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再读诸子寓言

再读诸子寓言  作者:在下无言

发表时间: 2017-09-17 字数:5931字 阅读: 78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就人类自身而言,最先出生的是祖先,最应受到尊重;到后来出生的,即为后世子孙,只能得到呵护。然而与其相反,对人类社会来讲,是愈古老愈年轻:远古时候是婴孩是幼儿,近古时候是少年是青年;只有到了现代,才算是成人,也许要再过若干完年后,才会是老人——亦为智者,亦才最富有智慧。
 

                              


        就人类自身而言,最先出生的是祖先,最应受到尊重;到后来出生的,即为后世子孙,只能得到呵护。然而与其相反,对人类社会来讲,是愈古老愈年轻:远古时候是婴孩是幼儿,近古时候是少年是青年;只有到了现代,才算是成人,也许要再过若干完年后,才会是老人——亦为智者,亦才最富有智慧。所以我以为,有很多古老的学说,其实并不一定都是经典。


        买椟还珠(韩非子)。有一个楚国商人在郑国卖珍珠,做了一个木兰的匣子。这匣子用桂花、花椒熏过,用珠子点缀,用红色的美玉装饰,用翠鸟的羽毛连缀。有个郑国人买了他的匣子却还给了他的珍珠。

         故事的本意是告诉人们,那个郑国人实在蠢不可及,他只看重外表,而不看重内质,竟以珍珠的价钱,去买了个装珍珠的匣子,弄丢了真正宝贵的东西。

        其实我以为是作者错了——那个匣子未见得就不比珍珠贵重。那匣子本来就是用“宝石”“美玉”装饰和点缀过的,我们暂且不论别的,单说这宝石和美玉就很明白,常言道“黄金有价玉无价”,可见那宝石美玉即是无价之宝,而于此,又焉能以为它不及一颗小小的珍珠乎?那珍珠是什么啊?它原本就是动物体内的一块病!其实这一点,我看那郑国人是早已心知肚明,实在精明得很,这是其一。其二,那个郑国人其实也是个很务实的人,那个装珍珠的匣子很有实用价值,买它回去后,可以用它装金银首饰,装钱;即或家里不甚富裕,没有这许多贵重物品可装,那亦至少可用它来装茶叶、装点心,或者装点针头麻线儿什么的,又何尝不可呢?是既实用又美观!不像那所谓珍珠,饥不能果腹,冷不可御寒,顶多就只能做做装饰品,没别的啥用。其三,我们都知道,那郑国人若是“买其椟”而又不“还其珠”,再把珠拿去卖了,肯定会大赚一把,可是他没那么做!因此我还以为,那郑国人还是个很讲诚信、很有道德风尚的人;他肯定不会坑蒙拐骗,什么时候都不会去赚昧良心的钱!


        郑人买履(韩非子)。有个想要买鞋子的郑国人,先量好自己脚的尺码,就把尺码放在了自家的座位上。俟到了集市后,方才想起忘了带尺码。本来已经拿起了鞋子,却又放下它说:“我忘了带尺码了。”于是急忙赶回家取尺码,等再到集市时,店铺已关门了。有人见了笑着说:“你为什么不用你的脚试一试鞋呢?”郑人却说:“我是宁可相信尺码也不相信我的脚的。”

         这则寓言是用来讽刺死搬教条的人的。然而我觉得其人其事,犹有值得肯定的方面。用我们现在的观点看:第一,这人办事一定很执着,凡是他老先生认准了的事,定然是九牛都拉不回。若是现如今,在一个单位里订好了规章制度,在执行的过场中,那他肯定是原原本本地照章行事,“宁信度,无自信也”,他就认死理儿,不会有丝毫的走样儿,做上司的,最喜欢此种人。第二,这样的人因为有如此的特质,若在现如今,最适合于掌管财经了,他不会给群众随便乱发一分钱;也适合于做高官,因为他已建立起了核心价值观,“宁信度,无自信也”,他肯定经得起金钱美色之利诱和迷惑,不会贪污堕落,不会把国家的钱窃为己有,不可能收受贿赂,也因为早就择好了妻子,“先自度其足而置之其坐”矣,再不会乱了心性,去与他人通奸。

         犹有一点更值得一提:我们应把该兄的“宁信度,无自信也”之买鞋信条,上升到讲原则、讲法制的高度来认识。孟子云:“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那个郑国人的“宁信度,无自信也”,从本质上讲,他是在对一种法度的坚守,人们又怎能犹去对他说三道四、竭尽嘲笑之能事呢?我道韩公差矣:作为法家代表人物的韩非子,却居然编出这等故事来,这岂不是自嘲、自打耳光乎?


