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四)——《红楼梦》作者曹頫被抄家除了经济亏空,还涉及到年羹尧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四)——《红楼梦》作者曹頫被抄家除了经济亏空,还涉及到年羹尧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9-06 字数:6662字 阅读: 48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十六回有回前批语:“【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

  康熙南巡与谁的关系重大?康熙南巡与当时任江宁织造的曹寅和任苏州织造的李煦关系重大。曹寅和李煦两人出任织造之后,康熙六次南巡中有四次,都是由他们二人精心准备,负责接驾。

  《红楼梦》将江南曹家接驾这件事写成江南甄家接驾,《红楼梦》第十六回借赵嬷嬷的口说:“……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

  康熙六次南巡之后,康熙四十八年十二月初六,两江总督噶礼参奏曹寅,密报康熙说,曹寅和李煦亏欠两淮盐课银三百万两,请求公开弹劾他。噶礼要求公开弹劾曹寅,康熙从中回护:“朕知其中情由”。但事关重大,康熙不得不私下告诫曹寅和他的大舅子李煦,必须设法补上亏空。淮盐是天下最肥的缺,康熙让曹寅与李煦奉旨轮管两淮盐课,让他们在这个位置上,补完织造的亏空。

  《红楼梦》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是钦点的巡盐御史,在扬州去世,和曹寅的经历相同。林黛玉除了原型是废太子胤礽和其子弘皙弘晋外,还有一个原型是《红楼梦》作者曹頫。所以林黛玉将母亲贾敏的敏字念为“密”字,是有多种含义的,我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分析出“密”是废太子胤礽死后的谥号。这个“密”字不仅是废太子的谥号“密”,还有秘密的意思,让读者用那些草蛇灰线般的线索自己去格物致知,《红楼梦》写的是两家的家事。

  《红楼梦》第十三回为秦可卿办丧事,贾珍因想着贾蓉不过是个黉门监,灵幡经榜上写时不好看,因而和掌宫内相戴权商议,说要与贾蓉捐个前程。贾蓉的履历上写的是:“江南江宁府江宁县监生贾蓉,年二十岁。曾祖,原任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祖,乙卯科进士贾敬;父,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贾珍。”

  《红楼梦》第四十五回赖嬷嬷说自己的孙子赖尚荣:“到二十岁上,又蒙主子的恩典,许你捐个前程在身上。”正是照应第十三回贾蓉在二十岁捐前程,作者用的是草灰蛇线的写法。我在前面的章节中已经分析出赖尚荣的原型就是曹頫,这个江南江宁府江宁县监生贾蓉也对应的是曹頫。

  曹頫的曾祖父是曹振彦,明末驻守辽东。天命六年(1621年) 努尔哈赤攻占沈阳、辽阳一带,曹振彦投降后金,为满洲包衣。后为佟养性属下,担任红衣炮队的教官。 天聪八年,转隶多尔衮属下,任旗鼓佐领章京。崇祯十七年(1644年),随多尔衮入关,任佐领。

  曹頫的祖父是曹玺,曹玺因镇压山西叛乱有功,康熙二年监理江宁织造至卒。在曹玺这代,曹家完成了从军功之家到诗书之族的过渡。曹玺的妻子孙氏,是康熙小时候的保姆,一品夫人。冯景《解春集文钞》卷四《御书萱瑞堂记》记载:“康熙己卯夏四月,皇帝南巡回驭,止跸于江宁织造臣曹寅之府;寅绍父官,实维亲臣、世臣,故奉其寿母孙氏朝谒。上见之,色喜,且劳之曰:‘此吾家老人也。’赏赉甚厚。会庭中萱花开,遂御书‘萱瑞堂’三大字以赐。”

  曹頫的嗣父就是大家所熟悉的与康熙皇帝关系非同一般的曹寅,曹寅文武双全,善骑射,能诗及词曲。十七岁的时候,曹寅就成为康熙帝的贴身侍卫,深受康熙帝重视和宠信。二十多岁的时候,升任御前二等侍卫兼正白旗旗鼓佐领。康熙二十三年,曹寅的父亲曹玺在江宁织造任上病逝,曹寅奉旨协理江宁织造事务。康熙二十九年又任苏州织造,三十一年复调江宁织造。曹寅喜好文艺,又爱好藏书,他精通诗词、戏曲和书法,他的代表作有《楝亭诗钞》、《楝亭词钞》等 。曹寅深厚的文化教养和广泛的文化活动,营造了曹家的文化艺术氛围。

  《红楼梦》书中贾蓉的曾祖父,祖父,父亲的官职正是对应《红楼梦》作者曹頫的祖宗几代的官职。不过,贾代化、贾敬、贾珍和贾蓉在书中的人物性格却另有所指的,我在后面的章节中再分析。

