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三)——《红楼梦》作者曹頫被抄家除了经济亏空,还涉及到年羹尧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三)——《红楼梦》作者曹頫被抄家除了经济亏空,还涉及到年羹尧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8-31 字数:4454字 阅读: 619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左传》:“昭公八年春,石言於晋魏榆 。 晋侯问於师旷曰:‘石何故言?’对曰:‘石不能言,或冯焉……今宫室崇侈,民力凋尽,怨讟并作,莫保其性,石言,不亦宜乎?’”?

  “石言”:石发声,石头说话。古人附会为神凭石而言。后来用来讥讽失政。

  富察·明义(清皇朝的皇室成员)题《红楼梦》诗:“莫问金缘与玉缘,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纵使能言也枉然。”暗指《红楼梦》讥讽朝政。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开篇反复声明“不敢干涉朝廷”,“毫不干涉时事”。但在第四十三回为凤姐攒金庆寿一回中,畸笏叟却又有批语:“惊魂夺魄只此一句。所以一部书全是老婆舌头,全是讽刺世事,反面《春秋》也。所谓‘痴子弟正照风月鉴’,若单看了家常老婆舌头,岂非痴子弟乎?”

  贾瑞(痴子弟)照的“风月鉴”,背面是一个骷髅(贾瑞讨厌看到的),正面却是凤姐(贾瑞喜欢看到的)。而世上的人都如贾瑞(痴子弟)一样,只看《风月宝鉴》(《红楼梦》)的正面,却不愿看《风月宝鉴》的背面。

  《风月宝鉴》(《红楼梦》)的背面是一个骷髅——“好知青冢骷髅骨,就是红楼掩面人”。经过这么多年积累知识、查找资料以及格物致知,我已经知道了《风月宝鉴》的背面隐藏着九子夺嫡、江南曹家之败和弘皙逆案等事件。不过,《石头记》一书中的“石头”是包含两个意思的,一个意思是指石头所述之事(石言)——讥讽朝政;另一个意思却是暗指传国玉玺(和氏璧),和氏璧最初就是被当做石头的。宝玉的通灵宝玉上所镌的篆文是:莫失莫忘,仙寿恒昌。秦朝的传国玉玺正面刻有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

  《红楼梦》中的甄士隐(真事隐)的原型就是与康熙皇帝的嫡孙爱新觉罗·弘皙交往密切的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曹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描写甄士隐(真事隐)和贾雨村有这样一段话:

  恰值士隐走来听见,笑道:“雨村兄真抱负不浅也!”雨村忙笑道:“不过偶吟前人之句,何敢狂诞至此。”因问:“老先生何兴至此?”士隐笑道:“今夜中秋,俗谓’团圆之节’,想尊兄旅寄僧房,不无寂寥之感,故特具小酌,邀兄到敝斋一饮,不知可纳芹意否?”雨村听了,并不推辞,便笑道:“既蒙厚爱,何敢拂此盛情。”说着,便同士隐复过这边书院中来。

  甄士隐所说的“纳芹意”就是芹献的意思,是谦辞,形容自己送给人的东西不好,请人包涵,就像国人自称为鄙人,家宅为寒舍一样,当不得真。不过,作者在这里写“纳芹意”三个字却有深意,作者以“雪芹”自称,这里甄士隐又请人纳“芹”意,甄士隐就是作者雪芹(曹頫)的化身。

  《石头记》一书中,梦中到过太虚幻境的人,只有甄士隐(真事隐)和宝玉两人,后来甄士隐跟着疯跛道人离家出走后,从此在《石头记》一书中再未出现过,这是因为作者将自己在书中的投影化身换成了宝玉,贾芸、贾芹等。

  英莲是甄士隐的女儿,年方三岁,那一僧一道中的癞头僧却哭着说英莲是“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英莲为什么是“累及爹娘之物”呢?“英莲”谐音“因年”,作者曹頫在书中暗示曹家被抄家是受年羹尧的连累。

