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随感> 容易产生误会的常识

容易产生误会的常识  作者:张洛菁

发表时间: 2017-08-24 字数:3978字 阅读: 97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知乎上自己的贴子
 

《醉翁谈录》作者罗烨,不是欧阳修。宋朝某翁、某老、某某老人类似笔名简直泛滥。连后朝人都有所吐槽。


《武林旧事》并非武侠小说。其作者周公谨,对,不是周瑜。姓名相似,不是好事。唐朝张衡在马上吃饼被弹劾,官运到此结束,我便傻傻把这件事按在了汉张衡脸上。弱弱地提一句,有没有人也分不清曾公亮和曾巩的?答主一直以为,曾巩字公亮(捂脸)。别人称赞曾公亮的话挺有意思,“方厚庄重,沈深周密”。建议一些“小说家”不要再跟林、萧、苏、段四大“家族”纠缠不清,这不都是好名字,长点儿心,不要再用“汐”、“玥”、“珏”、“璎”、“殇”、“释”、“瞳”、“洺”伤害我们的眼睛……


《剑经》讲的却是棍法,《武经总要》不是内功秘籍,《灵枢》《素问》很高大上吧,有没有武侠风度?其实是《黄帝内经》……

《金匮要略》也够不明嚼栗,却是《伤寒杂病论》恨死你们这些标题党(๑• . •๑)


《东京梦华录》不是日本人写的。作者孟元老,名字十分霸道。姓名有趣的北宋人还有石中立(这人很有趣,因为太滑稽被文彦博弹劾罢相),以及一个叫宝宝的伎人。


说到石中立,必须提一提狮子。许多人以为古人没见过狮子,其实可能不一定。北宋某皇帝养了个狮子,一顿食肉五斤,也就是640*5=3200g。惹得石中立和旁友们吐槽俸禄太少,吃不起肉。其实它们只是吃不起羊肉,又不愿意吃猪肉……顺带一提,鸡肉可能在某些朝代不算肉,嗯。有些皇帝颁布政策,禁止杀生,鱼肉也不可以,想吃糖醋鱼,怎么办?对检查官说,是狼咬死的,就好了。(大误)牛肉马肉就不要想了,会死人的,宋朝拔马尾巴入刑,两年起步最高戍边。而且不要妄想一次拔少一些,分次作案,此类情节,处罚加倍。


凌迟、扒皮揎草、满门抄斩比你想象中的要少。当然这里不讨论法外用刑。常见的不过是打屁股,二十下起步。但是打屁股很痛的!很痛的!痛的!那时候棒疮没得治,落下毛病没处哭去。什么破伤风,那时候叫金创疭瘛,还有一个别名叫七日颠。嗯,细思恐极。案情严重的,主犯斩首,家眷男丁流个几百里,妇女抄为奴仆。可谓是家破人亡。


鸟可能是个通假字。嗯,我没有开玩笑。滑稽在太史公的年代读guji,意思大不一样。后来便逐渐向我们熟知的方向发展。此处安利《史记•滑稽列传》


圣人不一定指孔子,还可能是皇帝/皇后


见到大家二字要慎重,可能不是咱们大家。官家可能不是官僚的意思,以上二者皆可指代皇帝。


官人/小官人可能仅仅是字面意思。有时候,小官人可用衙内替代。


娘子可能只是类似现在“姑娘”的称呼,姑娘却大概是在称呼女性长辈。顺带一提,新娘与新娘子相差甚远,前者足足比新郎大了一辈。司仪可要谨言慎行,免生危险。妇人的年龄限定比较宽泛,如果看到小妇人,多半是十六到十八岁的少女。

不幸的是,小姐最好不要随便叫,尤其在宋朝以后。


郎君/某郎不一定是称呼丈夫。相公同理,如岳飞岳相公。夫人不是人人可以叫的,更要注意称呼对象:可能是人家妻子,也可能是母亲。


员外不一定是真官人,土豪也可以叫。防御不一定是防御使,更可能是医生。


太上二字若不加老君,便多半指向退位的老皇帝。


宋人笔记中出现的白酒并不是白酒。羊羔酒倒是货真价实,有兴趣的知友可以了解下。


射圃/围猎并不是真的打猎,区别还挺大的。所以那些射兔冠军、擒鹿皇帝虽然厉害,却真没什么好吹的。


酒博士不是酿酒业Ph.d,与之对应的茶饭量,都是餐饮业工作人员。然而博士、教授、学究并不一定指大儒,还可能是乡村落魄教师。这便是戏称了。


渠可能不是水渠,而是人称代词。同理的还有几个,无奈答主记不清了(摔)


珰在古代有许多含义,假如放在宋朝,可能就不太香艳了。它指代宦官。有人说老公也是指代太监,大体不错,不过在《水浒》成书的年代,老公已经可以代指丈夫了。详情见鲁智深装新娘骑乘位暴打周通,周通:“你做甚么便打老公?”

嗯,那一回好像叫小霸王误入销金账。关于鲁大师的情节,都可以喷饭。


说到珰,不能不提一下“宝树”。也许它不是穿越的圣诞树,也不是佛经中的某物,而是繁饰缤纷的步摇。不过,平民是不常佩戴饰品上街的,至少在唐朝,别这么做。


说到平民装饰,可能大家会想到布衣,很对。类似地,“白衣”可能不是在办丧事,而是出于一些逗比皇帝的规定,百姓只能穿白衣。比如宋初。黑衣则可能指向强人,也就是所谓好汉。好汉从来不算甚么好词儿,毕竟是某汉类词,类似的“田舍汉”、“军汉”、“老汉”、“鸟汉”、“莽汉”都是骂人的。


鱼符是朝廷命官的身份彰显,可是,鱼符可能只是一个绣着鱼的袋子。还是要看朝代。


谈谈饮食。汁水可能比你想象地宽泛,什么香薷饮,紫苏饮,酸梅汤,苦水,茶,以及粥类,都囊括在内。类似于广东人所说的糖水。


馒头与包子虽有说道,其实古代人自己也傻傻分不清楚。不过北宋的馒头大概是论个卖,一个大概五元RMB,可见是走得豪放路线(存疑,可能是按笼卖,梦华录中语焉不详。)


同样的,饼可能与你所想的也有不同,也是一个大概念,面条都可以称作汤饼。


四川人吃辣的历史可能真不算太久远,吃茶的历史倒值得谈一谈,不过,那时的茶,上过煎煮,放盐放姜,都不算奇怪。所以,你也可以开发新玩法,比如放花椒大料 ,白糖酱油(误)


姜米是两种食材参杂,重点在米。竹米则是竹实,一种东西。凤栖梧桐,饮醴泉,食练实,其中练实便是竹米。

古代人还是很喜欢姜的,宋朝的糟姜不错,香甜可口。糟不是品质差的意思,而是用醪糟入味。类似的糟鹌鹑也是卖的很火的。


菜名中的芙蓉并非花瓣,可能指鸡蛋。


想到再补充

可以点个赞么(๑• . •๑)



编辑于 2017-08-15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编辑点评:
对《容易产生误会的常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