  《红楼梦》第八回写宝钗赏鉴宝玉的通灵宝玉,原文是:“宝钗看毕,又从新翻过正面来细看,口内念道:‘莫失莫忘,仙寿恒昌。’”这段话后面有脂砚斋弘皙的批语:“【甲戌眉批:《石头记》立誓一笔不写一家文字。】”

  据我格物致知:《红楼梦》写的是甄贾(真假)两家的事情,甄家是江南曹家,贾家指的是江南曹家和清皇室爱新觉罗家两家。

  《红楼梦》第五十六回有这样一段原文——

  刚说着,只见林之孝家的进来说:“江南甄府里家眷昨日到京,今日进宫朝贺。此刻先遣人来送礼请安。”说着,便将礼单送上去。探春接了,看道是:“上用的妆缎蟒缎十二匹,上用杂色缎十二匹,上用各色纱十二匹,上用宫绸十二匹,官用各色缎纱绸绫二十四匹。”

  甄家若不是江南织造,怎会有这么多的皇室和官府专用布料?而且甄家到京进宫朝贺,说明此时的贾家是位于都中的贾家,已不是前面所说的位于石头城(金陵)的贾家了。而且上用的东西送给贾家,这个贾家只可能是皇家。

  《红楼梦》第五十六回有两个宝玉于梦中相见的情景,便是作者提示读者不要以假(贾)为真(甄),《红楼梦》实是写的两家的家事。且看《红楼梦》第五十六回的原文——

  宝玉心中便又疑惑起来:若说必无,然亦似有;若说必有,又并无目睹。心中闷了,回至房中榻上默默盘算,不觉就忽忽的睡去,不觉竟到了一座花园之内。宝玉诧异道:“除了我们大观园,竟又有这一个园子?”正疑惑间,从那边来了几个女儿,都是丫鬟。宝玉又诧异道:“除了鸳鸯、袭人、平儿之外,也竟还有这一干人?”只见那些丫鬟笑道:“宝玉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宝玉只当是说他,自己忙来陪笑说道:“因我偶步到此,不知是那位世交的花园,好姐姐们,带我逛逛。”众丫鬟都笑道:“原来不是咱家的宝玉。他生的倒也还干净,嘴儿也倒乖觉。”宝玉听了,忙道:“姐姐们,这里也更还有个宝玉?”丫鬟们忙道:“宝玉二字,我们是奉老太太、太太之命,为保佑他延寿消灾的。我叫他,他听见喜欢。你是那里远方来的臭小厮,也乱叫起他来。仔细你的臭肉,打不烂你的。”又一个丫鬟笑道:“咱们快走罢,别叫宝玉看见,又说同这臭小厮说了话,把咱熏臭了。”说着一径去了。 ? ? ? ?宝玉纳闷道:“从来没有人如此涂毒我,他们如何更这样?真亦有我这样一个人不成?”一面想,一面顺步早到了一所院内。宝玉又诧异道:“除了怡红院,也更还有这么一个院落。”忽上了台矶,进入屋内,只见榻上有一个人卧着,那边有几个女孩儿做针线,也有嘻笑顽耍的。只见榻上那个少年叹了一声。一个丫鬟笑问道:“宝玉,你不睡又叹什么?想必为你妹妹病了,你又胡愁乱恨呢。”宝玉听说,心下也便吃惊。只见榻上少年说道:“我听见老太太说,长安都中也有个宝玉,和我一样的性情,我只不信。我才作了一个梦,竟梦中到了都中一个花园子里头,遇见几个姐姐,都叫我臭小厮,不理我。好容易找到他房里头,偏他睡觉,空有皮囊,真性不知那去了。”宝玉听说,忙说道:“我因找宝玉来到这里。原来你就是宝玉?”榻上的忙下来拉住:“原来你就是宝玉?这可不是梦里了。”宝玉道:“这如何是梦?真而又真了。”一语未了,只见人来说:“老爷叫宝玉。”唬得二人皆慌了。一个宝玉就走,一个宝玉便忙叫:“宝玉快回来,快回来!”

  以上是长安都中的宝玉梦到江南甄家的宝玉的情景,这里的长安都中的宝玉便指的是皇太子胤礽,江南甄家的宝玉便是《红楼梦》作者曹頫。

  曹頫虽然有读书的天分,却没有管理织造事务的才能,以致在任期间累年亏空。雍正整饬吏治,惩治贪官污吏,曹頫被革职是迟早的事。

  《红楼梦》写江南甄家(曹家)被抄家,都是从侧面来写的。《红楼梦》第七十四回检抄大观园那一节,凤姐等人到探春住处查抄,探春道:“……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又有这样一段文字——

