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随感> 帅枪哑火的那一夜

帅枪哑火的那一夜  作者:大肥一郎

发表时间: 2017-09-21 字数:3452字 阅读: 952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假如少帅在“九一八”那一夜下令打了,没打过日本人,撤了,退进了关内,那国人是不会说什么的,更不会将“不抵抗将军”的恶名压在他头上。但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历史事实是,那一夜,他一枪没放,后来就率部撤进了山海关内。
 

timg (6)_副本.jpg


    谁都知道,少帅,是被日本鬼子炸死在皇姑屯慈禧花车上的老帅张作霖的儿子,其打记事儿看见的尽皆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这样的情景在别人那儿是心目中一辈子的梦,而在他眼前,就是鲜活的事实,任其任性折腾,奢靡逍遥,醉卧销魂其中。至于钱,那更是无所谓了,也就是一些数字,一堆堆花花绿绿的废纸而已。对他这样儿的公子哥来说,吃喝嫖赌抽还都是小节,他泼天富贵如此,让他不挥金如土的爽玩,你觉得这有可能吗?可他虽是公子哥,但也是“讲武堂”操练出来的正牌职业军人,且扛着上将军衔统领着千军万马。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打仗,抵御外侮是第一要务,此乃大节也!

    若论打仗这事儿,国外的比如“敦刻尔克大撤退”是货真价实的一场大败仗,但人家尽力了,尽力得上帝都为之动容,虽败,可败得荡气回肠,可歌可泣;再比如国内的“南京保卫战”,尽管敌我力量对比悬殊,武器装备更是云泥之别,但以唐生智将军为首都卫戍部队司令长官的国军将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畏强敌,拼死一战,在南京各城门先后被日军攻陷的情势下,守军临危不惧,继续节节抵抗,牺牲无数,尽管最后败了,退了,可他们虽败犹荣,留忠烈千秋于青史!       

    对于公元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之夜后的东北,少帅和他的部队也撤退了,可这撤退,八十六年来,明谤腹谤不已,声讨与非议,更是重重,声声血泪,句句诛心!遇到强敌,做“战略转进”或“战略转移”抑或是大踏步的“战略撤退”,这在军事上乃是常识,亦是三军统帅视战场情势可自行做出战略或战术决断的权力,本无可非议。那,缘何少帅的将东北军撤退关内就被说三道四了一辈子且死不休矣呢?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没放一枪!

    是不是强敌,至少得打一下方才知道!碰,都没碰一下,安知遭遇的是自己打不过的强敌?实在打不赢再撤退,就像唐生智将军保卫南京那样,尽力了,但败了,做为职业军人,这是职责,亦是操守,胜败乃兵家常事也,这跟有没有血性无关。有血性,当然好;没血性,蔫人不出豹子那你也得打,因为你是当兵的,老百姓拿血汗钱养你,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欺负百姓的敌人来了,你连一个回合都不打,直接就撒丫子溜了了,这像话吗?恐他自己照镜子也脸红。知耻,乃人本性是也。若无此念,非我族类。

    就像后来少帅晚年自己所说,你说我熊是孬种,我不承认,我认为自己是条汉子;但你说我做为封疆大吏没看出鬼子的真实意图,那我承认。我真的是没想到日本人敢占领东三省。我要知道鬼子的真实图谋是整个东北,我能不动手吗?我早就下令抵抗了!

    其实,现如今对于当年那一夜,历史,也早就说话了。当年开着炮进攻“北大营”那三百多鬼子,若少帅没有给“北大营”的近万名将士下严令:“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而是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犯人”的捍卫国家主权意识,严令属下坚决抵抗这一小股日军!

    日本鬼子若遭到“北大营”八千多东北军将士的坚决而强有力的抵抗,八千对三百,就此力量悬殊的对比,倒也用不着打赢,只要少帅能像后来国军打得极其惨烈的“淞沪会战”那样,只要日军增兵不断,他便不断增兵,全力投入,持续与之战斗,日军在华驻军有限,后续增兵难以为继,兵源必磬,唯有求之国内再派兵来华。如此一来,只要能将战事拖上十几天,由于满洲战事受挫,得讨论是否再在华增兵,此必将震动日本朝野,日本国内政治立即就会大变,“反战派”便会占了上风,军方必将遭到沉重压力,就像后来的“持久战”将日军“三个月解决支那问题”拖入旷日持久的战争泥潭后军方最终的大崩盘一样。

    那时,东北战事将怎样,未可知否。就算东北军拼死抵抗后日军仍占了“北大营”,那河本大作、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他们觊觎占领东北、策划久远的“远东阴谋”也不可能在随后的日子里那么容易的一气呵成的完美功成。打中国人,这,也太容易了!这令他们这些东洋鬼子更视中国为“软柿子”了,自信的野心,大增,于是愈发瞧不起中国了。六年后的公元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他们又故伎重演,再一次找茬儿进犯,这一次他们索性就对华全面开战了,“七·七事变”当天,骄横得不可一世的他们就扬言“三个月”将中国拿下!

    假如少帅在“九·一八”那一夜下令打了,没打过日本人,撤了,最后退进了关内,那国人是不会说什么的,更不会将“不抵抗将军”的恶名压在他头上。但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历史事实是,那一夜,他一枪没放,后来就率部撤进了山海关内。

    但那一夜,沈阳城内也确实响起了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枪声,但那枪声,与少帅无关,他还是在继续严令他的“不抵抗”避战法。那枪是辽宁省警务处长兼沈阳市公安局长黄显声将军率领他麾下的警察们打响的!

    早在“九·一八”事变前夕,黄显声将军便努力搜集日军情报向少帅反映,言日军近期将有对东北极其不利的“大动作”,其积极请示对策并向少帅预警。但由于少帅的不重视与后来消极的“不可抵抗”的命令,使有着远见卓识抗日主张的他,不能有所作为。“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他审时度势,沉着应对,毅然决然率领沈阳公安局各分局、队,对日军进行了顽强抗击,孤军奋战直到弹尽粮绝,确实无力再继续抵抗后,他才下令余部退出了沈阳城。其后,黄显声将军以辽宁全省的警察队伍为骨干,组织“抗日义勇军”,有一部分“义勇军”转进成“东北民主抗日联军”进入吉林、黑龙江,在“白山黑水”间始终坚持对日抗战;有一部分“义勇军”一直转战于辽南、辽西一带,在大辽河两岸神出鬼没游击,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

    那晚枪哑火了的少帅,“不抵抗”丢了“东三省”,蒋介石并未问责于,只是将他派往西北便了了事儿。要知道后来因“不抵抗”率部撤退丢了山东济南的韩复榘,那可是被蒋介石枪毙了的。

    现如今,八十六年过去了,这位生于公元一九0一年六月四日、活了一百零一岁的“世纪老人”已然撒手人寰的去了。斯人已去,但其“少帅”的名声还在,其饮食男女的风流韵事还在滚滚红尘中继续传播着隐约耳语,其东北“易帜”实现国家一统与“西安事变”实现“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的功业也亦在闪光。至于关乎其一生名声最至关紧要的“那一夜”的口碑如何,还是将这些是非功过都放进历史的长河中去淘洗、考量吧,就像章士钊写给戴笠的挽联所说的那样:“生为国家,死为国家,平生具侠义风,功罪盖棺犹未定;誉满天下,谤满天下,乱世行春秋事,是非留待后人评”。



169905149_副本.jpg

5224949_969749_副本.jpg


编辑点评:
对《帅枪哑火的那一夜》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