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散记 > 散文> 找寻

找寻  作者:小城古寺

发表时间: 2017-08-30 字数:3377字 阅读: 783次 评论:2条 推荐星级:5星

 


 

手机、钥匙、钱包是随身物品,切不可随意乱放,一旦脱离了你的视线,将惨遭各种混乱。

这一切都源于习惯太差,随手扔随手放,放的时候图方便,找的时候团团转,书桌上、沙发上、茶几上、挂钩上,无奈至极,再转战到抽屉里、沙发下、茶几下,翻箱倒柜式、地毯拉网式......每次都把家里、办公室或经过的每寸地方都刨个遍,却依然无获。

有的时候自己都在想,是不是一下子老了,丢东西频率咋这么高,每次都会心急火燎、手忙脚乱、坐卧不安、抓耳挠腮,从信心百倍、目不转睛、按图索骥,最后到偃旗息鼓、垂头丧气。不是让老婆孩子陪同提供思路,就是电话惊动朋友同事,甚至有次竟想动用银行工作人员帮我调取监控,看是否遗忘在自助取款台上。总而言之,也真是无语、苦笑、难堪,别人也跟着纳闷,你这人到底咋了,这么多无聊、无稽、无味、无趣的事。

真心希望类似的丢失不再发生。但天不随人愿,它还是不依不饶、毫无征兆、没有声响地、活生生的再次造访了我,这次丢失让我如坐针毡。

就在今年7月底,老婆孩子一块上栾川,10点到办完事,12点吃饭,中午街上小转,下午折返嵩县,途中路遇桃园,问价之后称上几斤,继续前行。晚上想吃快餐,买回来馋嘴饼,到家屁股粘住沙发那一刻,突然觉得包里少了点东西,钥匙在、手机在,钢笔、小票、卡纸、名片都在,零钱也在。

唉呀妈呀,钱包不在,钱包,对对对,就是钱包不在了!

顿时有些懵,额头先沁汗。

第一个念头是,不会丢,一定在,或许就在附近。

再一闪一个念头,我在哪里还见过,很清晰很清晰,黑色钱包,有银行卡、身份证、驾照,还有一二百块钱。

各种逆向思维,各条神经都给我工作起来了,这时,钱包的样子,像小孩出生那张欣欣然可爱的脸,活灵灵印在脑海里,就练钱包前后凸凹起伏的纹理,都赫然镌刻在脑门、在眉心。

县城能够探寻的地方,横向到边,纵向到底,所向无果。我隐隐预感,这次钱包真丢了。

商场、超市、马路、上下车途中,一个个场景在脑海中重重回放,却始终没有小黑包的一点踪影,茫茫然,一如十字路口的陌生人。断定丢失在栾川,分析判断在提醒自己,异地外县,喧街闹市,车如流人如潮,那个小包包,此时离案发已经四个小时,按照规律,它早该有归属,早已有归宿了,或已表里分家,或已身首分离,或被抛至荒野,因这种种推测,都完全合乎常理。

我苦思冥想的小包包,银行卡三张,余额成千,尚不达万,我天天携带的身份证、天天携带的驾驶照,我的各种郁闷猜测,一点点告诉自己,关键时候要学会放弃,放弃吧,再多念想,都将徒劳。

我越来越想告诉自己,放弃了吧。

与其在一个地方盘旋徘徊,不如另辟蹊径,及早给自己焦躁烦乱的心思找个突破口,我开始网上查询身份证、银行卡、驾驶证的补办手续和相关流程。

转念一想,还得抓紧到银行挂失那红黄蓝绿的几张卡,真要被别人盗取现金也不是不可能,可时已晚矣,银行早已下班,自己又是个古板人,平时总不太相信服务机构的那一连串“信息查询请按X”、“密码找寻请按X”、“VIP服务请按X”。真的是山穷水尽,无路可走,一切只好作罢,再次陷入困局,只有坐以待毙,等待明天上班。

那一夜,所有的心思都在那个黝黑发亮的钱包上,时而满怀希冀,时而坠入深谷,想到明天一上班就要从一连串的挂失开始,逢人便讲自己丢了什么什么云云,糟糕至极,烦恼透顶,好似有百十只嗡嗡作响的黄蜂在头顶,又如千百只蚂蚁在脑际肆意蹿行。但最终,我还是睡掉了自己,真佩服我,竟然也睡了个小半夜,脑子真的太累了。

早晨五六点,我被寂静街道上的汽笛叫醒。突然,似有一种莫名的力量,让我做出一个新的决定,别放弃,再找一次。一跳下床,我径直坐上了去往栾川的班车,不假思索,无以阻挡。

我不想放弃,我告诉自己。

盛夏清晨的惬意,秀水青山的窗外,车载影音的妙曼,丝毫不能遮挡我的视线,干扰我的神经,我的目标越来越清晰---快道旁的卖桃点、县城里的小超市、昨天中午的小餐馆,准备一一排查。

翻腾的思绪伴随着飞一般的车速,很快抵达第一目标地。刚一下车,细雨飘洒,路边已摆出了十几家卖桃子的小摊点,昨天路过时没在意,每隔十几米都有一两个摊点,规模和摆设都极其相似。

一位穿着素雅的农民大婶闯入我的眼帘,是她,就是她,对对对,一定是她。被太阳灼晒得微红的脸庞,我曾经模棱两可的印象,一下子有了清晰的轮廓。还没有等我开口,大婶就抢先说“你是昨天下午买桃子的吧?”,这句话一出,我兴奋到了极点,我断定她接下来要说什么,“你是不是东西忘到这里了,昨天等你到天黑,也没有见你再拐回来,今天我随身带在这袋里,生怕再落在哪里了。”话音一落,我激动得心跳加快,语无伦次,真的,一直觉得我不会这么幸运,这一切都来得这么突然,我连“谢谢大婶”都没有说利索,大婶已经把钱包塞到我手里。那一刻,我看得清清楚楚,是她亲手从布口袋里,端端正正的拿出来,还包了层皱巴巴的塑料薄膜,那一刻,我眼眶湿润了。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这是一双朴素而勤劳的手,我顿时有种强烈的感觉,她不是快速通道旁的小摊主,她像极了我老家村头的那些父老乡亲,质朴敦厚,亲切慈祥。

没来得及探问尊姓大名,我只用最实惠或者说最俗气的方式感谢了大婶。

今天我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写下了这些零零碎碎的过程。再次想起3年前儿子拾到万元钱包的经历,多少有一点释怀。当年无论我们再三推辞,失主依然千里迢迢专程回谢,我也是懂了。

可转念一想,那天咋就选择放弃了呢,是对自己没信心,是对所有路人的误判,还是因为被金钱同化的风气,真的说不清楚,觉得又都不是。

瞬间生出许多感慨,渐行渐远的不是别人,先是自己。

这次找寻,猛然发现,我找回来了很多东西......

 

 

 

 


编辑点评:
对《找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