  话说尤氏从惜春处赌气出来,正欲往王夫人处去。跟从的老嬷嬷们因悄悄的回道:“奶奶且别往上房去。才有甄家的几个人来,还有些东西,不知是作什么机密事。奶奶这一去恐不便。”尤氏听了道:“昨日听见你爷说,看邸报甄家犯了罪,现今抄没家私,调取进京治罪。怎么又有人来?”老嬷嬷道:“正是呢。才来了几个女人,气色不成气色,慌慌张张的,想必有什么瞒人的事情也是有的。”

  雍正六年(1728年),曹頫因骚扰驿站、经济亏空、转移家产等罪革职抄家,举家迁回北京,后事不详。看了《红楼梦》关于甄家的描述,看来曹頫“转移家产罪”真的属实。至于经济亏空,则大部分是与他的嗣父曹寅接驾有关,也与他自己不善于做官和管理家业有关。

  与曹寅交集颇多的梦庵禅师《同事摄诗集》中有一诗名为《曹公子甫十二龄,天性醇淑,不乐纷华,因作但语,聊当劝戒》,学界认为诗为劝解曹頫所作,据诗意,少年曹頫是一个持才傲物的纨绔子弟。其诗曰:

  “忠必待壮强,孝乃弟子职。公子天性贤,乌用人劝激。善人受尽言,我固进言直。人近志学年,戒之在放逸。父命唯唯遵,趋庭如不及。云何能若斯,幼仗严训力。外傅授诗书,有闻急传习。初了四子书,经史继子集。融会其精华,滋润我卓识。发皇为诗文,光芒谁敢敌。文应法马班,诗宜陶杜则。临池如学书,右军是准的。柳骨与颜筋,苏米诸名笔。减获侍昏朝,使令勿呵叱。此亦人子也,渊明堪祖述。骄气若凌人,嘉声从此失。稼稿知难艰,世态识巨测。嗜欲渐次开,切切远声色。人生霄壤间,大节当建立。”

  看来,人之性情,很难改变,小时候如此,长大后亦如此,曹頫就因此等性格终致家事消亡。难怪他在写《石头记》一书时,在卷首语《甲戌本凡例》中痛悔家族因自己而败亡,写道:“作者托言,原当有自。受气清浊,本无男女之别。实愧则有余、悔则无益之大无可奈何之日也。当此时则自欲将已往所赖上赖天恩、下承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美之日,背父母教育之恩、负师兄规训之德,已至今日一事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记,以告普天下人。虽我之罪固不能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不肖,则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 ,其风晨月夕,阶柳庭花,亦未有伤于我之襟怀笔墨者。何为不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故事来,以悦人之耳目哉?”

  《红楼梦》第五回秦可卿带金陵的宝玉去睡中觉,宝玉见上房内间有“燃藜图”——是以《拾遗记》中《刘向别传》记载的勤学故事为题材所作的一幅古画,宝玉见到“燃藜图”就心中不快。及至见到“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幅对联,就嚷着要出去。可见书中的宝玉和甄士隐是禀性恬淡,不以功名为念的人,自是羲皇上人(生活闲适的人)。宝玉和甄士隐(曹頫)这样的人适合做隐士,但不适合做官。

  虽然曹頫因“骚扰驿站、经济亏空、转移家产等罪革职抄家,但曹家被抄家的真正原因却是“英莲冯渊(因年逢冤)”。雍正皇帝一上台,就抄了曹頫之舅苏州织造李煦的家,而并没有动曹頫,反而对他很有耐性,不但保留他的官职,而且对他的亏空“屡次施恩宽限”。

  雍正二年(1724)正月初七,曹頫立下军令状:“务期于三年之内,清补全完。”他说自己将在三年内偿清债务。

  雍正二年四月,大将军年羹尧征罗卜藏丹金告捷,曹頫表奏,恭贺圣功。曹頫的折子我就不贴出来了,他的奏折内容是拍雍正和年羹尧的马屁。

  也是在雍正二年,曹頫的奏折上有雍正朱批:“朕安。你是奉旨交与怡亲王传奏你的事的,诸事听王子教导而行。你若自己不为非,诸事王子照看得你来;你若作不法,凭谁不能与你作福。不要乱跑门路,瞎费心思力量买祸受。除怡王之外,竟可不用再求一人拖累自己。为什么不拣省事有益的做,做费事有害的事?因你们向来混帐风俗惯了,恐人指称朕意撞你,若不懂不解,错会朕意,故特谕你。若有人恐吓诈你,不妨你就求问怡亲王,况王子甚疼怜你,所以朕将你交与王子。主意要拿定,少乱一点。坏朕声名,朕就要重重处分,王子也救你不下了,特谕。”

