒙亮,阿爹唏哩呼噜嗦了碗面条,匆匆出门了。

  “春钓菜花,秋钓苇。”阿爹可不想糟蹋这一年中钓鱼的黄金时期。

  钓点在城郊,一条两岸密密匝匝长满芦苇的小河,二十分钟的路程,是市民们常去的地方,阿爹也常来。来到的小河边,阿爹感觉和平常有些不一样。各色各样的小汽车没有了,只有零星的几辆老旧的电瓶车斜倚在芦苇丛外;一朵一朵蘑菇一样的遮阳伞不见了,芦苇荡里依稀有几顶草帽早晃动。

  “年轻人爱睡懒觉,还是我们老倌子起得早啊!”阿爹自言自语道:“也好,早起的人儿有鱼钓!”

  找了一块芦苇稀疏的地方,阿爹停下电瓶车,支起小板凳,抽出钓鱼竿,准备钓鱼。和食,打窝,装线,挂钩,阿爹娴熟地完成钓鱼前的准备工作。“哎哟!个死娃儿,讲的买蚯蚓,硬要买红虫,细得跟线一样的,哪门看得到!”看着被鱼钩扎破的手指,阿爹小声骂道。

  太阳慢慢的从芦花顶上爬出来了,透过着镶了金边的芦花,将阳光洒在河面上,习习的东北风揉搓着河面,阳光碎成一片跳动的金色鳞片,不时有小鱼儿在水面嬉戏,仿佛在追赶着阳光。

  “天气还是不错滴,要是能钓个两三斤鱼那就好得不得了哒!”阿爹心中默默念道。

  浮漂稳稳地竖在水中,一黄一白,两目路出水面,标准的调四钓二,阿爹静静地守候着第一条鱼获。河面的涟漪一层一层轻轻推搡着浮漂,不时有白色的芦花落在浮漂周围的水面上,又被风轻轻地吹开,像满帆的小船。浮漂依旧是静静的竖着,一只红色的蜻蜓落在了浮漂的顶端,把浮漂压得沉下去一目。阿爹想把鱼竿提起来看看红虫还在不在,又不忍打扰小憩的蜻蜓,干脆把鱼竿放到了地上,让酸胀的手臂歇息歇息。

  风渐渐地停了,河面平静得像一面镜子,耀眼的阳光通过水面反射到阿爹的脸上,有些耀眼。阿爹从兜里掏出小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突然发现,浮漂像中了邪似的跳动起来。有鱼上钩了,阿爹猛地一提竿,一尾小白条在天空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摔到了岸边的草地上。

  “刁子鱼,没用!”阿爹把鱼退下钩子,随手又扔到了河里。

  鱼漂又有动作了,先是点了点,然后猛地斜刺里沉了下去。阿爹铆足了劲猛甩鱼竿,鱼线高高的抛过了头顶,一下缠在了芦苇顶上的芦花上面。

  “背时!”阿爹叹了口气,猛地一扯鱼线,鱼线弹了回来,又缠在了鱼竿上。阿爹慢慢的把鱼竿收回来,只见鱼线像一团乱麻似的缠在了一起。“这么一坨麻纱,哪门解得开呐!”阿爹有些丧气,又有些无奈。

  “老师傅,钓到鱼没有?”阿爹正有些不耐烦地解鱼线,听到有人问。

  “钓个鬼,没有!”阿爹没好气的回答道。

  “听你的口音不想本地人啊?”来人问道。

  阿爹抬起头,看见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老头,也提着鱼篓和鱼竿,语气缓和了些:“是啊,我是西南人,怎么,你也钓鱼啊,钓到了吗?”

  老头晃了晃干干的鱼篓,笑道:“鱼篓子还没打湿水呢!这中秋大过节的,怎么也不回家过节,一个人在这儿钓鱼呢?”

  哦,对了!今天是中秋节,难怪平时挺热闹的小河,今天这么冷清,原来年轻人们都回家过节啦。

  “是啊,也只有过节才有时间钓鱼啊!平时儿子、媳妇工作忙,我又要接送孙子上学,那有空钓鱼哦!这不,今天儿子媳妇带着孙子去丈人家了,说是晚上才回来呢!”阿爹笑嘻嘻地回答道。

  “你也是老漂一族啊!咱这辈子也真不容易,辛苦一辈子,好不容易熬到退休了,还从东北到老远的到江南来为儿子打工!”老头放下鱼篓和鱼竿,蹲了下来。

  “谁说不是了,来来来,咱们两一起钓鱼,一边钓一边讲讲话!”阿爹仿佛找到了知音,热情地邀请老头。

  “你用鱼漂钓我不会,我还是用浮子钓吧!”老头也不推辞。

  “你看我这鱼线也缠在一起了,我老眼昏花的,笨手笨脚的,解也解不开!”阿爹一脸苦笑。

  “没关系,我这还有副鱼线,只是用浮子钓的鱼线,不是用漂的,你看能凑合着用不?”老头从兜里拿出一个线圈,递给阿爹。

  “那太好了,我就习惯用浮子钓,我们年轻时都用浮子钓!”阿爹也不客气。

  不知什么时候,太阳已经躲到云层里去了,气温有些下降,河面上倒映着厚厚的云层,风也变大了,芦苇顶端的芦花,一朵挤着一朵,一阵阵的向西边摇晃,水面上嬉戏的鱼儿不见了,只有浮着两副浮子随着细微的波浪在晃荡。芦苇丛中,两朵花白的头,也像芦花一样,时而低下,又时而抬起。

  “动了动了,你的浮子动了!”老头激动地提醒着阿爹。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别急,别急!”阿爹稳住鱼竿,紧盯着水面上的浮子。只见浮子,微微地点了几下,一粒浮子慢慢地从水下浮了起来。阿爹,挺腰,抖腕,提竿,三个动作一气呵成。鱼竿弯成了一幅巨大的弓,鱼线绷得紧紧的,在水中来回穿梭。

  “好家伙,大板鲫,快拎起来,快拎起来!”老头激动得叫起来。

  阿爹却不紧不慢,任凭大板鲫在水中游来游去,慢慢地将鱼拖到岸边,拿起网抄,看准时机,猛地一提,鱼儿入网!

  “总算没白辛苦,这鱼儿送给你了!”阿爹拿着大板鲫往老头鱼篓里放。

  “不要,不要,这是你钓的鱼,归你!”老头连忙推辞。

  “没关系,相信我的技术,我可以再钓,下一条,我拿走!”阿爹将鱼放进了老头的鱼篓。

  风还在吹,花白的芦花倒映在河面上,随着波浪摇曳,一只野鸭摇摇晃晃地从芦苇荡里游出来,一个猛子钻进水底,从很远的地方冒出来,嘴上叼着一条小鱼,摇摇晃晃地游回了芦苇荡……


编辑点评:
对《芦花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