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 北戴河 2

北戴河 2  作者:Kyle

发表时间: 2017-10-07 字数:3506字 阅读: 367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0星

 

2

 

赵大烈端坐在驶向中南海的小车中,精神显得特别兴奋。

李先念副总理请他去中南海办公室,八成自己就要坐上部长这第一把交椅了。

赵大烈心里真是感慨无量。

在中南海北门接受完中央警卫团的检查后,便放行了。

小车以规定的速度缓缓驶入千年古柏和常青树交织而成的林荫道路。

华国锋虽然被迫辞去了国务院总理的职务,但他头上依然戴着“主席”这顶帽子。中南海的主人仍是华国锋。周围的气氛和秩序依然正常、凛然、安静。

经过第二会议室时,赵大烈脑子里浮现出了三年前在这间会议室里作报告的情景。当放映介绍东洋制铁木更津工场的十六厘米电影时,以华国锋为首的国务委员以及各有关部门的负责人无不发出赞叹的声音。这才有了宝华钢铁厂的上马。想想,就像是昨天刚刚发生的事情一样。赵大烈的情绪愈加兴奋起来。四个现代化象征性的工程——宝钢,虽说成了华国锋与邓小平之间政争的工具,但同时也给了赵大烈的机会。幸亏他脑子灵活及早地辨明了政治潮流,紧跟华国锋这才有机会将部长的椅子从黎元的手中夺过来。

李先念副总理的办公室在中南海附近的湖边。

秘书领着他穿过微暗的走廊,进入办公室时,李先念正在紫檀木做的大办公桌前用毛笔在文件上签字。

赵大烈闻到了一股浓烈的墨香。

李先念停止了手头的工作,朝接待室走去。

示意赵大烈坐下后:

“简单地说,这次重工业部发生的内部混乱事件,你要负完全责任!”

刻意在“完全”二字上加重了语气。

没来头地突然遭受到了李先念副总理的叱责,赵大烈一时间懵了:

“您这话是怎么个意思?我怎么啦……?!”

“你没有很好地理解我给你的关于宝华钢铁厂修正意见的指示。特别是你在这份报告上捅出来的‘两条路线的斗争’,说得难听一点,真臭!”

“可是,如果不印成铅字,如何能触及得了黎元那帮子保守主义家伙的灵魂,并挑起群众对他的不满呢?再说,这也不是我个人在‘独断专行’。”

“您不是也有过这方面的明确指示吗?”

差点儿没将这句话喊了出来。想想,还是忍住了:

“话又说回来了,实际上这篇文章在全人代会上对于批判宝钢建设的哄动效应,是有目共睹的。”

“别自以为是了。你的作法多少也太幼稚了一些。那篇文章在重工业部内部使两派对立的意见更加深刻化了,同时也触怒了黎元!你本来想利用内部机关报‘敲山震虎’,可结果呢?人家在全人代会上主动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揽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既不上交党中央,也不下放给部下。他就这么一嗓子,结果不但使那些想要借机攻击他的那些人的矛头再也硬不起来了。你倒好,把一切责任全都推给别人。没想到事与愿违,反而给人留下了你想要‘抢班夺权’的卑劣印象。就算我想要保你,可那篇文章,是你自己给别人留下的致命的把柄!”

“可是,今天的《人民日报》不是照样刊登了一篇关于宝钢的报道?明明白白地写着与其同外国人讲信誉,不如拿这些钱来改善人民群众的生活更有意义。这同我写的那篇文章的调调是完全一致的嘛……”

赵大烈不甘心地申辩道。

“你呀,自作聪明!你的政治嗅觉到哪里去了?怎么只是停留在重工业部呢?”

李先念撒手不管:

“调你去贵州!”

赵大烈骤然色变:

“什么?贵州……?!”

贵州省与越南接壤与云南相邻。是全国出了名的贫困边远地区。由于全年阳光不足,故给省会取名“贵阳”。说明此地“阳光珍贵”。

他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身子也不由得微微抖动起来。

李接着说道:

“重工业部管辖之下的贵州铝厂,已经独立出来成为了直属国务院管辖的国企。你就去那里担任总经理吧!”

赵大烈巨大的身躯抖动得更加厉害了:

“可是,一直同钢铁打交道,却叫我去搞什么劳什子铝……”

后面还有更难听的话。到底不敢放肆,又咽回到肚子里去了。

“中央的事是大事,地方的事也很重要。特别是我国,对铝的进口依赖性仍然很大。希望你发挥潜力,将铝的生产搞上去。你也知道,在毛泽东时代贵州就成为工业建设的重中之重!针对苏联,黑龙江省是第一线工业地带,河北省是第二线工业地带,贵州省是三线工业地带。是最重要的战略工业地带!作为那里的总指挥、总经理,如果能干出点名堂来,还是很有前途的!”

李先念总算是将语气放缓了下来。

赵大烈仍未从冲击中清醒过来:

“那,黎元的人事调动呢?”

李先念沉下脸来:

“这个,没心要告诉你吧。”

接着又道:

“赵同志,你走过的路以及干出的成绩,我都知道。宝钢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干得有声有色,自然是你赵总指挥的功劳。就连日本的东洋制铁对你都是赞不绝口。你善决断,做事也有魄力。但是,可惜呀,你这次采用的策略太臭。我知道,你们两个尿不到一个壶里。这事,就让它过去算了。先去贵州好好干,把铝厂搞上去。我再替你做第二步打算。有时,为了第二步,先退一步也是很有必要的嘛。”

李先念将话都说到了这份上,赵大烈虽仍心有不甘却再也不敢造次。

 


编辑点评:
对《北戴河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