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数据异常!> 秋月往事(秋月同题)

秋月往事(秋月同题)  作者:枫叶

发表时间: 2017-09-26 字数:2647字 阅读: 333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中秋将至,每当我看到郎朗秋月,高挂天空,往往勾勒出,藏于心底蒙绕于心头,时常想起,又暗自封存于记忆之中的一件往事。
 

   中秋将至,每当我看到郎朗秋月,高挂天空,往往勾勒出,藏于心底蒙绕于心头,时常想起,又暗自封存于记忆之中的一件往事。

    话得从头说起上世纪70年代中期,由于家庭原因,回到农村,干了几年学“大寨”80年初,土地联产承包,那年我20岁。

    快到中秋,那年风飘雨顺,丰收在望,秋收后,接着种小麦,当时化肥刚刚兴起,可买化肥钱,是各家各户头痛的是,因为当时是挣不来钱的,即使当时化肥每袋7块钱,还是买不起的,一天我一堂叔,端着碗到我家给我说,听说伊川高山有小煤窑,背煤能挣钱,咱不如去背到秋熟,挣俩卖化肥的钱,到时候也不作难。我一听欣然同意,高兴得不得了,当时年轻,干活不缺力,背煤怕啥,我干脆利落,毫不犹豫说去!

      堂叔和我还有邻居二毛,我们三人收拾好行李,像唐僧西天取经一样,鸡叫起来,在家吃了饭,天还不明,繁星满天,一轮明月当空,大地一片银光,微风吹来,尚有一丝凉意,我们行走在山间的小路上,翻过一座山,做三轮车到县城,又坐上了去洛阳的汽车,到高山路口下车,又做三轮车到高山,这么几经周折,我又没出过远门,幸亏堂叔早年当过兵,在外不迷瞪,他一路询问,走到煤窑时已临近太阳偏西。

     到了矿区,给我的印象是,玉米地里的玉米都被煤灰染成了黑杆子,路上是一层浅浅的煤尘,走起路来,身后尘土飞扬,矿区有三块煤石支起个锅,自己做饭的,也有小食堂。堂叔去找工头,我和二毛看着那些进进出出的矿工,心里七上八下,只见他们衣衫破烂,浑身漆黑,只露白牙,我站在那里,像一只离了群的小羊看的发呆。

     那夜我合衣睡在简易的工棚里,棚外秋风瑟瑟,明月当空,偶尔听到矿工下班后的骚声杂语,。我忽然有一种,花木兰辞别爷娘去,暮宿黑三头的感觉,一种郁郁惆怅的心情,悠然而生,我深切体会到了这人生的艰难与不易,这一夜,我一眼没合。

      第二天,当班把我们叫醒,嵩县老乡,8点跟着这位师傅下井背煤,干活下点力啊!当我们三人走到井下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名矿工刚从工作面抬出来,说是被砸伤了,只见那人双目紧闭,头流鲜血,满脸血煤不分黑红,看上去简直不像个人,我一看说:堂叔,我有点,还没等我出口,堂叔就说:这井不安全?代班说:井下活,那会能不砸伤碰烂,常事,一听这活,堂叔说:不干!扭头就回。

       上来井堂叔说:我再去别的煤矿看看,堂叔转了一圈,回来说:其他矿井,要不就是人太多,有的来了几天没干一班活。要不都是,井下有水,煤要从水里捞,背着浑身流水,没法干,说罢,堂叔看了我和二毛一眼,哎了一声说:看来我们是白来一趟啊!然后无奈的说:咱们还是回家吧!

       我们三个把衣兜翻了个底朝天,总共凑了一块二毛钱,来到路口,见一辆三轮车,堂叔上前跟师傅说,让我们三个趁车到鸣皋,我们钱不够,你就行个方便,然后把来背煤的事前后说了一遍,师傅听后挺同情,示意让我们上车。

       车到学校门口停下了,随后上来一个20来岁的姑娘,他没拿什么行李,我挪了一下座位,姑娘便在我的身边坐下,抬头看上去,那姑娘身材苗条,上身穿一花格布衫,下穿一青蓝裤子,文静娴雅,白皙的脸庞,两只水灵灵的大眼,显得温柔而善良。

       车在路上颠簸行驶,姑娘便和我们拉起了家常,问哪里人干啥来着?我也不好意思说,只是低着头,心里在想,到了鸣皋怎么回家,只知道我们已没有一分钱了,坐车不说,吃饭也没有了着落,这时堂叔开了腔,他把我们来背煤的经过说了一遍,那姑娘看了我们三个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我当时在一个姑娘面前显得无地自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姑娘侧了一下身子,从裤衣袋里掏出了5元钱,递给我说,拿着,我说不要,没钱不坐车,走着回家,姑娘说,我就这5块钱,别嫌少,拿着,到鸣皋别去饭店吃饭,你们去买点火烧,便宜耐饥,走着也有力气,要是不吃饭,嫩远,是走不到家的,姑娘的一席话,不正是我想的。这时坐在我对面的堂叔开了腔,顺手接过5元钱说,姑娘你真是个好人,你是哪里人?干啥职业,她说,上学刚毕业,教师,什么单位跟我说一下,回家后给你写封感谢信。

       至于什么学校什么单位,我已记不清了,堂叔到家,跟人家写没写感谢信,倒是也想不起来了,到了鸣皋我们就照着她说的买了,25个烧饼,我们三个开始了返程的旅途。

       到鸣皋已临近中午,我们一路向西,走到太阳落山,一轮秋月从东边冉冉升起,我们踏着秋天的月光,行走在山间小道,吃着烧饼,时而说着笑话,笑声淹没了疲劳,时而堂叔讲着在部队的故事,最后讲到给我们救命钱的那位姑娘,我开口说:堂叔,她给你的地址给我吧!我给她写一封感谢信。堂叔说,不给你,你在把感谢信,写成绵绵情书,对姑娘名声不好!还是我写,后来我问堂叔,写了没有,他说写了,至于写了没有,单位表扬她没有,那姑娘收到没有,我一概不知。四十年前,遇见的那位姑娘啊!你现在也快入甲子之年,现在你过得好吗?

       每当中秋佳节,朗朗秋月初上天,我总想起四十年前,那高山背煤的艰难之旅,也时常想起,那温柔善良而又可爱的姑娘,愿她像这中秋的圆月,光亮照人,永远还是当时那个模样,永远年轻。

                                                          农历 2017年8月7日完稿

编辑点评:
对《秋月往事(秋月同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