  这段话的意思很明显,雍正让曹頫只听怡亲王的指示,不要乱跑门路,可能当时雍正已经知道曹頫私下与年羹尧有交往,所以告诫他除怡王之外,竟可不用再求一人拖累自己。

  曹頫和年羹尧的交往应该是不怎么多的,但曹頫到底还是接受过年羹尧一点小小的恩惠。《红楼梦》第二十四回贾芸遇到醉金刚倪二那一节,其实就是隐含着曹頫曾经接受过年羹尧的帮助。那一节里贾芸就是曹頫在书中的投影,贾芸父亲早亡,和母亲相依为命,当时曹頫的家庭情况也确实如此。贾芸(曹頫)去到舅舅卜世人(李煦)家,想得到一点帮助,不仅遭到卜世人(不是人)一家的奚落,而且连饭都没有得吃,于是赌气离开了舅舅家。且看原文——

  不言卜家夫妇,且说贾芸赌气离了母舅家门,一径回归旧路,心下正自烦恼,一边想,一边低头只管走,不想一头就碰在一个醉汉身上,把贾芸唬了一跳。听 醉汉骂道:“臊你娘的!瞎了眼睛,碰起我来了。”贾芸忙要躲身,早被那醉汉一把抓住,对面一看,不是别人,却是紧邻倪二。原来这倪二是个泼皮,专放重利债,在赌博场吃闲钱,专管打降吃酒。如今正从欠钱人家索了利钱,吃醉回来,不想被贾芸碰了一头,正没好气,抡拳就要打。只听那人叫道:“老二住手!是我冲撞了你。”倪二听见是熟人的语音,将醉眼睁开看时,见是贾芸,忙把手松了,趔趄着笑道:“原来是贾二爷,我该死,我该死。这会子往那里去?”贾芸道:“告诉不得你,平白的又讨了个没趣儿。”倪二道:“不妨不妨,有什么不平的事,告诉我,替你出气。这三街六巷,凭他是谁,有人得罪了我醉金刚倪二的街坊,管叫他人离家散!”贾芸道:“老二,你且别气,听我告诉你这原故。”说着,便把卜世仁一段事告诉了倪二。倪二听了大怒,“要不是令舅,我便骂不出好话来,真真气死我倪二。也罢,你也不用愁烦,我这里现有几两银子,你若用什么,只管拿去买办。但只一件,你我作了这些年的街坊,我在外头有名放帐,你却从没有和我张过口。也不知你厌恶我是个泼皮,怕低了你的身分,也不知是你怕我难缠,利钱重?若说怕利钱重,这银子我是不要利钱的,也不用写文约,若说怕低了你的身分,我就不敢借给你了,各自走开。”一面说,一面果然从搭包里掏出一卷银子来。 贾芸心下自思:“素日倪二虽然是泼皮无赖,却因人而使,颇颇的有义侠之名。若今日不领他这情,怕他臊了,倒恐生事。不如借了他的,改日加倍还他也倒罢了。”想毕笑道:“老二,你果然是个好汉,我何曾不想着你,和你张口。但只是我见你所相与交结的,都是些有胆量的有作为的人,似我们这等无能无力的你倒不理。我若和你张口,你岂肯借给我。今日既蒙高情,我怎敢不领,回家按例写了文约过来便是了。”倪二大笑道:“好会说话的人。我却听不上这话。既说‘相与交结’四个字,如何放帐给他,使他的利钱!既把银子借与他,图他的利钱,便不是相与交结了。闲话也不必讲。既肯青目,这是十五两三钱有零的银子,便拿去治买东西。你要写什么文契,趁早把银子还我,让我放给那些有指望的人使去。”贾芸听了,一面接了银子,一面笑道:“我便不写罢了,有何着急的。”倪二笑道:“这不是话。天气黑了,也不让茶让酒,我还到那边有点事情去,你竟请回去。我还求你带个信儿与舍下,叫他们早些关门睡罢,我不回家去了,倘或有要紧事儿,叫我们女儿明儿一早到马贩子王短腿家来找我。”一面说,一面趔趄着脚儿去了,不在话下。

  这里醉金刚倪二的原型就是年羹尧,年羹尧也是他的父亲年遐龄的第二个儿子,贾芸(曹頫)本来平日不敢招惹倪二(年羹尧),但这次误打误闯,却得到他解囊相助。倪二说的让贾芸带个信儿给家人让家人到马贩子王短腿家找他其实说来有点好笑。这个马贩子王短腿其实指的是雍正皇帝,雍正出生于1678年(农历戊午年),属马,可能雍正的腿比较短,所以作者用马贩子王短腿来称呼雍正皇帝。贾芸(曹頫)后来拿到了到大观园种树的钱后,马上就把借的钱还给了倪二(年羹尧)。

  但就因曹頫与年羹尧有过小小的交往,所以他最终受年羹尧事件的波及,被革职抄家。(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二十四)——《红楼梦》作者曹頫被抄家除了经济亏空,还涉及到年羹尧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