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短篇小说> 尕娃儿

尕娃儿  作者:漆平

发表时间: 2017-10-08 字数:1681字 阅读: 32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娃儿卖烧烤,也烧烤了自己。生活的佐料洒满了全身,他已然面目全非,但他始终咧开嘴,没心没肺的笑。
 


  窗外月光如水,澄澈千里。尕娃儿看着窗外,心里空空如也。

  尕娃儿常感慨自己命不好。尕娃儿确实命不好。过去的这十五年里尕娃儿没过几天好日子,尕娃儿的心里一滩苦水,是的,一滩苦水。

  尕娃儿最甜蜜的记忆是,五岁那年,母亲背着他,翻山去找那个村医,他紧紧趴在母亲背上,太阳很暖和,母亲的背也很暖和。回来后,母亲搜寻出一块冰糖,泡了水,让他就着糖水喝难喝的中药。母亲的温暖和甘冽的清甜就这样一直存留在他心里,他时不时翻出来晒晒,就晒出了一脸泪水。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母亲的脸色一天天蜡黄,直到有一天尕娃儿再也喊不醒她。尕娃儿就彻底成了孤儿,那年他只有七岁。二伯家里孩子多,四女一男,外加他这个外来户,生活自然是很紧张的。虽然二伯对他很好,但毕竟是二妈管锅管灶,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二伯为难,尕娃儿便成了柳姨烧烤店的一名伙计。

  尕娃儿也是有名字的,但张富贵这三个字知道的人太少,再加上连名带姓的叫,也不自在。于是,他变成了众人口中的尕娃儿。

  十岁的尕娃儿是尕,才能够得着烧烤桌,但尕娃儿勤快,尕娃儿脾气好。别人笑他,他笑;别人喝醉了拿他闹着玩儿,他也笑;甚至别人不怀好意的戳他一指头,他也笑。

  尕娃儿卖烧烤,也烧烤了自己。生活的佐料洒满了全身,他已然面目全非,但他始终咧开嘴,没心没肺的笑。

  大胡子就是尕娃儿的客人。他常来,常常半晚上来,头上罩一顶白帽,一看便是少数民族。但这大胡子也吃猪皮烧烤,还常常吃的欢实;也喝啤酒,有时候,一个能喝一扎。但大方的很,一高兴就给尕娃儿赏钱,如果他常来,尕娃儿的小费就高过了柳姨开的工资。只要大胡子来,尕娃儿就高兴,尕娃常期待大胡子来。

  大胡子几个月没来。

  大胡子又来了。大胡子赏了尕娃儿一百块钱!是一百块钱!大胡子喝醉了。要尕娃儿去送他,大胡子在黑暗中跟尕娃儿说,你跟我去浪几天,给你这么些钱,你去不去?大胡子伸出了五根手指头。五十?大胡子摇头,五百,还是摇头,五千,还是摇头。尕娃不问了,心想:五块钱,我还跟你去干啥!他没再说话。大胡子悠悠的说,五万,去不去?尕娃儿就被惊呆了!他回过头来,使劲点了点头。

  不过几天时间,尕娃就回来了。从头到脚换了一身崭崭新的衣服,尕娃就给柳姨说那个远方的姑姑真有钱,没忘本,对他还真好。尕娃仍旧穿上旧衣服,继续烧烤,柳姨也继续烧烤。只是柳姨不知道,尕娃儿兜里已经安安稳稳躺着五万块钱。

  大胡子又消失了。大胡子又来了。

  尕娃儿去了又来了。尕娃儿抽烟了。尕娃儿烟瘾很大。尕娃儿不抽烟就浑身哆嗦,鼻涕眼泪的。尕娃儿不时偷空去抽烟。尕娃儿涨脾气了。柳姨看见尕娃抽烟了,柳姨皱了皱眉。

  柳姨用相同牌子的烟换掉了尕娃床头的烟。尕娃鼻涕眼泪的抽烟,一根又一根,尕娃儿几乎疯了,砸床砸杯子,尕娃控制不了自己。

  柳姨把他捆起来,送到了戒毒所。

  柳姨说,尕娃儿,我捡了一捆钱。尕娃说,我知道,六万。我床底下呢。柳姨说,你出来了,我给你帮着盖点房子,找个媳妇。尕娃儿不说话。柳姨说,你放心,你的钱是你的,哪儿捡的,它还在哪儿。尕娃儿不说话。柳姨说,大胡子又来找你,我说你去远方了,叫他以后别再来了。尕娃儿点了点头。柳姨送给他一袋烧烤,尕娃儿自己喜欢的味道。柳姨送给他一个银镯子,尕娃儿的眼泪就下来了。那是母亲的东西,唯一的东西。柳姨说,尕娃儿,听姨话,等你出来,给你盖房,娶媳妇。尕娃儿拿着镯子,对着柳姨叫了声“妈,”然后缓缓的跪了下去。泣不成声。

  尕娃想,等自己出去,也许真该盖房子、娶媳妇了。

  窗外,月光透明,千里澄澈,尕娃儿靠在月光里睡着了。月光柔和而温暖。在他脸上映出淡淡的笑意。


编辑点评:
对《尕娃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