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杂文 > 书话>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一)——清朝文人们诗中记载的《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曹頫)

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一)——清朝文人们诗中记载的《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曹頫)  作者:刘文霞

发表时间: 2017-08-22 字数:6062字 阅读: 455次 评论:0条 推荐星级:4星

 

  清朝文人袁枚的《随园诗话》中有关《红楼梦》的那段话是:“康熙间,曹练[楝]亭为江宁织造……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明我斋读而羡之。当时红楼中有女校书某尤艳。我斋题云:‘病容憔悴胜桃花,午汗潮回热转加。犹恐意中人看出,强言今日较差些。’‘威仪棣棣若山河,应把风流夺绮罗,不似小家拘束态,笑时偏少默时多。’”

  袁枚所说的题诗的“明我斋”是富察·明义的别称。富察·明义,满洲镶黄旗人,是乾隆皇帝的第一任皇后富察皇后的内侄,喜欢饮酒赋诗,是曹雪芹的好友之一。著作有诗集《绿烟琐窗集》等。《随园诗话》中所说的“明我斋”题的那两首诗就是明义的《题〈红楼梦〉绝句二十首》中的第十四首和第十五首。

  明义(明我斋)的《题〈红楼梦〉绝句二十首》作为乾隆朝正面提到《红楼梦》的资料,一直受到红学界的重视。大家可以去《绿烟琐窗集》中找他的诗看,我就不赘述了。

  明义的《题〈红楼梦〉绝句二十首》的序言是:“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 备记风月繁华之盛, 盖其先人为江宁织府, 其所谓大观园者, 即今随园故址, 惜其书未传, 世鲜知者, 余见其钞本焉。”

  从《题〈红楼梦〉绝句二十首》的序言中可以看出,富察·明义看到的《红楼梦》不是程甲本或者程乙本《红楼梦》,而是在程甲本《红楼梦》刻印成书之前的手抄本《红楼梦》。我看到甲戌本《石头记》第一回有记载:“从此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并题一绝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富察·明义所看到的《红楼梦》,我估计是改为《风月宝鉴》之前的那个版本。而文中所说的“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则是一个虚数,史上一般认为江南曹家被抄家是在雍正六年正月,曹家被抄家后曹頫又被枷号一年,我想就算曹頫从雍正七年开始写《石头记》,那到脂砚斋弘皙于乾隆四年被圈禁之前,中间也只有十年的时间,再除去写书的时间和脂砚斋弘皙抄阅再评的时间,曹雪芹批阅甲戌本《石头记》的时间就不足十年了。

  我所说的“曹雪芹”批阅《石头记》的时间不足十年是只限于批阅甲戌本《石头记》的时间不足十年。而作者写完八十回的《石头记》,用去的时间绝对不止十年。《石头记》有许多章节是写于乾隆十一年之后,因为《石头记》书中有个贾琮,我格物致知贾琮的原型,是乾隆皇帝第七子爱新觉罗·永琮,永琮生于乾隆十一年丙寅四月初八日子时。所以作者不可能于乾隆 十一年之前写出这么个人物。

  甲戌本《石头记》所说的“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的“曹雪芹”指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石头记》作者曹頫和脂砚斋弘皙。但我们今天只讲曹頫。

  袁枚和富察·明义都在书中记载《红楼梦》的作者是江南曹家的人,袁枚更说《红楼梦》作者是江宁织造曹楝亭(曹寅)之子。

  史上关于曹寅后事的记载是:曹寅病死后,康熙为保全曹家的江南家产,免遭搬迁的损毁,特命曹寅之子曹颙继任江宁织造;两年后曹颙病故,康熙又亲自主持将曹寅的四侄曹頫过继过来,接任了江宁织造的职务。同时康熙又让曹寅的大舅子苏州织造李煦代管两淮盐差一年,用所得的银子补齐曹寅生前的亏空。

  从史上的记载我们可以知道: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曹寅病死,康熙令曹寅独子曹顒继任江宁织造,曹顒又于康熙五十三年冬病死。曹寅、曹颙去世后,曹寅一支只遗老母孤孀,家业无以为继。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二月,在康熙皇帝的亲自过问下,曹頫过继为曹寅遗孀李氏嗣子,并补放江宁织造。

