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八)——“睡美人”史湘云也是阆苑仙葩海棠花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八)——“睡美人”史湘云也是阆苑仙葩海棠花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10-07 字数:7920字 阅读: 41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海棠花旧有“睡美人”之称,这一典故出自宋代释惠洪所著的《冷斋诗话》。

        释惠洪,北宋筠州人,海内名僧。是黄山谷(黄庭坚)的学生。释惠洪所作诗词文章多艳句,身为出家人却未能忘情绝爱。

        释惠洪《冷斋夜话》记载:唐明皇登沉香亭,召太真妃(杨贵妃),正逢杨贵妃酒醉未醒,即命高力士使侍儿扶掖而至。妃子醉颜残妆,鬓乱钗横,不能再拜。明皇笑日:“岂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苏东坡据此写了一首《海棠》诗:“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到了明代,“风流才子”唐伯虎根据典故,丰富了想象,画了一幅《海棠美人图》。《六如居士全集》卷三有《题海棠美人》诗云:“褪尽东风满面妆,可怜蝶粉与蜂狂。自今意思谁能说,一片春心付海棠。”

        相传曹頫的嗣父曹寅就有一幅唐伯虎画的美人图,清蒋景祁《瑶华集》卷五有《临江仙》一词,题曰《为曹子清题唐寅美人图》:“睡起云鬟欹未整......红襟一抹,衫色学莺梳”。

        《红楼梦》中关于睡美人“海棠春睡”的典故多次出现。比如《红楼梦》第五回宝玉进入秦可卿房中就看到了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请看原文——

        ……说着大家来至秦氏房中。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还有《红楼梦》第十八回,宝玉写的《怡红快绿》一诗中,有一句“红妆夜未眠”,正是套用苏东坡《海棠诗》中的“只恐夜深花睡去”这一句。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众人占花名儿时湘云抽到海棠花,又是海棠春睡,请看原文——

        黛玉一掷,是个十八点,便该湘云掣。湘云笑着,揎拳掳袖的伸手掣了一根出来。大家看时,一面画着一枝海棠,题着“香梦沉酣”四字,那面诗道是:只恐夜深花睡去。黛玉笑道:“‘夜深’两个字,改‘石凉’两个字。”众人便知他趣白日间湘云醉卧的事,都笑了。湘云笑指那自行船与黛玉看,又说:“快坐上那船家去罢,别多话了。”众人都笑了。因看注云:“既云‘香梦沉酣’,掣此签者不便饮酒,只令上下二家各饮一杯。”湘云拍手笑道:“阿弥陀佛,真真好签!”恰好黛玉是上家,宝玉是下家。

        史湘云抽到海棠花,但因他“香梦沉酣”,所以酒归宝玉和林黛玉饮。也就是说湘云、宝玉和黛玉都是海棠花。我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解析出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之死是隐射曹寅病死于扬州城和废太子胤礽之死,那么,林黛玉就应该指的是曹寅的儿子曹頫(曹顒已死)和废太子胤礽之子弘皙。黛玉是海棠花,那么,海棠花就指的是曹寅的嗣子曹頫和废太子胤礽之子弘皙。史湘云也是海棠花,那么,史湘云指的就是曹頫和弘皙两人。也就是林黛玉——海棠花——史湘云。这就是作者所谓的草蛇灰线,伏笔千里的手法。

        《红楼梦》第六十三回众人占花名儿时湘云抽到海棠花,花签上题着“香梦沉酣”四个字,诗是:“只恐夜深花睡去”(海棠春睡)。

        我们来看《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那一片段的描写——

        正说着,只见一个小丫头笑嘻嘻的走来:“姑娘们快瞧云姑娘去,吃醉了图凉快,在山子后头一块青板石凳上睡着了。”众人听说,都笑道:“快别吵嚷。”说着,都走来看时,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众人看了,又是爱,又是笑,忙上来推唤挽扶。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泉香而酒冽,玉盏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看到湘云醉卧的这段文字,我们会想到唐伯虎的《题海棠美人》诗:“褪尽东风满面妆,可怜蝶粉与蜂狂。自今意思谁能说,一片春心付海棠。”《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描写史湘云醉卧的那一段是点染湘云“海棠春睡”,为占花名儿时湘云抽到海棠花做铺垫。

