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小说 > 小小说> 无法封存

无法封存  作者:缘野

发表时间: 2017-09-23 字数:2036字 阅读: 72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你又点燃一根烟,你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根了,满屋子烟雾缭绕,你像猫蜷缩在沙发里,陷入混乱的思绪。白天当负责拆迁的经理抱着那个坛子走进办公室时,你并没有想到那会和你有关,你只是处于好奇才接过那本日记翻看,
 

你又点燃一根烟,你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根了,满屋子烟雾缭绕,你像猫蜷缩在沙发里,陷入混乱的思绪。

白天当负责拆迁的经理抱着那个坛子走进办公室时,你并没有想到那会和你有关,你只是处于好奇才接过那本日记翻看,你看到第一页时还有些惊奇,嘴角竟爬上一抹得意。然而,现在的你像被雷击过一样,就这么蜷着,怀疑自己当初买下喇叭屯这块地不只是知情情怀,而是冥冥之中有只手把你拽到这里。

你猛吸了一口,再次团进烟雾里,意识有些模糊,恍惚中那个白皙清瘦的女孩向你走近,日记像落叶一样围着她纷飞飘落,一张张飘入你的意识,声音似乎从画外传来。

“我看到了他,心好像停跳了,眼睛也慌了,不知道看哪儿好......白燕说他叫莫辛,56中的,以前在少年宫认识的,这次也去喇叭屯插队。”

“不知怎么,我的心好疼。白燕跟莫辛好了,是她告诉我的。我和白燕同学三年,我们是好朋友,她跟莫辛好,我应该高兴啊!可我心痛,从他跳进车厢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会有今天。白燕说他也爱看书,看《大卫科波菲尔》《复活》......还偷着写小说。我知道我和他是同类,我渴望他注意我,哪怕是多看我几眼,跟我聊上几句。可一见他我就紧张,就装出不屑一顾的样子。哎!”

“一晃,来喇叭屯三年了,同学们都急着回城。我不想走,每天能见到他,就快乐。我是不是很怪哪?觉得只要爱他就够了,不必非要他知道我的爱。”

“白燕说莫辛很绝望,昨天差点自杀,他考大学的申请又让吴三退回了。是啊,我知道他的绝望,从他的眼神里我读到了。我是那么迷恋那双眼睛,里面藏着高傲,忧郁......我简直疯了,一宿没睡,脑子一直转。为了他,我要做一件事。”

“我像壮士赴死一样......可当吴三那张臭嘴在我胸上乱啃时我哭了......我绷紧的躯体在打颤。我咬紧牙忍着,为了他,为了他我什么都能忍受。”

“吴三没有食言,莫辛上大学了,白燕去送他,阳光下他的脸那么好看,我站在人群里向他挥手,渴望他看我一眼,只一眼,可他没有。他的眼波在人群中飘过,飘向远方。那双眸子是那么明亮,我知道那眼波中闪烁的碎影里没有我的面容。他永远不会知道我为他做的一切,我不后悔,爱他就够了,不必让他知道。”

“白燕走了,是莫辛帮的,听说莫辛的爸爸恢复了工作。我走不了,吴三把我树为“知青扎根农村”的典型。他说,只要他当一天支书,我就别想走。”

“深秋了,院子里的老槐树叶子全黄了,秋风吹过树叶纷纷飘落。同学们都走了,空旷的院落只有我一人,这么清冷。寂寞,我不怕。原本就是一个孤独的灵魂,注定要走寂寞的路。该和过去告别了,这个小红本是我临插队时买的,本想用它记录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我决定写完这篇日记,就把它装进坛子埋掉,埋在西屋墙下。里面的秘密将无人知晓。此刻我是那么欣赏自己,我喜欢看小说,喜欢设计人生,哈哈,我又设计了一回。”

你猛地一惊,从恍惚中抽回。

白燕就是你的妻子,正偎在西山别墅那个硕大的床上,偎在骄奢的梦里。你晚上给她打电话说,公司出了点事,要忙到很晚,今夜不回去了。你说话时手在抖,声音也有些异样,她竟没有发觉。是啊,白燕就是那么简单欢快。不像那个女孩,忧郁,清高,总是拒人千里。其实,你在火车上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是喜欢的,只是她太清高太冷漠了,你就逃离了。

你不由得想,假如她像白燕一样随和?你会......你摇摇头笑了,可挂上嘴角的却是无限的痛苦。

你掐灭烟头,又翻看了一遍日记,反复掐算后断定,那件事是在她埋了那本日记以后的一个月后发生的。那个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为什么要杀死吴三?你记得知情聚会时大家议论起她被枪毙时说:她赶上了严打,案子判的很快,从事发到死,她一句话不说。

是啊,人死了,一切都封存了。可你不能。


编辑点评:
对《无法封存》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