        井底之蛙(庄子)。有一只青蛙长年住在一口枯井里,它对自己生活的小天地满意极了。有一天,它忽然看见有一只大海鳖在散步,于是喊了起来:“喂,海鳖兄,请快过来!你大概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宽敞的住所吧?”

        海鳖往井里一瞅,只见浅浅的井底长满绿苔,还闻到一股臭味。海鳖赶紧缩回了脑袋。青蛙继续吹嘘:“住在这儿,我舒服极了!傍晚可以跳到井栏上乘凉;深夜可以钻到井壁的窟窿里睡觉;泡在水里,让水浸着两腋,托住面颊,可以游泳;跳到泥里,让泥盖没脚背,埋住四足,可以打滚。那些小虫子、螃蟹、蝌蚪什么的,哪一个能比得上我呢!……”

        海鳖慢慢地退了回来,问青蛙:“你听说过大海没有?”青蛙摇摆头。海鳖说:“大海水天茫茫,无边无际。用千里不能形容它的辽阔,用万丈不能表明它的深度。传说四千多年以前,大禹做国君的时候,十年九涝,海水没有加深;三千多年以前,商汤统治的年代,八年七旱,海水也不见减少。青蛙弟,我就生活在大海中。你看,比起你这一眼枯井、一坑浅水来,哪个天地更开阔,哪个乐趣更大呢?”青蛙听傻了,鼓着眼睛,半天合不拢嘴。

        其实我倒觉得,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青蛙还有许多话没说完,还应继续写下去——

        青蛙愣了愣说:“海鳖兄,你知道什么叫幸福么?还是我来告诉你吧:唯有知足才是幸福;人世间不是有句话说得很好嘛——‘知足者常乐’。我虽然常年生活在这井底,实在比不上你住的海大;但我确实很满足,所以我觉得很快乐,也当然很幸福。

         再说了,你住在大海里虽说无比广阔,可是危机四伏。听说那里面有鲨鱼、巨鲸等数不清的肉食动物,他们都是凶残无比的铁面杀手,说不准哪天你就成了它们的盘中餐、口中食,时刻都有丢掉小命儿的危险!你居住的地方尽管无比的大,可在那样的环境中连生存都成问题了,这对你来讲,又究竟犹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毋重小节(孔丛子)。孔子有个孙子叫孔伋,人称子思,是个小圣人。他有次在卫国向国君推荐苟变说:“苟变是个帅才,可以统领五百乘兵车,大王如果任用他掌管军旅之事,必将无敌于天下。”

       卫国国君说:“我知道苟变是个当将军的材料,可是他过去做小吏时,曾勒索百姓,吃了人家两个鸡蛋,所以没重用他。”

        子思听了这话,非常气愤,说:“贤明的国君选用官员,就好比杰出的匠人选取木材,取其所长,弃其所短……现在大王处于列国争雄的乱世,急需选用大批有用的人才,没想到仅仅因为两个鸡蛋,就舍弃了一员足以统率三军、攻城掠地的大将,简直不可思议!……”

        乍一听来,子思说的似乎是有些道理。不过我以为,病急不可乱投医。虽然当时的卫国处于列国争雄的乱世,但在选用人才的问题上,千万不可重才轻德而忽视一个人的小节。有道是细节决定成败;犹有说,千里之堤而溃于蚁穴。

        很难想象,做小吏时,就连两个鸡蛋都瞧得上眼、要去勒索到嘴的人,他一旦做了高官,位高权重,他却反倒不贪腐了,就能一心一意地去领兵打仗了!我以为,像苟变那样的人,他“做小吏时,曾勒索百姓,吃了人家两个鸡蛋”,那是因为那会儿他权力还不够大,百姓也实在穷得很,他只能勒索到两个鸡蛋吃;不等于说他一旦掌了大权,百姓若也一旦有了金银财宝,他却反而不会勒索他们了,却突然一下子就变得无比高尚了。

        我倒是想,像苟变那样的人,一旦做了将军,统帅了三军,权倾朝野,保不准他不会拥兵自重、不会于乱世之中自立山头、不会趁势大捞一把发国难财!

        不过,据说历史上的苟变倒是真的做了卫国的大将军。他后来究竟有否作为我不知道,但有一点我敢肯定:即使他真的成了卫国之栋梁,那亦不过是偶然,而不是必然;那亦仅仅是个例,不足以说明“毋重小节”的用人之道,就真的能正确到哪儿去了!