        相传,牡丹芍药都不是凡花种,是某年人间瘟疫,玉女或者花神为救世人盗了王母仙丹撒下人间。结果一些变成木本的牡丹,另一些变成草本的芍药,至今芍药还带着个“药”字。牡丹、芍药的根茎都可以入药。牡丹和芍药历来并称“花中二绝”。牡丹的茎为木质,落叶后地上部分不枯死;芍药的茎为草质,落叶后地上部分枯死。正因如此,牡丹又叫“木芍药”,芍药又名“没骨花”。

        宝玉(《红楼梦》作者)看过杨贵妃的外传——《杨太真外传》,这可以从《红楼梦》第二十三回的一段文字看出——

        茗烟见他这样,因想与他开心,左思右想,皆是宝玉顽烦了的,不能开心,惟有这件,宝玉不曾看见过。想毕,便走去到书坊内,把那古今小说并那飞燕、合德、武则天、杨贵妃的外传与那传奇角本买了许多来,引宝玉看。宝玉何曾见过这些书,一看见了便如得了珍宝。

        从这段原文可以看出作者读过《杨太真外传》。

        《杨太真外传》记载:“先,开元中,禁中重木芍药,即今牡丹也。得数本红紫浅红通白者,上因移植于兴庆池东沉香亭前。会花方繁开,上乘照夜白,妃以步辇从。诏选梨园弟子中尤者,得乐十六色。李龟年以歌擅一时之名,手捧檀板,押众乐前,将欲歌之。上曰:‘赏名花,对妃子,焉用旧乐词为。’遽命龟年持金花笺,宣赐翰林学士李白立进《清平乐词》三篇。”

        这段话的大意是:开元年间,宫中看重木芍药(牡丹)。唐玄宗(唐明皇)命将牡丹移植于兴庆池以东的沉香亭前。唐玄宗与杨贵妃同往沉香亭赏牡丹花。唐玄宗说:“赏名花,对妃子,怎能用旧的歌词呢。”于是命乐师李龟年去叫诗仙李白来作新的歌词,李白来写了《清平乐》三首。

        我们来看李白写的那三首《清平乐》——

        第一首: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第二首: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第三首: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在这三首诗中,李白把木芍药(牡丹)和杨贵妃交互写在一起,牡丹即是贵妃,贵妃即是牡丹。第一首说只有瑶台阆苑才能见到如此美人名花;第二首将人们引入楚襄王的高唐(楚襄王梦与巫山神女幽会的地方);第三首归到地点是唐宫中的沉香亭北。

        也就是说杨贵妃即是木芍药(牡丹),木芍药(牡丹)即是杨贵妃。《冷斋夜话》记载:唐明皇登沉香亭,召太真妃(杨贵妃),正逢杨贵妃酒醉未醒,即命高力士使侍儿扶掖而至。妃子醉颜残妆,鬓乱钗横,不能再拜。明皇(唐玄宗)笑日:“岂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唐玄宗又将杨贵妃比喻成“海棠春睡”。《红楼梦》第六十二回描写湘云醉卧在芍药(牡丹)丛中,香梦沉酣(海棠春睡)。也就是说史湘云即是海棠花,也是芍药(牡丹花杨贵妃)。

        说到这里,我们要想到《红楼梦》第六十二回薛宝钗抽到牡丹,《红楼梦》文中又屡次说宝钗是杨贵妃,也就是说史湘云还和薛宝钗同原型。《红楼梦》第七十七回晴雯被撵出园子后,宝玉说是阶下的海棠花无缘无故死了半边,这个坏兆头正应在晴雯身上,也就是说史湘云和晴雯也是有关联的,作者正是用海棠花将她们连在一起。