  曹頫二十岁接任江宁织造,看起来好像是当了大官,其实接的是一个烂摊子。

  曹寅唯一的亲生儿子曹顒死后,曹頫作为曹寅嗣子,是曹寅唯一还在世的儿子,所以袁枚所说的“曹练[楝]亭为江宁织造……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中的“曹楝亭之子雪芹”指的正是曹頫。

  我来解释“雪芹”二字是什么意思:“雪”除了指自然界的雪和像雪的东西外,还有一个解释是洗掉,洗刷掉。比如——耻|——恨|昭——。“芹”通“情”,情指的是自然的心理意念或状态。“雪芹”引申为将所有东西公之于众,让大家来评说之意。所以“雪芹”其实指的是《石头记》作者曹頫和脂砚斋弘皙两个人。

  含有“情”字的最著名的一句诗是“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最早出自于唐朝诗人李贺的《金铜仙人辞汉歌》。《红楼梦》中林黛玉写的《桃花行》里有一句“花解怜人花也愁”正是仿“天若有情天亦老”这句诗写的。

  古代的文人雅士曾以“天若有情天亦老”为上联,以求下联。宋朝初年石延年(石曼卿)赠友联中,以“天若有情天亦老”为上联,对出下句“月如无恨月常圆”,一语既出,惊动四座。

  虽然袁枚和富察·明义读过《红楼梦》手抄本,知道作者是曹頫,但他们未必真正看懂了《红楼梦》。否则他们不敢在书中写明作者是谁,也不会说大观园指的是江宁织造府的花园(后改名为随园)。

  真正看懂了《红楼梦》的人是清朝宗室爱新觉罗·永忠。爱新觉罗·永忠所作诗文稿本《延芬室集》内有《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诗三首:

  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

  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

  颦颦宝玉两情痴,儿女闺房笑语私。

  三寸柔毫能写尽,欲呼才鬼一中之。

  都来眼底复心头,辛苦才人用意搜。

  混沌一时七窍凿,争教天不赋穷愁。

  爱新觉罗·永忠所说的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这个墨香的真名叫额尔赫宜 ,是富察·明义的堂姊夫。

  爱新觉罗·永忠(1735—1793),清宗室,诗人,其祖父为康熙皇帝第十四子允禵(胤祯)。胤祯在与四阿哥胤禛(雍正)争皇位中落败,被雍正圈禁十多年,直到乾隆皇帝继位才得到释放,并复封恂郡王。经过这样一场政治斗争,允禵觉得很失意,晚年皈依佛、道。

  爱新觉罗·永忠的父亲爱心觉罗·弘明是十四爷允禵(胤祯)第二子,雍正十三年(1735)封为贝勒,因受父亲允禵(胤祯)的连累,终身不得一实职,乾隆三十二年(1767)卒。弘明深受父亲的影响,对红尘也无兴趣,独衷佛、道。弘明给几个儿子每人一套棕衣、帽、拂,要他们远避官场,保全身首。

  永忠体会父意,遂自号“栟榈道人”,后来受职,甚至封授“辅国将军”,但入世消极,情近佛道,留意诗、书、画,并俱有名气。被时人称为“少陵、昌陵之后,惟东坡可与论比”的优秀诗人。他最大爱好为藏书,尤喜奇书异籍,对《红楼梦》认识深刻,有不少题作。著有《延芬室集》。

  永忠与曹雪芹并不相识,当他偶尔从敦诚叔叔墨香处看到《红楼梦》时,感到是一种终生的遗憾。因为当时是乾隆三十三年(1768),曹雪芹已经去世五年了。于是永忠满怀悲愤地写下了《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吊雪芹三绝句》。其中第一首绝句:“传神文笔足千秋,不是情人不泪流。可恨同时不相识,几回掩卷哭曹侯!”证明《红楼梦》作者姓曹,还证明《红楼梦》写有清朝皇室爱新觉罗家的事件。

  爱新觉罗·永忠的《延芬室集》里《因墨香得观红楼梦小说》诗三首的那一页上有永忠的堂叔爱新觉罗·弘旿的眉批:“此三章诗极妙,第红楼梦非传世小说,余闻之久矣,而终不欲一见,恐其中有碍语也。”

