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逐渐消失的村庄

逐渐消失的村庄  作者:张丽利

发表时间: 2017-09-06 字数:1013字 阅读: 166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宽敞笔直的水泥街道,是村村通的时候修的,每家每户还出了几百元,那是几年前的事情,当时谁也不会相信村庄会慢慢消失,集资修了从陈楼村口直至村庄的最顶头水泥路。狭窄的泥巴路是村庄修水泥路前的痕迹,路两
 

  宽敞笔直的水泥街道,是村村通的时候修的,每家每户还出了几百元,那是几年前的事情,当时谁也不会相信村庄会慢慢消失,集资修了从陈楼村口直至村庄的最顶头水泥路。狭窄的泥巴路是村庄修水泥路前的痕迹,路两边的松树林,和斛叶坡,随风莎莎作响,白色的墙壁,屋上的蓝瓦,坐落有序的院落。这就是我们的村庄陈楼楼房沟。

  我就出生在这个车村镇陈楼村楼房沟这个村庄村庄,从小学到高中毕业,一直没有离开过这个镇,村子在我的记忆中是热闹的。冬天,是一年最清闲的日子。每当太阳出来以后,村里的男女老幼出来晒太阳。午饭后走出家门,三五成群地在一块聊天,女人们手里不闲,有的衲鞋底,有的织毛衣,边唧唧喳喳的聊天,手里的活计也不停,女人的话题无非是谁做的针线活精致,谁织的毛衣图案好看,花样新奇,有时候也说一说谁添了件新衣服。

  男人们带着孩子,聚在一起说说东家长,西家短,侃侃一年的收成,说说各家的变化,说一说谁家的小子有了媳妇,谁家的姑娘有了婆家。要不就说说如何过年。办什么年货。

  最清静的就是那些老人,找个暖和的草垛旁边,或者靠墙一坐,三三两两的在一起,眯上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扯上两句,炫耀一下自己的过去,憧憬一下未来。

  最高兴的是那些星期天在家的孩子,在一起打打闹闹,或者围着大人听大人拉家常,或者让大人讲故事给他们听。昔日的辉煌今日不再,村庄原来有100多口人,现在住在村子里的人没有原来四分之一,年轻人都到城里打工去了。他们在不同的城市安家落户,还有大部分在镇上买了房子,他们的孩子在城里上学,只有到过年过节的时候,他们才回来团聚。村庄里的小河也随着时间而消逝了。村子里住着的中老年人,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种着自己的几亩地。解决自己的生活。他们耕耘着这片土地从未荒芜过,现在,又是秋天,村庄里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变得冷冷清清。今年河南大旱仅种一季的玉米也全枯死了,往昔的热闹和欢笑似乎只存在了我的记忆里,也许我已忘记了往日的欢笑声,也许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几年以后,随着城市化的进程,这个村庄就会慢慢消失。

  每每回家站在村口,望着远方,未能言说的惆怅蔓延心间,为那远去的亲人,为消逝热热闹闹阳光下村子,为这个慢慢消逝的村庄。我感慨万分。

  城市化的进程谁也不能阻挡。慢慢消逝的只能是我的村庄。


编辑点评:
对《逐渐消失的村庄》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