        我们来看《红楼梦》第七十七回的那段原文——

        宝玉道:“不是我妄口咒他,今年春天已有兆头的。”袭人忙问何兆。宝玉道:“这阶下好好的一株海棠花,竟无故死了半边,我就知有异事,果然应在他身上。”袭人听了,又笑起来,因说道:“我待不说,又撑不住,你太也婆婆妈妈的了。这样的话,岂是你读书的男人说的。草木怎又关系起人来?若不婆婆妈妈的,真也成了个呆子了。”宝玉叹道:“你们那里知道,不但草木,凡天下之物,皆是有情有理的,也和人一样,得了知己,便极有灵验的。若用大题目比,就有孔子庙前之桧,坟前之蓍,诸葛祠前之柏,岳武穆坟前之松。这都是堂堂正大随人之正气,千古不磨之物。世乱则萎,世治则荣,几千百年了,枯而复生者几次。这岂不是兆应?小题目比,就有杨太真沉香亭之木芍药,端正楼之相思树,王昭君冢上之草,岂不也有灵验。所以这海棠亦应其人欲亡,故先就死了半边。”

        袭人和宝玉这一问一答真妙,是提醒读者草木关乎人,杨太真沉香亭之木芍药(牡丹)关乎人,端正楼之相思树也关乎人,王昭君冢上之青草也关乎人。意思是《红楼梦》是用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写成。史湘云是木芍药(牡丹),史湘云是海棠花。史湘云是海棠花,与林黛玉同原型,我在前面已经格物致知林黛玉影射的人物有——太子胤礽、《石头记》作者曹頫、太子胤礽之子弘晳和弘晋,但史湘云与林黛玉所影射的人并不完全相同,当然与宝玉所影射的人也是不完全相同的,她只是乍看像宝玉。

        我们来看《红楼梦》第五回湘云在薄命册中的谶语——

        后面又画几缕飞云,一湾逝水。其词曰: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画上的“几缕飞云,一湾逝水”是照应“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这句话。

        “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史湘云是海棠花,和宝玉林黛玉同原型,我在前面的章节已经解析出宝玉和林黛玉共同的原型是传国玉玺,太子胤礽、江南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曹頫、太子胤礽之子弘皙。但在这几人中,“襁褓之间父母违”的人只有曹頫和弘皙两人,太子胤礽虽然生而丧母,但他的皇帝老爹康熙还健健康康的。曹頫是自幼由伯父曹寅抚养,在南京江宁织造府中长大,如果曹頫的父母健在,他就会是由父母抚养长大才是,所以曹頫是属于“襁褓之间父母违”的人。弘皙的遭遇也和曹頫一样,幼年就很不幸,因为描写史湘云的《红楼梦》曲《第六支·乐中悲》中,首句“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的后面,有脂砚斋弘皙自己的批语:【甲戌侧批:意真辞切,过来人见之不免失声。】弘皙自称过来人,就是说他也是“襁褓中,父母叹双亡”。

        但这有个疑点,史上记载弘皙的生母为太子胤礽的侧福晋李佳氏。对于李佳氏,史上也有一些零落的记载——

        雍正帝继位后在对其八弟、九弟等政治死敌进行毁灭性打击的同时,却对废太子一家采取怀柔政策。如: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十四日,即康熙驾崩第二天,雍正就封侄儿弘晳为郡王,累加多罗理郡王爵;雍正二年十二月胤礽病死后,雍正谕以和硕亲王例下葬,令弘晳得尽子道,出殡时,每翼派领侍卫内大臣各一员、散秩大臣各二员、侍卫各五十员择定出殡日期,送至郑家庄,设棚安厝;封弘晳之母李佳氏为理亲王侧妃,由其子赡养。

        也就是说,弘皙三十岁时,母亲李佳氏还活着,但这个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李佳氏到底是不是弘皙的生母呢?我觉得要是这个李佳氏真是弘皙的生母,那就太不符合自然规律了,请大家仔细看看史上记载的胤礽妻妾子嗣的资料,我们择其要点来看一下——

        胤礽第二女,康熙三十三年甲戌二月十六日寅时生,母为侧福晋李佳氏,舒尔德库之女,与第一女同母。本月卒。

        胤礽第二子,已革理亲王弘晳,康熙三十三年甲戌七月初五日辰时生,侧福晋李佳氏,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乾隆七年壬戌九月二十八日卯时卒,年四十九岁。

        胤礽夭折的第二女和胤礽第二子弘皙的出生日期相隔不到五个月,虽然胤礽有两个侧福晋李佳氏,另外一个李佳氏出生不详。但史上分明记载着胤礽的前四个孩子都是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李佳氏所生。