        愚公移山(列子)。从前有个名叫愚公的老人,他家的门前有两座大山挡住了他家的出路,进出要绕道很远,十分不便。那山一座叫太行山,一座叫王屋山,方圆七百里,高可万丈。于是他下定决心,要子子孙孙都挖山不止,一定要挖掉那两座山。他都九十多岁了,还一直带领全家人挖山,子孙中能挑担子的三个男人负责运输,他们用撮箕一担担地把泥土和石头,一直运送到渤海的边上去堆放,每年的寒暑交季时才往返一趟。有个叫智叟的来劝阻都没能劝阻住;后来,天帝都被他们的精神所感动了,于是就派了两个神仙下凡,把两座大山背走了。

        这愚公移山的精神着实可嘉,然而不值得学习。说实话,他们这样的做法不但不能恭维和学习,甚至还应该提出严肃的批评或批判。

        他们要挖掉两座大山的目的,是要方便出入,不绕道或不爬山,是要改善一下行走的质量,少流点儿汗,少喘几口粗气,再不那么累人,把日子稍微过得幸福一点点。

        要达到这点小目标,其实很容易啊:假如他们屋的后方是一场平阳或是一马平川,那就只要把他们家原来那扇大门堵上,再在屋的后壁上做一扇大门、把后门改成前门不就得了!如果这样还是不行,那也顶多是去到别的什么地方,寻上一块好地,找一块适合居住的地方,再重新建一座房子不就成了!他们就根本不应有那移山的念头、犹真的要每天去挖什么山,那样劳动力成本太高、太不合算了!

        他们的做法实在是荒唐,是蛮干,也是自毁前程。假若天帝不被他们感动,不派两个神仙下凡将两座山搬走,而他们一味的那样蛮干下去,我看即是他们全家人都穷死、累死了也根本挖不平、移不走!

        从他们那儿到渤海有上千里的路程,他们家能挑担子的只有三个小男人,每运走一担泥土或石块,就要一年,尽管有三个人运送,一年也只能运走三担土石走啊!按此速度运下去,两座方圆七百里、高约万丈的大山,那究竟要运到何时才可运完啊!尽管两座山是不会再增高了,挖一点就会少一点,可能有一天要被挖平,可是我估计,若真到了那“有一天”,恐怕是连人类都没有了,亦兴许就连地球都不存在了!

        我还想,在两座山没被神仙背走的那段日子里,他们家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呀?一家人都忙于挖山,也不回家,那肯定是地也无人种,猪也无人喂,更无人去外出打工挣钱,所以,他们一家子也肯定没饭吃,没衣穿,也没钱用。

        在那段日子里,他们虽然还没被饿死、没饿着肚子去挖山,但也可以想见,那一定是他们的亲戚或邻居们所给了一点儿资助,他们那日子亦才勉强维持着!若是一直那样下去,两个神仙也不来帮忙,那他们全家老小,还不被穷死、饿死和冻死,犹能继续挖山不止么?

        犹有,也多亏他愚公是生在古代,倘若是生在现代,那他肯定犹会被罚得个倾家荡产,甚至还会被判刑,会去蹾大牢。

        首先,他那样行蛮干,去挖山,是完全不符合科学发展观的思想理念的,就注定会失败,会没有好结果,也根本移不了什么山。其二,他即或是挖平了两座山,那他也是完全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来谋求他的一家之私利,那样大动作地去挖山,肯定是森林被毁,人文和自然景观会遭到破坏,国土资源会造成浪费;犹有一些珍稀动物会因此而无栖身之地,再也无法生存,使原本就很脆弱的生态严重失衡;亦还会因为他们挖山不止,到处被弄得尘土飞扬,会使整个华北和中原地区形成雾霾天气。

         他造成这样的严重的恶果后,首先是环保部门要来找他,一是要罚款,二是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再是国土部门要来找他,要查证他有没有《土地使用证》,若没有,就要罚款,还要追缴他的土地资源费。三是林业部门要来找他,森林遭到了这样毁灭性的破坏,那就是犯罪,不光要罚款,肯定犹要负刑事责任,要被判刑。还有民宗局和文物部门也要来找他,说那两座山上的道观和庙宇被弄没了,那是严重地违反了国家的宗教政策!——宗教是受法律保护的;还有那道观、庙宇及其里面的一切物品,那可都是些价值连城的高级文物——文物也受《文物保护法》的保护。现在都没了,也要罚款;不光是罚款,也要追究其法律责任!

        还会因为雾霾天气的问题,老百姓也会因为气他不过,肯定会说,只要以后能碰见他,一定要揍他的人、要拿他出口恶气不可!……

        (无言散文集《市井闲话》)


编辑点评:
对《再读诸子寓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