  爱新觉罗·弘旿(1742—1811),是康熙皇帝最小的儿子爱新觉罗·允秘的次子,乾隆三十九年封贝子。

  弘旿说“《红楼梦》非传世小说”,是指当时《红楼梦》还尚未在民间流传,也指不被朝廷允许刻印成书之意,还仅限于少数亲朋好友小圈子的传阅。弘旿看到永忠写的诗后,赞永忠的诗写得妙,并说他自己早就听见有《红楼梦》这本书了,但害怕其中有暗藏着讥讽朝廷(雍正乾隆父子俩)的话语,还是决定不看这本书了。

  为什么永忠和弘旿两人对《红楼梦》一书抱不同的态度呢?永忠看了之后悲愤难抑,忘记父亲的告诫写下如此露骨的三首诗;而弘旿却“余闻之久矣,终不欲一见”。据我所知,爱新觉罗·永忠之所以阅读了《红楼梦》之后悲愤难抑是因为《红楼梦》写有永忠的祖父允禵(胤祯)的悲剧,《红楼梦》薛宝琴有一个原型就是允禵(胤祯),秦可卿所说的“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的悲剧,其中就有十四爷允禵一家的悲剧,是雍正登基后除掉了年羹尧隆科多坐稳皇位之后,对之前与他争夺皇位的兄弟们秋后算账,这其中就包括十四爷允禵,他被雍正圈禁了十年之久,在雍正死后才释放。而弘旿的父亲胤秘是康熙皇帝的第二十四子,康熙皇帝过世时胤秘才六岁,绝对不会与雍正皇帝因争夺皇位结下仇怨,所以弘旿一家不在悲剧之列,他没有必要去惹祸上身,所以决定还是远离《红楼梦》这本书。

  富察·明义和爱新觉罗·永忠都是乾隆朝人,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他们认识《红楼梦》作者,但他们与“曹雪芹”的朋友敦诚、敦敏兄弟有往来,富察·明义的堂姊夫墨香就是“曹雪芹”的朋友郭诚、郭敏的叔叔。永忠和墨香同属清朝宗室。因此他们的说法被认为是可靠的。但迄今没有在敦诚、敦敏兄弟的文字中找到关于曹雪芹是《红楼梦》作者的记载。这当然是郭诚、郭敏知道《红楼梦》写的是什么事,闭口不提《红楼梦》既是保护朋友,也是保护自己。

  郭氏兄弟是曹雪芹的好友,名叫郭敏、郭诚。曹雪芹“泪尽而逝”,郭诚痛心疾首,他写了一首哀悼诗:

  四十年华付杳冥,哀声一片阿谁铭?

  孤儿渺漠魂难返,新妇飘零目岂暝?

  牛鬼遗文悲李贺,路车荷锸葬刘伶。

  故人惟有青山泪,絮酒生刍上旧垌。

  这首诗历代红学家都有研究过,只因我与他们得出的结论不同,所以有必要说出我的理解。我们来逐句分析这首诗。“四十年华付杳冥,哀声一片阿谁铭?”

  “四十年华”:《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一回有甲午(胤礽第七子弘晁生于康熙五十三年甲午年,所以这里的甲午是弘晁的代称)的批语:“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这段话,我以前一直以为曹雪芹并不是真的死于壬午年(1762年),是因为佛教里也有“壬午”,出自杂密,佛教对壬午命认为是“三千繁华,弹指刹那”,形容好运短暂。所以我一直以为壬午说的是曹雪芹的命运,不过,我现在确信曹雪芹死于壬午年(1762年)。从康熙去世雍正登基(1722年)到壬午年(1762年),恰好是四十年时间。