  年羹尧在雍正三年(1725年)九月就被削官夺爵并押送北京会审,十二月被列大罪九十二条,赐自尽。为什么直到雍正五年底才因为年羹尧抄曹頫的家呢?那当然是曹頫平日并未与年羹尧走得太近,曹頫被认定与年羹尧有牵连而被抄家其实是被冤枉的——英莲遭遇冯渊(因年逢冤)。

  我们来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写甄士隐家遭遇火灾的那一段原文:不想这日三月十五,葫芦庙中炸供,那些和尚不加小心,致使油锅火逸,便烧着窗纸。此方人家多用竹篱木壁者,大抵也因劫数,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甲戌眉批: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彼时虽有军民来救,那火已成了势,如何救得下?直烧了一夜,方渐渐的熄去,也不知烧了几家。只可怜甄家在隔壁,早已烧成一片瓦砾场。

  这段话的重点是葫芦庙炸供至使油锅火逸烧毁了许多人家,甄家也在内。“葫芦”二字是“糊涂”的意思。“庙”指朝廷,范仲淹《岳阳楼记》有:“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庙堂指的就是朝廷。“葫芦庙”在这里指的是雍正做皇帝的朝廷。“炸供”:油炸供神用的食品。毁灭甄家的大火正是由葫芦庙(糊涂庙堂,雍正做皇帝时的朝廷)烧起来的。

  “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甲戌眉批: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南直: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初年移都北京后,称直隶于北京的地区为北直隶;直隶于南京的地区被称为南直隶。清朝入关之后,将南直隶改称江南省。“南直”是南京的称谓,江宁是南京的旧称,脂砚斋所说的“南直召祸”实指江南曹家(江宁织造曹頫家)被抄家。“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甲戌眉批: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是暗示因年羹尧倒台而牵连遭祸的人很多,而甄士隐(曹頫)被抄家是因为曹頫被朝廷认定是年羹尧的党羽,是“因年逢冤”。《红楼梦》中也是写英莲(因年)丢失后,那一条街的人家都失火了。

  《石头记》多处暗示作者用了《秋水》《离骚》的笔法,屈原的《离骚》到底用了什么艺术手法呢?就是用香草美人来比喻朝中大事,发泄心中的愤懑。《石头记》也一样——“曹雪芹之孤愤,假儿女之情而发之。”

  《红楼梦》中除了贾元春的其中一个原型指的是年羹尧外,《红楼梦》第二十四回中接济贾芸的泼皮倪二也指的是年羹尧。

  如果不了解江南曹家的家事,《红楼梦》第二十四回就只能当做小说情节来看了。

  我们先来看看《红楼梦》中有几处隐写了江南曹家的家事。《红楼梦》第十六回贾琏的奶妈赵嬷嬷和凤姐的一番对话,说的江南甄家接驾四次的事,其实就是说的江南曹家接驾的事。

  请看原文——

  赵嬷嬷道:“那是谁不知道的?如今还有个口号儿呢,说‘东海少了白玉床,龙王来请江南王’,这说的就是奶奶府上了。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哟哟,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凤姐道:“常听见我们太爷们也这样说,岂有不信的。只纳罕他家怎么就这么富贵呢?”赵嬷嬷道:“告诉奶奶一句话,也不过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

  我们来看史上记载的曹頫的嗣父曹寅接驾的事。

  曹寅一生两任织造,四视淮盐,任内连续五次承办康熙南巡接驾大典(四次南京接驾,一次扬州接驾)。

  康熙帝首次南巡是在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九月二十八日启行,十一月初一日至江宁,曹寅接驾。

  康熙六次南巡除了第二次和第四次不是江宁织造曹寅接驾外,其余几次曹寅都承办过接驾大典。

  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康熙第三次南巡还带着孝惠章皇太后和几个皇子们同行。康熙回銮时,曾驻于江宁织造曹寅府中。曹寅请出老母(康熙小时候的保姆孙氏夫人)谒见康熙,康熙见之大喜,说“此吾家老人也”,赏赐甚厚,并御书“萱瑞堂”匾额以赐,当时称为罕见的恩赏。