        那么,弘皙的生母可能另有其人,只不过在弘皙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将弘皙交给轻车都尉舒尔德库之女李佳氏抚养。至于弘皙的父亲胤礽,他在弘皙十四岁的时候就被康熙废去太子之位,囚禁在咸安宫。也等于说弘皙很小就失去了亲生父母。

        我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分析了巧姐的原型是太子胤礽,在巧姐的判词后也有脂砚斋弘皙的批语,请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五回金陵十二钗巧姐的判词——

        势败休云贵,

        家亡莫论亲。【甲戌双行夹批:非经历过者,此二句则云纸上谈兵。过来人那得不哭!】

        偶因济刘氏,

        巧得遇恩人。

        从脂砚斋弘皙写在“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这句话后面的批语“非经历过者,此二句则云纸上谈兵。过来人那得不哭!”可以看出,弘皙从小经历了父亲胤礽被废太子之位,父亲胤礽被废太子之位前和被废太子之位后,弘皙在人间的际遇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史湘云的判词“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指的是《石头记》作者曹頫和批语作者弘皙二人。著名红学研究权威周汝昌老先生曾认为脂砚斋就是《红楼梦》中史湘云的原型,从我格物致知的结果可以看出,周汝昌老先生得出的结论只对了一半。史湘云不仅是为《石头记》作批语者脂砚斋弘皙,还是《石头记》原文作者曹頫。在《红楼梦》中,影射脂砚斋的人何其多,有宝玉、袭人、林黛玉、薛宝钗、王狗儿、史湘云、尤二姐、迎春、贾芸、北静王等等。正像《楚辞·离骚》所喻:善鸟香草,以配忠贞;恶禽臭物,以比馋佞;灵修美人,以媲于君;宓妃佚女,以譬贤臣;虬龙鸾凤,以托君子;飘风云霓,以为小人。

        史湘云的判词“湘江水逝楚云飞。”这句话包含两个典故。与刘缓的《敬酬刘长史咏名士悦倾城》这首诗的首句“不信巫山女。不信洛川神。”中的巫山女和洛川神(水仙)说的是同样的意思。

        娥皇和女英是“湘夫人”,也是水仙,“湘江”是她们哭死去的丈夫舜帝之处,也是她们泪尽投水之处;“楚云”是由宋玉《高唐赋》中楚襄王梦见能行云作雨的巫山神女荐枕的传说演变而来,巫山神女本是天帝之女,名叫瑶姬,未嫁而死,葬于巫山之阳,精魂依草,实为灵芝。史湘云的名字“湘云”二字包含了“潇湘妃子”和“巫山神女”这两个传说在内。也是隐寓曹頫和弘皙早早失去父亲的庇护,也是隐寓曹寅死后曹家被抄家和弘皙的父亲胤礽被废去太子之位受圈禁后,弘皙失去父亲的护佑。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死于扬州,是因为曹頫的嗣父曹寅病死于扬州城;林如海死于九月初三日,是弘皙的父亲太子胤礽第一次被废皇太子之位的日期的前一天,山雨欲来风满楼。

        写史湘云遭遇的《红楼梦》曲《第六支·乐中悲》是对薄命册中史湘云谶语的补充,“云散高唐,水涸湘江”也是说的巫山神女与潇湘妃子的典故,满含悲伤。

        《红楼梦》作者写史湘云这个人物,不仅是为了说《石头记》作者曹頫和批语作者脂砚斋弘皙的家世很不幸。同时,作者又借隐寓史湘云的海棠花、木芍药(牡丹)、杨贵妃、潇湘妃子、巫山神女等物和人将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秦可卿、金钏儿等人和史湘云连在一起。

        《红楼梦》是用香草美人的比兴手法写成,也是一个大的寓言故事里面包含着许多小寓言故事,里面的每一个人都不能看作一个单独的人去探讨,也不能将其中一个故事只当做一个事件去从历史中找原型,更不要以为《红楼梦》是三角恋爱风月小说。(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八)——“睡美人”史湘云也是阆苑仙葩海棠花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