  “杳冥”的解释:(1)幽暗,(2)极高或极远以致看不清的地方。

  “哀声一片”:是指康熙皇帝去世以后的国家的状态。

  “铭”:一种文体,用在这里是写书的意思。

  “四十年华付杳冥,哀声一片阿谁铭?”我理解郭诚的意思为:你(雪芹)过了四十年幽暗的日子,却记录下了朝野上下哀声一片的状况。

  “孤儿渺漠魂难返,新妇飘零目岂暝?”这里的“孤儿”和“新妇”都是用了《红楼梦》的写作手法之一——比兴手法,形容曹雪芹的去世让郭诚悲痛难抑,夜不能眠。

  “牛鬼遗文悲李贺,路车荷锸葬刘伶。”李贺:唐朝诗人,李贺的诗作想象极为丰富,经常应用神话传说来托古寓今,而且作诗喜欢用鬼字、泣字、死字、血字。所以后人常称他为“鬼才”,“诗鬼”,创作的诗文为“鬼仙之辞”。刘伶: 魏晋时期文学家、诗人,“竹林七贤”之一。《晋书》本传记载说,刘伶经常乘鹿车,手里抱着一壶酒,命仆人提着锄头跟在车子的后面跑,并说道:“如果我醉死了,便就地把我埋葬了。”

  “牛鬼遗文悲李贺,路车荷锸葬刘伶”这句诗是说曹頫像李贺和刘伶那样有才却身世坎坷。

  “故人惟有青山泪,絮酒生刍上旧垌。”絮酒:祭奠用酒。生刍:指贤人。垌:田地。郭诚将友人曹頫称作贤人,带着酒到旧时的田地里去祭奠他。

  曹雪芹(曹頫)生前,郭诚还曾写有一首《寄怀曹雪芹》送给他。

  君又无乃将军后,于今环堵蓬蒿屯。

  扬州旧梦久已觉,且著临邛犊鼻裈。

  爱君诗笔有奇气,直追昌谷破篱樊。

  当时虎门数晨夕,西窗剪烛风雨昏。

  接篱倒著容君傲,高谈雄辩虱手扪。

  感时思君不相见,蓟门落日松亭樽。

  劝君莫弹食客铗,劝君莫叩富儿门。

  残羹冷炙有德色,不如著书黄叶村。

  郭诚的这首诗多用典,对辨析《红楼梦》没有重大意义,我就不一一解释了,只是要纠正“且著临邛犊鼻裈”这句话的释义,这句话说的是曹雪芹(曹頫)为了生计,不得不像当初司马相如贫窘时那样系着围裙在简陋的生意场所为别人端酒洗杯,并不是说曹雪芹有一个像卓文君那样贤惠的妻子。

  透过郭诚的诗,我们可以想象:脂砚斋弘皙(理亲王)于乾隆四年被圈禁以及曹頫的外甥平郡王福彭于乾隆十三年去世后,曹頫的生活日益窘迫。

  我之所以认定《红楼梦》作者为曹頫,还因为作者在《红楼梦》第七十五回作了暗示。

  请看原文:贾政看了,亦觉罕异,只是词句终带着不乐读书之意,遂不悦道:“可见是弟兄了。发言吐气总属邪派,将来都是不由规矩准绳,一起下流货。妙在古人中有‘二难’,你两个也可以称‘二难’了。只是你两个的‘难’字,却是作难以教训之‘难’字讲才好。哥哥是公然以温飞卿自居,如今兄弟又自为曹唐再世了。”

  宝玉以温飞卿自居。温飞卿就是温庭筠,唐代诗人、词人,是花间词派的重要作家之一。

  我们再来看曹頫的资料。曹頫,字昂友,号竹居,曹宣第四子,曹寅嗣子,曹家最后一任江宁织造官员。曹頫的号是竹居。

  筠念“yun”,宋代词人姜夔的《小重山令·赋潭州红梅》的最后两句是:“九疑云杳断魂啼。相思血,都沁绿筠枝。”意思是九嶷山云雾杳杳,娥皇、女英悲啼欲断魂,相思血泪浸透在绿竹枝上。筠就是竹子的意思。

  宝玉以温庭筠自居,宝玉岂不就是“竹居”——曹頫。

  《红楼梦》中宝玉与芸香(四儿)同原型,就是因为曹頫是曹宣第四子。

  曹頫号竹居,竹就是筠(yun),所以《红楼梦》一书中凡名字中带“yun”这个读音的,他们的原型是曹頫,如史湘云、贾芸、云儿等等。(未完待续)


编辑点评:
对《冷眼觀《紅樓夢》(二十一)——清朝文人们诗中记载的《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曹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来消息了X