  接驾要用到数不清的银子,这是曹家败家的根本,这从《红楼梦》第十六回赵嬷嬷的话语中也可以看出,《红楼梦》第五十三回通过乌进孝和贾珍,贾蓉的对话又做了补写。

  请看原文——

  乌进孝道:“爷的这地方还算好呢!我兄弟离我那里只一百多里,谁知竟大差了。他现管着那府里八处庄地,比爷这边多着几倍,今年也只这些东西,不过多二三千两银子,也是有饥荒打呢。”贾珍道:“正是呢,我这边都可,已没有什么外项大事,不过是一年的费用费些。我受些委屈就省些。再者年例送人请人,我把脸皮厚些,可省些也就完了。比不得那府里,这几年添了许多花钱的事,一定不可免是要花的,却又不添些银子产业。这一二年倒赔了许多,不和你们要,找谁去!”乌进孝笑道:“那府里如今虽添了事,有去有来,娘娘和万岁爷岂不赏的!”贾珍听了,笑向贾蓉等道:“你们听,他这话可笑不可笑?”贾蓉等忙笑道:“你们山坳海沿子上的人,那里知道这道理。娘娘难道把皇上的库给了我们不成!他心里纵有这心,他也不能作主。岂有不赏之理,按时到节不过是些彩缎古董顽意儿。纵赏银子,不过一百两金子,才值了一千两银子,够一年的什么?这二年那一年不多赔出几千银子来!头一年省亲连盖花园子,你算算那一注共花了多少,就知道了。再两年再一回省亲,只怕就精穷了。”贾珍笑道:“所以他们庄家老实人,外明不知里暗的事。黄柏木作磬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

  我们再来看史上记载的《红楼梦》作者曹頫的嗣父曹寅的事情。

  曹寅于康熙五十一年病逝于扬州后,李煦呈给康熙的奏折上说:“弥留之际,核算出亏空库银二十三万两,而且曹寅已经没有资产可以补上,‘身虽死而目未暝’”。

  曹寅死后,康熙为保全曹家的江南家产,免遭搬迁的损毁,特命曹寅之子曹颙继任江宁织造;两年后曹颙病故,康熙又亲自主持将曹寅的四侄曹頫过继过来,接任了江宁织造的职务。同时康熙又让曹寅的大舅子苏州织造李煦代管两淮盐差一年,用所得的银子补齐曹寅生前的亏空。

  早在曹寅过世两年前,康熙四十八年十二月初六(公元1709年),两江总督噶礼参奏曹寅,密报康熙说,曹寅和李煦亏欠两淮盐课银三百万两,请求公开弹劾他。噶礼要求公开弹劾曹寅,康熙没有批准,因为他知道曹寅亏空的银子大多是用在接驾上。但事关重大,康熙不得不私下谆谆告诫曹寅和他的大舅子李煦,必须设法补上亏空。但曹寅面对茫茫债海,已经无法弥补,也没有能力挽回局面。

  曹寅去世后,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又查出曹寅生前亏空织造库银三十七万三千两。康熙只好再次做安排。让两淮盐政李陈常和李煦代为补还。到了康熙五十六年,才总算把这笔账补上。所以《红楼梦》赵嬷嬷说:“也不过拿着皇帝家的银子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

  可是,康熙死后,雍正上台,接连颁布谕旨,开始在全国上下大张旗鼓地清查钱粮,追补亏空。凡亏空钱粮的官员一经揭发,立刻革职。仅雍正元年,被革职抄家的各级官吏就达数十人,与曹家既是亲戚又患难与共的苏州织造李煦,也因亏空获罪,被革职抄家。苏州织造李煦被抄家是因为李煦与雍正痛恨的八爷胤禩有交往,我们讲到金陵十二钗的迎春时再讲他。

  《红楼梦》金陵十二钗之中的迎春有一个原型指的是李煦,但《红楼梦》第二十四回中贾芸之舅卜世仁(不是人)也指的是李煦。(本章未完,待接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三)——《红楼梦》作者曹頫被抄家除了经济亏空,还涉及到年羹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